第一百八十六次作业【烧毁】原创《夏日电梯》

阅览数:
88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文:橙子 

关键词:烧毁 

文体:小说 

标题:《夏日电梯》 

 

正文: 

 

  我刚搬来这座公寓时,总想吃胡萝卜,也总能在电梯里碰上孩子。 

 

  这栋公寓已经上了年头(建了有五六年了),但电梯内壁还是垫着开裂发软的木板,上面涂满了电话和无聊住户的涂鸦,有些打广告的人懒到会把别人写下的号码改为自己的,让人忍不住去猜这些留下足迹的陌生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入住时正值仲夏,电梯间里充斥着发酵的尿液与汗水的气味,我一脚踏入那个狭小的空间,湿漉漉的热气便从脚底漫上来。我像一只刚学会游泳的青蛙,刚想从楼道里抢一口流动的空气,电梯门嗡地一声响——伴随着一阵响亮的笑声——合上了。我低下头,看见按键旁挤着几个埋着头叽叽咕咕密谈的孩子。 

 

  也许是我盯得太认真了,他们齐刷刷抬起头来看我。这几个小孩的眼睛灰扑扑的,是三白眼。他们的眼珠子向外凸出,也不怎么转动,眼白处看不见一点血丝。 

  真没礼貌,他们一句话都不说,光是瞪着别人看。 

 

   我被他们盯得心里发慌。是,我最近是胖了不少,腰带松了好几圈,但我自认为也还不到能让孩子们“目不转睛”的地步。 

   那难道是我水库门没关? 

  我赶忙弯下腰查看,这时一个首领模样的大孩子伸出手,对着楼层按键从上到下飞速按了个遍。那些都是我会经过的楼层。 

  恶作剧该有个限度,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我决定不去看裤链了——又胖又老的中年大叔,裤链没拉又算什么——我先发制人,在他们之前选择了我的楼层,然后一个个地摁灭了底下不必要的按钮。 

  孩子们的目光扎在我的背上。电梯一层层往上升,显示屏里的数字飞快地变幻着。这时我才想起:他们住几楼? 

  可是我不想问他们。没家教的小孩,问了楼层也是白问吧!又不会邀请他们到我家去。况且,那又不算是我家,只是一个过渡用的出租屋罢了。房东还对租客很挑剔,打发人跟打发扫把星似的。 

 

   所以,直到电梯门打开,那些孩子也依然一动不动地杵在电梯箱的角落里,看着我一步一步走进前廊。 

  我才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住在哪间房——于是我停下来,等着电梯门关。可关门的提示音消失了。我回过头,看见那些小鬼正站在电梯箱门口,伸长了脖子(可能是在挡电梯门吧)、睁大死鱼眼睛看着我。 

 

   真的真的真的好没有礼貌。 

 

  于是我快步跑向安全通道,跑进楼道里,故意踩出脚步声来让他们以为我下了楼。果不其然,防火门后传来“叮”的一声响,我发出胜利的呼喊,推开门:电梯正在下行。我掏出钥匙,哼着小调打开了出租屋的防盗门。关门前我特地朝电梯那看了一眼,它竟然停在了我楼下一层,现在正在上升。我的手一抖,差点没抓住把手,我重重地摔上了门,制造出了巨大的噪音,但这依然盖不住门外电梯开门的声音。而我还要上锁,还要关纱窗门,这些小鬼们全都听得见。 

 

  全 都 听 得 见 。 

 

  打这以后,我就很不愿意去坐电梯。每次开厢门,我都会狐疑地打量电梯的每一个角落,检查是不是那些倒霉孩子也在电梯里。遗憾的是,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在那儿等我。大部分住户对他们都未曾表现出反感……或者说,他们只是无视了那些孩子。可我就是没法忽视他们。 

 

   现在我每天都在警惕对门外的响动。有时我贴着防盗门听,能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和咳嗽的声音,紧接着一声闷响,我的门开始摇晃,我的耳朵里也就灌满了杂乱的心跳声与呼吸声。 

   我心里清楚,他们在偷听我房里的响动,就像我在偷听门外的响动一样。 

   但是我不想邀请他们进我的屋子! 

他们想都别想。 

 

  我挑了一个小孩子绝对不会出没的时间走入电梯。果不其然,他们在电梯间的木板上给我留话了。那些东倒西歪的字迹在我肚子的位置悬着: 

 

“今天去哪玩?” 

“你家?” 

“你家在哪?” 

“你家就在你家呗。猪。” 

“你是肥猪。” 

“傻逼。” 

 

我气得发抖。我用油性笔在这些铅笔字后面写:“你们别想来我家!!!”然后我走了出去。 

 

 

  我知道他们会看我的猫眼,我今天就要解决这件事。我挑了一个木板子上的油漆广告,打电话过去,告诉油漆工我需要把我出租屋的猫眼从外面刷白,这样一来就没人能看见屋子里面了。虽然新邻居会觉得奇怪,甚至可能碍于此拒绝我邀请他们上门做客,但我别无他法。 

   我问价钱,他告诉我见面谈,我说好。 

   但是他没有来。 

噢,那他肯定是想搭电梯上来,我都清楚。 

 

   第二天,我听楼下的住户说,电梯里的木板被小孩子们拆掉了。 

  “至少不会有那股怪味了……之前……尿骚味重得不得了……” 

 

   好哇。那群倒霉孩子,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 

 

  我下了楼。楼下的水电费单子上有所有住户的电话号码,我把那些号码全部抄回了家,然后一个个地打。嘟……嘟嘟嘟……有事请留言。 

那好吧,我只能留言了。我对每一个住户说:“别让那些孩子再留在电梯里!”没人给我打电话。 

 

   我想我知道在我之前的租客为什么走得那么快了! 

 

   我又开始打电话。单子上的每个人我都需要试试看。每天打十个,多少天能打完?我没力气掰指头数了。 

 

   在我打到第三组的时候,终于有人来敲门了……可是不妙,是那群孩子。我不要让他们进来!绝不! 

 

   他们抓挠着我的门,他们让它起毛。他们还拍打、摇晃、尖叫,穷尽一切想进门的疯子之所能。 

 

 

   我呢?我就是不开门。 

 

 

    后半夜,孩子们消停了。然而我没能高兴多久。 

 

    在我为我小小的胜利沾沾自喜时,门外传来了粗重的脚步声与谈话声、拖动重物的声音,还有钥匙串喀喇作响。一个声音高叫着:“物业!这家的钥匙呢?” 

    有个瓮声瓮气的家伙答:“早换了,这家房主没交钥匙!” 

    有人用指甲抠门,我高声尖叫起来:“你们都不许进来!!” 

 

 

     热浪从电梯里爬出来了,爬过前廊,爬过鞋垫,撼动我的防盗门,扇我纱窗门的耳光。咚!咚!咚!咚!我听到他们奔跑着,撞击出租屋最后的防线——哐!尿腥味与滚烫的夏日气流涌入房间,这群没家教的没良心的不善解人意的粗俗的愚蠢的住户破门而入,而我只能徒劳地尖叫:“不许进来!!!” 

 

     他们瞪大眼睛看向裹着麻布睡袋的我。废话!我不会起来!我太胖了,还流了很多汗,皮肤和棉布早就沾到一起去了,牙齿的位置也不太对,这有什么好看吗?我不会起来——不会给你们倒茶——之前的住户不也是这样吗,你们就 这么看着吧! 

 

    我发臭了你们怎么赔? 

 

 

备注:我想写迁徙!我在月中有考试,19号之前时间都不宽裕,就先用这篇交作业了。这是一篇充满无尾线头的作业(想到哪讲到哪的即兴睡前故事?) 

 

免责mode:求知/笑语 

  • 浅间 :

    我盲猜你本来想用这篇参加七月半活动!

    2020/09/14 09:55:20 回复
  • 空茧 :

    有意思,从第四段诡异的气息就弥漫上来了。敏感神经质的中年男人的形象从纸上跃然而出,虽然场景和逻辑变化时常有点抓不住,但是氛围总体还是抓得特别好,甚至是“全 都 听 得 到”那里诡异程度升到极点!一种鱼眼的镜头感,扭曲画面和黑色的颗粒在空气中逐渐掐住神经末梢。

    文中很多有意思的细节,孩子们在木板上的留言非常提提现属于小孩的逻辑,非常直白但是说不通顺,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我对这种非常精准复刻的文字非常着迷,在文字间浮现出许多画面。不过这是橙子一直以来的优势,描写虽然并不是细致入微的,但是总是充满画面感,应该是对生活精准的观察得到的。

    可惜我对恐怖文学的欣赏姿势还不太准确?……总在不太明白的地方纠结,比如孩子是否真实存在,木板与尿与中年人的联系,虽然留下了诡异的氛围印象,可对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太清楚,但如果要是写得太直白,也会索然无味……想想也许是我的问题。

    2020/09/17 10:58:0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