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次作业【炸鱼】原创《一道菜品转身离去》

阅览数:
82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文:多财   

关键词:炸鱼  

文体:小说   

备注:百合真好  

   

 

  

姐姐说,下雨了。  

  

我应了一声,埋头继续清洗手里的鱼。  

  

这雨没有声。姐姐笑着说,去年你来的时候,也下这种雨。  

  

我迟疑地点头。哪一天已记不清了,被姐姐收留前,我饿了好久,从家里被赶出来后就没吃过什么。  

  

饿得头昏眼花,恰逢浇了一头冷汤,我倒地不起。  

  

只记得周身冰冷僵硬,雨水溅起的水花打在脸上,开始还觉得痒,后来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如同此刻我掌中死鱼,僵硬滑腻,散发着一股冰冷腥气。  

  

不过没关系。  

  

姐姐会料理这条鱼,巧手匀施,油锅煎炸。每条鱼出锅必定一顿滋滋作响,鱼身无不通体金黄,用筷子一挑,皮酥脆,肉白美,只待摆盘上桌,供人享受。  

  

姐姐给我食物。近来我有些长肉,姐姐很满意,说女孩就该圆润,看起来可爱。她多年无出,一直想要个女儿,收留我之后心愿或许稍有满足。  

  

我穿着姐姐给得好看衣服打下手,在姐姐身边转来转去。姐姐捏捏我的脸,爱不释手似的。  

  

仿佛我也是一条被姐姐料理,不知何时,从生鱼烹至熟透,成为金灿灿的美味,只待供姐姐品玩。  

  

厨房的门敞着,余光里,我瞥见姐夫站在门口。  

  

他表情复杂地看着我们。  

  

我洗干净手,走到姐姐身后,环住她的腰撒娇。  

  

姐姐忍俊不禁,因为双手沾水,她只是扭头,在我额头亲了一下。  

  

我趁机看一眼门口。  

  

人果然走了。  

  

 

  

姐姐同我睡一张床。  

  

我钻进姐姐的被窝,头顶着她肚子蹭了蹭,闻见一股沐浴露的香味。  

  

姐姐的笑声闷闷地从外面传来,她说,呀,好痒。  

  

我慢慢蠕动,从她胸口的被子钻出,头发凌乱,脸上被被子闷出一层薄汗。  

  

姐姐脸红红的,捏捏我的脸,把我紧紧搂进怀里。  

  

我这张脸长得不错,小时候邻居们都说是个美人胚子,看来姐姐也是喜欢的。  

  

我问她,姐姐,这样好吗?你总是跑来同我睡,姐夫他……  

  

姐姐摇摇头,生气地说,不管他。  

  

气氛一时有些紧张。  

  

姐姐岔开话题。她问了个已经问过好几次的问题,以前我总是敷衍过去,眼下躺在她怀里,却觉得说出来也无所谓。  

  

妹妹,你怎么会被家里人赶出来?  

  

因为我害得弟弟受伤住院。  

  

受伤?  

  

姐姐吓了一跳。  

  

我舔舔嘴唇,心里好像有一面小鼓敲个不停,生怕姐姐起疑心,干脆把头埋进她胸口。  

  

嗯。他…… 他想趁我睡觉时那个我。那时我记得床头放着美工作业的材料,里面有一把美工刀,我被他按住,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拿起美工刀捅了他……呜呜……  

  

姐姐没有说话。她紧紧抱着我,用手安抚我的头、颈、后背。  

  

我抽泣着说,我爸妈觉得我是故意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她喃喃道,可怜的妹妹。有一瞬间我感到她似乎有些退缩,于是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她。  

  

姐姐替我擦干眼泪,随后亲亲我,这一次不是额头,而是嘴唇。  

  

  

离开姐姐的时候,我已学会姐姐的拿手菜。炸鱼是其中之一,自从我能做饭,姐姐家里的三餐就交给我做。  

  

姐姐和姐夫在客厅说话。他们避开我,争吵声仍能从厨房关上的门穿过,落进我耳底。  

  

大概又在吵要不要把我送走吧。  

  

锅中热油腾起几道水雾,随后油声鼎沸,盖住了厨房外的争吵。  

  

鱼滑进油中,响起密集的噼啪声,然而在尖锐的杂音中,有一道沉闷的声音夹杂其中。  

  

我往身后看去,却立刻被推门闯入的姐夫踹倒。他咆哮着,拳脚落在我的身上,让疼痛的记忆苏醒。我记起离开家时也是这样被毒打一顿,忍不住尖叫起来,四肢挥舞着抵抗。  

  

让你勾引她!姐夫恶狠狠地说。我打死你,不要脸的婊子……  

  

我们没有!你冷静点!  

  

姐姐从客厅冲过来,试图拉开姐夫,却也被推倒在地。混乱中,我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猛地看到头上灶台边缘的油锅,用力伸手一碰,油锅倾斜,热油浇上姐夫的后背。  

  

这一下,惨叫的人变成了他。  

  

姐姐束手无策,发鬓凌乱,慌张的样子很美。她似乎察觉了什么,目光在我和姐夫之间游离。  

  

灶台上的火犹自摇曳,我扶着灶台爬起,又从打滚的男人身边经过。  

  

走到客厅的时候,我说,姐姐。我走了。  

  

她盯着我,却没有阻拦。  

  

我心下一痛,明白她起了疑心。  

  

于是很快释然,打开大门,往外走去,永远不再回来。  

  

  

 

所有人都在烹饪炸鱼,而不愿意被人品尝的炸鱼,会落得什么下场呢?  

  

  

我跳进河里,随波沉没,而河水冰冷,水腥扑鼻,正是生鱼的家园。  

  

  

  

end  

  

  

备注:这篇感觉很散orz  

  

美工刀是真的,油锅也是真的,只不过都是准备好的东西。  

  

所以姐姐起了疑心。  

  

  

评论:笑语  

  

  

  

 

  • 空茧 :

    文章充斥着独特的节奏,多财的故事总是有奇异的吸引力,冷与热的过度让人像从冷雨中走进一座暖屋,足够突然却又不突兀。争吵和油煎的声音相互呼应,这种蒙太奇的剪辑观感让人要忍不住大呼过瘾,感觉多财在转场手法上一定有所研究,就像是一个精巧的短片故事。我看到主角述说弟弟的故事那段,乍一看觉得这段是否有些草率了,和前面精致的设计有点格格不入,但是后来意识到这是一段拙劣的谎言时,又忍不住拍案叫绝。孩子的谎言自以为是地完善,实际却错漏百出,勾人不断陷入怀疑,最终将自己逼入绝境,绝,太绝了。最后我还是觉得,婊子百合也很好吃55555

    2020/10/15 19:40:50 回复
  • 多财 : 回复 空茧:

    快乐看茧评(ꈍᴗꈍ)转场不错好像说过几次了,我受宠若惊hh其实没有特意去看,可能潜意识在收集这方面的信息吧!

    2020/10/15 23:02:41 回复
  • 空茧 : 回复 多财:

    很好,从此你是天才多财  拇指.jpg

    2020/10/15 23:06:4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