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次作业【柳暗花明】同人《技惊四座》

阅览数:
7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文:多财  

  

关键词:柳暗花明  

  

原作:《银河英雄传说》    

  

CP:莱茵哈特 X 吉尔菲艾斯  

  

文体:小说    

  

备注:很雷 很雷 很雷 女装情节有 另有两毛钱先罗、缪毕  

  

 

正文:  

  

  

  

“……以上,关于校园祭本社营业类型,大家有什么提案?”咖啡社社长安妮罗杰柔声发问。  

  

  

她是个金发大美人,会做美味蛋糕,泡美味咖啡,当社长实属众望所归。安妮罗杰三个月后毕业,曾见证咖啡社连胜红茶社拿下两年度的校园祭人气冠军的她,打算将蝉联冠位的任务交给预备社长,这是对新上任社长莱茵哈特的第一个考验。  

  

  

安妮左手边坐着的莱茵哈特心不在焉地拨了下金色刘海,除了奥贝斯坦,在座众人无不自觉视网膜被镀上金光。  

  

  

“我来说明。前两年我社均以执事主题在祭典上获得高人气,去年红茶社效仿此法将人气分流,因此今年需要另辟蹊径。“奥贝斯坦面色苍白,靠喝热咖啡补充血色。”况且时代不同了,学生乏味的生活需要一些新鲜主题的刺激。”  

  

  

“这题我会,”罗严塔尔双瞳异色,黑瞳冷静,蓝瞳能够蛊惑人心。他伸出三根手指。“提案有三:人兽、搞基、泥塑。这三种都是破受女生喜爱的主题,无论哪种,沾一即可收获高人气。”  

  

  

“确实不错,绝非走亲民路线的红茶社会会考虑的主题。”蜂蜜色短发的米达麦亚扶额。  

  

  

“倒也不一定。红茶社新晋社长杨威利,被称为“魔术师杨”。“梅克林格端起咖啡,仪态优雅。”拥有这种外号的人,想来是位敢于创新的艺术家。”  

  

  

“或许美女贴贴亦不失为一种宣传手段。”缪拉红着脸说。  

  

  

这时莱茵哈特回过神来,冰青色眼瞳紧盯发声的社团骨干。  

  

“厚,缪拉学长,“莱茵哈特修长的手指叩击桌面。”本社只有两位女性,你的言下之意是希望姐姐和希尔德配对营业吗?”  

  

  

安妮罗杰柔声道:“有何不可?今年红茶社新晋社长“魔术的杨”人气颇高,只要能给本社人气增添一个百分点,什么事我都能做。”  

  

  

莱茵哈特眼中似有泪光闪动。此时缺席已久的吉尔艾菲斯走进屋,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吉尔菲艾斯,我等你好久!”莱茵哈特抱怨道。  

  

  

“莱茵哈特,人有三急。“安妮罗杰略带责怪地看了他一眼。”即使是吉尔也需要一点上厕所的时间。”  

  

  

“可我们平时都是一起上的!吉尔菲艾斯,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频频上洗手间?”莱茵哈特神情关切,“你的前列腺出问题了吗?”  

  

  

正喝咖啡的毕典菲尔德喷了,他频频咳嗽,缪拉递给他一张纸巾。  

  

  

”莱茵哈特大人,我没事。”红发少年镇定自若,拉开手提袋将焦糖布丁取出,“只是路过餐厅停留了一会,买了莱茵哈特大人和安妮罗杰大人想吃的限量布丁。”  

  

  

安妮罗杰微笑:“三天后每人总结一份具体流提案,主题不限,不超过预算即可。”  

  

  

众人纷纷点头,随后安妮罗杰提起布丁先行离座。  

  

  

”莱茵哈特,提案就交给你审查了。”她摸摸弟弟豪奢的金发,看着吉尔菲艾斯关切地问。“吉尔,莱茵哈特烦你照顾,但你也要注意身体,前列腺兹事体大,有问题一定要及时就医。”  

  

  

吉尔菲艾斯苦笑着答应了。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频繁离开莱茵哈特大人,只是临近毕业,众多学姐抱着一试的心态向他投掷告白信,信中约定告白地点。吉尔艾菲斯为人诚恳,无论多忙都要拔冗正面婉拒,这毕竟是她们高中时代最后的浪漫了!  

  

  

“又不是我想让前列腺出问题的。”吉尔艾菲斯喃喃道。但是他看着莱茵哈特眯着眼睛吃布丁的样子,胸中得委屈旋即被幸福感取代了。  

  

  

  

  

三天后课间,莱茵哈特从教师办公室出来,门外等待他的吉尔菲艾斯正和一位学姐对话。  

  

  

“谢谢学姐的好意,只……抱歉,我早已心有所属。”  

  

  

“骗人!”美人学姐哭得梨花带雨,“莱茵哈特成天占着吉尔艾菲斯的时间,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女孩子恋爱呢!”  

  

  

吉尔菲艾斯脸红得发烫,“学姐说的没错。”  

  

  

学姐一边擦眼泪,一边狐疑地看着他,妆容糊成一片。接着她看到朝这边走来的金发少年。  

  

  

“真晦气!”学姐突然扔掉擦泪纸巾,拉下吉尔艾菲斯的衣领试图亲吻。吉尔菲艾斯有些惊讶,他侧身躲闪,试图降低推搡间可能会有的伤害。  

  

  

他本可以避开的,只因偏头看到莱茵哈特的脸,动作迟滞了一瞬,美人的唇印落在他喉结上。  

  

  

  

莱茵哈特看着吉尔菲艾斯快步朝自己走来。  

  

  

“吉尔菲艾斯,“他睁大冰蓝眼睛,”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吗?”  

  

  

“不是的,莱茵哈特大人!”吉尔菲艾斯头摇得飞快,头上如果有耳朵。此时必定沮丧得紧贴脸颊。  

  

  

“不……莱茵哈特大人,我们走吧。”  

  

  

“等等,吉尔艾菲斯。”  

  

  

莱茵哈特没有动。他掏出姐姐给他绣的手帕——这年头也只有他仍随身携带手帕。莱茵哈特为吉尔菲艾斯擦拭唇印。  

  

  

“太下流了,求而不得的感情竟会对人产生这样低级的影响!”他擦拭吉尔艾菲斯的脖颈,气得双颊生粉,“明明只要对我和姐姐好就行了,都怪吉尔艾菲斯太温柔,让她们对不该肖想的东西起了心思!”  

  

  

“莱茵哈特大人说得对,我会注意的。”  

  

  

“但你没能躲开她。吉尔菲艾斯,是什么麻痹了你的反应能力,难道是她那美丽的脸蛋吗?”  

  

  

“或许在遇到莱茵哈特大人之前,我会因此困扰,”吉尔菲艾斯低头任由莱茵哈特抚弄他的刘海,“然而即使每天都要直面莱茵哈特大人的脸,十年过去我依旧无法免疫莱茵哈特大人的美丽。请原谅,刚才看到您时,我不由自主地又走神了。”  

  

  

拥有豪奢金发的少年看着他,神情古怪,像是想抱怨他,又觉得他是什么惹人怜爱的可以捧在手心的小东西。  

  

  

莱茵哈特抑制住心头澎湃,“原来如此,吉尔菲艾斯。”  

  

  

“?”  

  

  

“我知道了,是美丽!美丽果然是第一生产力。”  

  

  

“!”  

  

  

“光是采用执事主题,学生们是不会一直买账的。而纵观上交的提案,人兽的服化对于咖啡推销的过程而言不够轻便;男性配对营业虽好,却只能吸引特定的的客户群,且男性配对营业与咖啡推广的目的或将有本末倒置之嫌,也不利于干部之间真实友谊的发展。那么就只剩下……”  

  

  

不愧是莱茵哈特大人!吉尔菲艾斯用爱怜的目光注视眼前闪耀的少年。思路清晰,决断分明,实在是令人敬畏的反应速度。以这么多年对莱茵哈特的了解,吉尔菲艾斯已预料到莱茵哈特紧接的发言。  

  

  

“吉尔菲艾斯!”金发少年几乎要贴到吉尔菲艾斯的鼻尖上,像一只扑扇薄翼的金粉蝴蝶。“你懂的吧?为了我,你可以做到的吧!”  

  

  

“莱茵哈特大人,你是说?”  

  

  

“男性性转与美女贴贴都是美丽的事物。罗严塔尔调察过了,红茶社的社员不乏英俊之流,但作为社长的‘魔术师的杨’拥有普通英俊的相貌,穿上女装不会比奥贝斯坦高出太多人气。杨行事风格虽灵活却缺乏魄力。何况是令全员穿上女装的魄力?“  

  

  

金发美人朝吉尔菲艾斯露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天真笑容。时间想到了什么,莱茵哈特感到雀跃。  

  

  

“一起穿裙子吧,吉尔菲艾斯!我会让姐姐和希尔德“他夹住红发少年红宝石溶液染就的刘海轻微拉扯,”我想看吉尔菲艾斯穿裙子的样子,一定很可爱。真奇怪,这么多年,我们竟都没见过对方穿裙子的样子。”  

  

  

吉尔菲艾斯赞许地点头。  

  

看着哈特大人意气风发的样子,他总是情不自禁地点头,有时候把自己卖了都没有察觉,这一卖就过了十年,吉尔菲艾斯却还在为对方数钱,实在是两相情愿,令人争相艳羡。  

  

  

  

  

当天下午,莱茵哈特召集社团干部举行了紧急会议,当干部们走进会议室,他们由衷感叹任何一间放置着莱茵哈特的屋子都会蓬荜生辉。  

  

  

“一个停电的夜晚,年幼的我因为处于黑暗中而感到不安。”莱茵哈特端起吉尔菲艾斯研磨冲泡的猫屎咖啡,沉吟道:“姐姐循着哭声找来,告诉我,不要害怕黑暗,因为——”  

  

  

米达麦亚抢答,“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我懂那种感觉,就像我和艾芳——”  

  

  

“倒也不必。“莱茵哈特戳一口咖啡,”姐姐说,不要害怕黑暗,我——”  

  

  

“黑暗之中我睁开了眼,混沌之中我彻夜难眠。”异瞳的罗严塔尔搅动着咖啡,将平静水面倒印的俊美脸庞搅碎去,“自由对我来说太遥远——”  

  

  

“劳驾,停停。”莱茵哈特突然站起,旋即坐下。“我好像永远地遗忘了什么。哦对了,希尔德学姐,请你公布此次学园祭最终确定的主题。”  

  

在莱茵哈特的示意下,浅栗发的干练丽人将资料本分发给众社员。  

  

  

“这世上有谁不爱欣赏美人呢?”她面带微笑,胸有成竹,“既然没有,也就没有人不爱欣赏两位美人的互动。这一次,我们的主题是:‘女仆咖啡厅’  

  

,请各位干部穿上漂亮女仆装,尽情发挥魅力进行揽客。”  

  

  

毕典菲尔德心神巨震:“怎么会有这种事!”  

  

  

希尔德以外的一屋俊男都朝他投以怜悯目光,仿佛他是个不懂风雅的黄口小儿。  

  

  

“本次活动,需要以两位干部为一组,在摊位客座充当机动服务生,剩下的社员负责前台,后勤,运输。相关服化交由我与安妮罗杰社长负责,请各位在调察表上填写详细的身高与三围。”  

  

  

毕典菲尔德站起来:“我拒绝。”  

  

  

“没事的,毕典菲尔德。”缪拉温柔地将他拉下,“不过是女装罢了!想想红茶社的情况,他们绝不会放飞至此,我们稳赢!”  

  

  

“我宁可和红茶社先寇布打一架来争取胜利。”毕典菲尔德嘟囔道。  

  

  

“那我们输定了。”罗严塔尔的异瞳闪动着异样的光辉,“他练过——”  

  

  

这时隔间的门打开了,安妮罗杰走出来。  

  

  

“好了,请大家看看我的手艺。”安妮罗杰满面春风。她从身后拉出一位高挑美人,美人拥有红宝石溶液染就的卷发,脸上靓丽淡妆,配色得当的短款女仆裙衬得双腿修长。  

  

  

她镇定地提起裙摆,口吐吉尔艾菲斯的声音:“莱茵哈特大人,你觉得怎么样?”  

  

  

莱茵哈特抚掌而笑,“不错,吉尔菲艾斯果然很可爱!但这种事我是不会输的,姐姐穿不下的旧裙子,小时候我已穿习惯了!”  

  

  

穿上女装之后,吉尔菲艾斯身上那种温和稳重的气质更为明显。顷刻间,屋中的心中无不憧憬自己拥有一个像吉尔艾菲斯这样的姐姐。  

  

  

“不错!”激动得站起的毕典菲尔德立刻扭头坐下,“缪拉!你说得对,不过是女装罢了。”  

  

  

“太好了,毕典菲尔德。你会和我一组吧?”  

  

  

“当然,我可不想留到最后和奥贝斯坦一组!”  

  

  

“仅仅是因为这样吗?”  

  

  

缪拉把手放到毕典菲尔德的大腿上。  

  

  

毕典菲尔德惊得几乎又想站起。可是他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握住那只手,因为站起来会使那只手滑走,那时候毕典菲尔德再想握住缪拉的手,将会困难得多。  

  

  

  

  

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之中,学园祭如期而至,活动前夕,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布置好场地,回家前一同在外解决晚饭。  

  

  

进入餐馆前,一对情侣手挽手迎面走来。米达麦亚认出男生是红茶社的先寇布,他们曾一起打过篮球。  

  

  

“先寇布!这么巧,你们也来吃饭?”  

  

  

“原来是你,米达麦亚。刚才没看到,还以为你躲在罗严塔尔背后唱双簧!”  

  

  

先寇布身边的女孩脸色苍白,罗严塔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俊朗的红茶社员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松开女孩的手,看向罗严塔尔。  

  

 

“罗严塔尔,又一次?” 

 

 

“又一次。算来已是本学年五例了。” 

 

 

米达麦亚感到困惑,“你们在说什么?” 

 

 

“罗严塔尔,我怀疑有人将脚踏你我两条船设为传统赌博冒险项目。”先寇布不怒反笑,“算了,明天学园祭营业,你有空吗?” 

 

 

“我和米达麦亚在咖啡社摊位营业。” 

 

 

“有空来红茶社的摊位玩,请你们喝红茶。” 

 

 

米达麦亚点头。他看到先寇布压低身音,对异瞳的好友又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你们说了什么?” 

 

 

回家路上。米达麦亚发问。好奇心环绕着他,此前他从未想过罗严塔尔和先寇布不仅认识,相处的气氛也很融洽。 

 

 

“他说如果我单独去,就给我上红茶加白兰地。”罗严塔尔毫不隐瞒。“味道还不错,但我想你应该不喜欢——” 

 

 

果不其然,米达麦亚给了他一拳。“罗严塔尔大混蛋!喝什么酒,你还未成年啊!” 

 

 

“你不觉得高中生喝酒至少比咖啡社、红茶社的存在靠谱多了吗?” 

 

 

异瞳的好友反问。米达麦亚摇摇头,难得罗严塔尔心情高涨,也就不啰嗦些什么了。 

 

 

次日上午,学生结束课业后涌入场地,学园祭的较量正式拉开序幕。 

 

 

“妈耶,红茶社今年的摊位好远!” 

 

 

“为什么啊?红茶社一贯走的亲民路线,场地都在进门即可见到的地方,今年是打算避开咖啡社的锋芒吗?” 

 

 

“我晕了,咖啡社根本挤不进去!外面排了超吓人的一条龙。” 

 

 

一个路过的雀斑小帅哥接口:“不是吧,红茶社才没在怕的!他们摊位有好多猫可以撸,选在僻静的场地,估计是怕猫被嘈杂的环境惊扰吧?” 

 

 

“什么,居然有猫可以撸?” 

 

 

“我丢,我去了,什么都不能阻挡我吸猫的脚步,就算是帅哥也不可以——” 

 

 

这么说着,走来两位身着窈窕的美女,皆着荷叶边裙装,头戴纯白喀秋莎。 

 

 

两人紧紧地挨着,有些明亮红卷的女孩更为高挑,她面庞标致立体,那海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弥漫出一种温柔,她抱着兜满草莓的纸袋,隔一段时间便捻起一颗,哺进金发女孩口中。 

 

 

“啊!大美女!” 

 

 

“我校何时有这么高的漂亮姐姐噫呜呜噫,毕业狗完全错过……” 

 

 

人群沸腾起来,甚至有人吹起口哨。 

 

 

听闻声响,侧身玩弄赤色卷发的金发女孩转过头,碧眼湿润明亮,红唇咬着半颗红果,白瓷娃娃般的细腻脸蛋完美无瑕。在场的学生无不感觉身镀金光,一时间鸦雀无声。 

 

 

这是他们总结出的制胜法门:紧紧挨着的美丽女孩们,至少是一副老少皆宜、动人心弦的风景画。 

 

 

吉尔菲艾斯见状,拉起莱茵哈特的手,朝众人点头。 

 

 

分明是男性的声音,却从可爱的美女口中传出:“咖啡社女仆咖啡厅,欢迎您的光临!” 

 

 

两人返回咖啡社摊位,身后缀着一群晕乎乎的客人。 

 

 

吉尔菲艾斯悄声问:“人数够了吗?” 

 

 

“暂时足够了!”莱茵哈特靠在他耳边回答,“想不到姐姐临时规定指名率最低的组合明天要站在门口揽客。揽客倒没什么,只是不能因为懈怠之心,就让自己成为最后一名。” 

 

 

吉尔菲艾斯紧紧拉住他的手。 

 

 

 

 

 

回到摊位时,莱茵哈特睁大了眼睛。原因是毕典菲尔德再一次把客人的饮料弄洒了,而莱茵哈特意外踩到,滑倒在地。 

 

 

“莱茵哈特大人!没事吧!” 

 

 

“左踝,扭到了。吉尔菲艾斯,扶我起来。” 

 

 

金发女仆痛苦地咬住下唇,柔软金发沮丧地贴于脸侧,模样楚楚可怜。几位客人已经站起来,想抢上来扶她。 

 

 

在他们眼前,红发女仆将莱茵哈特打横抱起,大步行至墙角沙发。 

 

 

红发女仆神色隐忍而担忧,美丽面容流转母性柔光。“请等一等,莱茵哈特大人,我去找些冰块来……” 

 

 

在外排队,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以重拳捣心。“这种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即有美女贴贴,本质又是男性配对营业,细想还有男性性转,啊,难道这就是一菜三吃!” 

 

 

 

而毕典菲尔德的这边的表现也颇为不俗。 

 

 

“客人,对不起!” 

 

 

毕典菲尔德身穿女仆围裙,胸肌将衣物撑得紧紧的,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用桌布擦抹地板。 

 

 

毕典菲尔德的短裙翘得很高,跑来帮忙的缪拉穿着束腰款式,更显腰肢纤侬合度。米达麦亚组的客人直勾勾地朝那边望去,手中咖啡浇在裤子上才回过神。 

 

 

罗严塔尔感到荒唐:“呵呵,男人。” 

 

 

“你竟然涂了指甲油。”蜂蜜色短发的女仆岔开双腿,“不用拿搭配服装的的理由搪塞我,罗严塔尔。你是不是想这么干很久了?” 

 

 

“米达麦亚,米达麦亚。”异瞳友人用咏叹调回话,“你知道得太多了!” 

 

 

米达麦亚一惊,“你去哪?” 

 

 

“我想喝红茶加白兰地。你来吗?” 

 

 

“我——”蜂蜜色短发的女仆突然坐直身体,合拢双腿。 

 

 

原来是艾芳来了。真稀奇,直男也会因为害羞合拢双腿。 

 

 

罗严塔尔微笑着走开。 

 

 

 

 

 

“罗严塔尔,明天你到门口揽客。”安妮罗杰觉得好笑,“你们知道谁是指名清单第一名吗?” 

 

 

休息时间,所有人累得趴在桌上。除了罗严塔尔,他刚从红茶社的场地回来,略有些衣衫不整。 

 

 

“莱茵哈特?”罗严塔尔将几兜零食堆在桌面,“还是吉尔艾菲斯?总不会是奥贝斯坦。” 

 

 

奥贝斯坦抬头,“是我。” 

 

 

桌上众人跟着猛抬头。 

 

 

“没错。”安妮罗杰兴致盎然,“你用了什么方法?” 

 

 

“没什么办法。”奥贝斯坦的义眼红光闪烁,他将一侧眼取下。“当时我正将眼球取出调整,客人投诉我不讲卫生,于是便离开了。” 

 

 

“?” 

 

 

“接着,有个客人在我身旁停驻。等我调整好眼球,放入眼眶之后,我看到那位客人跪在脚边,他满面通红,声称他在我机械眼的注视下,他竟感到自己的性冷淡被治好了。” 

 

 

毕典菲尔德呆若木鸡。 

 

 

“于是我打开菜单打开,让他进行消费活动,他倒是不吝啬。”奥贝斯坦将机械眼推入眼中,“接着,他提出要求,希望我将他当做人桥踩踏。” 

 

 

吉尔艾菲斯捂住莱茵哈特的耳朵。 

 

 

“?????” 

 

 

“就是这样。之后又来了几波要求古怪的人。“奥贝斯坦重新趴下,”我觉得只要不越线,给钱就可以。” 

 

 

“吉尔艾菲斯,这实在太下流了!”莱茵哈特靠着吉尔艾菲斯感叹。 

 

 

灯光在他脸上留出一部分阴影,仿佛那里流淌着灰色的平静。吉尔艾菲斯于是明白他兴致不高,他卸下妆容,与莱茵哈特先行回家。 

 

 

公交车上,吉尔菲艾斯贴着莱茵哈特坐,路灯转啊转,在他们身旁一遍又一遍地亮起。 

 

 

在新的光亮中,吉尔菲艾斯听见莱因哈特在喊他,但他没有听清。 

 

 

“什么错了——莱因哈特大人?” 

 

 

“没什么。”莱因哈特别过脸,“吉尔艾菲斯,今天我看到许多人和你相谈甚欢。他们喜欢你。” 

 

 

“莱因哈特大人,社交是技巧性的东西。人们喜欢我,或许只是因为我在这项事务上得心应手,“赤卷发的少年语带笑意。”但我很清楚,这项技能是为谁而精进的,莱因哈特大人因此需要我,我很开心。” 

 

 

“或许是我多想。”金发少年仍将脸朝向窗外。“但意识到自己不如吉尔菲艾斯的时候,有时我会感到快乐,因为我有吉尔菲艾斯可以依靠;有时却感到痛苦,因为我不够格。被优秀的吉尔菲艾斯追随着,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做到何等层面的完美……而这些不安的心情统统会被吉尔菲艾斯包容。恐怕我有时未免会有一些卑劣!吉尔菲艾斯,有时我认为这是爱,有时却利用它,将它视为嫉妒和妄自菲薄的理由。” 

 

 

吉尔菲艾斯有些着急,他张开嘴,突然感到他的手握住了他的。暖和、熟悉的手。 

 

 

“吉尔菲艾斯,对不起。”莱茵哈特转过头,却没有直视红发少年。“我知道我不好,但其他人甚至远没有我这么好!哼,那天发生的事我知道,学姐在对你表白,而今天又几个男生找你要联系方式。” 

 

 

“莱茵哈特大人……” 

 

 

“我认为不行。” 

 

 

因为手心抵着手心,吉尔菲艾斯感到莱茵哈特躁动的心情。他镇定下来,甚至做好了微笑的准备。 

 

 

“什么不行,莱因哈特大人?” 

 

 

“非要我讲得这么清楚吗,吉尔菲艾斯!”金发少年抬头,脸上的神情像是在忍受什么奇耻大辱,脸上却不自禁地泛起羞窘的红。 

 

 

“当然是不行的!下流的事情。“莱茵哈特闭上眼睛,终于将真心话宣之于口:”我不想看到别人对吉尔菲艾斯做下流的事情!但是——我想对吉尔菲艾斯做下流的事情,对不起——” 

 

 

吉尔菲艾斯不看镜子也知道自己脸红得像刚掠过窗外的人行道红灯。他吞了吞口水,感觉自己热得快要晕过去,眩晕之中,他贴在拥有豪奢金发的、聪慧美丽又可爱的莱茵哈特大人耳边低语:“只有莱茵哈特大人一个人能对我做下流的事情……请对我做下流的事情吧,莱茵哈特大人……” 

 

 

 

Fin. 

 

 

评论要求:笑语 

 

备注:这篇是存货 被雷到的朋友们 万分抱歉x 

可是真的好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