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90 「煽动」《神秘来信》

阅览数:
133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作者:多财        

       

        

原作:《咒术回战》        

       

C P:夏油杰 x 五条悟        

    

    

    

    

正文    

    

    

炎夏的某个清晨,夏油杰在枕边发现一个信封,雪白崭新,封面上用油墨印着四个字:    

    

    

    

夏油杰收    

    

    

    

在打开信件之前,他先探查宿舍是否有潜入的痕迹。连马桶盖子也掀起查看,甚至打开房门东张西望,可惜依旧毫无头绪。    

    

    

宿舍对门是五条悟的房间。此时门扉禁闭,想必他正呼呼大睡吧。    

    

    

因为独立任务繁多,他们已经多久没碰面了?四天,还是一周?    

    

    

夏油杰返回房中,那封信依旧躺在枕边。那上面没有诅咒和咒力的形迹,只是普通的纸信封,甚至连封口也没有。    

    

    

该不会是悟的恶作剧吧?    

    

    

也不是没有先例。虽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面,在此之前,拥有他房间钥匙的悟不也总将残秽抹消得一干二净,然后等他走出浴室,恶作剧般地夜袭么?这回恐怕是个新把戏吧。    

    

    

这样想着,夏油杰稍稍放心,转而饶有兴致地打开信封。    

    

    

信封里是一张对折的a4纸,翻开薄纸,简短的语句跃入眼帘。    

    

    

    

“夏油杰,不要欺骗自己,日复一日地维持咒术师和普通人身份之间的平衡,想必很辛苦吧?”    

    

    

    

除此之外,纸张上没有其他任何信息。夏油杰立刻意识到这绝非五条悟的手笔。如果是他,信封上怎么会规规矩矩地写着“夏油杰 收”?最不济也该是“给杰”,或者可以断定,无论悟给谁写信,上面根本只会写上“五条悟”的大名。    

    

    

很辛苦吧。    

    

    

夏油杰咀嚼凭空出现的言语。来源不明的东西,即使对此作出反应,其结果也是一拳打在空气中,徒增忧郁心情。他看了眼垃圾桶,觉得就这样丢掉未免有些不吉利,毕竟那上面有自己的名字,而且还着印着读心结果般的话语。    

    

    

自己很辛苦,唯独这件事他不想承认。    

    

    

他可以指使手下的咒灵处理信件。有杀人为乐的咒灵,也有吞噬为乐的咒灵,它们曾为祸人间,成为自己手中的器具后受到约束,接受调遣。不过这么做稍显夸张,自他掌握咒灵操术以来,也只在打斗时才操使咒灵替他办事。    

    

    

夏油杰弹了下信封,然后在抽屉里摸了摸,从烟盒旁抄起打火机点燃。    

    

    

火苗舔舐纸张,很快将无主的信件吞噬。    

    

    

    

    

那之后大概过了两日,枕头旁再无可疑信封出现。夏油杰试着用监控录像,可惜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余下的生活一如既往,他独自处理任务,结束后去找硝子治疗,然后沉默地返回宿舍。酷夏时节,即使在夜幕降临的傍晚,校服下的身体也笼罩着热气,给人中暑的错觉。    

    

    

头发是不是变长了?他感到脸侧刘海迎风飘荡。解下发绳,长发随重力落于肩颈,犹如一簇温暖的披肩,既舒适又轻便。    

    

    

夏油杰的心情稍稍好转。打开房门,迎接他的却是一片明亮的灯光,还有鸠占鹊巢、躺倒在床边的五条悟。    

    

    

白发的悟很是高挑,五官标志,无论是怎样乱七八糟的表情,在那张脸上都不会显得奇怪。    

    

    

 “杰,好慢啊!”    

    

    

他不满地看向夏油杰,歪着头,雏鸟绒毛般蓬松杂乱的睫毛轻轻翕动。鼻梁上架着的墨镜滑稽地下滑,堪堪停在鼻尖。    

    

    

“啊,悟。”夏油杰换了双拖鞋进门,顺手把另一双丢到五条悟脚边。“穿鞋或者换衣服上床,地板两天没拖了,好脏。”    

    

    

五条悟发动术式击飞拖鞋。拖鞋划出两道抛物线后掉落玄关,其中一只砸在夏油杰的皮鞋上。    

    

    

夏油杰小小地吓了一跳,不知道悟发什么神经。很快,他看到悟腾空而起,仗着术式特性在空中摘下墨镜。    

    

    

“不穿鞋。”五条悟把墨镜戴脑门上。“也不上床。”    

    

    

夏油杰被他那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逗笑。他走过去,伸手揪住五条悟的裤脚,牵着一颗气球似地把人拽到阳台。五条悟先是小小地吃了一惊,很快投入到气球的角色里,配合夏油杰被拽到阳台。    

    

    

“干嘛?”    

    

    

“既然你飘着,就顺便收下衣服啦。”    

    

    

五条悟不满地飘得更高,用没穿鞋的脚踩了踩夏油杰的肩膀。夏油杰抓住脚踝把他拉下来,两人在黑灯瞎火里笑骂着打成一团,不知道谁先开始用嘴唇攻击,两人暂且忘了收衣服的事情,滚进浴室继续纠缠。许久没做的悟格外兴奋,快到顶点的时候抖得像筛子,夏油杰轻轻碰了下他的腿内侧就去了。    

    

    

胡闹了两个钟点,夏油杰被饥饿的感觉打败,这才扎好头发从床爬起。宿舍冰箱里有些菜叶和鸡蛋,加点面和火腿煮煮,足够他和五条悟吃饱。    

    

    

“吃什么?”    

    

    

五条悟在被窝里懒洋洋地发问。    

    

    

“鸡蛋面条。”    

    

    

“想吃鸡蛋羹。”    

    

    

“微波炉送去修理了,隔水炖又要弄很久,我好饿啊。”    

    

    

“我来做嘛!用术式模拟微波加热,很快就好。”    

    

    

“不好,我还不想炸掉宿舍。”夏油杰有些心动,因为悟做的鸡蛋羹确实美味。最终他还是拒绝了:“你已经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吗?”    

    

    

“快了快了,多炸两个宿舍房就能完全做到了吧。”    

    

    

“我们总共就两个房间,被硝子收留过夜可不是个好主意。”    

    

    

五条悟蒙着被子里发出没有意义的嘟囔,显然他也明白越精细的术式反应越难控制。过了好一会水沸腾,夏油杰开始下面条。    

    

    

“悟今天没有任务吗?”    

    

    

“有啊,我完成得早。辅助监督太慢了,我去了一趟池袋,吃马卡龙新品,在宿舍等你的时候他还堵在回程路上。”    

    

    

五条悟穿着夏油杰的睡衣在床上打滚,枕头被他撞掉一个,在据说两天没拖洗的地板上滑行。五条悟有些心虚,趁夏油杰的注意力还在锅中时迅速下床捡起。    

    

    

“你的速度又提高了。”夏油杰忙着切菜。“辅助监督会哭的。”    

    

    

”其实我一人就够了,辅助监督在反而会束手束脚。“五条悟把枕头丢上床。”说到底,因为实力不足才当不成咒术师,辅助监督是为了这种程度的人折中设置的职位吧。”    

    

    

一个人就够了吗?明明护送浆星体的时候,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悟总说我们是最强的。    

    

    

夏油杰搅拌蛋液的动作停住了。他们之间开启了一段短暂的沉默。    

    

    

悟越来越强,许多事情不需要和他搭档就能够独自解决。而他日复一日忍受着吸收并降伏咒灵的辛苦,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尽头呢?    

    

    

“虽说之前你说不需要辅助监督帮忙然而直到结束都没想起放帐,”夏油杰缓过神来,若无其事地接话。“这么说对辅助监督不太好,但我觉得你是对的。”    

    

    

但是闲聊到此为止。五条悟没有回话,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巨大动静自卧室传来。    

    

    

“悟?发生什么了?”    

    

    

他不用等待回答了,五条悟正皱着脸向他走来,手里捏着两个雪白的信封,封面以油墨印刷着四个字。    

    

    

夏油杰收。    

    

    

和前两日曾出现的信件如出一辙,新的信封。    

    

    

“这是……”    

    

    

“在你床上发现的。”五条悟指了指自己。“凭我的六眼,也看不清它到底怎么变出来的,床单上原本什么也没有才对。”    

    

    

“我待会看看。”夏油杰示意他交出信件,因为悟看上去大有越俎代庖读信的意思。出于一种自己也不清楚的心情,他隐瞒了自己曾收过类似信件的事实。他不希望悟知道信的内容。    

    

    

“我也要看。”    

    

    

“不可以。”    

    

    

“看看嘛!“五条悟把信封往高处举。”这要是情书的话,我的境地岂不是很不妙?”    

    

    

夏油杰先是一愣,而后对他意外的担忧感到好笑。两人都知道这只是个玩笑,但是仔细想想,悟亲眼看着信封凭空出现,对此或许同他一样警惕和疑心。他不该对此避而不谈。    

    

    

打定主意,夏油杰无奈地摊手,五条悟因此笑得很开心。他拆开信件,在夏油杰转身去拿碗筷的时候浏览一遍。    

    

    

第一封信的内容是一段没头没尾的观点:    

    

    

    

“排除异己,繁衍种群,即便在杀光普通人只剩咒术师的世界里,人类的劣根性依旧会由咒术师的灵魂延续。”    

    

    

    

五条悟目瞪口呆。这是异世界夏油杰的来信吗?正论和真理,还不如哪个阿猫阿狗写的情书有趣。何况写信人的口吻跟说教时的杰相类, 让他隐隐有些不耐。    

    

    

五条悟看了眼乘面条的杰,随后拆开第二封信。    

    

    

这封信的语气有些不同。既是诱引,又像是宽慰,混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令人恶心的温柔:    

    

    

    

“夏油杰,快些从那个必须爱护他人的诅咒中解脱吧,只要承认你不爱人类;承认你对人类的存在失望透顶,你就能接受一切,接受自己的无情无义,接受这不被人类社会接受的非人感。    

    

    

然后你终将明白,如果无法停止对世界持有爱意,那么同等质量的恨意也将破土而出。”    

    

    

    

五条悟勉强弄懂了这些胡言乱语的意思。为什么要给杰寄这种信啊?他看着乘面条的杰,心中第一次拿不准对方的反应。    

    

    

对着杰朗读信件的时候,杰面色如常,一边听一边表示这两封信屁话不通,并且决心查出恶趣味的寄信人。端上来的面条香气扑鼻,五条悟立刻感到自己饿得惊天动地命悬一线。他抛开信件,跟在端碗的夏油杰身后前去解决迟来的晚饭。    

    

    

或许是疲劳和饥饿所致,夏油杰拿碗的手微微颤抖,导致些许热汤溢出碗口,把手指烫伤了。    

    

记不清那之后又过了几个夏天,总之是一个适合百鬼肆虐的日子,他和濒临死亡的夏油杰做了简单的交谈,然后回收了杰的遗体。    

    

    

在杰死前五条悟向他索要一个吻。他一边抱怨“我不想亲死人”,一边轻轻把唇贴在夏油杰唇上。杰的唇角带着笑意。因为过于熟悉这个人的嘴唇,所以即使没有看到扬起的嘴角,五条悟也能确认对方的心意。    

    

    

那之后五条悟前往杰的房间收拾遗物。在那张熟悉的床上,一封雪白的信静静地躺在那里,封面依旧是油墨印刷的字体。    

    

    

    

夏油杰收    

    

    

    

他顿了顿,拿起信封,像是想从上面找一个答案似地迅速展开信纸,上面的内容与以前大不相同:    

    

    

    

“夏油杰,我给过你劝告,现在看来你并未领情。你的愤怒可曾激起一点水花?因为该死的自尊心,你甚至不能恨自己,而到死也没有疯掉的原因大概是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尚能改变世界吧。你不能活下来真叫我难过,永别了,我最喜欢、最喜欢、最最喜欢的,书中之人……    

    

    

……    

    

    

…    

    

    

    

end    

      

       

      

备注:        

想写的内容:300字        

为了这三百字做的铺垫:3000字        

       

        

评论要求:笑语        

       

      

     

    

   

  

 

  • 灯宵 :

    夏五人,夏五魂,夏五就是人上人!有夏五的地方就有我!夏五人在看文之前都会自动三刀,仿佛酒桌上意思意思自罚三杯。太太,夜袭部分真的不展开说说吗?笑疯,五条悟给人寄信信封上只写五条悟,太五条悟了。五条悟气球也太太太太好笑了!!!太太,浴室部分真的不详细说说吗?妈妈,饿饿,饭饭!看到最后沉默……唉,我也好希望他能活着。

    说说两个小问题吧:1、“校服下的身体也散发着余温似的热气”,是个病句噢,余温似的热气,搭配不当。余温的意思是稍微有点热度还没凉透,你这样写我以为仿佛夏油杰苟着一口气快挂了。2、“他感到脸上的刘海和发丝迎风飘荡”也是病句,刘海它就是发丝呀,它们属于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

    2021/01/18 22:08:25 回复
  • 多财 : 回复 灯宵:

    在 啊啊啊语病被捉出来好羞耻 和 呜呜灯灯呜呜好灯灯中反复横跳最终硬着头皮做了修改,给同好灯灯爱的心心,其实要不是文里放不了图我早就把展开细说的黄兔狠狠插进去了x

    2021/01/19 20:18:1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