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就是要不务正业

阅览数:
30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国王游戏和杂七杂八的归档  

  

*擦出火花  

  

倒霉!  

奥珀尔看着手里的3号牌,不太高兴地皱眉。小黑屋?这惩罚游戏也够恶趣味的,是想让人在里面做什么?他下意识地四处张望,寻找接下来要跟自己一起被塞进小黑屋的倒霉蛋,注意到李芽也在四处张望的时候,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如果是她的话,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太出人意料的事吧。他也在维克康尼读了一年书了,知道巫师们的行事风格有时很超出常规。这十分钟的亲密接触,足够某些人擦出一点火花了。  

只可惜要进去的是我们两个,奥珀尔看了一眼伊凡,内心暗笑。不管伊凡下这个指令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场面,多半都不会实现。  

他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李芽懵懂地跟在他身后,像是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哪想得到,他们还进去不到十分钟,他们之间就真的擦出了火花——不过是物理上的。  

李芽把房子给点着了。  

  

伊凡诧异地打量着灰头土脸的两人:“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  

奥珀尔没好气地说:“起火了。”  

“我看得出来,但里面怎么会起火?”  

奥珀尔伸手一指:“她点的。东方巫师的巫术。”  

李芽慌慌张张地道歉:“对不起!”她的那只怪鸟在一旁一边扑腾着翅膀一边念着奥珀尔听不懂的话。李芽一把抓住鸟的翅膀,在有人发问之前抢先说:“它也在道歉呢!”  

怪鸟叫得更大声了。  

“这种情况,就不用继续了吧?”奥珀尔冷冷地问。  

“应该不用了,毕竟这房子也不能再用了……”伊凡叹了口气,用惋惜的眼神看着这间极度狭小的屋子。奥珀尔确信他曾经送了不少人进去过,心中很是不悦。  

在这里受的罪他早晚要讨回来,他想。等他当了国王,就把伊凡和李芽关在一起,让他们再烧个房子。  

等我当了国王……他心情愉悦地想着,跟着伊凡回到房间,却发现这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因为大家都去做自己的事了,所以刚刚是最后一局哦?怎么,还没玩够吗?”伊凡眨了眨眼,冲奥珀尔笑了笑。  

可恶啊!  

“谁要继续玩这种烂游戏啊!”奥珀尔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口袋里的号码牌扔在桌上,摔门走了。  

回去的路上,他又想,刚刚是不是有点过火了?要是下次自己想去玩,他们会不会不让他参与啊……  

算了,有什么好玩的,老子不稀罕!  

但是,他还一次国王都没当过呢……  

  

这一夜奥珀尔做了个梦,他头戴王冠坐在王座上,脚下是臣服的子民,他们都等待着他下一个命令。他还没来得及享受这种快乐,远处风风火火冲过来一个小女孩,身后还跟着一只鸟,她所到之处的所有东西都烧着了,他的王国顿时毁于一旦。奥珀尔在愤怒中醒来,睁眼看了一会天花板,然后他说:  

“靠,什么破梦。”  

  

  

*很有经验  

  

奥珀尔看着自己的五号牌一阵皱眉。这次的指令要具体许多,没有什么弄虚作假的空间,也就是说避无可避。他倒是没什么好抱怨的,愿赌服输,而且这次的指令已经是相对不怎么过分的那一种了,他是知道的,有时巫师们会在这里玩真的。  

更何况,要跟他一同完成这个指令的是莉迪娅,要说两个人之中谁是吃亏的一方,在场的人肯定要异口同声地回答是莉迪娅,想到这里奥珀尔就有点不爽。  

毫无疑问,莉迪娅是个很引人注目的女孩。她身上有种神秘的气质,隐约能从中窥见一个巫师家族的冰山一角。当然,在巫师学校里,这可能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即便抛去这些,光是凭借着出众的相貌,莉迪娅就足以吸引他人的目光了。  

要他跟这样的女孩接吻,无论怎么想都是自己占了大便宜。  

即便是这样,奥珀尔还是有些不情愿。他跟莉迪娅又不怎么熟悉,突然要他们做这种亲密行为,他觉得相当不自在。但他也不会拒绝国王的指令。平时他本就因为凡人身份受人轻视,此时此刻更不能做出给人留下笑柄的事。他把希望寄托在莉迪娅身上。如果莉迪娅不愿意,那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出吻她其他地方代替。不管怎样,他自己是绝对不会说“不行”的。  

  

“你如果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奥珀尔试探着问她。  

“我没关系的。学长会介意吗?”莉迪娅语调很轻快,看起来并不觉得与自己接吻有什么困扰。  

“我不介意,我经验很丰富。”  

他故作淡然地说,丝毫没察觉到自己刚刚的说法听起来像是百分百的的吹嘘。女生都这样讲了,即便他真的介意也不可能讲出来。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服输,就算是对现在这个小小的国王游戏也一样,即使他从未与任何人接过吻,也从未有过什么恋爱的经验。  

“之前有跟谁接过吻吗?”他问莉迪娅。  

“没有,我还觉得有点害羞呢。”莉迪娅轻飘飘地说。  

“是吗?”奥珀尔因她的话放松了一些。他用自认为成熟的语气安慰她:“没关系,很快就结束了。”  

他轻轻环过女孩的肩,低下头去吻她。莉迪娅的个头刚好合适,使他免于踮起脚尖亲吻的尴尬。他闭上眼睛,黑暗里他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叠在一起,心跳顿时如擂鼓般响起。在他与女孩嘴唇交叠的那个瞬间,他听见周围观众们爆发出的一阵叫好声,不由得在心里给他们全体竖了个中指。  

奥珀尔睁开眼睛,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温暖柔软的触感。他看向莉迪娅,她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会害羞,样子与之前所见没什么区别,仿佛刚刚与自己接吻的是别人一样。  

“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还以为会更加的……”莉迪娅说,仿佛在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是吗?”奥珀尔努力作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眼睛却在下意识地避开莉迪娅的视线。  

“学长,你的耳朵红了。”莉迪娅笑眯眯地指了指他的耳垂。  

“……你看错了吧。”他别过脸去,心里只想着一件事:自己刚刚说自己很有经验的事,大概已经完全被看穿是谎言了。  

  

*踩高跷  

  

奥珀尔最近非常烦恼。  

他的烦恼由来已久,只不过最近格外强烈而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同学都一个一个像竹笋拔节一样长高,只有他像吃了时间停止药一样,身高停留在可怜的165公分,有时甚至会发现连女孩子都比不过。  

为了让自己能长高一点,奥珀尔每天早上都会喝一杯牛奶,但这不怎么见效。他甚至考虑过“骨头摔断后重新长好就会比原来高”这种不切实际的长高方式,最后还是因为怕疼放弃了。  

奥珀尔知道这种事不能强求,但总是仰望着这群高个子学生也让他非常不甘心。他讨厌因为先天的因素落后于人,身高也是这样,灵感上也是如此。  

正因如此他在学业上总是非常努力,希望能弥补先天上的差距,虽然也算是有了点成果,但还是达不到他的目标。  

不过帮成绩较差的同学补习还是做得到的。  

  

奥珀尔拿过雷伊的魔药课作业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他大概能想到加纳看到这份作业时露出的表情:“是老师哪里做错了什么吗?老师好难过,明明以为大家都喜欢我的魔药课呢,难道雷伊你讨厌我的魔药课吗?”  

除了降灵科和驱逐科,雷伊的成绩都不是很好,魔药课自然也包含在内。作为同年级的学生,奥珀尔偶尔会帮雷伊补习一下,有时干脆把自己的作业借给他抄。他没那么热心,只是有时候看不下去而已。明明拥有如此出色的灵感,雷伊本来可以做到更多才对,奥珀尔想,要是自己有雷伊那样的灵感,现在困扰自己的问题早就不是问题了。  

他耐着性子给雷伊讲了几道题,又简要地讲了一下魔药的配置技巧,也没去管雷伊有没有真的听懂。结束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雷伊收拾好东西站起身,在奥珀尔头顶揉了一把:  

“走吧,去吃饭。”  

奥珀尔被猝不及防这么一揉,当场汗毛都竖起来了:“你干什么!”  

“就是觉得这样挺顺手的。”雷伊嘿嘿一笑,又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  

“不准碰!”奥珀尔生气了,一把打掉雷伊的手,空气里响起一声巨大的“啪”,十分清脆。奥珀尔突然觉得尴尬极了,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按理说他应该去食堂吃午饭,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唉,他还是等会再去吧。  

自己干嘛要生那么大的气?他找了个台阶坐着,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反省。雷伊说是顺手,一点问题都没有。他那个个头,伸出手可不就是顺手一摸就摸到他头顶了?  

长得高了不起啊?  

他试图开导自己的行动失败了,反而更生气了。可恶,全都是因为自己长得太矮了,要是自己再长高一点,就可以换自己来摸雷伊的脑袋了!等等,这个一点……是多少?五公分?十公分?  

二十公分……他要长高二十公分!  

奥珀尔不可避免地陷入低落中。他正垂着脑袋叹气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他耳边响起:  

“你在干什么呢?”  

来者说着一口音调古怪的英文,想也知道是谁。奥珀尔把头扭了过去,装作没看见她。  

李芽虽然英文不好,但缠着人讲话的本领可谓一绝,见奥珀尔不理她,她绕着圈子在他旁边转来转去,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她讲的话:“你坐在这里干什么?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吃午饭吗?难道你不想吃午饭吗?你在减肥吗?你身体不舒服吗?你脸色好难看,是不是便秘了?便秘的话吃点香蕉会很好哦!”  

“我只是在想事情!”  

“你在想什么事?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男的还是女的?长得好看吗?我跟你说呀,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好看的,不好看的千万不要找哦!”  

“你不要再念了!”  

“那你倒是说说你在想什么啊?”  

“我想长高……二十公分!”奥珀尔一气之下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此时已经满脸通红。他怒视着李芽,只希望她赶快离开,李芽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这个,确实有难度啊。”  

“不用你说!”  

“但是我们是人类,人类就要学会借助工具。”  

“你是说……增高鞋垫?”奥珀尔灵光一闪,随即又摇了摇头,上哪去找二十公分的增高鞋去?  

“给你看个东西!”李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一个视频窗口,“这是我们的茅山庙会,你看这里的人都好高哦!”  

奥珀尔听不懂庙会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她老挂在嘴边的茅山是什么,只能看看视频里有什么。他看到一群踩着高跷的人在古怪的音乐声里做着各种特技表演,眉头直接皱起来了:“你是说,要我去踩高跷吗?”  

“你真聪明呀!怎么样,一下子就能长高二十公分吧?”李芽得意地笑道。  

“这根本不可能,我又不是杂技演员。”  

“你做不到吗?这个可是很容易的,我老家好多人都会呢!只要稍微努力一下谁都能学会的啦,还是说你怕把自己摔疼了?你可真胆小。”  

虽然李芽的语法乱七八糟的,但奥珀尔还是听出她在说自己胆小,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你说什么呢!我胆子大着呢!我肯定能学会,你等着瞧!”  

也不等李芽回答,奥珀尔便站起身走了,他得想办法给自己找一副高跷。  

  

按照常识来说,学校里不可能出现高跷这种东西,但奥珀尔绝不轻言放弃,他干脆拆了两个木头拖把,又拆了一辆没人要的自行车,把踏板钉在上面,高跷这就算是做好了。  

好不容易做好了道具,他踩着高跷只往前迈了一步,就失去平衡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奥珀尔并不会被挫折击倒,他白天上课,晚上苦练高跷技巧,终于在半个月后神功大成,已经可以熟练地踩着高跷走来走去了。  

他毫不在意其他同学看他奇怪的眼光,他们一定是嫉妒自己。高处的风景真好啊,他得意满满地想,现在他毫不费力地就能够到雷伊的脑袋,顺手揉他一把,感觉不是一般的好。他去把自己学会踩高跷的事告诉李芽,结果小丫头早把这件事忘脑后去了,气得他一阵跺脚。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再会为了身高的事情困扰了,没想到高跷也并不是什么万能的东西。  

  

“你确定要踩着这个跟我约会?”  

“你不用担心。它现在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  

梅狐疑地打量着奥珀尔,看他非常自信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奥珀尔则是很得意,要是从前,他肯定觉得要跟比自己还高两公分的梅去当什么一日情侣是个很头疼的事,现在他比梅还高出一截,心情很是不错。  

“那么,今天就跟我一起去偷看学长吧?我们这边走。”梅说着,往左手的方向走去。  

奥珀尔赶快跟上。说起来,完全不知道她的学长到底是什么人,是三年级的,还是四年级的?感觉是个很帅的人,今天就能看到了吗?奥珀尔往前迈了一步,立刻觉得不太对劲。梅走的这条路是一条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他觉得自己已经摇摇欲坠,快倒下了,但还是硬撑着继续往前走。但谁知越往前走,脚下便越不平衡,最后还是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  

伴随着梅的尖叫和奥珀尔的惨叫声,这次“一日情侣”可谓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  

  

“我再也不踩高跷了。”  

奥珀尔耷拉着脑袋坐在书桌前。一旁的雷伊托着下巴看着他:“不是挺好玩的吗,我还想着有空也学学看来着。”  

“不准学!”奥珀尔生气,“你要是学会了可还得了?”  

“不学就不学,那这道题……怎么写?”  

奥珀尔告诉了他答案,又把课本上对应的一页翻给他看。他看着默默抄写的雷伊,突然说了一句:“那天我不该打你的手。”  

“啊?什么?”雷伊一脸疑惑地看向他。  

“你都忘了吗!那算了,当我没说过。”奥珀尔没好气地转过头去。  

“哈哈。”雷伊笑了笑,继续写试题去了。等他把卷子全都填满,也差不多到吃午饭的时间了。两人收拾好东西站起身,雷伊又顺手在奥珀尔脑袋上揉了一把。  

奥珀尔瞪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往食堂走了。算了,谁让他就是天生长得矮呢?  

  

*踩高跷2  

  

又是一轮国王游戏,奥珀尔又不幸中标。他开始后悔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但又想着只要自己能当上国王就能一雪前耻,因此还在硬着头皮参加下一局。指令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壁咚而已,比之前他经历的那些倒是简单多了。相比之下,跟他一起接受指令的人反倒是个大问题。  

塞文比他高一个学年,听说是有钱人的孩子,在学院里人气颇高。据奥珀尔的粗浅了解,竟然有人成立了塞文的后援会,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或许后援会这件事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他和塞文一起站起身的时候,他已经看到有人用不妙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了,于是他果断地瞪了回去。  

塞文倒是显得不太在乎,他好像一直是这个态度,对什么事都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可能是由于奥珀尔正好站在墙边的缘故,塞文自然而然地在奥珀尔身前停下脚步,抬起一只手按在墙上,正好是一次非常标准的,完美的壁咚。  

“喂,等一下!”  

奥珀尔大声抗议,低头从塞文胳膊下面钻了出去。“怎么我就如此自然而然地变成了里面那个啊?”  

刚刚他被塞文壁咚在墙角,感觉到塞文自上而下投来的视线,他觉得非常不高兴。长得高了不起啊?再看看塞文那副无所谓的表情,他更加觉得不快了。  

周围响起一阵哄笑声,奥珀尔全当没听见,推搡着塞文让他靠着墙站好。  

然后,呃,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即便是调换了内外的关系,身高的差距仍然改变不了。塞文低下头看他,眼神好像在说“这是在干什么”,奥珀尔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心想不能这么僵持下去,干脆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搬了一把椅子过来,踩在上面,对着塞文的脑袋旁边用力推出响亮的一掌,手心都红了。  

他这样怪异的举动非但没让人觉得他有多厉害,反而让他看上去更可笑了。但塞文依旧没什么反应,就好像奥珀尔做什么都与他无关似的。见奥珀尔默默放下手,他也默默地绕过奥珀尔和他的椅子,回到自己原来的座位上去了。  

奥珀尔揉了揉有点红肿的掌心,还是有点生气。居高临下的感觉没找到,反而感觉被对方给轻视了。回去的路上他越想越气,心想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让塞文知道他的厉害。  

  

第二天的午休时间,塞文被角落里窜出来的迷之物体推到了墙角。这个东西一人多高,披着一条白色的床单,上面不太整齐地在眼睛位置掏了两个洞。通灵学院的学生怕鬼根本是无稽之谈,更何况看起来这东西明显就是人扮的,所以塞文也只是看着这东西颤颤巍巍地从白床单下伸出一只手来,往塞文身后的墙上用力一拍。  

“啪。”  

塞文仿佛想到了什么,正想抬头看眼前的白床单的时候,面前的东西匆忙地收回了手,转头就跑。  

跑的时候还摔了一跤,白床单下面的人爬了起来,明显比刚刚矮了一截。他拿着两根杆子一样的东西,飞快逃离了现场。  

塞文迷惑地眯起了眼睛。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