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不知道恋爱怎么谈但一定不是你这么谈

阅览数:
44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来点小学鸡恋爱。  

  

  

*我才不会喜欢上你呢哼  

  

奥珀尔一直觉得,牧神节是个跟他毫无关系的节日。虽然介绍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本质上说不就是巫师的情人节,而他本来也没有想过在这里谈恋爱,他可是掏了学费来这里读书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  

他准是忘了自己在国王游戏和高跷上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可能他觉得并不重要。总而言之,他压根就没有报名参与的意思,与其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当什么鬼的一日情侣,还不如窝在图书馆看书,最近他都快被魔药课的试卷折磨死了。  

更何况也没人会选他。奥珀尔想。  

于是10月14日这天晚上,奥珀尔仍然在宿舍对付他的魔药学作业。期间张椿回来过一次,问了他一句“你不去吗”?奥珀尔感到很莫名,反问他“去哪儿”?于是收获了张椿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过了一会儿才知道张椿想说的是什么。  

  

奥珀尔骂骂咧咧地赶往展览室大厅,心里开始盘算自己的仇人名单。是哪个混蛋替他报名了牧神节?他到了大厅,一眼就在人群里找到了张椿,便径直冲了过去:  

“说!是不是你替我报的名?”  

张椿没被他这架势吓到,极其自然地与奥珀尔勾肩搭背。  

“难得的节日,不要这么生气嘛。不是我帮你报的名,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是这又不是什么坏事,也不是非要你跟对方恋爱,就当是结交新朋友也好啊。”  

“我信你个鬼,准是你报复我!”奥珀尔没好气地说。张椿准是因为上次自己跟李芽“擦出火花”的事怀恨在心,才借牧神节的机会报复。当然,也有可能是别人做的。上次玩狼人杀,他输了之后摔门就走,在场的人里不知道有没有对他心怀不满借机整人的?还有,之前……呃,仔细想想,他平时得罪的人可能有些太多了。但到底是谁替他报的名?要是让他知道了,绝对饶不了他!  

不过张椿的说法他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都到这里来了,干脆自己也像巫师一样享受节日算了,至少能轻松一点。  

自己肯定不会去选人,也不会被人选,那剩下的就是随机匹配这一个选择了。不知道被分配到跟他一组的是什么样的人?想到这里他还真有点隐约的期待。  

  

时间前进到午夜零点,不管之前经历了怎样的混乱,学生们也都找到自己的搭档,三三两两地离开了。  

奥珀尔看向面前自己的一日恋人。他是认得对方的,不过之前并没有说过话。他和齐燕是同个年级的同学,平日一起上课的时候也总能见到,只不过齐燕一直不怎么显眼,他也从来没去在意过。跟她这样面对面地站着,其实也是第一次。  

仔细一看她还是挺可爱的,而且很小巧玲珑,奥珀尔想。但她为什么还拿着一个碗?东方巫师的特殊巫术道具?而且从刚才开始,他就时不时地闻到一股肉香,到底是哪来的?他被这股味道勾起了食欲,便问齐燕:“你想现在去吃个夜宵吗?”  

齐燕点了点头。看样子她不太喜欢说话,奥珀尔也不是什么喜欢没话找话说的人,便放任这样的沉默继续下去。  

可能是因为牧神节的缘故,明明已经是午夜了,商业街仍然很热闹。两人随便找了一家还开着的店进去,坐下来点了一点小吃。  

这个时候奥珀尔才看到齐燕一直拿着的碗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半碗汤,还有半截玉米?她是吃饭吃到一半被人拉来的吗?  

“你怎么来牧神节还带着碗?”他问。  

齐燕没回答,而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摆弄。奥珀尔看她这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她因为不好意思,不想主动开口跟他讲话,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是现在自己主动跟她讲话,她却故意无视,还玩起了手机,这也太不尊重人了!  

“喂,我在跟你讲话,不要摆弄手机了!”  

齐燕看了他一眼,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的速度更快了。奥珀尔更是生气:“喂!”  

齐燕把手机放下了,但她还是没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又摆了摆手。  

“什么意思啊?你不想吃饭就直说啊?在这里演什么默剧啊!”  

齐燕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汤碗差点洒了大半,半截玉米摇摇晃晃地在碗边转了一圈,无力地躺回碗底去了。她又拿起手机,拇指的速度快到能看见残影,奥珀尔刚想发火,只听齐燕的手机里传来响亮的声音:  

“我不会说话。”  

奥珀尔当场愣在原地。齐燕又按了几下屏幕,那个字正腔圆到有些奇怪的女声一遍又一遍地响起:  

“我不会说话。”  

“我不会说话。”  

“我不会我不会我不会说说说说说话。”  

  

“你耍我啊!”奥珀尔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怒气冲冲地看着齐燕,对方又飞速操作了一下手机,不带感情的机械合成女声又响了起来:  

“你他妈的脑子瞎了吗?我是真的不会说话。”  

随后又跟了一串骂人的话,虽然音调没什么感情起伏,但重复了十几次来表达程度之深。  

奥珀尔听了这些骂人话更生气了,他在气头上什么话都讲得出来,虽然一直有反省自己,但他还没学会怎么好好控制情绪。他不去思考齐燕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一门心思地觉得她瞧不起自己,不尊重自己,便大声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不会说话就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送餐的服务生过来的时候,只看见齐燕用罗盘一下又一下地砸着奥珀尔的脑袋。  

  

  

夜宵没怎么吃,倒是吃了一肚子气。即便如此,奥珀尔还是把齐燕送回了女生宿舍,虽然两个人一路上还是什么都没说就是了。  

奥珀尔冷静下来想了想,今天的事似乎是自己做得不对。齐燕不能讲话又不是她的错,自己自顾自地生起气来,也难怪齐燕会发火。  

那也不全是我的错吧,都怪她没解释清楚,奥珀尔在被窝里嘀咕。反正他本来也不打算参加牧神节,现在不是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置身事外了?但他又转念一想,要是张椿问起他牧神节过得如何,他又要怎么回答?说自己把人家气跑了?想也知道张椿会露出什么表情。说对方把自己气跑了?那也有点太过分了,明明是自己错得比较多。  

唉,思前想后,奥珀尔点开几乎没使用过的同学通讯录,给齐燕发了条消息:  

“今天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明天你还愿意跟我一起过牧神节吗?”  

“好啊。”  

齐燕回得很快,奥珀尔本来以为自己要忐忑一个晚上,收到回复之后不禁松了口气。他跟齐燕约好了时间地点,把手机放到一边就准备睡了。希望明天的约会可别再出什么问题了,不过自己都已经知道她不能讲话这件事了,还会出什么问题?  

  

出大问题了。  

奥珀尔一边往宿舍外面跑一边想。昨晚回宿舍的时候都已经凌晨两点了,他不太习惯这个时间睡觉,三点才睡着,等他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三个闹钟,以及齐燕的一条消息:“你到哪了?”  

虽然宿舍离商业街不是很远,但毕竟睡过头了,奥珀尔足足迟到了一个小时。齐燕的表情明显不太好,她瞪着奥珀尔,开始在手机上打字。  

奥珀尔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是齐燕给他发了条消息。  

“明明是你自己约了时间,你却迟到。”  

“对不起,我睡过头了。”奥珀尔也低头打字。用短信道歉对他来说比较没有压力。齐燕也没再继续谴责他,而是问:  

“我们去哪儿?”  

“我不知道,不是你说想来的吗?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因为一起逛街比较像情侣啊。我看抖●上都是这样的。”  

“抖●又是什么啊!”  

这句话奥珀尔不是用手机发出的,而是自己喊出来的。他发现路人对他纷纷侧目,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明明会说话,还是跟齐燕面对面打字聊天,简直蠢爆了。  

“算了,就随便走走吧,反正也没事做。”  

齐燕点点头,两个人开始在商业街闲逛起来。  

  

说是约会,但却一点没有约会的气氛。今天是牧神节,商业街这边相当热闹,都是成双结对的学生们。有牵着手,挽着胳膊,搭着肩膀的,一看就已经心意相通的小情侣,有气氛暧昧,多看一眼对方就脸红心跳的情侣预备役,还有像奥珀尔和齐燕这样,离对方半米远,浑身上下散发着“我们不熟”气场的临时情侣。  

奥珀尔向来觉得逛街没什么意思,何况旁边跟着的是个不出声的。每到店门口,他都要征求一下齐燕的意见,问她要不要进去看看。齐燕一般没什么意见,两个人进去之后也没什么可看,随便转一圈便出来了,如此反复。  

他们没头没脑地转了一会儿之后,走进了一家魔药药材店,奥珀尔正好有东西要买,进去挑了几样之后结账出了门,刚想问问齐燕还去哪里,转头一看,齐燕不见了。  

奥珀尔立刻发了条消息给她。  

“你在哪?”  

“买东西。”齐燕回得倒是挺快。  

奥珀尔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齐燕也没出来,倒是看到不远处有个冰淇淋店,主打特色是巫师冰淇淋,血红色,树莓味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干脆跑去买冰淇淋。付账的时候他想了想,给齐燕也买了一个。  

奥珀尔举着两个冰淇淋筒在魔药店门口等。他正在忧心等到齐燕出来的时候冰淇淋是不是要化掉了,就听到一个古怪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  

“奥珀尔。”  

他吓得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转头看去。是齐燕举着手机,在他身后播放了语音。  

“你怎么还换了语音包啊啊啊啊啊啊!!!!”  

奥珀尔惨叫起来,不仅是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声,还因为他在转身的时候失手把冰淇淋甜筒掉在了齐燕的鞋上。  

  

“今天的约会怎么样?”  

“糟透了。”  

奥珀尔没好气地看着春风满面的张椿,真想把他按在地上揍。  

“我觉得我们根本合不来,今天一整天都烦死了。所以到底是不是你替我报的名?”  

“那不重要,”张椿轻飘飘地岔开了话题,“我觉得一次约会不能说明什么,要断定是否合适,还是要多了解对方看看。”  

“有这个必要吗?”奥珀尔嘟囔了一下,给齐燕发了条消息。  

  

“你也觉得今天的约会很糟是吧?”  

“可以这么说。”  

“你觉得我们有继续增进了解的必要吗?”  

“我不知道,你觉得呢?”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会喜欢上你。”  

奥珀尔发出消息,觉得舒服多了。他们只是被随便凑成一对的倒霉鬼,又不是因为对彼此暗生情愫才成为这个什么一日情侣,既然如此,也没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他很快收到了齐燕的回复。  

“正好,我也不会喜欢上你。”  

明明先说出这话的是自己,但收到齐燕一模一样的回复之后,奥珀尔却觉得火冒三丈。齐燕的态度让他莫名其妙的胜负欲又开始作祟。她怎么敢断定她就不会喜欢上我?我有那么糟糕吗?  

于是,鬼使神差地,他飞快按下数个按键,发送了这样一条消息:  

“既然如此,我们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谁先喜欢上,谁就输了’。既然你我都确定不会喜欢对方,那我们就谁也不会成为输家。”  

不等齐燕回答,奥珀尔又立刻发送一条消息:  

“你觉得自己会输吗?”  

这次齐燕回复得明显慢了一些,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才做出的决定。  

“当然不会。”  

奥珀尔立刻扬起嘴角。哼,反正他又会不喜欢齐燕,只要游戏开始,他自然立于不败之地。他要让齐燕为了小瞧自己付出代价,她这么有自信,等到真的输掉的那天,会是什么表情呢?  

  

  

“那么,我宣布,游戏开始了。”  

  

  

  

*恋爱大补汤  

  

  

“欢迎收听维克康尼恋爱热线。”  

  

黑色碳素笔的笔尖点在试卷上,它的主人一时忘了把它移开,留下了好大一个墨点。片刻后奥珀尔轻轻“啧”了一声,盖上笔帽把笔扔到一边。他本来只是想在写作业时听听音乐电台放松一下,却不小心调到了恋爱热线。他本想直接转台,注意力却渐渐被播报的内容吸引了。意识到自己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分心写作业,他索性选择把这个节目听完,反正作业也不是明天就要交。  

收音机里,一个好听的男声响了起来。  

“……坐在收音机前的你,是否有许多的恋爱烦恼?下面让我们来读一读今晚的听众投稿。”  

“这位听众朋友说,觉得今天的茶味道有点怪……”  

“那可能是被人下药了。”  

与之前的年轻男生的声音不同,这句话明显是一个女孩子说的。奥珀尔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是谁。  

男生没有被突然插进来的声音打断,而是熟练地接过话题:“有没有胸口疼痛,身体发热,想要流泪的感觉?是不是对特定的某个人有感觉?如果有的话,那么说明你喝下爱情魔药啦!不过不用担心,这种药的效果一般不会太长久,很快就会好的~”  

爱情魔药?奥珀尔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瞬间觉得眼前一亮。他最近正在烦恼如何赢得自己和齐燕的游戏,却完全没有头绪。要怎么让她喜欢上自己?老生常谈地从朋友做起当然是最稳妥的,他目前也是这么做的,总之多和对方搭话,主动接近总是没有错,齐燕虽然看起来并不排斥,但也并不显得很热络。正当他觉得毫无进展的时候,深夜恋爱电台的爱情魔药给了他启发。  

他就是凡人当太久了,还不习惯用巫师的方法解决问题。明明有魔药这么便利的东西,他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机地去讨齐燕的欢心?归根结底他只是想在游戏里获胜,又不是真的想谈恋爱,爱情魔药这东西刚刚好,反正药效结束之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他正为自己的好主意兴奋的时候,收音机里传来的女生适时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毕竟是巫师学校,饮食之类的,还是要注意点哦。最好不要喝打开过瓶盖的饮料,也不要吃开过封的零食哦。”  

奥珀尔叹了口气,垂下了脑袋。确实,这里是巫师学校,大家可都防范着这一点呢。他自己平时也有留心注意,齐燕应该也是这样吧?  

那就用注射器……他这样想着,却又听到那个女生的声音:“就算是没有开过瓶盖的饮料,也要注意有没有针孔哦?”  

奥珀尔长长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下个提问……”  

电台的播报还在继续,奥珀尔却没什么心思继续听了。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主持人讲着吸引女人心的小技巧,一边想着爱情魔药的事。  

可能齐燕对爱情魔药有所防范,但奥珀尔并不打算放弃这个主意。反正只要想办法让齐燕服下爱情魔药就好,放在什么东西里并不重要。要是有什么能掩盖爱情魔药的味道就好了,比如……甜食?  

奥珀尔立刻开始了行动,第一步就是配置爱情魔药。爱情魔药的配方嘛,他倒是搞到手了。加纳一直不肯教学生这个配方,他用严肃的表情在课堂上对同学们说,依赖爱情魔药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曾经有一位著名的黑巫师,他就是因为爱情魔药而诞生的。  

“你们知道那是谁吗?”加纳问,没有人回答,于是他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汤姆·里德尔,也就是伏地魔。”  

加纳一定是哈利·波特看太多了,奥珀尔当时这样想。不过加纳·冈特这个名字,倒是与伏地魔很有渊源,没准JK罗琳写哈利·波特的时候,曾经真的接触过冈特一家也说不定。  

魔药老师不教,奥珀尔也不是毫无办法。他用从道具课上得来的丰富的自学经验,从图书馆的众多魔药学书籍里翻出了爱情魔药的配方。材料也并不难找,多数在商业街的药材店也都买到了。奥珀尔在魔药上下了不少功夫,毕竟他身为凡人,在灵感方面毫无竞争力,只能加倍在不需要灵感的道具科和魔药科上多努力了。因此他的魔药成绩还算不错,熬制爱情魔药也并没有让他特别困扰。  

只是当他真的熬出一锅爱情魔药的时候,他却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他要怎么证明这锅爱情魔药的有效性?按理说闻一闻就行了,不过他毕竟还是学生,没办法打包票一定没问题。当然,也不能把魔药交给加纳鉴定,他早亲口说了不喜欢爱情魔药,搞不好会把这东西倒掉,那奥珀尔的辛苦就白费了。  

让其他人试试?找谁?谁也不肯的吧?奥珀尔思前想后,进行了一番心理斗争,最终咬了咬牙,决定自己以身试药。  

反正他放进去的是自己的头发,就算爱上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了怕自己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举动,他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勺。  

喝下去之后,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变化。奇怪,难道魔药失效了?糟糕,他帅气的脸有没有受影响?他连忙掏出祖母给他留下的小镜子,仔细打量起来。嗯,很好,每个毛孔都如此完美,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啊啊啊啊啊我到底都干了什么啊!奥珀尔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哀嚎,还好没人看见,不然他立刻办理退学手续,明天就消失在维克康尼。  

总之,爱情魔药的效果可以保证了,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让齐燕把爱情魔药吃下去。对于这一点,他也想好了一个方案。这个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借着送万圣节礼物的由头,把东西送出去。只要自己不暴露意图,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学生之间互相送万圣节礼物再正常不过了。至于送什么他也早就想好了,烤一些曲奇饼,把魔药混在里面,让甜味把魔药的味道盖过去就行了。计划想得挺好,实施起来就有点困难。奥珀尔从来没做过烘焙,甚至没怎么做过饭。虽然网上的教程看着简单,但实践起来根本困难重重。  

张椿给奥珀尔的曲奇饼的评价只有三个字:狗不理。他用的是中文,奥珀尔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张椿就解释了一下,是狗都不吃的意思。奥珀尔自然是生气了,他总是这样,只要别人说他哪里不行,他就偏要去证明他行,不管这件事到底有没有用,到底要花多少时间。好在料理与魔药本就相通,他尝试了几次之后,终于搞出了像模像样的南瓜头曲奇,上面还用巧克力画了咧嘴笑的表情。  

他美滋滋地捧着包装好的曲奇去找齐燕,两人面对面发起消息:  

“送你的,万圣节快乐!”  

“谢谢。你自己做的?”  

“是啊!怎么样,厉害吧?快尝尝!”  

他满心期待地看着齐燕拿起一块咬了一口,迫不及待地问她感想:“怎么样,好吃吗?”  

齐燕点点头,默默地咀嚼起来。她也递给奥珀尔一个,奥珀尔接过咬了一口,突然愣在原地。等等,他怎么把这曲奇吃了?这个明明是自己为了让齐燕迷上自己做的,现在他怎么自己把这东西吃了?完了完了,他是不是又要变成自恋狂了?  

齐燕看他发愣,轻轻推了他一下。奥珀尔这才反应过来,根本什么也没发生。不仅是自己,齐燕也像是没事人一样,静静地看着他,还掏出手机发了好几条消息。  

奥珀尔总算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做好了爱情魔药,做好了曲奇,但他忘了把爱情魔药放进曲奇里了。  

他忘了把爱情魔药放进曲奇里啦!!!!!  

“你怎么不吃了?”齐燕的消息还挂在他手机屏幕上呢,奥珀尔无地自容,随便说了一“我还有事先走了”,便落荒而逃。  

  

他还沉浸在失败的懊恼中时,齐燕倒是给他发了消息。  

“这个,是我的回礼。”  

她带来了一个保温壶,看样子沉甸甸的,好像还散发着热气。她把保温壶放在食堂桌子上,用腾出来的手打字。  

“我熬了汤,对身体很好。”  

“好厉害,你还会熬汤啊!”奥珀尔惊讶,但随即他又想,齐燕是不是跟他想到一起去了,打算在汤里放药算计他?但要是这里没有药,他岂不是辜负她一番好意了?想到这里,奥珀尔便问她:“你来之前喝过这个吗?”  

“没有。”  

“那你先喝点,那个,外面挺冷的哈,喝一点暖和一下。”  

齐燕不明所以,她歪了歪头,还是往碗里倒了一点喝了下去。奥珀尔看她没什么异样,便也给自己倒了一点。  

太 难 喝 了!  

奥珀尔从来没喝过这么难喝的汤,差点吐了出来。他哪知道什么补气养血驱寒,只觉得难喝得要死,比魔药还难喝,立刻发起火来:“你是不是在里面下魔药了?太过分了,我送你礼物,你就这么对待我吗?”  

“……”齐燕给他发了个省略号,脸上的表情沉了下来。她的手飞快地在手机上移动着,奥珀尔的手机上弹出了一条新消息:  

“瞧好了,这才是我送你的万圣节礼物。”  

奥珀尔正疑惑着,只见齐燕站起身来,高高举起了手里的罗盘,用力地向他的脑袋砸了下去。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