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5333

我从世界上消失,有谁会记得我?

序章-05·木偶

阅览数:
75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老城区·街区小巷   

   

叮……   

正在埋头写作的罗谢尔听到旁边的笔记本电脑传来清脆的提示音,但他没有抬头,而是又写了十几个字之后才放下手中的笔,去查看谁给他发了什么。   

   

任务栏上闪烁着的提示是一个网页,罗谢尔看着有些惊讶,他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人通过这个论坛给他发消息了。   

帖子的标题还是,“我得了解体症“,发件人通过私信的方式跟他进行联络。   

   

“你好,菲尼克斯医生,我看到了你发的那条消息,还有你发给我们的私信。我有些兴趣,介意聊聊吗?”   

他盯着眼前的屏幕消息思考了十秒钟,他在思考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明明在网络上都是未公开姓名。但他也想知道电脑对面的人想做些什么,于是回复:当然可以,时间地点?   

   

消息发过去没有半分钟,简短讯息转回:预估时间是午夜,到时候见,地址稍后奉上。   

紧跟着的一条消息传来了一个地址,也在老城区之中,罗谢尔用地图查了查,发现离自己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他比较熟悉的地方,那是在老城区的学校,附近刚刚好是阿斯塔特的墓地区所在。   

他记得那里的学校从十月份就已经开始停课了,原因就是因为现在听上去很可怕的CDS慢性解体综合征。   

无人的地方做点什么似乎也挺方便的,对方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人,他有端联想的无理论推敲了一下。   

   

经过一天的忙碌过后,罗谢尔放下了手中的试管,开车出门。   

   

“麦蒂与埃尔斯”面包房,菲尼克斯途经这里的时候还抬头望了两眼仍旧亮着的招牌,他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给儿子阿列克斯买面包,那时候阿列克斯还没有得病,CDS没有出现在这个城市,当然,学校也没有停课。   

   

嚓,嚓……   

马上要接近目的地时,他听到了空中传来微弱的声音,还有混杂在其中的呻吟声。但他没有着急,而是慢慢的走了过去。   

   

黑色的深夜中,昏黄的路灯照不到的地方,有几个人正在做什么,不断动着的人影挥舞着某样东西,那里不止一个人。   

咯吱,咯吱,菲尼克斯没有隐藏自己的脚步声,这果然引起了那几个人的注意。   

   

“是谁?”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出来,那个微弱的嚓嚓声也同时停了下来。   

“罗谢尔·索多玛·菲尼克斯。”菲尼克斯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但也减缓了自己的行进速度。   

“啊,是菲尼克斯医生。”男人从隐藏着身形黑暗中走了出来,到了路灯之下。那是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头发,他的右肩上扛着一把铁锹,皮肤脱落造成的创伤显眼的印在男人的右小臂上,他身上深色的大衣下面是看上去不那么整洁干净的白色衬衫。   

“就是你在找我吗?”到了灯光下,菲尼克斯也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没错,没错,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男人的左手摘下快要燃净的香烟丢在脚下,脚跟用力踩住转了两下。   

“埃罗伊特,目的呢,是要给你介绍病人,身材很棒哦?”这个男人刚刚还在拿香烟的手稍微比划了一下。   

“诶罗?”黑暗中,一个语气严肃的声音传了出来。   

“明白了,明白了。”这个被称为埃罗伊特的男人叹了一口气,“跟我来吧,给你看看今天要交给你的人。”   

   

埃罗伊特,菲尼克斯听过这个男人的名字,老街区有名的疯狗,平时做的事情并不怎么光彩,为了赚钱几乎什么“脏”活都接。   

也许……   

   

“就是她了,艾莉莎伊万斯,CDS第三阶段的病人。”菲尼克斯这时才注意到还有个女孩子跟在埃罗伊特的身边,暗淡的金色头发,破破烂烂的红布裙子随着微风轻摆,手中还拿着一只棕色的布熊。   

但这个女孩子的精神有些恍惚,对两个人说的话漠不关心,一直在盯着他们身后的深坑。   

那坑里有一个人,那个人的脸藏在菲尼克斯看不见的黑暗之中,身体在微微蠕动,他被绑住了手脚,嘴还被布条勒住。而菲尼克斯也注意到,这是一个刚刚挖好的深坑,坑的大小刚好够一个成人。   

   

“那个人是谁?”菲尼克斯扬了扬下巴,看着那个在坑里还在微动的人。   

“她爸爸,也是个CDS患者,还在第一阶段。”   

“怎么回事?”问话的同时,菲尼克斯的目光慢慢偏转到艾莉莎伊万斯的身上,最后停留在了埃罗伊特那里。   

“他是个卖假药的,害死了她的青梅竹马,让那个人彻底烂死在家里。”火光闪烁,埃罗伊特将叼在嘴上的一支烟点燃,暗红色的火星在暗处忽隐忽现,“她恨他,委托我把他干掉。但还没等我动手,你就到了。”   

“……”听着诶罗伊特的话,菲尼克斯面无表情,对方继续说着,“趁着我干掉他之前,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女孩在这之后你带走。”   

“好。”事情已经完全明白了,菲尼克斯什么也没说,他只是笑了笑。这个人果然是个疯狗,为了解决麻烦,转手把自己的雇主卖给了另一个人。   

“那我先做事。”并没有多余的废话,菲尼克斯从随身的手术包中掏出了一次性手术用手套,拿出了一把手术刀和材料收纳袋。   

   

“你们医生都随身带这玩意吗?看着还真是超危险……”埃罗伊特十分夸张的晃了晃双手,假装害怕的退后了两步。   

   

菲尼克斯没有理会对方的屁话,毫不犹豫的跳下了那个坑,他走到那个蠕动的男人面前,有些冷冷的看着对方,就像看着一头待宰的羔羊,等着他随时动手处决。   

“……”男人注意到他的到来,也注意到了他手里的手术刀,想往后退,但身体动弹不得,他蠕动着的嘴唇虽然被布条勒住,但还是微弱的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他注意到了对方嘴部的动作,慢慢蹲了下去,同时在仔细观察男人,想找到患病的地方。   

“救……”终于,当他靠的足够近,他听清了那个男人模模糊糊在说的词语,是救命。   

“想让我救你?”他开始思考从什么地方下刀比较合适,“你是这个意思吗?”   

“救……命……”男人重复着自己的话语,他的眼中似乎是燃起了一丝希望,能够继续活下去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好啊,也许可以帮你说说,但在那之前……”菲尼克斯找到了自己要下刀的地方,而非常熟练的切开了皮肤。鲜血顺着裸露在外的皮肤流下,侵染着男人身下的土地,只是在这深深的黑夜之中,看不出什么颜色。   

男人的面色开始发白,就算一会丢在这里不管,应该也会失血而死吧。   

“唔!!”男人就算不能动,也开始剧烈的震颤。   

“再一下下就好了。”菲尼克斯取得了自己需要的材料,放在了材料收纳袋里面,收好。   

“他是你的了。”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他站起了身,脱下了手术用的手套收在了衣袋里。   

   

在旁边一直抽烟的男人埃罗伊特点点头,手指一弹,剩余的烟头以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在他的脚边,开始动手埋人。   

菲尼克斯掏出放在衣兜中的香烟,点烟的昏黄火光跳跃着,正在奋力填土的男人的脸忽明忽暗,气氛一时诡异至极。   

真是个处理这种事情的好地方,闲极无事的菲尼克斯趁着对方埋人的功夫到旁边转了一圈,他从来没有来过墓地,更别说晚上来了,虽然他曾经动过这样的念头,但始终没有实行。   

祭典的鲜花摆在墓地之内,有什么人白天来过了。   

   

再次回到坑边之时,菲尼克斯却看到了疯狂的一幕,那名安静的少女正在坑中猛力的戳着,而那个男人早都已经气绝身亡。   

够了,他已经死了,菲尼克斯如此想着,跳下坑,将女孩硬是拖了出来,重要的试验品这样怎么行?   

直到埃罗伊特将坑填平,女孩还是双眼发直木呆呆的,机械的用没有了手的胳膊戳着自己眼前的地面,直到被菲尼克斯挡下来。   

   

“她交给你了。”埃罗伊特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丢下已经没有多少时日的女孩给了菲尼克斯,转身就要走,那个一直没有怎么出声的少年慢慢跟在他的身后。而容易变成证据的香烟,早已被他收好。   

“我有个委托,想交给你。”菲尼克斯带着女孩站了起来。   

“你说?”声音渐远,仍有回应。   

“斯芬克斯研究所最近在尝试新药,但电话中他们却说不知道这件事,想让你去查查。”   

“明白了,账号会留给你的。”最后一个字飘过来之时,两个人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们走吧。”菲尼克斯转头看着女孩,没有回应,他仿佛带着一尊木偶,任由他牵线摆布。   

   

医生与木偶重新回到了通向街区的道路,昏黄闪烁的路灯映照在前方。不远处的台阶之上,幽幽月光的怀中捧着不知是祭典谁的花,花朵中睡着还没有被认领的照片。   

   

车门轻响,木偶无言,无声,无神,对于未知的前路没有思考。   

  

 

——————————————————

关于女孩与埃罗伊特、菲奥娜的故事,请看这里:http://elfartworld.com/works/827618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