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5333

我从世界上消失,有谁会记得我?

序章-06·离去

阅览数:
97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老街区·菲尼克斯诊所   

   

女孩睁开了双眼,木然转头,昨天的那位医生站在她的旁边,对她微笑。   

她的手臂已经经过专业的手法被包扎完毕,还被打了个好看的蝴蝶结。而她所在的这间屋子是昨天看着医生收拾出来的,一切都被重新布置过。   

与晚上的气氛不同,白日的客房之中阳光和煦,暖洋洋的照在她的脸上,而她的眼睛却一眨不眨。从窗外隐约传来了说话的人声,那是邻居们在闲谈。   

   

“早上好哦,艾莉莎。”菲尼克斯向躺在床上的女孩招了招手,“衣服就在床边的柜子上,起来自己换衣服,要吃饭了哦。”   

但女孩没有任何动作,仿佛是没有听见一般,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   

菲尼克斯看着没有任何动作的女孩,安静思考了十几秒钟,然后走到了窗边将隔光窗帘完全拉展关严。   

几分钟后,换好了衣服的女孩被他带着离开了房间,前往楼下的厨房吃早餐。   

   

“不知道你爱吃些什么,只能随便做做。”   

他将夹着鸡蛋、鲜虾、番茄和培根的三明治放在了女孩的面前,还有一杯正温的牛奶。   

“来,我拿着,你吃?”   

坐在了女孩的旁边,他伸手拿了一块三明治举着。   

“…………”   

女孩没有回答他,不过也没有拒绝他的意思,只是慢慢的,一口口咬着三明治。只不过因为有半张脸的肉已经烂光,只能用还算完好的那面咀嚼,一些三明治的碎渣掉在了女孩的身上,被他轻轻收起放在桌上。   

“还有牛奶。”   

眼见着一块三明治快要被吃光,他将牛奶如法炮制,也被喝了个精光,在牛奶调皮的从敞开的一侧溜出来的时候,被他抓了个正着,接在手巾上。   

   

看起来,以后吃饭的时候要想想办法,不过这个精神状态,是脑子被侵蚀了吗?   

菲尼克斯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放下了杯子的手中多出了记录用的纸笔,将女孩的状态完全记录了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是整理的时间。   

菲尼克斯在帮女孩换衣服的时候,就按照以前的照顾玛莉亚时候攒下的经验,给女孩洗了澡。   

简单的事情变得不那么简单,给病人洗澡不能按照平常的习惯来进行,他只能用浸湿的布慢慢擦着,血污,掉了的皮肉,混合着血水,弄了一地,缓缓爬行,消失在下水道的入口。   

   

“我要检查了,如果痛的话要开口说。”虽然知道大概没有什么回应,但他还是习惯性的说了一句。   

女孩患病的部位已经看过了,主要在手腕和脸颊的这些位置,他在病例记录人体图上画上了对应的位置,还额外加上了双手。   

在他的记忆中,那双已经烂了的手因为女孩的粗暴复仇而彻底掉落。   

他小心翼翼的将已经烂了的皮肉收集在袋子中,并且从女孩的病患处轻轻刮下了一些还带着健康细胞的皮肉。但就算是这样,女孩也毫无反应,只是默默的看着他在做事。   

旁边的电视中传来了阿格尼斯的歌《烂吉他》,爵士的曲调悠悠扬扬,摇摆跳动的乐符欢快衬托在词句之下。音乐声引起了女孩的注意,她将头转到了电视的方向,脸上的表情有了些许的变化,那是沉浸在音乐中享受的微笑。   

“你喜欢阿格尼斯?”菲尼克斯注意到女孩的变化,摘下了手套,刚好他做完了手边的事情。   

“嗯。”这是第一次,他听到女孩发出了声音,不同于昨晚的嘶吼,是那种略有些柔弱的感觉。   

“刚好,我儿子也很喜欢,他还吵着让我带他去演唱会,你要不要一起来吗?”   

“嗯。”女孩点了点头,“我想去,谢谢您。”   

“不用这么客气。”   

“那个,医生您可以帮我缝这个小熊吗?”女孩用仅剩的手臂指着放在手术台旁边,被撕烂的小熊,那是她一直抱在怀中的布偶。   

“叫我菲尼克斯就可以了。”菲尼克斯想起自己还没有报过姓名,然后他看了看那只小熊,点点头,“可以哦,不过要等检查结束?”   

“谢谢您,菲尼克斯。”女孩再次恢复了平静。   

“这个熊对你很重要吗?”菲尼克斯有些好奇的问着。   

“嗯,这个是妈妈送的,但被我不小心撕坏了。”女孩点点头,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是因为菲尼克斯的手术刀碰到了健康的皮肤,鲜红的血珠滚落皮肤,掉落在手术台上碎裂,溅到了两个人的衣服上,还好只是些许污迹。   

“抱歉……”注意到女孩反映的菲尼克斯也注意到了自己手术刀的错误指向,连忙用酒精棉球对伤口进行消毒。   

女孩摇了摇头,没有其他的抱怨,而是开口转向继续回答医生刚刚的问题,“妈妈死后,它是我唯一的陪伴,所以我不想让它那个样子。”   

“我明白了,那你先休息一会。”菲尼克斯将女孩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好之后,帮女孩将衣服重新穿好。他将人扶到了客房的床上躺好,还盖上了被子。   

而后,他转身从客房的柜子中拿出了针线,又将被撕坏的小熊从手术室拿了回来。一针一线,穿过小熊身上的可怕裂口,布料听话的随着他手中针飞舞而合在一起。   

一侧的伤口缝合,菲尼克斯找出了家里还剩下的最后一点用作填充物的棉花填进小熊的肚子,以补充遗失的部分。另一侧的伤口,被他用漂亮的外伤缝合针法,针脚密实,尽量藏在了让人不注意的地方,就好像是一道装饰在小熊皮肤上的拉链。   

“小熊已经缝好了,你看看怎样?”他将手中的小熊举到女孩的面前,“可以吗?”   

“嗯,谢谢您,医生。”女孩点点头。   

“那你好好躺着,我去做午饭,吃过饭之后我们去外面走走。”   

“好。”   

   

喜欢阿格尼斯的音乐,珍惜妈妈送的小熊,妈妈已经死了,精神状态稳定,看起来会对给自己带来美好回忆的事物反应稳定,而且会恢复正常。其他症状,待进一步观察。   

在刚刚那个记录的本子上,菲尼克斯填上了新的观察记录。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让人很想在毯子上睡一觉,就像路边的猫一样,暖和而舒适。菲尼克斯开车带着艾莉莎到了离自己家最近的河边,但这里的风景并不好,垃圾漂流在河上严重污染,还好离着比较远,没什么特别难闻的味道飘过来。   

菲尼克斯皱了皱眉,他拉着艾莉莎刚想转头走向另一个方向,却突然看到了一个双手溃烂的女人正慢慢走进河里,他不清楚对方想要做什么,也不打算去做这件事,只是慢慢看着。   

那个女人的计划似乎没有成功,被呛了一阵之后就重新回到了岸上。而此时,在他身后安静跟着的艾莉莎突然有了动作,她挣脱了他的手掌,奋力向那个女人跑过去。   

“妈妈!妈妈!”女孩大喊着,“妈妈!不要丢下我!”   

“艾莉莎,那不是你妈妈!”菲尼克斯虽然不知道艾莉莎的妈妈是谁,但他记得艾莉莎刚刚还对自己说过她的妈妈已经死了,死人显然不会复活。   

他在女孩跑出去之后也赶紧追了过去,抓住了女孩还没有溃烂的部分,只是比较轻微,害怕再次早晨新的伤口。   

“放开我,那就是我妈妈!”并没有顾及到自己的病情,艾莉莎用尽所有的最大力气挣脱抓着自己的手,被抓住的部分血肉一点一点剥落,让菲尼克斯的双手染上了血红。   

“……”菲尼克斯没有再辩解什么,只是拦在了女孩的身前,轻轻抱住了对方,让女孩无法继续前进。   

“妈妈……”女孩的眼泪滚落,带下了片片皮肉,仿佛飘散的纸片。   

就在菲尼克斯以为这件事还要经过好久的时候,他感觉一片阴影飘过头顶,女孩的动作突然停下了,她呆呆的看着天空,嘴里说着两个字,“天使。”   

   

天使?   

菲尼克斯在确认女孩真的不会再挣扎之后,才顺着女孩的方向看过去,却只能看到有什么飞向了远方。   

“天使带着妈妈离开了。”女孩自从刚刚那一幕之后,不再哭也不再闹,而是慢慢变回了早上的那种状态,只是这次她的口中一直在念叨着这句话。   

   

将女孩送回诊所的客房,菲尼克斯替她打开了窗。   

“我出门一趟,你好好的待在家里。”他如此说着,这次却没有得到回应。   

   

老街区·某条小巷   

菲尼克斯将脸埋在刻意耸立的衣领当中,眼睛躲在头上帽子的帽檐后面,他没过几秒钟就向巷口看看,却无果而回。   

就在他马上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巷口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他等着的男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向他走来。   

“钱呢?”那个男人问着,手里拿着身份证件。   

菲尼克斯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并且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个信封。   

那是他们在昨天相遇时谈好的价钱,用来购买男人手中的病人身份证件。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场交易中不存在声音,一切都在寂静中进行。   

   

衣着破烂的男人将信封中的东西倒了出来,那是一沓钱币。他仔细又小心的数了数,是五千块,比他索要的价钱还多了两百块。   

再次抬头,得到了身份证件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巷子,在他数钱的时候,对方已经验证过证件的真伪。   

   

离开了巷子的菲尼克斯的眼前出现了一张黑色的小卡片,上面带着他有些熟悉的log,那是Sphinx研究所的标志。但他还没有看清那个卡片上的信息,卡片突然被一个黑色卷发,身穿黑背心的少年捡走了。   

“前面那个先生,可以请留步吗?”菲尼克斯快走了两步,追上了那个黑发的青年。   

“你有事?”对方有些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你是想要去Sphinx研究所应征试药员吗?”凭借着医生的直觉,看到了对方手脚上的绷带,菲尼克斯迅速做了判断。   

“……”这名看上去只有19岁的少年并没有回答。   

“我劝你不要去,我按照街上贴着的告示打了电话,是研究所的电话没错,但对方说自己并没有进行招募试药的工作。”菲尼克斯直白且坦诚,“而且我自己就是一名医生,我也在进行研究工作,也许我可以帮你?”   

“……”少年沉思了几秒钟才回答“可是我已经应征了消息群中发的那个试药项目,也发了市民编号给邮箱,得到的结果是那个研究所署名的入选邮件。”   

“那能麻烦你……”菲尼克斯请少年为自己写下了邮件的地址。   

“这是怎么回事?两个招募的详细情况却不一样……”少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菲尼克斯摇了摇头。   

“想不明白。”   

“菲尼克斯,很高兴认识你。”决定离开的菲尼克斯主动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啊,罗威尔,您好。”罗威尔同样的回应,也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那么,再见。”   

“再见。”   

   

偶然碰面的两个人,擦肩而过,去向不同的方向。   

   

轻微的钥匙声伴随着门锁的转动,诊所的大门被轻轻推开。   

“艾莉莎?”   

怀中抱着装着一个纸袋的菲尼克斯发现房间中黑漆漆的,而且没有人回应。   

熟练的伸手按下开关,光明被人工制造了出来,但艾莉莎却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内。   

放下了手中装满食物的袋子,他走去了二楼的客房,只是艾莉莎也不在哪里。   

   

人会去哪儿呢?   

他站在原地思索,按理来说,艾莉莎那个情况应该不会到什么地方去才对。   

而就在此时,咚咚咚,咚咚咚,楼下传来了敲门声,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ASPD,阿斯塔特警局。”   

警察?为什么警察会找上门?难道前几天废弃工厂的事情暴露了?一边思考着各种可能性,菲尼克斯一边走下了楼。   

“请问有什么事吗?”   

他打开了内侧的屋门,却没有打开外面的防盗门,外面站着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请问您认识艾莉莎·伊万斯小姐吗?”门外的警察向他询问道。   

“……艾莉莎?她怎么了?”菲尼克斯反问道。   

“艾莉莎小姐被在河中找到了,是自杀。”   

“……”听到这个消息,菲尼克斯的本来有些惊慌的目光慢慢变得冷静,“她是我的病人,最近刚刚被我带回来治疗。”   

“原来如此,那可以让我们看看她的私人物品吗?”   

“当然。”说话的同时,菲尼克斯想到了一个问题,停下了开门的手,“请问可以看看两位的证件吗?”   

“没问题。”两位警察拿出了自己的警察证,菲尼克斯看了看,确认是真的。   

“请进吧。”他打开了自己家外面的防盗门。   

   

随后的事情就很常规了,警察们带走了艾莉莎的私人物品,包括那个小熊。这倒是给菲尼克斯省下了不少的功夫,不用他去收拾和丢掉那些东西了。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再看艾莉莎一眼,仿佛这个人从来没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这天晚上,菲尼克斯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变得有那么些不一样。   

  

 

 

 

———————————————— 

梦在日常线,传送门链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8276001/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