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8459

=拟拟/肉包。很难想象都快2202了还在搞企划……

【D-LS】伪花种物语

阅览数:
11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那是发生在手捧空花盆的孩子被选为人类王国的继承人之后的事。  

某日,在紧邻的水獭之国,膝下无子的老国王召来臣民。或许是因为听说过邻国的故事,各种谣传和推论早在民间流传已久,獭们纷纷猜想老国王是否也有相同的打算。  

果然,老国王清了清嗓子宣布道:  

“我将使用人类王国的方法选出继承者。  

“只是,与狡猾的人类不同,我是信守诺言的国王;与怠惰的人类之子不同,你们是不惧艰险的水獭之民。  

“种下花种吧,用智慧与勤劳让它开出最美丽的花朵,我许诺那个人将会成为我的继位者……  

“绝不像人类一样言而无信!”  

  

***  

  

第四次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眼前,梓御稍慢了几拍才回想起刚刚和单单说到了哪里。眼下,他们二人正在各自的阳台上隔着两间房之间的空隙闲谈。  

正如阳台与阳台之间十分拥挤,这栋老旧公寓楼的整体设计都有些欠考虑。若要准确一点地抱怨的话,那就是隔音效果尤其的差。且不说几乎每天夜里都会听见吵闹的练琴声和某家小夫妻的争执声,不知是不是放暑假的关系,最近楼上的小鬼外放的电视动画也越来越响了。连续两个周末,梓御早上都是被特摄片的十连唱名给闹起来的。  

这样下去不行啊……在梓御分神思考着对策的时候,楼上的噪声却戛然而止。太好了。只不过,单单的倾诉似乎也已经到了结语的部分:  

“……所以说,比起恋人,我总感觉我们更像是普通朋友的那种氛围。”  

好在梓御平时在学生里也常常充当恋爱咨询的顾问,仅仅收集到只言片语就能推测个大概。他呷了口啤酒,感受略带涩味的泡沫贴着舌的轮廓溶解。  

“先从朋友做起也没关系吧?”  

“可是,只有一个月的话,说不定一不留神就会过去了。”  

这倒也是。梓御点点头。如果是自己的学生的话,可能还会更加缺少耐心一点,遇到类似的状况搞不好一两天就会提出分手了吧。  

“那,沿用上次的说法。”梓御想了想,再次伸出手指在空中划线,“假如朋友的好感度是50,恋人是100。想象一下你想对好感大于50的人能做的事……像是闲聊、约饭、出去玩之类的,那么对数值更高的人来说应该也没问题吧?然后需要注意的是,在偶尔的时刻,你要实行一些对100的人才会做的举动。”  

“偶尔的时刻?”  

“嗯,挑一些气氛好的时机,或者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比如说,我记得这个月的7号是单小姐恋人的生日吧?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察觉到单单困惑的视线,梓御突然惊觉自己的失言。他转念一想又认为这不是什么严重的错漏,索性当作没有发现,继续顺着说了下去。  

  

受益于SNS软件的普及与发展,只要在SNS上找到对方,即使是现实里二人本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也能轻松从中获得一些个人信息。  

洗牌游戏开始的第一天,梓御邀请了这一轮配对到的恋人禹顺前往周日集市约会。趁着等待禹顺排队买刨冰,梓御在占座之余点开聊天群组,挨个浏览了一遍所有人的公开简介——别误会,这并非出于扭曲的控制欲或是鲜少有人理解的偷窥癖,他这么做的动机只是因为:  

“啊,果然我是年纪最大的那个。”  

不仅如此,还与第二名甩开了近六年的差距。  

仿佛是算准了时机,一条消息提示恰好弹了出来。那是一张歪着脑袋的暹罗猫贴图,发信人的备注显示“真昼”。  

梓御下意识抬眼确认了一下禹顺在队伍中的位置,尔后低头点开了对话框:  

“被你说中了。”  

“是我赢了!那就说定啦!”不等梓御回复,对面又发来一条,“体验如何?”  

梓御自然知道她所指什么,不禁为前一天夜里多余地向真昼解释洗牌游戏的行径感到后悔。但若是三言两语敷衍掉,之后少不了要被这位爱耍性子的大小姐死命折腾。  

他再次朝着排队的禹顺看去,或许是因为感知到了目光,这次禹顺也回望了过来。视线对上了,梓御坦然一笑,刻意放柔了神情。而后者则略显迟疑地移开了眼,举手投足间有股不自然的僵硬。  

“不太好说呢。总感觉,是一个有点木讷的孩子。”  

“噢噢!!!那不是挺有趣的吗?可以教他做点奇奇怪怪的事……性骚扰老师~~”  

配合过时的大叔笑话,真昼发来一张猫猫坏笑的贴图,两相结合在惹人不快的层面上效果拔群。作为报复,梓御决定不告诉她,自己正是这么打算的。  

  

***  

  

提供给参赛者的花种一共有两种。  

一种是,香气扑鼻、包裹着松脆胞衣的葵花籽。  

另一种,是被海水打磨过数百次、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的扇贝壳。  

很明显,无论选择哪个,发芽开花的可能性都约等于零——打一开始,这就是注定无法完成的任务。  

无视臣民的怨声载道,国王獭一边整理尾巴毛,一边露出了傲慢与落寞交织的复杂神情。  

  

***  

  

8月17日的早晨,梓御是在酷暑的闷热与电视噪音的连携攻击下醒来的。按照原来的计划,今天本是前往海水浴场的约会日。不过,在收到气象中心发布的高温预警后,他果断联系禹顺取消了行程。毕竟——  

“只是陪着玩的话,没必要做到那种份上呀。”  

他在枕头间挖掘着不知丢到哪的手机轻声喃喃。  

原则上,梓御只与能接受他的自订规则的人交往。然而事出突然,他在被卷入洗牌游戏之时未来得及详细说明,只得先迎合对方的观念模仿普通常识人的恋爱。他姑且先借口家里有事,将与禹顺以外的交往对象的约会频率降到了最低。真昼那边,则是暂时性的回归朋友关系。  

梓御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和特定的一个人稳定交往是什么样的感受了。即使明知有更合适的玩伴也必须优先唯一的恋人、若时间恰巧合不上只能独自忍耐寂寞,为了迎合世俗的价值观而放任具有化为玫瑰色资质的时光变得枯燥无味……这种行为虽然称不上是一种浪费,但要是说不惋惜一定是骗人的。  

然后,时间转眼就在日益增加的哀叹中来到了游戏进行的第十七日。  

手机最终是在床底下找到了。与此同时屏幕亮起,看来是收到了新讯息。  

“早安。今天确实很热呢,稍微有点后悔前两天犯懒没去买冰品。”  

梓御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慢慢让禹顺养成了和自己问候早晚安的习惯。与现实交流时不同,使用SNS对话时禹顺总是健谈得多。聊天窗口的顶端仍然显示“正在输入中”,梓御没急着回。第二波消息接踵而至。  

“晚点要是有空的话,要不要联机捡树枝?之前你说想要蓝玫瑰对吧,我这边有多,要来我岛上挖吗?”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文本的最后跟着一张植物贴图,梓御没有看懂。但是也无所谓。  

“你竟然记得呀!!好高兴……在彻底变成邋遢大叔前久违地体验到了心动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唔,被你这么一说,有点害羞。十一点左右联机方便吗?”  

OK,那就到时候见。梓御本想这么回复,输到一半想起真昼有个表情贴图很适合在现在使用。他切换聊天窗口,忽地瞥见昨晚发给真昼的闲聊仍是已读不回的状态。  

这个家伙,起初还对洗牌游戏挺来劲的,新鲜劲一过失去了耐心。虽说无关的八卦群众减少对梓御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但反过来想……  

“还是再晚一点吧。”   

他将先前的文字一一删去,重新写下内容:  

“我改变主意了,现在就想来见你。”  

  

禹顺偏好抹茶味的甜品。这一点不难从日常里发现。第一次在集市约会的时候,禹顺给他自己买的也是抹茶口味的刨冰。  

真是贯彻人设啊。那时的梓御心想。是因为喜欢植物所以选择了最为相近的茶吗?如果选项里有薄荷,不知会不会让他为难呢。不过刨冰的话,其实不同口味只是用了颜色不一样的糖浆而已。这样的选择对他来说也是有意义的吗?  

想了解更多。想看他困扰的样子。想验证他是否为我所渴求的人。所以,稍微慢一点也没关系。  

……只是稍微。  

  

“那个……在看什么呢?”  

似乎是被梓御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禹顺缩了缩肩膀,下意识地往小山一样的刨冰后面躲。这也难怪,明明是认识不到一天的人,偏偏又因为游戏规则而不得不假装十分熟络。梓御察觉到他的拘谨,用两秒随便捏造了个借口:  

“我在想你的刨冰是什么样的味道啦。别看我这样,其实不太能吃带点苦味的东西,咖啡都要加三倍的糖和奶,也不太会接触茶味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  

“会觉得有些孩子气吗?”  

“唔,没有,好像……还挺常见的。”禹顺低下头用塑料勺子轻轻凿着冰沙,将它们分解得很碎,“那……要尝尝么?”  

“好意外。是要喂我的意思吗?”  

“……诶?”  

周围的路人向他们这桌投来好奇的目光,梓御神色如常:“我们在交往对吧,这不是很正常吗?还是说,顺之前和小理恩不会这么做?”  

“嗯……也不是没有……被要求过一次,然后就没有了。”  

“为什么呢?”  

禹顺眨了眨眼,双眉蹙了起来。看样子,恐怕他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梓御耐心等了会儿,才听到他不太确定的答案。  

“大概,是我做得不够好吧?”  

“是这样啊。”  

做到这种程度就够了。  

目的既已达成,梓御不再怂恿禹顺继续对话,转而对他背后不远的位置抛了个表示友好的媚眼。从刚才起那附近的空气就格外的寒冷,梓御本着“与人为善”的和谐理念,装作像是才发现一般,大大方方地挥了挥手:  

“呀,这么巧。小理恩也来约会吗?”  

“是啊。”脑袋后面扎了大蝴蝶结的少女僵硬地牵着男伴迎上前,一字一句地复读,“这么巧啊。”  

“就是呀,已经有三四年没见了吧?没想到能再遇上呢。”  

“我毕业才两年。”  

“你现在看起来比那个时候有精神多了,真是太好了。很高兴又能见到你,老师会为你的恋情应援的喔。”  

“呃,让您费心了。”  

不难发现,即使是在与梓御寒暄的期间,理恩的注意力更多是在禹顺身上。然而禹顺由始至终没有加入群聊的意图,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另一边,理恩这一轮的搭档左牧歌也是差不多的态度。处于风暴中心和边缘的人竟显示出了惊人的一致性。  

梓御不打算让他们就这样置身事外。  

“说起来,小理恩是会在SNS的个人简介里填写真实情况的人吗?”他无视理恩的戒备,不紧不慢地往下说,“如果是的话,那就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啦……是下个星期日对吧。”   

“咦,是这样吗?”  

率先作出反应的是左牧歌。理恩瞪了梓御片刻,还是予以肯定的答案。  

“是啦,不过也没什么……我不是很看重。”  

“那个……”  

一直沉默的禹顺终于出了声。他探出半个身子,脸上还是那副呆呆愣愣的表情,有点像从冬眠中苏醒的小动物。他的语调很平,仿佛只是在客观陈述事实:“礼物,我准备了。挑你方便的时间来拿?”  

果然是木讷的孩子。梓御在心中轻叹。但这就足够了。  

他看见理恩紧的面部线条一点一点缓和起来,与来不及消退的愠色重叠在一起,显得有几分滑稽。  

  

“啊~那个动画片啊,我陪我女儿看过喔。”  

在禹顺家消磨了半天时光后,梓御收到了真昼的回复。  

“只不过,不是快要到丰渔祭了嘛,就会放那种十五分钟打底的超长广告。可怜小孩子的动画片就不幸成为了时间冲突的牺牲品。  

“尽管已经反复看过好多次了,结果却完全不知道结局。”  

远远听见水烧开的声音,梓御将手机屏幕锁上。他顺手带上已经吃完的两个冰激凌盒子,起身穿过餐厅,丢到了厨房的垃圾桶里。  

之前放在餐桌角落的礼物盒果然已经不见了。  

  

咕咚咕咚。水蒸气在灶台上空蔓延,风扇嗡嗡作响。一片嘈杂中,梓御拉门的声音不算响,禹顺仍是注意到了。他朝门口方向瞥了一眼,手上搅拌的动作不减,细长的面条如鱼尾般在沸水中摆动。  

“再等一下,就好。”  

“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吗?”  

“唔,那就……拿一下右边第二个柜子的碗筷。”  

指示十分明确,梓御依言找到了餐具,配合着禹顺的步调将煮熟的面条盛盘。一切都很顺利——这是当然的。然而梓御却蓦地感到一种说不上来的烦闷。就好比开罐后放置了几天的气泡水,入口后只感到单调的甜腻。  

这不是梓御第一次来访禹顺的家。月初的时候特也曾在这里留宿。尽管迟钝木讷,禹顺是知道留宿的含义的。而那天的结局,最终是梓御借口临时有事,赶在最后一班电车发车前离开了。  

他没忘记那时禹顺一副逃过一劫的神情,同时也深知,这劫难并非缘自对自己的厌恶——在这一点上梓御还是很有自信的。  

其真正的症结,在于……  

他想起自己曾询问单单实际参与了洗牌游戏的感想,单单以“游戏才刚开始”为由,没有正面回答。“不过,兔儿看起来是很可爱柔软的女孩,多少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得像样……不想让她伤心吧。”  

怜爱之中不忘职责。尽管还十分青涩,想法也才刚刚有了雏形,然而那份认真又纯粹地为恋人考量的温柔让梓御忍不住着了迷。只可惜,不伤心是不可能的。梓御有些感伤地想。  

所谓恋爱,就是赌上心脏的博弈。温吞如水还有什么意义?不辜负,源于不曾期待;不遗憾,因为不曾渴望。必须挤压胸腔,才能体会深入四肢百骸的撼动。只有盒子,才能找到心意的去向。  

他决定不再等了。  

  

“虽说游戏的规则是扮演恋人,但是并没有强制我们交往。常理来说,分手也是恋人交往的一环,不是吗?”  

没给任何铺垫,也不做任何缓冲,梓御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默默将器皿往边上推了推,冷不防地开口。他尽量板着脸,说话时又刻意带了几分僵硬的笑。  

“总感觉……和禹顺你相处,有点像是面对学生时代和同学或者室友一样……完全不觉得像是在恋爱。”  

禹顺慢慢把脑袋耷拉下去:“唔,抱歉……我不太有……经验。不清楚、要怎么做……你会比较喜欢……”  

“我不是要怪罪你啦,只是说,如果合不来的话可以不用勉强。”  

“对不起……”  

“你想说的只有这个?”  

“唔,不是……请别和我分手。我、我慢慢尝试做到你想要的……”  

梓御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有这份心我是很高兴啦,不过这样真的好吗?太为难自己的恋爱,很难有个好结果吧。如果事后要怨恨我的话……”  

“不是的!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  

禹顺少有地打断了梓御的话。他的气势在发出第一声之后就迅速消散了,语气渐渐弱了下去。他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漂亮的五官都揉皱了,泫然欲泣似的。梓御坏心眼地任他沉浸在无助的哀伤中,然后猝不及防撕裂“盒子”的包装纸。  

“你知道的喔。”  

他半垂下眼睑,微微偏过头,再次重复一遍:  

“你知道的,但是是在对待植物的时候。”  

“植物?”  

禹顺追着梓御的视线看去,目之所及处是摆在门边的雪铁芋。葱郁的一簇簇复叶如柔顺的鸟羽从中心向周围绽开,看得出是被精心修剪过而不显杂乱,长势正好。底下用的盆是一般在室外使用的盆,颜色也与室内装潢不搭,不难推测是考虑到天气才搬进房内的。这个家里的其他位置也有类似待遇的绿植。  

“打个比方来说,你可能会因为打盹而突然停止和我聊SNS,而在照料植物的时候多半不会出现这样的疏漏。”  

“对不起……”  

“不用道歉啦,这不是你的问题。禹顺你,未来一定能找到‘看见你在自己身边放松又安心地入睡而感到开心’的伴侣的,只可惜那个人不是我。我的话,会任性地要求你把我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不然,就会嫉妒。”  

禹顺沉默片刻。  

“我果然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没办法描述。”  

懵懂中,他朝着梓御的方向伸出手,半路上又像是被空气灼伤似的缩了回去。  

“如果是植物,好好观察叶片就能明白它需要什么了吧。但是梓御你,我不知道……”  

“那么,要试试看吗?”  

哐啷。  

木质的汤碗被撞翻出去,摔落在地板上。梓御上前一步,眼看着禹顺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被餐桌拦住了去路,半个身子坐上了餐桌。他将恋人方寸大乱的模样收入眼底,久别重逢的兴奋感在身体的某处悄然膨胀。  

“我的名字取自紫苑花,是惹人怜爱的植物吧。顺会稍微觉得好接近一点吗?”  

“我……很喜欢。”  

“那太好了,请试着观察吧。不过先说好,要是会痛,我还是会躲开的。”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禹顺的脸霎时胀得通红。梓御轻笑一声垂下了眼,对可乘之机视而不见。之前的强势与热烈仿佛全是错觉,禹顺在这个当口找回了喘息的空闲。他知道他没有太多踌躇的时间,毕竟等待的人一定更加焦灼。  

既然如此,那他只要回应就好,就如他先前所承诺的那样。  

梓御不给他反悔的时间,在禹顺将要触碰到他的瞬间,主动朝着那颤抖的指尖迎了上去。  

松松垮垮的衬衣领口因他的动作落下一截。  

“唔。”  

“抱歉啊,毕竟我都快是大叔了。虽然也有注意保养,但皮肤应该还是比不上年轻的小姑娘吧。”  

“……。”  

这下是连耳根都红了。梓御弯起眉眼,抬手握住僵在自己脸颊边上的手。说不清是谁的热度传给了谁,又点燃了谁。  

“有明白什么吗?”  

禹顺其实并不是很确定:  

“你……没有在生气。”  

“对呀,抱歉,但这可不是傲慢的愚弄……是我有点心急了,原谅我吧。”  

明明是道歉的人,明明一言一行中都充满了柔情,然而在旖旎氛围的发酵后,这些都逐渐染上了一种轻佻的味道,让人看不清、摸不透、猜不中究竟心在何处。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离得非常近了,梓御又一次缩短距离,用近乎拥他入怀的姿势。  

他的膝盖介入禹顺的两腿之间,另一只手也不老实地递出,直直穿过白色的鬓发,抚上藏在后面的耳。  

“我也想用这种方式了解你。”   

  

梓御最终没能知道故事的结局。不过他想,如果是他的话,多半还是会在明知全是骗局的情况下种下花种的吧。  

不这么做的话就没办法死心。仅仅是这样而已。  

  

  

=====  

自知这次写得可能比较乱,所以贴上时间线一览:  

- 8/1 洗牌游戏开始,当日前往集市,偶遇理恩&左牧歌组  

- 期间 接受单单的咨询  

- 期间 梓御前往禹顺家留宿,中途借口有事先走了  

- 8/8前后 理恩前往禹顺家取货  

- 期间 照常约会  

- 8/17 高温日事件 

   

Q:真昼是谁?  

A:工具人NPC,也是序章里第一段出现的约会对象,给了个名字。  

   

Q:与理恩的关系?  

A:是理恩高中的保健医,曾经有过几面之缘,没其他的了。虽然在理恩看来梓御的话简直是讽刺,不过梓御确实是作为曾经的师长寒暄关照(被讨厌了shikushiku  

  

Q:所以梓御真的怕苦不吃茶吗?  

A:他瞎编的。  

  

><好高兴能写一次混乱的修罗场剧情,虽然因为真的好混乱我写着写着就有点迷失(……)剧本差不多撕了三分之一,凑合看看  

第一轮抽到禹顺,其实仔细一想刚好和梓御是两个极端,也算是非常有趣的一次交锋……希望有好好表现出双方的魅力。  

因为有些角色还没elf户口,之后补上了会重新编辑响应。  

谢谢你读到这里♪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