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36553

这个资料是用来填啥的?为什么要把我的详细资料告诉你啊,好奇怪哦。

【今古月】《水底梦阑》

阅览数:
320
评分数:
1
总分:
3
举报

作者:伊西多  

评论要求:笑语/求知  

  

  

  

  

  

  

  

  

  

 

 

 

 

 

 

正是鸦青色的深夜,一轮圆月当空,清凌凌地把雪般的光洒下。月下一辆马车奔驰,马儿跑得有几分吃力,驾车的是个年约及冠的青年,他又喝了一声“驾!”马竭力又加快几分,但不久又气喘吁吁地放慢。青年骂了一声,车帘忽然掀起,露出一张少女的粉脸:“大哥,白兔跑不动了么?”  

“可不是吗!”青年急道。“这儿离客栈还不知要多久!”  

夜风凛凛,少女粉白如花瓣的额头上,却滚下一粒汗来。“那该如何是好……”话犹未了,她忽地眼睛一亮,叫道:“大哥你看!”  

青年应声望去,顿时也是一喜。平原广阔,中央孤零零地蛰伏着一所宅院,被月色照得发白,身后却是长长的黑暗。  

  

 

敲门久无人应,去推却是应手而开。灰尘簌簌,青年左手提一盏纱灯,右手扇了扇风,连呸几口。少女在后道:“娘,看着些门槛——好大的一所宅院!”  

“就连咱们的娄府都比不上呢。”青年道,“但……似乎并无一人。”  

 “想是这户人家早就搬走了。”站在少女身后的中年男子道。他是圆脸,疏疏几缕髭须,头发也只勉强梳起一个髻来。“咱们就在这里留宿一晚吧。阿秩阿香,你们去看看这里的床收拾收拾能不能睡。夫人,我和你去马车上,拿些吃的来。对了,我还带了一坛酒,也搬来吧。”  

阿香奇道:“父亲还带了酒?”  

娄夫人叹气道:“阿香,快别提了!阿秩和你爹,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说逃难还带什么酒,他硬说这是为你准备的好女儿红,要和你对酌呢!”  

娄老爷笑道:“哎哟,夫人!咱们虽是要逃过那觊觎阿香、无法无天的臭小子,可今晚好歹是个佳节啊!走,咱们去拿!”  

娄夫人嘴里虽还嘟囔着“追兵尚且不知追没追上来”,却还是和娄老爷并肩去了。阿香微微一笑,两道柳眉却垂蹙下来。她喟叹。  

“阿香,咱们也走吧。”娄秩从后搂住妹妹的肩膀,探头瞧瞧她的脸。“你还发愁吗?”  

他问得轻柔,阿香低头,苦笑道:“大哥,我在想……”  

他俩朝宅院中的房室走去。  

“……都是我的缘故。好端端的一个中秋,全家人却在外,就如被猫追赶的耗子般仓促奔逃。老妈妈留在家里,还不晓得那王家人会把她怎样……”  

“别担心了。”娄秩道,“我小妹妹这么美丽,怎可发愁?女人皱眉太多,可要长皱纹。那姓王的小子,虽然嚣张跋扈,但论狠辣,还不至于对老妈妈下手。我们终究是诗礼人家,不是白身。中秋佳节,难道不是家人俱在就可以了么?等明日,咱们去投奔了姨夫,再速速地给你说一门好亲……”  

“说什么呢?!”阿香听他越说越不正经,羞恼地笑了起来。娄秩嘴角一咧:“是实话呀!阿香,你看你表哥如何?还是说,你要找的夫婿,要宅子大过这所?……”  

说话间,他们转过抄手游廊,迈进垂花门,蛛网飘摇,尘灰如雾。肥厚的青苔绣满了阶前柱脚,长长短短蒙络摇缀的野草野藤生长如死绿的湖。并无虫声。风声也无。就只有兄妹俩轻重不一的足音,淹没在两人的私语声中。  

院中四棵树,三棵幼小的桃树,已经一并枯死,在野草丛中,几乎只能看见三个黑尖。独有一棵柳树,高大挺拔,依依袅袅,无风亦动。西厢房门上一把锈迹斑斑的锁,烂掉的窗户纸上浸出比墨还浓的黑暗。隐隐地,似乎还有一股臭味。东厢房门开了一道缝。兄妹俩一前一后地进了门,灯笼的火焰急促地跳跃了一下。在幽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这屋子里一片凌乱,桌上的书烂朽,茶杯打碎,多宝格里的古玩灰尘积了一指厚。  

似乎有无数的游丝,在这里牵萦。  

阿秩手中的灯往多宝格边凑了凑,忽然有一只大青蛾从花瓶中飞出来,尽力往灯上一扑,灯纸都被撞得轰响。阿香惊叫了一声,阿秩连忙挥手赶它。青蛾踉跄飞往墙上,只见那里挂一张暗淡的旧画,墨色沉浊,是一个亭亭玉立的青衣女子,上题诗道:  

腰肢暗想风欺柳,粉态难忘露洗花。  

床铺也是凌乱的,被子有一大块黑色污迹,污迹上长了寸许长的绿毛,但收拾收拾,却也还可以容身。  

中堂北房与东厢大致相同,只有后院的房间,虽然狭小,却干干净净,空空荡荡。一架竹屏风,上嵌大块黄铜,打磨得光可鉴影。阿秩笑道:“阿香,你看这里,好做你今晚的闺房呢。”  

阿香哼笑一声。“鸠占鹊巢罢了。大哥,你说,住在这儿的,难不成就是那位‘风欺柳’娘子?”  

“我看这位画家,虽然笔墨老到,态度却庸俗。他笔下的女人,未必能如此精爽。”  

“我们现在是寄人篱下,你当心祸从口出,主人见怪啊。”阿香趣他。阿秩连忙道:“不说了不说了,客随主便!”  

他俩又朝后花园望了望。花园似乎极大,花木扶疏,中央一口小井。再没什么好看的,兄妹俩便拐进月亮门,却看见娄老夫妻俩正在院子里,一桌四椅,桌上一坛酒,炒米与酱瓜茄,摆得倒是整齐。娄夫人嗔道:“你们这两个孩子,去了哪儿游荡?我和你爹爹直着嗓子叫了你们也有十几声,你们怎么一声不吭?”  

“可不是么,你娘还担心你们出了什么事情。我说,夫人不必着急,她还要来拉我耳朵!”  

阿香噗嗤笑了。“我和哥哥都没听见,带累了爹爹了。倒是咱们这中秋晚宴,也忒寒酸了,连筷子也没有。”  

“哎呀!是我疏忽了。”说着,娄夫人就要起身,阿香忙阻道:“娘别动,我去厨房找找。”  

厨房在东厢南角,兄妹俩刚刚就只剩这里没找。阿香攥住光滑的门环,往里一推。她感到一股尖细的冷风,直吹到她的脸上。一张白脸,悬在半空,呆沉沉地瞪着不见瞳仁的眼睛,瞪她。  

阿香骇得嘶叫一声,连灯笼也给丢到地上。娄老爷、娄夫人和阿秩也一惊不小,悉围上来,只见厨房里站着一个长身白面的女子,也是一脸的惊恐,又望见他们三个,短促地尖叫一声就晕倒在地。  

这下子也不用喝酒,小厨房里就有干净碗筷,拿了茶壶里的冷茶给女子灌下去,半晌方醒。她自言姓褚,名雨朋,是这户人家的侍婢,主人远逃,独留她看家。阿秩连忙为擅闯向她致歉。雨朋摇头笑道:“公子太客气了!主人已走了多年,从没有一封信回来。我只是一介弱质,无力支持这么大一所宅子的妥帖,今年遇上中秋,就喝了几杯,没想到就醉了。娄小姐把我吓了一跳,让列位见笑了。不知道娄公子你们又是为什么离家?”  

阿秩看了阿香一眼,答道:“我们是被一个奸人所害,想去投奔亲戚。”  

“那我们真是同病相怜了。”雨朋笑道,“我们爷在家时,也常怒骂朝廷中的贪官污吏。我们老爷也是为人正直,终至于此。不知道他们几时回来……?”  

阿秩见她蹙眉,连忙安慰:“会回来的,会回来的。褚姑娘,你看天上那轮圆月,就是个好意头。”  

雨朋冁然一笑:“那就谢过娄公子了。”她转脸看见桌子上的吃食,讶道:“这些路菜,怎好充作家宴?我虽然鄙陋,菜倒还会做,就让我代主人们招待一下吧。”  

娄家人连连推辞,雨朋才罢手,但仍然给他们端上了冷食的火腿月饼和香美好酒。她还想在旁端茶倒水伺候,被娄夫人硬拉上桌。众人聊天。雨朋又唱了只曲子:  

“黄昏卸得残妆罢,窗外西风冷透纱。听蕉声,一阵一阵细雨下。何处与人闲磕牙?望穿秋水,不见还家,潸潸泪似麻。又是想他,又是恨他,手拿着红绣鞋儿占鬼卦。”  

唱毕才笑道:“让列位见笑了。”  

娄家人通听呆了,这时无不抚掌赞叹。阿秩道:“褚姑娘,你……好嗓子!简直是水磨的!”雨朋含羞一笑:“这只曲子还是大爷教我的,我已独唱许久了,幸而腔调还记得住。”  

阿香忽地想起那幅画,便问道:“褚姑娘,动问你,我们进东厢时,看到那里挂着幅画,上题着一句‘腰肢暗想风欺柳,粉态难忘露洗花’的,却不知是谁?”  

雨朋脸色一凛:“褚姑娘,画上的人,已死了多年了。”  

阿香呆了一刹,又问道:“那么,后院的那间小房,是哪位小姐……”  

“我们家从不曾有什么小姐。”雨朋截断她的话。娄老爷打岔道:“阿香,你别这样的问东问西。大好的日子……我们且再听一曲,褚姑娘……”  

曲终人散。娄老爷娄夫人就睡在正房,阿秩睡在东厢,阿香独在后院。她的寝具最好,躺下时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月色浸窗,照亮屏风上的黄铜,清清楚楚是一个丽人独卧。阿香昏沉入睡,又卒然醒来。  

手指上传来鲜明的湿热触感。有什么东西,温温密密,在她手上攒动。阿香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但她却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渐乱。  

寂寂无声。连风也无。是妄想。是噩梦。是老鼠。是野猫。她不给自己反悔的机会,骤开双眼。  

一团黑影踞在月光前。它抖动着,窸窣着,虚虚坐在阿香身上。  

“……嘻嘻。你醒啦?”  

黑影笑着俯下身。冰冷的呼吸,扑到阿香脸上。  

阿香的心脏剧颤。一阵呼啸的悸动。她无意中朝镜子一瞥。青衣细腰的女人。是褚雨朋。  

“……”  

黑影的脸慢慢扬起。她嘴角挂一缕媚笑,回首懒懒地顾盼铜镜。  

“我忘了,这儿还有面镜子。”  

她重重在阿香手上一坐。浓稠黏腻的汁液,在阿香手上流下。她趴在阿香身上,完全无视阿香的挣扎与恐惧。攀附在阿香僵硬的身上,像蝉用自己细细尖尖的脚爪紧抓着树干。身体热情柔软地扭动着。脊背弓起,急促地呻吟一声。一股热液就随之喷溅到阿香手上。阿香发了一下抖,忽然手脚并用地把她推开。  

“你在干什么?!”  

她浑身发抖,下意识地在被子上擦拭着手指。“滚出去。快滚!我要喊人了!”  

“呵呵。”  

雨朋眯起双眼。“娄小姐,你难道不是并未反抗吗?”  

她微微偏头,似乎仍是那个长身白面、眉清目秀的贤淑婢子。  

“你并没推开我。你就这么受着了。娄小姐,要是你一点儿都不喜欢,为什么不反抗?还是说,你现在是为自己享受而恼羞成怒了?”  

仅那么一丝微如蛛网的笑,还挂在雨朋的嘴角。月光点燃了她蜡一样白的脸。眼睛却是黑黢黢的,光漏不出来,也照不亮。  

“你并没反抗啊。你是心甘情愿的。要么,也是半推半就吧。”  

雨朋转过身,往门外走去。她的头一动不动,轻轻地飘出去。  

镜子里,一身的青裙依依地飘出去。只是一身青裙。  

毫无肌体。  

阿香的喉间咯咯作响。雨朋停下脚步,后脑对着阿香。  

“我总是忘了这儿还有面镜子……”  

她回首,对阿香嫣然一笑,嘴角直裂到耳根,层层叠叠的红肉簇拥尖利的长牙。  

青裙委地。  

  

 

阿香在这所宅邸中飞跑,至气喘吁吁。她踉踉跄跄地,身上只着了一件白夹衣。夜晚的风高高地呼啸,叶子窸窣颤栗。她头昏脑涨,涨红了脸,仿佛一个在渐渐升高的水中挣扎的人。  

她想叫,却叫不出声。  

她推开正房的门,跨进门槛时几乎把自己绊倒;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娘……”  

他们却不在床上。  

阿香愣在原地,从手指处都发起抖来。她又想到哥哥,便打算至少先找到他。  

冥冥之中,似乎真有什么匡助。  

一回头,她父亲的头正悬在门上。不用绳索,不用胡须。他的头颅还勾连着一段脊骨。索索垂下,如同铁链。  

血顺着下巴和颧骨流下,没入发髻。从发髻里,又滴滴沥出血来。嗒嗒落地,掉入地上她母亲的口中。接着从娄夫人光秃秃的喉管中淌出来,在地上漫成一条暗红腥秽的小溪。  

阿香跑出门,直奔东厢。她的胃里好像有数只手在拉扯着。她实际上已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听不到,因此理所当然地忽略了四周的窃语。嘈杂细小的声音不断逼近,仿佛有什么在向她爬来。  

  

 

雨朋在西廊下站着,青衣白面,长身细腰。她转身,迈进垂花门,直进后院。  

床上坐着个一身白衣的娇小姑娘。脸小小如未放的花苞。她身后,一个蛾眉女子躲藏不迭。  

“素娘,没事的。雨姐姐不是坏人。”小姑娘连忙安慰她。  

“小姐。”雨朋反手关上门,道:“你可得拘着她些,万一被老爷和夫人发现,那就完了!”  

“素娘很乖的。”  

再走近几步,才能看出那蛾眉女子赤身裸体,下半身并不是腿,肥白嫩软,无数小小的虫足蠕动着,如同蛴螬。她拖着这条长长的虫尾,依恋地抱住了小姑娘。密密麻麻的细足飞快地挪动,将肥白的下体缠上了小姑娘的身体。  

“草……莓……”她口里讷讷地说。  

“雨姐姐你看,”小姑娘笑眼弯弯,“素娘在学说话呢!只是说得不大好,总是把‘小弥’念成‘草莓’。”素娘蛇一样盘在她身上,她反手,揉着素娘生着淡褐色花纹的体背,把素娘揉得嗯嗯啊啊,舒服得在她身上直蹭,像只粘人的猫。乌发荡来荡去,这么在灯下一看,倒显得素娘减了妖异,多了娇美。  

据小弥说,她是在梁上看到素娘的,当时素娘还并没有人脸,只是一条肥大如蛇的巨虫,不知道怎么爬到了那里。小弥看她无精打采的像是饿了,就把每天送到房里的一碟果子掰碎了,喂给她吃。几天后它化形了,便对小弥亲近依恋,尤胜姊妹。  

“这是雨朋,雨姐姐。雨-姐-姐-”  

素娘抬头,看看雨朋。她黑定定的眼珠子,正是野兽那种窥伺的静默感。“雨-姐-姐-”  

雨朋汗毛直立,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小弥却以袖掩口,笑得两肩都簌簌颤动:“她说话了!”她喜悦之下,竟然直接低头,在素娘仍一张一合、几近无色的双唇上亲了一下。  

雨朋此来,本是为了提醒小弥和素娘稍作收敛,但此刻她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原先的话,如今全成了不合时宜。她又搭讪了几句,就走出房间。  

一到前院就被男人搂住,不断在她脖颈上脸颊上亲吻啮咬。他俩几乎算得上是一同长大,彼此早有情意,直到几天前才叫男人得手,可谓是干柴烈火。但雨朋今天却只是勉强相应。男人发泄过一回,滚下来扳着她的脸问:“你今天怎么了?累着了么?”  

雨朋踌躇半晌,道:“大公子,”这个家里只有一位大公子,和一位大小姐,“你觉不觉得,大小姐近来有些不同?”  

“她?”大公子轻蔑地反问道,“你提她干什么?”  

“不过最近也是。”他回想道,“那丫头似乎有点儿人大心大的意思了。从前她喜欢在花园里面玩儿,母亲说她不守规矩,打了一顿,把她锁在屋子里,后来虽然放了出来,我看她一直有点木呆呆的,最近却似乎笑脸也多了点。既然你也觉得她古怪,不若我跟母亲说说,她年纪也不小了,早早嫁出去,大家清净。”  

雨朋忍不住翻身坐起:“年纪不小?大公子,大小姐还不到十四岁呢!”  

“十四岁?”大公子重复了一声,“我还以为她已及笄了呢。瞧把你给急的,既然如此,我不跟母亲说就是了。”  

  

 

但雨朋却没想到,大公子嘴上说着“不跟母亲说”,却铁了心要把妹妹嫁出去。老爷对于女儿的事一概不管不问,夫人一向不喜欢女儿,也不知为什么。因此,她应答媒人倒是十分爽利。只是小弥终究是年纪太小了,大户人家没几个满意的,而那些中等人家呢,又觉得这女孩儿一定是金装玉裹的娇气,因此久久迁延。  

小弥表现得若无其事,或者说,年少天真,不通男女之事。她对这件事既无愤恨,也无痛苦,只是一心饲养素娘。雨朋站在屏风后,看着她们如两条蛇一般交缠。小弥是细细小小的白蛇,手在身上肥软的女人蛇上游移。素娘难耐地扬起脖子喘息,尾巴禁不住砰砰地撞击床板。雨朋看不见小弥的手放到哪里了,她只能看见这个十三岁的少女炽热闪亮的双眼,火浪在其间荡漾,使她的瞳仁仿佛在流动。  

直至八月,小弥的婚事仍没多少动静,于是大家还如往常过日子。其实算算小弥的生日也快到了,但往年都只不过是叫雨朋给她做一碗长寿面,今年自然更是如此。  

小弥自被母亲申斥后,都不曾再去花园玩,可她所养的那条怪物开始结茧了,她整日看护那枚硕大的丝蛹。只有中午无聊,会趁着夫人老爷午睡,去花园玩一会儿,而问题正出在这里。  

这桩事儿,雨朋并未亲眼看到,是大公子说给她听的。  

“他一看到她,那眼睛就直了。嘿,简直是神魂颠倒啊!”大公子一边在她身上动作,一边似乎有点气狠狠地在她耳边倾诉,“他倒是一直都很赏识我的画,可就算是那画——不。就算是赵子昂的马,恐怕也不见得能让他 露出那种表情来。”  

他俩入港已久,对彼此的身子已摸得稔熟,因此大公子虽动作稍嫌粗暴,所带来的快感却如骤雨。雨朋浑身酥软,搂抱着他,气喘吁吁地说:“那不是正好吗?你说他丧妻,如今孝期已满。又无子女,家里姬妾也少,我想他和大小姐……啊……”  

“哼,也算那丫头有点福气,这下可算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大公子的额头上罩着密密一层细汗。他又重重动作了几下,才翻身下来,低声道:“也算我们家不白养她一场,这下,我明年科举算是稳了。”  

雨朋知道大公子虽然可称千金之子,广有家财,但却始终认为,要想光宗耀祖,必得中举才好。他善画,却只把这看作是雕虫小技,上不得台面。他既然心心念念是此,总归算得上是上进,她当然也只想尽力帮助他。  

小弥知道自己定亲后,脸上难得露出了厌恶之色。她穿着一身白衣,那么小小的一个人,黑发长长地散着,像什么不见人世的花妖月魄。雨朋环视四周,并没看见什么丝茧之类,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她和婉地把这件事说给小弥听。  

“你见过他,品貌是不是不错呢?何况又是这等泼天的富贵,我听你哥哥说了,他很喜欢你。老爷和夫人,也是为你着想……”  

“雨姐姐。”小弥淡淡道,“我父母还曾为我着想过吗?”  

这孩子真是可怜。雨朋的心里忽然微微一动。  

“大小姐。”她叹了口气,“你明年也要及笄了,怎么还说这种孩子气的话?老爷和夫人哪里不是为了你着想?”一边说,她一边伸出双臂,意欲拥抱她。小弥却转过身去,抬手挡她。  

看到小弥这幅情态,雨朋却禁不住想起了她和那个妖怪在这床榻上缠绵的模样,心便又冷下来。她轻轻说:“那我就先走了。”  

第二日,老爷和夫人去姨太太家,大公子又带了小弥的未婚夫来。两人饮酒,雨朋在旁伺候,大公子吃得醉醺醺的,雨朋也被他强灌了几杯。她并没醉,只是有一点头晕,出来解手时,正巧看到那位准姑爷旁若无人,径直走向后院。她刚要拦,却又犹豫了。  

踌躇片刻,终是回去伺候大公子睡下,躺在他身边。  

雨朋是被叫骂声惊醒的。她睡下时并不难受,此时却头痛得几乎要裂开。她揉着太阳穴,起身循声赶到后院。却撞见大公子正揪着一团血糊糊的东西往后院那口井拖,嘴里正大声叫骂着。“婊子。”他一边说,一边又狠狠朝那一团东西踢了一脚。“你现在还叫得出来吗,嗯?贱人,娼妇,坏了我的好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做了些什么营生?装什么贞洁烈女,毁了我你现在心里是不是畅快极了?小贱人,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他抬头看到雨朋时,脸上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雨朋怔在当地,忽然矮身,朝那团血糊的东西看了一看。  

“你把……你把大小姐给杀了!”  

那一团不明物体就是小弥。很难再辨别出是她。她浑身的骨头,恐怕已同小孩把玩的七巧板般散乱。其实雨朋全是凭头发判断的。白衣已成血衣。雨朋几乎找不到她的眼睛,其中一只扁得就像纽扣,另一只全充了血,在一片血色中,看都看不出来。  

她抬起头来瞠视着他,忽然扬手便扇了他一巴掌。大公子头顿时一偏,再正回来时嘴角流下一缕鲜血。他表情慢慢软下来,甚至可以说带了几分可怜巴巴。他累了。在约半个时辰的疯狂后,他也无法再亢奋。  

“雨朋。”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全身溅了多少血,谁能想到这小贱人血有这么多?“这小贱人拿簪子捅了王爷!他说要毁弃婚约,接着就走了!我的科举怎么办?”  

说到科举,他又感到愤恨在血管里奔涌。“我得让这小贱人还回来!”  

雨朋道:“所以你就杀了她?大公子!她是你妹妹啊!你……”  

“我宁愿没她这个妹妹。”大公子拖拽着这团小小的肉,继续往前走。雨朋拦住道:“你还要干什么?”  

大公子挥开她,接着,像把一团破衣服塞进箱子似的,把那团曾经被称为小弥的骨肉头发的混杂物丢进了井中。  

雨朋尖叫一声:“大小姐!”她扒在井边往下看。什么都看不见。大公子说:“你别叫了——她早就已经死了!”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疯。只是一个忤逆的妹妹而已。不,哪儿还有什么妹妹?  

雨朋直起身子,他看到她的脸煞白,心里也知道她有多惊多吓。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能怎么安慰。  

“我也不想的。”半晌,他没头脑地说,“雨朋……我只是,太气了……我们家难道就白养这么个女儿,还毁了我的前途……”  

雨朋忽然冲进他怀里。卯足了劲儿,打他,拧他,咬他。泪水浸湿他的前襟,他一动不动,任她施为。她身上渐渐也染上了他的血腥气,他觉得心满意足了。  

  

 

小弥这名字不再有人提起。她是一个私奔的少女,跑得毫无踪迹,想找也毫无头绪。有心人会在街边的肉铺或是门口的石狮子上看到一两张风吹日晒雨淋至发黄变脆的寻人启事,上面的名字漫漶,人物模糊。  

雨朋也尽力让自己把这一切都忘记。老爷夫人和大公子,他们三位的生活一切如常,且还格外坦然舒畅。只有雨朋,她不能做到。她尽力避开后院,尤其避开那口井。她亲手擦净了那间小屋里的每一处血痕,于是晚上做梦时就时不时梦见自己在擦那间屋子。  

什么都不会发生,只是不停地擦拭。  

天知道,她,竟然会流这么多血。  

白天醒来时她都觉得乏累。攥着抹布时,手也忍不住要去擦拭似的。她几乎害怕睡觉,害怕和大公子本应疲累却甜美的房事,害怕夜晚。  

时不时她会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可是她也害怕回想。要是想起那天,她担心梦里会增添新的内容。要是想起那个梦,她害怕那个梦会更长。  

也许一辈子都要做这个梦。  

中秋节那天,她总算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事情。当时,她正在收拾一条鱼,背后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  

雨朋转身,看到一个个子高得快顶住门的女人,皮肤灰暗,眼睛朦胧。她头发扎也不扎,穿了件灰中闪紫的纱衣。雨朋不认识她,刚想开口,她却先发问了。  

“雨-姐-姐-”她有如故意拉长声音地这么念着。  

“小弥去哪儿了?”  

是素娘。雨朋不知道小弥究竟把她藏在了哪里。但她如今回来了。且要找小弥。  

“她……”  

素娘朦胧的眼睛罩着雨朋。她实在长得太高了,看下来时如同睥睨。  

“被老爷送去姨太太家了。”  

“姨-太-太-?在哪?我要去找她。”  

“几日后她就回来了。”雨朋补充道。  

素娘看着雨朋。她的眼睛,简直就像是在你的眼前。  

她转身走了。雨朋看着她的后背,她长长的赤脚。雨朋忽然觉得手里的刀如此实在。  

或许大公子把大小姐……的时候,也是这感觉。  

雨朋把那条鱼放进锅里,就拔足狂奔,跑得香汗淋漓。那间小屋还是那么干净,她亲手擦过的,里面空无一人。  

她来到井边,用一根长长的钩子探捞。每捞上几下,就抬头看看四周。  

捞上来一大块微微腐烂的肉体。别无他物。  

雨朋抱着那块肉,往厨房走。一路上什么人也没遇见。她走进厨房,把那块畸形的肉装进一个大桶里。她在原地定了片刻,忽然涌出了眼泪。双眼模糊地开始收拾肉。  

加入大量的盐——肉已开始散发出臭味,必得这样遮掩——时,素娘进来了,那时屋子里只有鱼香。素娘如主人似的,四处巡看。她的双眼似乎更明亮了一点,雨朋只作不见。  

素娘出去了,雨朋松了一口气。  

肉腌了一部分,剩下的做成了月饼。除了小弥外,这家人没有喜欢吃肉馅月饼的,因此没有谁去碰。雨朋也没有吃,她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处理。  

大概只能等到坏了扔掉。  

当晚,她和大公子又欢好一次。睡后又醒,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做梦。  

只是窗外一轮明月清辉,勾勒出一个高脚伶仃的影子。  

素娘在她床前蹲下身。就算蹲着,她也这么高瘦得吓人。  

“雨-姐-姐-”她用气声说着,捧起手中小小的人头。井水洗净了它,不再有一丝的鲜血,两只眼珠也不见了,大概是烂掉了,只有眼窝里条条白色虫子蠕动着。嘴角原来一直被撕到耳根,干干净净的白肉相互贴着,露出一点退了红的齿龈。头发被撕掉一半,头皮上挂着根根水草。  

“小弥在这里呢。你为什么要骗我?”  

雨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只能摇头,发出咯咯的喉音。  

大公子喝了酒,睡得如死。  

“小弥和我说,月亮圆的时候,就是亲人相聚的时候。”  

素娘的话已说得很流利了。  

“你们为什么把她放在井里呢,雨姐姐?为什么不把她给我呢?为什么把她切开了呢?”  

“为什么不把她给我呢?”  

素娘抬起头来,对着小弥被撕裂的苍白的嘴唇,深深地一吻,如凡人饮酒那样。  

“啊……”她发出一个长长的、带着哭腔的极怪的声音。  

她把头颅放在头顶上顶着,用两只手分别扳住上下颚,一使力,两颊的皮肉如纸直崩到耳畔。一层一层尖密歪曲的利齿,滴着唾液,从唇边直排到喉头。  

  

 

阿香在地上翻滚。  

夜风大作,烛光摇战。雨朋秉烛,从后院转出,蹲在她身边。  

阿香两眼翻白,明显已什么都看不见了。她的嘴张大到把脸都拉长了一倍。有什么东西,正从她嘴里挣扎着出来。  

雨朋把烛光照近,细细地看。  

一个绿色疙疙瘩瘩如蛙的头,没有眼睛,伸着爪子,艰难地探出。阿香的嘴角都快挤裂。似蛙的东西甚却如蛇,脊背泛绿,肚皮泛白,长长的一条,在阿香的呻吟中将自己拔出,一出喉头,就妄想逃跑。  

却不可能。  

它把阿香的胃也给拖了出来。原来那长在了它尾巴上,它的身体连着翻出的胃囊与食道,浑然一体。  

它呱呱呱凄厉地叫着,用两只前爪在地上爬动。力气倒是很大,拖着仍在呻吟的阿香,竭力逃避烛光,向门跳去。跳动时,阿香的头与身体便不断在地上擦触摔砸。她不断地呻吟,意识犹在。  

肉红色的食道与胃囊绷得紧紧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  

它在门口停下,叫声更大了。  

门已锁。门前躺着一具男尸,和一具蛙尸。蛙尸拖着胃囊与食道,似乎是被石头砸断。  

蛙惨叫着,避开他们。  

它迷惘地、磕磕绊绊地行进着。  

雨朋起身,又走到后院。  

她走到井口,弯腰探身进去。一股死水的凉气扑到脸上。  

“什么时候能完呢……”她轻轻地说。  

里面的三张脸惊恐地做着尖叫的口型。她伸出手,把他们从水草肥厚的根上薅起来,津津有味地先吸食脑浆。水又是这么清了。  

她一跃而下,沉到水底。她在水中长得又高,又长,又细,身上的鳞粉都给冲净了,露出了皮肤灰暗的底色。  

然后她又蜷缩起来,像一条水蛇。她开始思念小弥。小弥教她的东西还是太少了,以至于她并不能很准确地描述这种感觉……像是灯下,又像是细雨。像是被小弥拥抱时,那种过分甜而温的热度。像是一个捉摸不住的下午那白而热的阳光。小弥不会回来了,因此她思念得十分安心。她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惆怅,有一种朦胧的渴望,那就是希望能说得更多。  

无论如何,她马上就要睡去了。醒来后再伸展开那双翅膀,把如海的鳞粉洒向庭院和自己。但那是醒来时的事。现在她在思念,在浸着凉月的井水下,如梦般地思念。  

  

  

  

  

 

 

 

 

备注:真的此生不愿再踩死线……  

 

  • 夜雨 :

    写得好,瘆得慌。环境描写,中式庭院写得太好了,感觉作者心里有张图。引出线索的方式很有画面感。中间有段转回忆的地方,不分开一开始看不太懂。

    出现的人物,除了被吃的酱油,都太阴间了。无明又软弱的家伙一个又一个。素娘变茧了没办法,小弥一天到晚想着捉爱,没有认清自己的处境然后被打死了。大公子想着当大官梦想破灭就急着把妹妹打死了。然后雨朋吓尿,开始渲染恐怖氛围。

    不过这再怎么说也是我个人喜好的问题。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看完了,我比较喜欢你意会的表达方式。总在想,你接下来会怎么写呢?这样一直看下去,就看完了。

    情爱在文人手里真的很恐怖,掺杂了很多不一样的元素。统治与被统治、宣泄与承受、上升与下降。情爱在小说里,就像一位地下皇帝,这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不是很友好......有种看多了里番被mindblow的感觉。

    写得好!太强了你!

    2021/09/30 22:53:18 回复
  • 夜雨 : 回复 夜雨:

    还有我好奇那个羽毛笔,不小心点了一下,不是说真的三分。

    2021/09/30 22:58:00 回复
  • 橙子 :

    是中式背景的哥特故事。多多的用词一如既往地精准,用色摹画依旧细腻,泛着水波与雾气,是我熟悉的伊西多风味。开头的描绘让我想起了爱伦坡的厄谢府,往后读,故事果然如宅邸一般荒凉。我特别喜欢多多的细节把握,娄家的和睦和昔日故事里的家截然不同,他们虽说流离在外却得着真团圆,而这雨聚萍草似的温馨最终却依旧被素娘吞噬,这样一来,故事本身也有种往今呼应、现今被过往打断之意,值得细想把玩。尽管如此,故事结构似乎还是略显松散,娄家和素娘过往的互动和呼应也许可以设计得再紧密一点?

    2021/10/01 13:15:56 回复
  • 白伯欢 :

    我是第一次读你写的古风或者说仿古……

    老实说,读的时候会觉得有点详略不当吧,就用劲的地方不对。读完后感觉是跟着爱伦坡、爱手艺这一系的写法走的,把笔力集中在环境场景描写上来烘托气氛那一系。不过实际阅读体验会觉得还是不够圆熟老辣,没能很好地融合你自身的个性和文体,在我看来是在不该用劲的地方用了太多力气,而该用劲的地方用得不够……你的描写功力是你的特长,但如果写得头重脚轻的话,反而会变成拖累吧。大火都被你的辞藻修饰吸引了,反而会忽视你的表达……

    2021/10/19 22:53:03 回复
  • 伊西多 : 回复 白伯欢:

    谢谢伯欢的评论!我看过的恐怖小说不多,所以这篇确实掺杂了爱伦坡和爱手艺在里面。还有一些斯蒂芬金可能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你给糖花恋战里我的一篇古风宫廷母子乱伦文写过评论,不过那次是匿名活动

    2021/10/21 01:13:13 回复
  • 伊西多 : 回复 橙子:

    谢谢橙子的评论,确实是素娘这个人物的塑造就很欠缺刻画的样子()老实说,可能跟我把篇幅拉得很长也有关系,可能在描写前面那部分花费精力太多了,故事设想也不怎么精巧这样()

    2021/10/21 01:16:42 回复
  • 伊西多 : 回复 夜雨:

    谢谢你的评论!本意确实是想写一个人人都烂的家庭,从其中诞生的恶可以无差别毁坏美好,小弥其实我也想把她写得单纯美好幼小堪怜这样,不过因为对她的描写比较少就表现得不是很好,因为踩死线和本身缺乏耐力专注的关系吧()再次感谢阅读和留评!

    2021/10/21 01:21:20 回复
  • 烟落 :

    看到雨朋唱的那首聊斋的诗,心知不妙,再想跑已经晚了,瑟瑟发抖地看完,有些地方真的是色香声味俱全……遣词造句如琢如磨,细节和氛围优秀得一如既往,我就不多夸了。

    说说故事,“恶摧毁美好”这一点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只是人物塑造感觉上还不够。这其中,作为主要角色的褚雨朋的行为逻辑链是有些缺失的,她是如何转化为恶的延续、她吞噬无辜路人的行为与对小弥的思念是怎么联系起来的,仔细思考之后似乎还是有些连不上。此外,素娘真的好惨一工具妖,本以为她的哀与怒才是新的恶意之源,但最终却并不不是她,也不知其去向了。以及,阿香应该是可以和小弥进行联系和对比的角色,褚雨朋本可以在她身上多衍生一些互动的,全程作为一个无辜状况外的牺牲品有点可惜。

    2021/11/24 19:18:49 回复
  • 伊西多 : 回复 烟落:

    谢谢评论!雨朋已经被素娘吃了,阿香所看见的雨朋是素娘扮的(再细致一点的话,其实是拿素娘翅膀的鳞粉抹在身上扮的,素娘是只毛茸茸的蛾子,这些我没有写清楚),所以其实是素娘一直在装神弄鬼无差别攻击人类

    2021/11/28 00:28: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