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36553

这个资料是用来填啥的?为什么要把我的详细资料告诉你啊,好奇怪哦。

Vol.204「药片」《多余》

阅览数:
17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作者:伊西多  

文体:诗歌  

评论要求:笑语/求知  

  

  

  

亲爱的药片  

梗在我喉头如珍珠  

我不是蚌,我的甲壳未被磨穿  

只有懦弱的眼泪  

懦弱的经血  

和我母亲相同的子宫,阴道  

等待启封,等待灭绝  

  

我期待激情而你期待什么?  

我们手中没有“药”  

没有烟雾与枪  

只有羞怯的罂粟  

它的美丽灼灼如蝶翼  

它安静地蛰伏  

我们是无立锥之地的畜类  

我们迁徙,蹄子挤出栅栏外  

我们不惨叫,不呻吟  

我们认识了新的丛林和新的弹药  

我们注入斗室像脓血注入海  

我们被瞄准,被毒杀  

被推入王水,不再剩余金表  

消融。消融,这稠厚的土壤  

我们被切割。我们自愿下跪  

我们自愿如此生活  

  

亲爱的药片,救救我  

救救我的十九岁  

你什么都没听到吗?  

我在雪地里,说了又说:  

而今天什么都不剩。而今天我就是雪;  

你呢,亲爱的药片?  

  

你在金铸的大脑里成型  

那时候世界尚安稳  

酒鬼还未被撞,七窍流血  

司机还未潜逃,洋洋得意  

为省下了一笔钱财  

那时候新娘躺在破旧的棉絮里  

她瞎了一只眼  

还有一个良医父亲  

不识字的她  

温良地抚育小鸡雏  

那时候我和我的姊姊静卧在女童的卵巢中  

等待我的姊姊和我  

等待那个男孩  

亲爱的药片,你和这一切距离太远  

你由机器压制,无需模子拓印  

你无关于任何父母,清净自足  

中立无味,由温水送服  

  

我被击中两次。我  

最醒目的稻草人  

先是由背叛,再是由拒绝  

我无从打坏小的镣铐  

既然他人与我一样,都上了大的!  

既然它们是一样的铁灰红黄,锈迹斑斑  

我笨重地跳舞  

算了,让我们谈谈世界吧  

此时空气里,沉默也能听见  

  

只因那些全是无稽之谈。我给你  

看我手臂上樱桃肉色的肿痕  

看我小腿上的A字形伤疤  

看我畸形的双腿和鼓凸的眼睛  

看我青紫色的双脚,它又踏过三场严寒  

最最勇敢的女奴,姐妹们给她褒奖  

在她脖颈上挂上项链——  

十头小公猪的睾丸。  

“让咱们给她祝福和尊重吧!”这声音纯洁无瑕,无关紧要  

而她已经失语,发觉一切都不是重点  

  

难道那真实吗?那些活着的人?  

黑白底片上没有太阳  

但我们知道它是金黄的  

金光闪闪如麦浪  

我曾经也是太阳  

  

我曾经忏悔,第无数遍  

向鱼,向鸟,向乌龟,向狗和猫  

我曾经恐慌,第无数遍  

假如这是战争,我不会第一个死去  

也不会最后一个死去吗  

在这个面孔林立、砌成相熟墙壁的连?  

谁是指挥官?  

又有谁是敌人  

斗篷裹住她不存在的身体  

她的泡泡在白昼飞升,五光十色  

我听说她。我亲眼见过她  

怎样地亲近我们的女人!  

她化身为男人,蛊惑她,压榨她  

血都熬枯干了  

男人是死的病毒,他们助纣为虐  

而我的手抖抖索索  

未及交锋,武器就滑落  

我在战场上熟睡,多么可鄙!  

我以为,我以为——  

真为假而假成真。  

我未战先怯,陡失勇力  

一场必输的仗!  

啊,我能呼唤谁?神啊,神啊!  

“你为什么离弃我?”  

这声音长了翅膀,战场上的鸽子  

慌张逃离,被一弹射中;  

我哑了。一切都无用  

镣铐,镣铐,我将被俘虏  

被押送到那口黑暗的井  

砍头,烧死,绞刑,桩刑,腰斩,肢解,车裂,凌迟,剥皮  

伙伴们都已投降,他们欢呼雀跃  

聪明的脑浆里冒出白色的泡泡:  

“我想出了一种新的刑罚!”  

“看她!在发抖呢,可笑的女人!”  

而我犯了什么罪?  

我冥思苦想,难道是因为我  

在战场上熟睡,没有倾听  

敌方的檄文?  

不过他们会告诉我的,  

我狰狞的同胞,和我系出同源  

将一个一个走到我面前  

得意地给我下审判  

每一个罪名,有朝一日  

都将丢回到他们自己头上  

公正的敌人,除了  

我犯了什么罪?  

爸爸啊,妈妈啊!  

你们为什么沉默?  

为什么把手从我头上挪开  

为什么不再爱我?  

  

爸爸,妈妈  

我的血肉,不是你们的  

你们是娴熟的蜘蛛,我是猎物  

你们那精巧的网络住了我。  

却反而为它向我控诉。  

我将被吃掉。我曾无知无觉。  

我那些死去的half-siblings  

推举出了我,奉我为女王  

戴上花环,在十二月做一个祭品  

我是小小的器皿,小小的工具  

绿水冰释,投入其中,便漂浮如丝缎  

腐烂如丝缎,我是外化的羞耻  

爸爸妈妈,那个结局,我看见了。  

  

但我脸揉成一团地哭泣,我已弃械  

无法被鼓舞,我已一败涂地  

我的血不在壁画上,它将干涸  

我夤夜翻滚,痛苦如昨  

  

这也不是真实,这是修饰  

这是早晨的昏聩,被掐掉茎的抽搐  

夜晚属于我和你,亲爱的药片  

而献给白昼的,是多余的诗  

  

End  

  

 

  • 烟落 :

    我本来挺怕评论诗歌的(主要是很怕自己的解读扭曲了作者的表达),但多多的诗读下来像绝望之人最后的悲鸣,有种不得不回应的感觉……就像是丰县事件里我们想对“小花梅”的回应:“这个世界没有不要你。” 

    尽管整首诗气氛是压抑的、绝望的,但涉及的意象表达都给我一种锋利的感觉。悲剧环环相扣:车祸中逃逸的司机、瞎眼的母亲、不受期待的女婴,被禁锢、被圈养、被虐待、被至亲冷漠地推离(那句“先是由背叛,再是由拒绝”这两件事写得比较隐晦,没有完全读懂,猜测是她被兄弟姐妹伤害然后又把错误归责于她,这个过程应该涉及性暴力,但具体是怎样不是很清楚)。女孩发现自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在最后的绝望中吞下安眠药自杀。有一部分写得比较隐晦(因果逻辑还可以再清晰一些),但情感浓烈、意象鲜活、叙事性优秀,很强。

    2022/03/17 20:25:33 回复
  • :

    诗歌体裁,不管是现代诗还是古代诗,都需要对格式体裁进行一个立和破塑造,以求达成一个文字上的陌生,你这首诗首先读下来其结构本身是不明朗的,意图也不明朗,例如开头短长短的安排,第一段七行,第三段六行,我没有感受出你诗文结构空间上表达的含义,读起来也不是很好读。

    现代诗打破格律限制,追求表达自由的一个关键要点在于更自由的使用意象,词汇,让文字陌生化,以达到一种诗意的效果。而在长诗中更需要注意这一点,你分行的每一句语气态势是否表达完备,意象是否足够独立,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还有更多精进的空间。

    在意象上,药作为一个循环往复,提纲挈领的主意象,我个人读下来觉得在结构里体现的不够充分,例如开头药片是“梗在喉头”,和身体相联系的意象,后面就消失了,实际上被循环往复作为主体的是这个“我”,药片这个意象在结构里反而是有些抢位置的,命题式的,出现了两个争抢每一段诗结构主体的意象。全诗最长,情感表达最激烈的第八段都没有直接出现药的意象,只出现了一个隐晦指代的病毒,其实在理解上这是有些打架的。

    2022/04/01 11:04:0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