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后日谈

-Daydream- 后日谈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事情是必须被忘掉的,如果梦醒之时还明晰记着它的话——

无关最后的选择

一个轻松慢节奏的后日谈

  • 4 投稿数
  • 7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6 关注人数
  • 凄凉

    凄凉

    竹山ヾ(*ΦωΦ)ツ
    2017/07/10
    +展开

    相约北极

    相关角色

    西装组 相声组
    评论(2) 收藏(0)
  • 樱见市立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病历

    落月
    2017/06/21
    +展开

    姓名 水间云

    性别 女

    ————————————————

    2012年3月12日 心理科

    主诉:因友人去世而持续情感低落,遇事消极悲观,有轻生念头。轻度强迫行为,睡眠与饮食无影响。

    诊断:抑郁状态

    处方:舍曲林 100mg/次 1次/日

    ————————————————

    2015年9月22日 心理科

    主诉:三年前诊断抑郁状态,给予舍曲林治疗后有好转。无幻听、幻视。

    诊断:抑郁状态

    处方:舍曲林 50mg/次 1次/日

    ————————————————

    2017年3月29日 心理科

    主诉:其所述去世友人查无此人。情绪不稳,有轻生念头。

    诊断:抑郁状态 妄想性障碍

    处方:文拉法辛 75mg/次 1次/日 阿立哌唑 10mg/次 1次/日

    ————————————————

    2017年5月15日 心理科

    主诉:不明原因的情绪持续低落,轻生念头加重。有幻听、幻视症状,精神有被干扰的迹象。

    诊断:抑郁状态 妄想性障碍

    处方:文拉法辛 150mg/次 1次/日 阿立哌唑 10mg/次 1次/日

    ——————数据遗失——————

    2017年6月21日 普外科

    左手腕刀割伤,重度失血。患者意识不清,心动过缓,外周静脉不充盈,颈静脉搏动减弱。

    紧急止血,建立输液通道,给予输血1000ml。行血管吻合手术。

    相关角色

    评论(1) 收藏(0)
  • 再见之时

    竹山ヾ(*ΦωΦ)ツ
    2017/06/20
    +展开

    夕阳收敛了最后一缕光华的时候,男子刚刚跟一个危险的客户碰完面,手里拿着一杯未喝完的咖啡,站在街边的阴影里。 

    他刚刚开始新的工作不久,还未能游刃有余。 

    两个月前,城市里爆发了大规模的怪异事件,事件犹如滴于宣纸上的墨迹很快殷开,在城市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许多人被卷进事件,受伤或者致死。许多建筑物受到了损坏。 

    然而怪异事件的平息如同来时一般迅速,却悄无声息的就不见了踪影。 

    劫后余生的城市恢复了往日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没有人再提起爆炸的体育馆,消失的市立医院,或者被夷为平地的樱见神社。现在这些建筑还好好地待在原地,一刻不停地发挥着它们本来被赋予的使命。 

    仿佛这半年来的波动从未发生过。人们遗忘了一切,却没有人为空白的记忆和流逝的时间而感到诧异。 

    男子看着远处游乐园的巨大摩天轮再次亮起灯来,一如几个月前自己在神社后山面对某个旧友时的无奈。 

    为什么所有人都忘了,却偏偏只有自己还记得?银发的男子不觉间捏扁了手里的纸质咖啡杯,余下的咖啡洒了出来,淋在他的手上。 

    这双曾经淋满鲜血的手,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夺走过任何人的性命。 

    孤独的男子失去了一切,他本想在那个奇怪的空间里一了百了,却被属于那里的造物主温柔地对待了一次。在那场浩劫里,他对生命和人生有了全新的认识,回来之后便放弃了职业杀手的工作,休息了两个月之后,转而利用自己的情报网转行当了情报贩子。 

    像程序员那么低收入而又拼命的工作实在是不适合习惯了惊心动魄生活的自己。 

    抬手看了看表,男子把手里的咖啡杯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转身离开。 

    整条街的灯都亮了起来,相互辉映,给夜晚的城市赋予新的样貌。未干的咖啡渍反射着满街霓虹招牌射出的光线,呈现出本不属于它的颜色。 

     

    -------------------☆------------------ 

     

    桢方慎已经连续加班一个多礼拜了。 

    两个月前,自己在某日朦胧醒来后照常去警局上班,被布置了艰巨的工作任务。 

    城市里不断的有以不明原因过世的死者,他们的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受过毒物的侵害。只有不明确的调查报告指出,死者生前大脑曾受过一定程度的干扰。 

    今天分明是周日,却因为这些解不开的怪案子又要加班。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办公桌上又被堆上了关于这类案件的报告。 

    桢方慎有些迷惘,他毕竟不是学医出身。这些乱七八糟的报告写的再详细,也让他感到有些泄气。 

    他想找个人咨询一下。 

    手上的动作却在掏出手机的那一瞬间停驻了。 

    我想打给谁?桢方慎问自己。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曾有个同事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一直以来两人似乎在一起解决了不少案件。 

    有过这么一个人吗?桢方慎翻找着电话簿,却不知道自己希望看到的名字是什么,又是属于谁。 

    又是这种感觉,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好像曾经鲜活的确实发生过,却又模糊的让他以为是自己的臆想。 

    别傻了,最近总是有这种感觉。桢方慎甩甩头,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他不想去细想了,早在两个月前这种感觉就一直存在着。不是关于同事,不是警局,或者家里的人。 

    也是有那么一个人,让他仿佛记忆犹新却残缺不全。 

    桢方慎把这件事告诉了好友维尔加。 

    令人惊讶的是,维尔加立刻肯定了他的想法。 

    维尔加说自己甚至会在深夜里突然惊醒,一身冷汗,眼角带泪。为了不存在的人感到彻骨的忧伤。却无法想起这忧从何来,泪为谁落。 

    他们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大概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影响。可能是手机电波,也可能是电脑辐射。他们把一切原因探索了清楚,甚至怀疑到前一天一起在居酒屋吃的盐烧青花鱼。 

    桢方慎在桌子前坐正,叹了口气拿起了今天要看的的报告。 

    如果不是手机振动提示收到了信息,他还意识不到已经是中午时分。 

    【桢方警官,请问今晚有空吗?有些事想问问你,也顺便去喝喝酒,如果可以的话,8点老地方见面如何?】 

    跃于屏幕之上的是维尔加发来的信息。 

    桢方慎松了口气,感到心里有点小小的雀跃和小小的忧愁。雀跃的是跟维尔加喝酒确实是让自己可以感到无比放松的乐事,忧愁的是最近他们共同感到的莫名错觉,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情绪萦绕二人脑中不肯离去。 

    约酒当然要去,桢方慎在打开外卖app前,回复了维尔加的信息。 

     

    -------------------☆------------------ 

     

    银发男子在大街上游荡了不知多久,手上的咖啡早已被风拂干。双腿习惯性的把他带到了一家居酒屋前。 

    这是位于闹事边缘的一家居酒屋,没有市中的过度喧嚣也并不沉于静谧。 

    或许因为是周日的晚上,店里竟然没有什么人。老板只身一人站在柜台里擦着玻璃杯,看到男子走近轻松的打了声招呼。 

    “哟,今天怎么自己来了,他们俩呢?” 

    男子诧异的盯着老板,不敢相信所听到的话。而下一秒老板的反应却让他倍加失望。 

    老板楞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停了。 

    “哎呀,说什么呢,不好意思,我好像认错人了。您想要点什么?”他放下了玻璃杯,挠了挠后脑勺。 

    “酒。”对方叹了口气。“酒精度数高一点的。” 

    “买醉可不健康哦。”虽然这么说着,老板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下了一瓶酒,换了块抹布擦了擦瓶身,然后打开,酒液被倒进眼前的玻璃杯中。“想吃点什么?” 

    “……盐烧青花鱼吧。”男子接过老板递过来的酒杯,迟疑了一下说道。 

    “好咧,稍等。”老板转身走进厨房,却在门口稍微停下了脚步。 

    “您以前来过我的店里吗?”他问。 

    男子刚刚送到嘴边的杯子因为老板的询问停住了,他苦笑了一下。 

    “没有,今天第一次。” 

    “是吗,奇了怪了……”老板低喃着,走进了厨房。 

     

    -------------------☆------------------ 

     

    桢方慎和维尔加走进居酒屋的时候,看到老板照例站在柜台后擦着仿佛永远擦不完的玻璃杯。 

    今天的居酒屋人很少,只有角落里坐了个独自一人的青年,脑袋埋在臂弯里,趴在吧台上,旁边是几个空空如也的酒瓶。他似乎因为喝了太多而睡着了。 

    “哟,欢迎。”老板看到熟客二人进门来,十分热情的招呼。“又加班吗?” 

    “可不是呢,累死老子了。”桢方慎说着坐到了吧台前。“老样子啦,麻烦你了。” 

    维尔加坐到了桢方慎的身边,一直带着微笑的他,偷偷瞥了一眼角落里的青年。 

    “好咧,老规矩。”老板重复着,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了瓶酒倒给两人,然后走进了身后的厨房。 

    看到老板进了厨房,桢方慎松了松领带,又拿起杯子嘬了一口酒,看向身边的维尔加。 

    “你说有事要问我?还是跟之前的事有关系吗?”他说。 

    “嗯,是的。”维尔加点了点头,从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了那颗被放在小塑料密封袋里的纸星星。 

    “桢方君,对这个有印象吗?”维尔加问。 

    “咦?”桢方发出了小小的质疑声。“有印象……还是没印象……” 

    维尔加见桢方慎这模棱两可的反应,叹了口气。“果然桢方君你跟我一样。我对这个东西几乎没有印象,但是要说没有印象,却又好像脑海最深处有什么记忆在挣扎着一般。” 

    “这个不应该是银色的吗?”脱口而出这句话的下一秒,桢方慎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维尔加的眼睛。 

    “银色?为什么?你,你还记得这个东西?”维尔加瞪大了眼睛。 

    “不是……咦?我也说不上来。”刚才的一瞬间,桢方慎不太敢相信,自己脑海深处出现的那个模糊的银色的星星的轮廓。 

    两人面面相觑,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才能描述此刻的心情。 

    老板端上小食的时候,酒瓶已经空了大半。 

    看着桢方慎和维尔加一言不发的喝酒吃东西,再次持续擦着玻璃杯的老板却不知道为何有种很久没有过的和谐感。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总觉得这两个熟客出现的时候有些不太对劲,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问题。是相貌出了问题,还是人数出了问题,亦或是点的东西出了问题? 

    在角落里昏睡的男子动了一下,可能是胳膊枕麻了,他稍微移动了胳膊,却不小心把一个空酒瓶碰到地上,摔得粉碎。 

    玻璃破碎的声音引起了店里所有人的注意,男子被吓了一跳的同时抬起头来愣了一会,才看清是自己不小心打碎了酒瓶。 

    感受到其余三人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时,已经是几秒之后了。 

    他抬起头,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人。 

    “哎呀。”老板感叹了一声,用手势示意客人们不需要担心,由自己来收拾就好。 

    被面前的男子盯着看了几秒,桢方慎突然涌起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看向维尔加,从后者看着自己的双眸里,读出了相同的意味。 

    然而再转过头去,方才的男子已经恢复了他们进店时的姿势,趴在了吧台上。 

    “桢,桢方君……”维尔加小声问道,“你认识那个人吗?” 

    “不认识。”桢方慎肯定的回答,却……“但是又觉得,有点似曾相识。” 

    维尔加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桢方慎的说法。 

    他们看向了刚才放在吧台上的小袋子,磨损的蓝色纸星星安静地躺在那里。 

    没有更多的迟疑时间,两人听到了从角落里传来的窸窸窣窣。 

    转头望去,是那个打碎酒瓶的银发男子。他的双肩在微微的颤抖着,分不出是在憋着笑,还是忍着哭。 

    桢方慎突然有种想要上前搭讪的冲动。 

    还没有想太多,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行动。他走到正在颤抖的青年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哥们儿。你是在笑还是在哭啊?”桢方慎问道。 

    回答他的,是安静空气里传来的一声啜泣。 

    桢方慎有点迟疑,他不知道这样打扰他人的悲伤是不是不太好。他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维尔加,却发现维尔加以无比关切的神情在望着眼前的男子。 

    “那个,不就是打碎了一个酒瓶吗,没事的啦……”桢方慎蹩脚的安慰换来的是又一声啜泣。他更加不知所措,只得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生,您是遇到了什么很不开心的事情吗?”维尔加的声音传来。 

    “对啊,你看我都加班一周了,照样忙里偷闲跑出来喝酒嘛。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啦~”桢方慎还在想要不要干脆给他个拥抱的时候,银发男子竟然抬起了头。 

    桢方慎和维尔加看到他脸上的泪水和哭红的双眼,还有因为醉酒引起的红晕。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叫嚣着要打破脑海里的某扇紧闭的门。 

    “那个,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喝酒吧?”桢方慎问道,“总好过你自己在这哭得跟个宝宝似的,你说呢。” 

    银发男子好像有点破涕为笑,他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桢方慎。” 

    “我叫维尔加,斯米尔诺夫。” 

    他们说着,一边朝满眼泪水的男人伸出了手。 

    “我叫浅纪。”他说,“纪野浅纪。” 

     

     

    相关角色

    Daydream
    评论(4) 收藏(3)
  • 约酒之前

    买扇子吗客官夏季打折
    2017/06/17
    +展开

    平静的一天所发生的事

    就正如往常一样,维尔加在周天去了教堂。

    夏天来得有些快,好像是冬天刚过就入夏一般,印象里连樱花的影子都没能捕捉到,是自己那个时候太过忙碌吗,都没能顾及到生活中这样稍显美好的事物。维尔加揉了揉太阳穴,为马上就要开始的弹奏清醒心神。

    “维尔加先生?昨晚没休息好吗?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神父捧着一本古旧的圣经走到巨大的管风琴前,关切的问道,“如果能为你开导什么也将是我的荣幸。”

    维尔加立即从演奏的座位上站起身对着神父轻轻鞠躬,脸上也随之浮起一抹柔和的笑容:“早安,劳您费心关照了。只是虽然只是一个星期没来教堂,却感觉像好几月没来一样,有些感慨。”

    “那么就太巧了,我也有那样的同感。”神父舒缓了一下眉毛,拍了拍维尔加的肩膀,“这如隔三秋的感觉差点让我以为这周你不来了,少了我们的管风琴手可不行,这个年头会这个大家伙的人越来越少了啊。”说完神父扫视了一下已经稍显拥挤的教堂,随即对着维尔加眨眨眼:“那么,今天也拜托你了。”

    维尔加点点头坐下,神父在讲台前稍作咳嗽,全场便在几秒内安静了下来,偶有几下缓慢翻书声,或者稍显年迈的轻咳,在偌大的教堂里泛起微不可及的涟漪,而在下一秒便被打断。维尔加的手指轻沉琴键,管风琴稳重富有气势的音色,便开始在整个教堂回响,唱诗班少年的和音也开始逐渐放大。

    是的,这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平静又温暖的生活,没有任何多余复杂的事物的掺杂。在演奏了低缓的前奏后,维尔加抬头仰望着教堂那扇巨大的圆形花窗,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射下,灿烂夺目。

    可是为什么心中仍然有一份挥之不去的怅然感呢?仿佛是失去了珍宝一般的失落和无奈,这份心情从何而来?

    神父侧着头有些惊诧的听着缓缓上升的的琴声,与往常不同,他感受到了维尔加投注在其中的心情——迷茫、却又执着的追求着什么一般。琴声越加高昂,从中所感受得愈加明显。

    这可不好,果真是心事重重啊。神父捋着胡子闭上眼倾听,因为担忧而紧紧皱起了眉毛。

    冗长的礼拜结束,神父送走了来礼拜的信徒或者来参观的客人,回到座位最前方时,维尔加仍然在座位上像是发呆,又在思索着,竟没有注意到此时已经空空如也的教堂。

    “如果用大脑怎么思考也得不到答案的话,就问问身体吧。”神父突然开口,吓得维尔加猛的抬头,对上神父的令人安定的笑容。“神父先生……”维尔加抱歉的摇摇头,“问问身体是什么意思?”

    神父用手指点了点维尔加的额头说:“大脑可能会出错,会说谎。但是身体不会,你所经历的的东西,你的身体一定会诚实的告诉你答案。“说罢神父的目光移到了维尔加西装胸前的口袋上,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并不明显的鼓起,应该是装着什么小物件。”这是什么?“维尔加取出来时满脸的疑问,那是一个已经被压扁了的蓝色折纸星星,纸张边缘破损了大半,却用了一个透明的小塑料袋装得严严实实,想必这枚纸星星一定对它的主人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我从没见过它。”维尔加抿着嘴把星星收回口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站起来,满脸认真的对着神父深深的鞠了一躬,“今天多谢您了。”

    “要回去了吗?”神父轻轻点头。

    “不,按您所说的,去寻找答案。”维尔加再次微笑起来,“那么就先告辞了。”

    不知为何,在看到维尔加离开前的微笑时,神父心中涌起一丝预感,他一定在今天就能找到答案。

    “啊,真是老糊涂,忘了说,”神父故作懊恼的摇摇头,“祝你好运,孩子。”

    维尔加走出教堂后拿起手机,稍作迟疑便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桢方警官,请问今晚有空吗?有些事想问问你,也顺便去喝喝酒,如果可以的话,8点老地方见面如何?】

    To be continued...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2)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