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奇谭

九十九奇谭

春宵苦短,少女填坑吧。 

需要增加tag请联系咸鱼。 

 

  • 16 投稿数
  • 34 参与人数
  • 36 角色数
  • 22 关注人数
  • 【京桥家年表】

    【京桥家年表】

    Sakaki☆
    2021/01/20
    +展开

    按照时间的顺序总结了京桥屋前后数代人的故事  

    这个东西其实我在一期很早就写了,算是趁着最后一次99了将它整理出来  

    由于这个时间轴跨度较大,在时间线上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较为敏感的历史时期,虽然没有过多地涉及,但还是望事先了解  

    阿式诞生于大三的我面对未来时在坚持和妥协中摇摆的迷茫,是我投入了最多情感和精力的角色,我理想的写照  

    明治99至今仍然是我最愉快的一段企划经历,明治99于我正如明治38年的东京之行于阿式,都是一段时常回盼的,一去不回的短暂时光  

    2020-1-29  

    "从好几个故事里看到了很多场雨,但是有一个很妙的地方是,它们大都是东京的雨来的"  

    "在有意无意间,人和人就这样被雨连接在一起了"  

    希望这些份粗糙的总结能让人感觉到有这样一个名为阿式的人曾在东京的雨中真实地活过  

    《Tokyo Rain》http://music.163.com/song?id=1346097717&userid;=361476259  

      

      

     

    相关角色

    • 绝望总局:

      看着年表就好像看了一部到阿式哥为止的家族史纪录片,看着看着还有些泪目,私心很喜欢星冶在有了阿式哥之后对父亲的那段心境的微妙的转变(?)

      ……总之也好喜欢这样的形式!而且穿插着相关作品片段感觉更清晰了,京桥家真好,阿式哥真好

      2021/01/20 11:10:28 回复
    • Sakaki☆:回复 绝望总局

      好耶!!!因为本身就是半架空的背景,所以即使是虚构的角色也想要在他们的人生中留下一些历史的痕迹,希望这样可以显得更具有真实感..能有纪录片的感觉的话就太好了!

      不得不说有些历史事件的时间真的是充满巧合,尤其是填埋京桥川,在维基上只看[京桥]这个词条的话会看到是京桥川在1959年被填埋了,但是查[京桥川]的话就能够看到它是从1954年开始填埋的,而恰好就是在这一年废刀令废止了

      京桥屋往日的风景不再了,但是刀迎来了新的时代,消亡的同时却又获得了新生

      2021/01/21 03:15:41 回复
  • 【怀慈·第四章】

    【怀慈·第四章】

    paster
    2020/10/12
    +展开

    连续肝两章,我好了【手和大脑肩并肩升天】

    相关角色

    评论(6) 收藏(7)
    • 铼:

      夏老师……yyds!!TTTTT太优秀了555

      2020/10/12 16:41:39 回复
    • paster:回复

      呜呜谢谢铼铼!!

      2020/10/12 21:58:03 回复
    • 种纸:

      开头还是老夏很有味道的封面!!太喜欢了!!无论是构图还是色彩,每次看完退回来看封面看懂了都有点感慨(泪   免得在那个世界也着凉呜呜人们对姆恩最后的一点温情  这个填土的分镜和穿插也好喜欢啊!!玛莉老夫人999温柔的人身边的人都在一个个的离她而去…………去世了还被陷害……流泪了……怀慈真是大美女❤️❤️❤️✨老巫婆是章鱼诶hhhh喜欢jiojio!!红酒洒出那幕太绝了!!!!狂气与酒一同洒出!!才刚想着格雷格真是个精神小伙(?)才发现水这么深……好好奇后面的剧情噢……谈话的夫人真好 好喜欢她的发言呜呜呜呜不要再把认真努力活着的人当做笑料了!!流泪了  原来马戏团还有内情!没想到!不能放过每一个出场的人物了!!(?  我还很喜欢那个!报纸那一页分镜!!太酷了!!女巫姐姐们也好年轻(?)老夏真的好肝噢这么快就画了这么多  认真的老夏chuki  

      2020/10/12 22:09:59 回复
    • paster:回复 种纸

      感谢种纸超强感谢乌乌chuki!果然画得太像章鱼了其实是荆棘,但是将错就错了!【草】

      我也喜欢夫人呜呜,努力活着又坚强的人们真的太好了!

      波波种纸,我努力接着画惹!

      2020/10/12 23:00:49 回复
    • 某王TY:

      太屌了!!!!明明上次更新没过多久,你怎么做到画这么快的. jpg(草)剧情也越来越精彩了!!台词也太好了吧,除了牛逼说不出别的!

      2020/10/13 00:14:04 回复
    • paster:回复 某王TY

      抱老王!!接下来除了努力画也干不出别的了!【?】

      2020/10/13 10:32:11 回复
  • 【怀慈·第三章】

    【怀慈·第三章】

    paster
    2020/10/03
    +展开

    当初因为状态不好坑了,现在回来重拾了,这章算是对我来说最难的,不过我做到突破难关了,希望能画完+

    相关角色

    填坑精神,on
    评论(14) 收藏(12)
    • Maestro:

      没想到还能看到怀慈的更新 太强了这种对漫画的热情[Sparkles.emoji]

      2020/10/03 11:22:28 回复
    • 二红:

      妈呀!!太强了!!我好喜欢最后交叉叙事的部分!!太妙了!!!

      2020/10/03 11:24:20 回复
    • 某王TY:

      太精彩了吧!!!不愧是你,金肝葫芦娃!!(?

      2020/10/03 13:37:50 回复
    • 铼:

      前来打call!!!!夏老师呜呜呜呜太强了!!连载看得好爽好上头!!整个人都陷进去了5555

      2020/10/03 13:52:24 回复
    • paster:回复 Maestro

      谢谢假想敌老师,我争取努力画完!!

      2020/10/03 17:14:48 回复
    • paster:回复 二红

      波波二红!我也喜欢嘿嘿嘿

      2020/10/03 17:15:15 回复
    • paster:回复 某王TY

      葫芦娃笑死!这次真的在画了.JPG

      2020/10/03 17:15:41 回复
    • paster:回复

      呜呜呜铼铼能被铼铼追番我超开心,我要画完我要画完【自我打气】

      2020/10/03 17:16:22 回复
    • 涟漪只想画画:

      吃的太一大饱了呜呜呜呜呜夏老师!!!!!!!!

      2020/10/03 18:09:58 回复
    • paster:回复 涟漪只想画画

      吃好就行!!!【?】

      2020/10/03 20:21:07 回复
    • Mikoto:

      夏老师真的太厉害了怎么会如此高质量又高产……对分镜和节奏的把握没话说,画面黑白灰又有张力爆发感又漂亮……怀慈跳起舞实在太危险迷人了!!!永远滴神夏老师……

      2020/10/04 12:52:49 回复
    • 种纸:

      !!又又又被老夏的分镜和篇数震撼到了!!老夏!!——辛苦了!!开头的姆恩尽显凄凉迟暮之态……好喜欢这里的镜头……怀慈小花童也太会说话太可爱了吧,看起来这么乖乖的小女孩,谁不被骗到,呜呜呜……小辫辫好立体好可爱!!老夏的细节好多……开头就悄悄在人搬的板子上给了小丑的模样……然后小丑真的来了……你们这些人不对劲!!……不过想想又好像很正常……人类*gif   好喜欢姆恩和玛莉老夫人的关系……我⑥眼珠子……贫民之间单纯的温情真是太好了……看了看其他人……眼泪⑥得更多了,最后也好惊艳……一边在载歌载舞,一边在控制不住的离去……但是我好喜欢怀慈跳舞的镜头(??  好漂亮,在脚下有种转裙子的感觉,好喜欢!!  最后为好警察姆恩逝世流泪……玛莉老夫人一定很难过……前面还为姆恩先生的小纸条而很开心……   啊说来坏恶魔,两个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好喜欢(草  老夏的漫画好有魅力……黑白却有彩色的感受……

      2020/10/04 13:38:22 回复
    • paster:回复 种纸

      种纸好厉害竟然留意了开头的小丑!其实那个就是马戏团的宣传板,开头工人在挂这样子!底层人民互相帮助扶持我真的很喜欢,只可惜这样温馨的氛围还是在心思缜密的恶面前还是被一枪打破了。种纸写了好多好感动呜呜呜呜我抱种纸……

      2020/10/04 17:26:24 回复
    • paster:回复 Mikoto

      我杀吞评,谢谢路易老师呜呜呜呜,能被喜欢太开心了!!我加油画【自我打气】

      2020/10/04 20:54:36 回复
  • 突然补终章的后续

    突然补终章的后续

    爬墙型不落莲
    2020/02/27
    +展开

    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1417289234&userid;=270769925  

    君の手をもう一度引けるなら

    たとえどんな姿でもいいよ

    そう思ってたのに・・・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1)
  • 小满•救赎•大暑

    等灯等灯♪
    2019/12/11
    +展开

    时隔多年的打卡(x

    (其实是很早以前就写的一直没丢上来((((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

     

    【一】

    不言在说出“我们结缘吧”这句话时,他觉得花月是会拒绝的。自己说这句话的本意更多的是想让对方将思绪从回忆中拉扯出来,避免再继续恶化下去。

    早在两人相遇时,不言就发现了花月身上潜伏着什么东西,这种感觉身为清净屋的一员是再熟悉不过了——“浊化”。然而本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身的情况,或者说是还没有出现能够彻底浊化的“契机”罢了。犹如已埋入土中的种子,破土的那一刻便是爆发性的生长。

    所以当花月点头同意的时候,反倒是不言愣住了。他眯起眼,确定已经没有继续浊化的征兆后,刚刚紧绷的身子才放松了下来。不言将滑下的披肩重新整理好,笑眯眯的对着花月点头。

    “好,我们去找店长。”

    当然,最后以“今天休业,不接受业务办理”的理由被挡了回来。

    一天的赏樱在幕落时分进入了尾声,众人开始收拾东西陆陆续续回徒然堂。不言和花月也起身往回走,两个人走得很慢,偶尔还会聊上几句。

    等到徒然堂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去。

    “送到这儿就好,今天谢谢你。”

    不等不言回话,花月就朝他欠了欠身,转身推开一楼咖啡店的门进去了。

    “哎呀呀…”

    不言看着被关上的门,无奈地耸耸肩。

    “先生,我简直不敢想像这要是换成女孩子,你得有多凄惨。”

    商羽在不言身旁慢慢现出身形,抬手将衣袖挡住嘴角,一脸怜悯的看着自家结缘对象。

    “在门口道别挺正常的吧…”

    毕竟花月的双腿还不能很好的进行行走,自己的确想送他到二楼再离开的。不过要是刚才自己坚持送他回楼上的话,恐怕会惹毛对方。

    虽然花月从不谈及自己双腿的问题,但不言隐约感受得到,如果自己因为这个对他特殊照顾的话,反而会引起对方不快。

    ——其实还挺好奇生气的花月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不言脑补了一下表情,可惜因为花月总是板着一张脸,实在是想象不出来。所以说,真的特别想看看啊。

    不言默默把自己作死的小心思收了回去,弯腰将商羽抱在怀里,顺着月光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

    “商羽,今天怎么一天都没看见你啊…”

    “去赏花了。”

    “诶……”不言思索着如何给接下来的话题起个开头,不知为何,他总有种莫名的心虚感。

    “那个…商羽啊…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嗯。”

    “就是…咳……事出突然,我要和花月结缘了。”

    “哦。”

    “????”

    居然没有被训??!

    “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了?”

    “你想让我说什么?”

    “不是…我就奇怪你对这事的态度…好平静?!”

    “先生,”商羽突然直起身子与不言对视,表情十分的认真,“如果你有某些特殊的癖好,请到正规专业的店。况且——”

    “你从一开始就打算要和他结缘的吧。”

    “果然被你看穿了啊…”

    不言无奈的笑起来,自己的确有这个想法,只不过比预料的提早太多。于公,发现有浊化征兆的九十九,应尽早对其净化。于私,对于花月,不言发现无法对他不管不问。自己也十分好奇这其中的理由,所以他相信在之后的相处中,一定能找出答案吧。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的不言突然发现商羽正一脸微妙的盯着自己。

    “怎么了…?”

    “先生,你居然承认了啊。不过我理解的,你们人类嘛,总有一两个无法对人说出的小癖好。”

    “哈?”不言愣了愣,猛然想起商羽说的前半段内容,瞬间慌张起来。

    “不不不,我没有那种癖好!!商羽你不要强行误会啊!!??”

    商羽从不言的怀里跳出来,轻巧的落地,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顺势还摆摆手。

    “没关系的,先生,我都懂的。”

    “你懂什么????!啊???你听我解释!商羽!!!”

    〖壹〗

    不言他从有记忆开始,他的世界里就一直有着三味线的存在。不言的父亲是制作三味线的匠人。据说每一把三味线是根据演奏者独有的个性而做出的,含有独特的音色在其中。因此有不少人上门来找他订做或修补,也算是小有名气。

    不言每天除了跟父亲学习制作三味线之外,其余时间就是在外面玩耍。与其说是玩耍,倒不如说是经常和其他孩子打架瞎闹腾。别看他长得瘦瘦小小,看着挺斯文,其实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十起打架事件里,最起码有七起是他主动去招惹人家的。唯独只有和父亲学做三味线时,才会静下心来。不言自己也认为将来会继承父亲的衣钵,没想到这个理所当然的想法终究只是自己的“认为”而已。

    不言八岁的时候,一个小生命降临于他的世界。他看着还没睁开眼的小小一团正努力的张大嘴哭着的模样,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

    自己期盼了十个月的小生命,代价却是自己的母亲。

    新生与死亡。

    真是残酷。

    不言拼命睁大着双眼,他死死盯着母亲的脸庞,仿佛在跟什么较着劲。双手揪住衣摆捏成拳,指关节因太用力已泛白。

    许是忍耐到了极点,不言他在泪水流下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整个人扑在了母亲的身上。从一开始的小声啜泣,再到声嘶力竭的哭喊。最后,哭累了的不言趴在母亲身上,任凭眼泪流满自己的脸。模糊中,他看着躺在一旁的妹妹,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妹妹还那么小,却再也没有母亲了。

    没有感受过母爱的一丝一毫。

    不言忍不住伸出手,轻轻触碰着那柔软的小人。

    然而不言没有意识到,八岁,他也只是仅仅拥有八年的母爱而已。无论是妹妹也好,还是不言自己也好,都还是需要母爱的年纪。

    在一旁的父亲抿着嘴,抬起手轻抚着被汗水浸湿的母亲的脸庞,不发一语。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的女儿一眼。最后,还是不言他将自己的妹妹抱在了怀里。他抱着妹妹,看向父亲,小心翼翼的开口。

    “父亲,妹妹叫什么名字好呢?”

    “空。”

    不是湛蓝一望无际的天空。

    而是空空如也,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二】

    “花月,能帮我拿一下左边柜子上格的记录薄吗?”

    不言的双手灵活地在布上裁剪着,感受到身后有人靠近的气息,这才抬起头转身伸出手将花月递过来的记录薄接过来。

    待放下后,又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花月的头顶。

    “谢谢。等下再过一刻钟左右,预约做衣服的客人会来,记得提醒下我哦。”

    花月对于不言的行为默默转过头,撇了撇嘴。自从知道花月的真实年龄比不言小之后,不言对待花月的言行越来越……带有慈爱的光芒???

    其实知道花月的年龄纯属是无意之间的事情。这让一直当把花月当成长者的不言略微尴尬,反倒是花月,一反常态的笑了出来。

    以这乌龙小插曲为契机,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又亲近了一些。

    发生年龄乌龙的当晚,不言一人坐在縁侧上,身旁放着一壶清酒和一盏酒杯。他一小口一小口,断断续续的嘬着。

    凉风习习,皎洁的月光铺洒在斑驳的树影上。不言望向犹如玉盘的银月,想起白天让花月叫自己哥哥的样子,轻笑出声。

    “先生今晚心情不错啊。”

    商羽从阴影处现身,坐在不言的身旁。不言微微歪头,许是有了些醉意,他看着商羽,两眼弯弯。

    “嘿嘿,商羽,我有弟弟了呢。”

    不是“似乎”,而是认定的事实般。

    “嗯。”

    商羽颔首,不言得到回应后更加开心了,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真好呐…我有弟弟了……真好呐……”

    “是啊。”

    商羽没有像平日里那样毒舌自家的先生,而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回应他。

    “哥…时间到了。”

    “哥……?”

    “哥……听到了吗?”

    花月伸出手在不言的面前晃了晃。

    “啊好,知道啦。抱歉刚才走神了。”

    在一旁整理布料的商羽不屑的瞟了一眼不言,别以为她不知道先生是故意的,纯粹就是想多听几声。也就花月好骗,每次都没察觉到异样。

    不言轻咳一声,刻意忽略掉商羽的视线。没办法,每次听到花月叫自己“哥哥”时,忍不住想多听几次。他已经太久没有听到别人喊他“哥哥”了。

    真的,太久了。

    就让自己再贪心一下吧。

    不言走到镜子前理了理自己的领子和袖口。每当客人到来之际,不言总会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这是从师傅那养成的习惯。

    只是没想到没等预约的客人,倒是等来了意想不到的人。

    “呦~他他——”

    不言他的表姐——井上莲牙笑眯眯的推开店门,大步走到不言的面前揉了揉他的脸颊,直到把不言的脸揉成一个怪异的样子才收手。

    “表姐,你今天很开心啊。”

    不言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躲过表姐的魔爪。

    莲牙倒也不在意,她径自找了张椅子坐下,将自己的帽子摘下放在桌上。不言看着那顶帽子,忍住了吐槽的欲望,硬生生移开了视线。

    要说这位莲牙表姐,是不言最亲近的亲人没有之一。在莲牙出国前,就经常玩在一起。别看不言从小打架没输过几场,可偏偏就是打不过自家表姐。导致不言从小就对莲牙有种迷之敬畏之心。而莲牙光从样貌来说,是绝对看不出战斗力是如此厉害的,这点上和不言倒是如出一辙。可惜,在不言心中,什么都完美的表姐偏偏在帽子的审美上走偏了些。

    归国后,莲牙知道不言做了裁缝,就让他给自己做几顶帽子。起初不言认认真真的画了几幅样稿,胸有成足地拿给表姐看后全都遭到了否决。差点让他怀疑做这些年做裁缝的人生,直到看到莲牙拿出自己喜爱的帽子,这才找到了理由,终于释然。

    “哎呀~本想找本书,没想到遇到了一位有趣的人呀。”

    井上莲牙一手托腮,一手食指轻敲桌面,嘴角微微翘起,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优雅的味道。

    “哦?男的女的?”

    “这很重要?”

    莲牙挑眉。

    “当然了。”不言认真的点点头,“我想为那位男士或女士默哀一下。”

    啪。

    下一秒,莲牙直接将布团糊在不言的脸上。

    〖貳〗

    自从不言他的母亲不在人世后,家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父亲不归家的时间越来越长,即使回来,身上也是带着浓浓的酒气。

    家中的一切生活琐事皆由不言他负责,包括照顾自己的妹妹。

    不言空从小身体就病弱,双眼的视力差到几乎全盲。所幸有井上家的帮助,经过几年的治疗,双眼的视力能勉强看清事物,但也无法再进一步了。

    “他他——小空——”

    井上莲牙熟门熟路的推开门,跑进小空的房间。不出所料,自家表弟正在表妹的房内。

    “表姐!”

    不言空扑进莲牙的怀中,抬头笑吟吟的看着她。

    “表姐!今天又有什么好玩的吗?”

    “你啊……身子稍微好一点就开始不安分了,真当是和你哥一样。”莲牙亲昵的蹭蹭小空的额头,“这几天月居屋那开了一家新的点心店,我们去尝尝?”

    “好啊好啊!”

    两兄妹立刻点头答应。

    不言他帮小空整理好衣服,最后又不放心的给她批了件外套,这才出了门。考虑到不言空的身体状况,三人每次出门都不会走的太远。莲牙和不言他各自一边牵着小空的手,一路闲聊着。

    “他他,明天你来我家一趟吧,我有事跟你说。”

    “嗯?好啊……”

    不言他看莲牙一脸认真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觉得是有什么大事。结果第二天,就被告知了莲牙要出国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虽然肯定会归国,却没有具体的期限。

    不言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自己不舍得又怎么样呢?

    “表姐你要早点回来哦。”

    “好。”

    莲牙出国的那天,不言两兄妹都去港口送了她。回去的路上,不言空趴在不言他的背上,轻轻叹了口气。

    “哥,表姐也走了呢。”

    “这么快就寂寞啦?不是还有你哥我么!”

    “所以,哥哥你不要离开我呦。”

    不言空低声呢喃,双手下意识的抓紧手下的衣料。不言他一愣,随即笑起来。

    “放心啦~就怕你以后长大了想赶我都赶不走呢!”

    很久以后,不言他回想时不禁苦笑出来。

    ——我还在这里,一直都未离开啊。

    【三】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沉闷,透露着令人烦躁的气息。不一会,天空就被乌云所覆盖,树叶也随着风沙沙作响。路上的众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担心被即将到来的雨淋湿一身。

    滴答。

    滴滴答答。

    起初只是一两滴雨落在了地面上,就在一瞬间,下起了倾盆大雨。落在地上的雨水渐渐汇集成一个个小水坑,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行人快步在路上穿梭,就连溅在身上的泥点印子也不在意。

    在大家都赶着躲雨的路上,唯独一人慢慢走着。他低着头,对着行人不避不让,任凭别人撞在他身上也丝毫没有反应。惹得行人都忍不住侧头多看几眼。

    这人正是不言他。

    很快,路上的行人几乎都走光了。空旷的街道上只有不言还在游荡,完全不在意磅礴大雨砸在自己身上。他来回张望着,仿佛在寻找什么。突然,不言开始偏离了大路,往小路走去。特别是在房子与房子相间的小道上,走的特别慢。有时候甚至会弯腰翻找堆积的杂物。他一件又一件焦急的将杂物扒拉开,看到里面空无一物时,双肩明显往下一耸,发出一缕叹息,而这一声叹息又很快没入雨声中。

    正在这时,不言身形一顿。他眯起眼,整个人瞬间紧绷起来。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熟悉到自己根本不需要看清,依靠本能就可以到达。

    一瞬间。

    不言动了。

    他在雨中快速穿梭,双手往外甩出丝弦。丝弦的一端在依附点上甩了几圈,牢牢固定。双脚踩着丝弦,不言踏上了屋顶。他略微停顿,确定方向后,足下用力往下跳去。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不言睁大双眼,他捏紧丝弦往那人身上狠狠甩去。对方仿佛没有察觉般,依旧往前走着。直到快触碰到后脑勺上的发丝时,那人瞬间伸手将丝弦抓住。然后,猛地往前一拉。不言顺势将手中的丝弦放开,同时脚尖触碰到地面。

    “呦——好久不见了呐,小少爷~”

    封煜境将丝弦扔到一旁,他看了看不言他,又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心下瞬间明了。不言他在落地的同时,足尖发力往前奔去。封煜境站在路中央,不躲也不让,就这么让不言来到自己的面前。

    不言伸出双手掐住了封煜境的脖子,因为冲力,两人顺势倒在了地上。封煜境感受到掐住自己的双手在不断的收紧,可他一点都不慌张,甚至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雨声覆盖了整个世界,像是张开的结界将俩个人包裹其中。

    现在。

    这个世界。

    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不言他双眼充满血丝,低声呢喃。他瞪着眼前的人,心中的恨意一丝一丝的往外冒。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人。

    如果当时这个人没有出现的话。

    “关于这件事,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了。”

    封煜境似乎感受不到来自脖子的压迫,双眼冷冷的看着不言。他抬起手,一根接着一根将不言的手指掰开。

    “你妹妹的死,我的确感到抱歉,但这并不只是我一个人责任。”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花月将窗户轻轻阖上,避免更多的雨水溅湿地板。他今天是被雨声吵醒的,结果一醒来在家中到处找不到不言的身影。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似乎每逢下雨天,不言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店也不开。

    是巧合吗?

    花月暗自思忖起来,因此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走到了比较偏的角落里。在不言家中,这一块区域平日里就很少有人来。虽然不言跟他说过在家里可随意走动,但他隐约觉得这个地方是家中的“禁地”。就连不言也只是偶尔过来,商羽倒是每周都会来打扫一番。

    花月他从未向不言提起有关这里的疑问,不言也没有主动向他说起。

    花月觉得不言迟早会告诉自己,他说过自己是这个家的一员。这些并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花月能从生活上的细节感受到不言是真心的。而花月也学着融入这个家,将不言视作自己的兄长。

    他们两人各自怀揣着自己的秘密,蹉跎着什么时候袒露给对方。

    思及于此,花月转身往正厅走去,眼角余光划过身旁的门。

    ——门没关上啊。

    这是花月的第一想法。

    接着。

    花月的视线紧紧盯着门缝中间,身子瞬间凉了半截。

    从门缝中看去,房间的中央似乎站着一个“人”。

    之所以用“似乎”这个词,是因为花月自己都不太肯定那是否是个人。

    由于下雨天光线昏暗再加上背光的关系,只能勉勉强强看清那人的身形。但从那人身上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明明是人,但又不是人。

    花月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他固定在转头的姿势一动不动,两人之间似乎在进行着无声的较量。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明明今天很闷热,但花月觉得自己周遭的温度下降了一个度。

    冷到他指尖发凉,牙齿微微打颤。

    ——硬要说的话……自己也不算人,还怕什么?

    花月强行给自己壮胆,伸出手将门拉开。他明白要是自己搞不清楚眼前究竟是什么东西,恐怕一整天都心有余悸,坐立难安。

    此时天空十分应景的划过一道无声的闪电,照的整个房间越发狰狞起来。花月走进房间,听着窗外的雨声,而比雨声更大的是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一点又一点的挪近那个“人”。

    又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却足以花月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了。

    那是一件纯白的白无垢,静附在一架人台上。这也是导致花月从远处看,觉得像人却完全没有人的气息的原因。

    冷静下来后,花月突然想起房间里还有照明电灯这回事。

    瞬间觉得刚刚的自己傻透了。

    按下电灯开关,房间一下子亮堂许多。花月稍微眯了眼,适应了一下光亮后,这才彻底看清了整间房的样貌。

    除去中间摆放的白无垢人台,房间内还有许许多多的衣物。墙上挂着的、柜子上摆着的、箱子里装着的,每一件衣服让人看了都忍不住觉得十分漂亮,而且这么多衣服款式竟然没有重样的。

    足以可见做衣服之人的用心程度。

    “怎么看……也不像是哥他自己穿的……”

    花月不禁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打了个寒颤。

    环顾了一周,花月突然发现这些衣服是从小到大摆放的。最小的衣服大概适合七八岁的孩子,衣服上的针脚用肉眼就能看出拙劣之处。不过,越往后看去,缝纫的技巧倒是越来越精巧娴熟。

    花月不知为何,抚着这些衣物上的花纹时,似乎能感受到从中流露出的制作者的情感。

    那是一种小心翼翼的呵护,灌满了关爱之情,忍不住让人心头一暖。

    看着这些衣服,仿佛看到一个女孩子的成长之路。

    从可爱稚嫩的孩子逐渐成长为妙龄少女。

    然后。

    到嫁人的那一天戛然而止。

    之后的人生一片空白。

    ——是发生了什么吗?

    花月突然意识到这也许就是不言的秘密吧。

    〖叁〗

    不言他会去做裁缝,其实是一个来自无意间的念头。起因非常简单,不言他把原本破损的衣角缝好再给妹妹穿时,被妹妹夸赞了。

    被小空表扬了。

    想让小空更高兴。

    想小空开心的穿上自己做的衣服。

    于是做裁缝这个决定突然就这么尘埃落定了。

    从此,不言他开始白天去裁缝店里做学徒,晚上回家跟着父亲学做三味线的日子。

    裁缝店的师父山本康助是个非常好的人。面对不言突然出现在店里表示要拜师学做裁缝的时候,没有多问为什么就同意了。不言也是非常喜欢他的。虽然平日里话不多,但做衣服时那行云流水的动作,一针一线都仿佛在面对一个新生命那般珍重,都让不言觉得自己选择这个人做师傅真是太好了。

    初学裁缝那会的不言他已有13岁了,如今三年过去了,16岁的不言个头比三年前更是拔高了不少。虽脸上还略显稚嫩,但也初露出一股男人的味道。

    只不过依旧改不了没事找事的本质。一旦空下来就觉得手痒痒,跑出去找人打几架,等打到浑身舒畅了再回家陪着妹妹。

    “你又去打架了?”

    山本看了眼不言带伤的手掌沉声责问,整个人都冷了下来。不言他暗自咋舌,倒也没反驳狡辩,低头乖乖承认了。山本叹了口气,放下剪刀,转身到里屋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他坐在椅子上,拉过不言的手,皱着眉仔细看了看。接着拔出瓶塞,挖出一些膏药轻轻涂抹在伤口上。

    “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手和眼睛是裁缝的魂,缺一不可。万一哪次打残了看你怎么办。”

    “可是我很厉害的!师傅,你不知道,我家那一片根本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那是你没遇到厉害的,早晚你得后悔!”

    山本赏了不言脑袋一个“栗子”,气哼哼得起身继续裁剪起来。

    不言见状,立马粘到山本的身边,给他捏捏肩又敲敲腿。

    “我知道啦,师傅你别气啦~~~~”

    “去把上次给你布置的作业拿过来给我看看。”

    “好嘞——”

    不言顺手拿起之前自己做的衣服准备也给师傅过过目。

    现在除了想给小空做衣服以外,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等小空出嫁那一天,穿上自己亲手缝制的白无垢。

    为此,他必须非常努力才行。

    这不单单是因为自己的愿望,更多的是来自现实的压力。

    不言的父亲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早就有流言说起,自己的父亲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只是没想到到最后,会抛下这个家。

    不言他还记得父亲最后一次回到家时,竟然没有喝醉酒。一整天都呆在家中,陪着两兄妹。甚至对小空都愿意主动交谈几句,显露出难得的关心。

    两兄妹晚上睡觉时着实兴奋了一些,第二天睡到中午才醒过来。

    那个时候,父亲已经不在家里了。

    两个人等啊等,等来了别人的好心帮助,等来了流言蜚语,却再也没等到父亲回家。

    平日里幸好还有一些老顾客愿意上门让不言他修理三味线,才得以让两兄妹勉强能过上三顿不饿的日子。

    不言两兄妹每天都会为父亲留门,万一哪天回来了呢?而这种期待日渐消磨,终于在某一天,不言他锁上了门。

    人,终究是要清醒过来的。

    “父亲…不会再回来了吗?”

    面对妹妹不安的疑问,不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起那天父亲略带歉意的表情,他不免心中一阵冷笑。笑自己那天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没有发现倪端,也笑父亲那自以为是的补偿。

    但是在妹妹面前,不言必须收起所有的情绪,露出一贯令人安心的笑脸。

    “你还有哥哥我啊。”

    等妹妹睡下后,不言他便开始修理起三味线来。每天的行程被排的满满当当,忙碌到根本无瑕顾及自己的胡思乱想。

    除了修理之外,偶尔也会有顾客来订制。为了赶上工期,每晚都做到深夜,视力也越发下降了。渐渐的,看东西越来越模糊。不过,不言并不喜欢戴眼镜。除了做衣服时被师傅强制要求戴上以外,其余时间都在模糊中度过。

    久而久之,倒也习惯了。

    唯一要说视线变模糊的好处的话,那大概就是打架的时候反应更加灵敏了。如今,打架是自己最好的发泄途径。

    日子过得忙碌且充实。一晃眼,又两年过去了。

    要说这一年有什么特殊的情况的话,那便是不言他能“看”到了。

    普通人看不到的存在。

    似人却又非人。

    不言他第一次“开眼”,就是在大半夜的时候。当时他正专心制作三味线,寂静的夜晚突然传来了声音。

    “这把三味线,我保证那客人会要求你重做的。”

    不言他手一抖,猛地抬头。只见面前突然站着一个女孩,模样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粉色的短发配上面无表情的样子颇有一股阴森森的味道。

    绕是胆子再大,不言他也被吓得直接跳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

    黑灯瞎火的,突然出现一个人在你面前你说怕不怕?!

    “噗,胆子真小。”

    被嘲讽了。

    居然被一个孩子(?)彻底的嘲讽了??!!?

    不言他深呼吸了一下,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你是谁?”

    “你猜。”

    “……………”

    还能不能友好的进行对话了???

    女孩抬起手一点一点抚过三味线的琴身,最终停留在弦上。本以为自说自话不会得到回应,没想到今天居然?!?

    女孩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片刻后,她的视线转向不言,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波澜。

    “——我一直在看着你。”

    吐露出的话语参杂着太多不明的情绪,只是微微压低的声线莫名让不言觉得女孩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

    “初次见面,”不言看着她向前走了两步,接着双膝着地,十指并拢轻触地面,最后对着自己俯下身行了个礼。

    “我是付丧神。”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1)
    • 绝望总局:

      9012年了我还能看到不言哥~!!!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言真好真香咦咦啊啊啊啊

      这么想想不言和花月都是作为未亡人(x)活在逝者的阴影里一样,然而他们互相都还对对方保留这段时间真的很妙嘻嘻嘻嘻,因为经历相似所以是命中注定的有缘人~( ̄▽ ̄~)~

      2019/12/11 23:26:24 回复
    • 等灯等灯♪:回复 绝望总局

      可惜是BE(x)

      2020/01/05 22:37:27 回复
  • 新年合绘

    新年合绘

    葉蟲
    2019/02/20
    +展开

    是徒然堂的新年风景!一起玩真开心啊!  

    大家都好可爱5555  

     

    大明九十九 式神图鉴
    评论(7) 收藏(11)
  • 一点都不甜的糖

    一点都不甜的糖

    笑到地上起不来哦
    2018/08/10
    +展开

    封面好像是3月画的O.O……

    本来以为可以在闭企之前画完TUT……

    隔了两个月再看觉得实在是太对不起被画的oc们了orz……

    感觉人有点多,就不都响应了(慌张逃离现场

    相关角色

    太丢脸了 先行一步
    评论(17) 收藏(29)
    • +RAN+:

      我来给您表演螺旋上天爆炸!!!!!!!您是瑰宝!!!!!

      2018/08/10 18:08:17 回复
    • 笑到地上起不来哦:回复 +RAN+

      呀!!!燃燃!!我本来想着再去响应几个的!!!!您才是瑰宝!!!请您立马发糖谢谢!

      2018/08/10 18:10:25 回复
    • 糊糊想吃三文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吧呜呜呜呜呜

      2018/08/10 18:14:24 回复
    • 涟漪只想画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淮老师是天使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的空弥呜呜呜呜呜呜老师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大家的糖都好好啊啊啊啊啊啊啊(泪奔跑向山谷炸成烟花)

      2018/08/10 18:15:26 回复
    • 祈是个水令球:

      我!!!!!1尖叫!!!!天呐是空弥!!!!!!太可爱了!!!!!!!【咪啾!】

      2018/08/10 18:19:09 回复
    • 祈是个水令球:

      我!!!!!1尖叫!!!!天呐是空弥!!!!!!太可爱了!!!!!!!【咪啾!】

      2018/08/10 18:19:09 回复
    • AMORI:

      太好看了吧!!!!!!!苏淮老师您的画风也太温柔了!!!!!谢谢您把娘娘画的这么好看!!!!每一张都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千言万语说不清对您的夸赞呜呜呜呜

      2018/08/10 18:22:02 回复
    • 夜行物:

      我哭了,跪在地上起不来。不要拉我起来了,我今天要睡在泪池里,呜呜呜。太好看了八。每一个人都超好看!!!

      2018/08/10 18:26:31 回复
    • 某王TY:

      太可爱了!!!!我炸了!!!!

      2018/08/10 19:00:39 回复
    • 方兴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失声尖叫】

      2018/08/10 19:06:17 回复
    • P-SR-TY:

      突..突如其來的一口糧.....((倒地.jpg

      百琅太可愛了!!感謝蘇淮醬嗚嗚...!((痛哭

      2018/08/10 21:17:36 回复
    • 茶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

      2018/08/11 13:17:38 回复
    • Sakaki☆:

      被提醒过来了..!!! 我这样的咸鱼居然也被画了呃啊啊啊(哭泣)实在太好看了。゚(゚ノД`゚)゚。

      真的画了好多人,太厉害了辛苦了..!!

      2018/08/13 21:17:39 回复
    • 犯困狗:

      好看死了我居然才看到!!亲爆你!!

      2018/08/16 23:57:36 回复
    • 愚人船:

      对比楼上我才是居然才看到!!!!!!怎么回事!!!!!!真是太好看了TTTTT大家红红的小手们太可爱了………………

      超喜欢幼女和少女和熟女(?)之间不同的感觉,太精妙辽TTTTTTTT

      2018/09/29 12:11:54 回复
    • Siolfur:

      更晚看到的嚇得跳出來──我彷彿打開了時空膠囊((?????? 

      我都快忘記怎麼畫他了嗚嗚嗚被畫得超級可愛的嗚嗚嗚謝謝!!!!!!好溫柔的套圖大家都好可愛(´;ω; `)

      2019/02/17 17:11:12 回复
    • 村人和月: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来翻小组发现大惊喜,谢谢呜呜呜呜呜

      2020/02/28 12:22:49 回复
  • 回先生的互动

    回先生的互动

    paster
    2018/07/23
    +展开

    回柳先生的互动,小雨好可爱hhh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3)
  • 杂七杂八+fa少摸鱼

    杂七杂八+fa少摸鱼

    葉蟲
    2018/07/09
    +展开

    又是各种pa的摸鱼,fafa单人和fa少都有

    按顺序是原设→警匪→西幻→神父(牧羊犬)与恶魔(咩咩)

    相关角色

    沉迷玩pa
    评论(3) 收藏(3)
  • 滴滴打卡④

    滴滴打卡④

    廃人445面相
    2018/07/09
    +展开

    上个月有事没画完,打扰覆罗了,对着老虎一顿瞎画orz

    我控几不住我寄几想抚摸毛茸茸的心!!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1)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