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H企划

IH企划

IH第一期的小伙伴们的讨论组

  • 2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11 关注人数
  • 【IH企劃】I will wish the wish the witch wis

    三狐六犬
    2015/01/24
    +展开

    【註】這不是我自己寫的文,是CP阿九寫的,文中竹馬君也是CP的孩子

       強迫症覺得不把跟諾拉相關的作品好好整理放這裡不舒服

       不過CP又不玩elf和WB,所以自己跟她要了我放了(。

       另外文中諾拉的姓氏是「贝萨流士」因為這是原設()

       現在正確用的是「雷因斯」

       OK的話以下正文。

    <<<

    *标题改自一个英文绕口令

    *转世后是13岁

    <<<

    卡兰把手里的书翻到最终页的时候,在泛黄的纸页上发现了一个晕开的字迹,似乎是一个名字。L?G?C……N?O?是名字吗?如果是名字的话还真是……一个*相当长*的名字。

    男孩的好奇心有点被勾起来了,他盯着那个笔迹足有几分钟,然后突然感到眼前的光线暗了暗,卡兰微微抬了抬眼睛,先看到的是诺拉那件不知道为什么蹭了大片灰尘的红格子裙。

    “好吧……”男孩叹了口气,“你*又*干什么了?”

    不用问,弄成这样一定又是去哪里探险了,而且……

    卡兰看了一眼诺拉因呼吸急促而泛红的双颊,还有一副迫不及待要宣告全世界的激动模样,看来这件事情还不小,他默默地想。

    果不其然,听见他问,女孩神秘的拉长了声音:

    “宇宙级大发现!宇宙级的哦!”

    已经很习惯的卡兰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嗯,是什么?”

    “等等,”诺拉把右手食指凑到唇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绿眼睛小心翼翼的在周围扫了一圈,才把一本厚重的书从背后拿了出来,放在两人中间的地板上。

    书吗?真稀奇。对这个情况感到讶异的卡兰顿了一秒,才蹲下身开始观察那本书。

    然后他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本*诺拉绝对不会感兴趣的厚书*,会被女孩献宝一般拿出来。

    焦茶色的皮制封面上,压金印着这样的标题:【治愈魔咒与其注意事项】

    “魔,魔咒?”卡兰先是为这个不常见又奇妙的字眼而感到吃惊,随后很快意识到这一定又是某件被他这个*特技犹如刨地鼠*的青梅竹马从她家某个仓库里翻出来的东西。

    说真的,贝萨流士先生,您是时候给家里的仓库上个锁了。男孩囧着脸翻开了书的第一页。

    由于年代久远,曾经平整的羊皮纸边角已经泛起了卷,卡兰小心翼翼的把卷着的地方抚平,发现那里用湛蓝色的墨水写着一个名字,花体字型的四个字母。

    ——【NORA】

    “你,你竟然还把名字写上去了?”卡兰震惊的看着对面一脸茫然的女孩,直到对方反应过来朝他尖叫我才没有呢的时候,才终于想起无论是他还是诺拉,都不会写花体字这个事实。

    大概是一看清书的标题就兴高采烈的抱着书过来找他了,此时此刻,诺拉也是一脸新奇加惊喜的盯着这个出现在扉页上的名字:“原来贝萨流士家还有其他叫诺拉的女孩子。”

    卡兰含糊的嗯了一声——既然出现在贝萨流士家的仓库,那么应该是贝萨流士家族的人没错,但只有名字没有姓氏,所以也有可能不是。看了一眼女孩兴致勃勃的表情,卡兰默默的把这段分析又吞回了肚子里。——算了,反正这也不是特别重要。

    他试图继续往下翻,但不知道是不是在仓库时保存不当被水泡过,除了一翻开封面就可以看到的扉页之外,后面的纸页都糊在了一起,卡兰试着把它们分开,在听见脆弱的纸张发出刺啦的声响后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正把纸页往两边分的手指。

    在他摇了摇头表示没办法之后,诺拉显得失望极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然后她咕咕哝哝地说起最近在仓库里寻宝有多么不容易,大部分东西都普通而无趣,她好不容易才……

    惨了。发现女孩越讲越往牛角尖里钻的时候,卡兰绝望的发现,以他以往总结的经验看来,最多再过三分钟,诺拉一定会…………“等等!”在女孩心情越发低沉即将哭鼻子的前一秒,卡兰犹豫了一会,才十分无力(并且不情愿的)的说:“我记得你家还有一间仓库?”

    诺拉顿了几秒,绿眼睛开始闪闪发亮,在重重的点了两下头之后,她果断扯起男孩的手臂就往门口跑:“快走快走,我们一定能找到有趣的东西的!!”

    你已经忘了这本书了吗?被她扯着跑的卡兰扫了一眼还抱在怀里的书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他只能希望贝萨流士家的最后一个仓库,*有上锁*。

    <<<

    Nora是在一本书中发现了那张照片,夹在那本治愈魔咒的最后几页之间。

    11岁的她坐在草坪上笑得一脸满足,Callan站在她身后,正往她头上戴一顶花冠。有不知名的白色花瓣落在两人身上和发间,春季的阳光让整个画面都充满了温暖的气息。

    Nora看着看着,只觉得眼睛酸涩,眼泪就那么落了下来。

    11岁的男孩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左手捧着用雏菊编成的指环,一脸稚气未脱的郑重。

    “长大之后我会娶你的,”男孩白皙的脸上飞过一丝红晕,“*我说真的*。”

    她明明还如此清晰的感受到当时春风拂在脸上的暖意,和男孩朝着她微笑的样子。

    可当年的那朵雏菊,却早早的就已经枯萎了。

    <<<

    “你找到什么了吗?”光线阴暗又尘土飞扬的仓库里,诺拉有气无力地朝卡兰抱怨,“我只找到我们以前的课本。”

    “诶真的吗?”简直像咬住了鱼饵的鱼一样,男孩朝她的角落凑去,“太好了——我一直记得那个时候有一篇课文我很想再……哎哟——痛。”

    看着卡兰捂着额头的样子,诺拉轻哼了一声把书扔到一边:“谁叫你不好好陪我找。”

    “我有找啊……”男孩很无奈,“只是仓库东西实在太杂了,我那边都是些花瓶和旧餐具。”

    诺拉听见这话就像一颗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苦着脸用手指戳了戳旁边的箱子:“要是这个又是课本的话,那我们就去吃晚饭吧。”

    这是已经厌倦了啊。卡兰额角一滴冷汗。不过说实在的他也有点饿了。

    于是他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两人合力把那个挺大的箱子搬下来,开始把里面的东西往外拿。

    都是些旧玩具,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卡兰一边拿东西一边试图分析那些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比如有几件黑色的斗篷,唔,万圣节道具?有几本*特别特别厚*的书,由于光线的原因,看不清标题到底写了些什么。最后,还有一些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坩埚和玻璃小瓶子。虽然因为放得久了那些银色的坩埚已经不再闪闪发亮,但很显然,它们从来都没被使用过,这一点那些小瓶子也是一样的,除了蒙了一层灰尘之外一点刮痕都没有。

    这些到底是什么?卡兰越翻越迷糊,就在他从箱底翻出了最后一样东西(一个细长的盒子)的时候,诺拉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叫声:“卡兰你看你看!”

    “唔?”男孩乖乖的把脑袋凑过去,“是什么?”

    “我觉得这是一本日记!”诺拉把手里的牛皮本子凑到他眼前,声音突然有些苦恼:“啊……日记的话,看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我觉得应该没关系,”卡兰很淡定的翻开了第一页,“这至少是一百多年前的东西了。”

    “啊啊啊啊啊你竟然翻开了!!!”诺拉捂着脸尖叫,“那是别人的日记!卡兰你这个白痴!”

    蓝眼睛幽幽的望了她一眼,“那你不看了?”

    “看!”在好奇心面前很快丢开矜持的诺拉小姑娘迅速的凑了过去。

    “我就知道……”卡兰叹了口气,“把东西搬到起居室里去看吧?这里太暗了。”

    “了解!”收到指令的诺拉开始三两下把东西重新往纸箱里塞,“快点快点!”

    “诶别扯——注意楼梯——噢好痛——箱子太重了你慢一点!”

    <<<

    起居室里,那些五颜六色的玻璃小瓶子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是闪闪发亮,在诺拉的注意力都被那堆漂亮精致的小瓶子给吸引过去的时候,卡兰翻开了日记本。

    扉页上并没有像刚才诺拉找到的书一样记上主人的名字,于是他往后又翻了一页。

    ………………………………………

    ………………………………………

    ………………………………………

    2010年 7月17日

    由于收到了这本日记作为礼物,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记日记。

    母亲说我已经11岁了,已经是个小绅士了,所以送了我一套正装,我觉得有点奇怪……

    父亲送了我一直想要的拉丁语入门,真的好棒。

    最后是这本日记…………好吧,比起去年差点吓掉我半条命的惊喜盒子,我必须说诺拉这回的选择真的很好——我觉得有必要想一想送给她的回礼。(咦……但是生日礼物的话,要回礼是不是也得用生日礼物…………呢?)

    2010年7月22日

    在贝萨流士先生的书店里找到了一本叫做《诗翁彼豆故事集》的书

    不得不说我被吸引住了,我决定接下来的两天都要浸在这本书里

    上帝保佑诺拉不会在这两天发现什么新的秘密基地

    我是真的,真的想把书看完

    2010年7月24日

    我把《诗翁彼豆》看完了

    看样子诺拉并没有找到什么新的秘密基地

    谢天谢地

    2010年7月27日

    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

    我不确定是不是应该把它写下来,因为它*真的*很奇怪。

    一封前往/霍格沃兹魔法学院/的入学信,我不太明白。

    2010年7月28日

    好吧,我整理了一下收集到的信息,发现这么一件事。

    我也许,是个巫师?

    也就是说以前那些古古怪怪的事情,是因为我是个*巫师*?

    如果说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

    那么最可怕的事就是,*诺拉好像也是*。

    我已经不知道该感到安心还是其他的什么了

    2010年8月7日

    我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碰日记了,它好像都旧了一点

    我也不想的,但这一周我都必须躺在床上——似乎是医生的要求

    诺拉给我带来了一些书和在花园里摘的花

    于是我用了一周的时间在读她带来的书和之前的拉丁文入门

    ——虽然进展缓慢,但我想我总能进步的

    由于今天身体好了很多,母亲允许我明天和诺拉到花园里玩一会儿

    2010年8月8日

    我好像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而且诺拉竟然答应了我!

    我觉得,我到现在脑子都有点晕乎乎的

    我必须得冷静下来,读更多的书学会更多的事情

    这样才能配得上她

    2010年8月12日

    在我的豪言壮语过后我竟然又烧了两天

    噢上帝,我没有一刻比现在更为自己的体质感到难过

    2010年8月14日

    明天和诺拉一起去采购入学需要的东西

    我激动得有点睡不着了

    2010年8月15日

    我觉得我一辈子份的惊奇都已经在今天全部用在对角巷上了。

    我现在必须得用尽定力才能好好坐在这里写日记,而不是去摸摸那根魔杖或者看看那几本书

    除了一些必需品之外,我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用来买了书

    至于诺拉,我只能说我这辈子大概都忘不掉她把半间魔杖店都给搅得一团乱的景象了

    虽然那好像叫做,魔力暴走?——但我试魔杖时,场面也没那么恐怖啊

    我想,我好像已经预见将来诺拉会进的学院了

    2010年8月16日

    也许是昨天一整天都是不断的惊奇

    又也许是我看那本《霍格沃兹·一段校史》实在看到太晚了

    我今天感觉困极了,我想我得早一点睡

    2010年8月22日

    我瞒着母亲拿到了本子和笔

    我知道她是关心我才命令我只准好好躺着,不许做任何事情哪怕看书

    违反了您的意愿我很抱歉,母亲。

    但我真的很想写一点什么,躺了这么多天我的脑子都要打结了

    我希望我刚才有把那本《霍格沃兹·一段校史》一起拿过来

    我还没看完,有点在意后面的内容

    但那本书实在是太大本了——我不觉得能藏得住

    我只能快点好起来然后再把书看完了

    2010年8月25日

    我有一点害怕

    我也许没法和诺拉一起去霍格沃兹了

    2010年8月29日

    如果我有一天真的再也睡不醒了

    我希望神能把我所感受过的和那些还来不及感受的美好都给她吧

    让诺拉可以一直维持她的笑容

    这样的话,我大概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

    ……………………………………

    ……………………………………

    卡兰盯着这一页之后的空白纸页沉默了半晌,仿佛看见了一个男孩缓缓闭上了双眼的样子。这个空白所代表的意义实在过于残酷,以至于他在听见那一声一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时反应了足有两三分钟才发现,那是*诺拉在哭*。

    <<<

    ——他希望我一直高高兴兴的

    ——所以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可以一直笑容满面的

    Nora想,这么多年来,她从没有一刻忘记过这句话

    ——我是真的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泪水落在了照片上,一滴一滴慢慢模糊了年少时的笑脸

    <<<

    “别哭啊——”卡兰几乎是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女孩,但他的安慰却只让诺拉越哭越厉害,到最后甚至连哭声都断断续续的,呼吸一抽一抽的喘不过气来。

    “那,那个只是个和你同名的女孩子,你,你别难过啊——”卡兰有点后悔翻这本日记了,他捏着手里的手绢,犹豫着该不该凑过去帮哭得一塌糊涂的女孩擦一擦脸。

    “要、要是——”诺拉一边哭一边试图把话说完整,“你,你也——你也,变成、变成那样——”她说不下去了,眼泪掉得更厉害了,本来还打算继续说的话也全都变成了呜咽声。

    “我不会的,”卡兰拍拍她的背帮她顺了顺气,“我身体很好的,你也知道不是吗?”

    “可是,可是……”

    “而且我们也不是巫师不是吗?”男孩努力的继续着他的安慰,“我们只是普通人而已。——还是说其实你有魔法?”

    诺拉吸了吸鼻子,摇摇头:“——没、没有。”

    “那不就好了?”终于抓到空隙,卡兰用手绢帮她擦了擦脸,由于不常做这种动作,还显得有点笨拙,顿了一会儿,他接着说:“*我们不是他们*。”

    “唔……嗯……”总算冷静一点的诺拉点了点头,“你不要变成那样。”

    卡兰苦笑了一声:“好的,我尽力。”

    诺拉盯着他泪汪汪的开始指正错误:“才不是尽力!你绝对不可以变成那样!”

    “可是……”这下就连一向都比较淡定的卡兰也有点为难的皱起了眉,“如果真的生病的话,我也*无力阻止*啊……”

    “不准生病!”

    “就算你这么说……”

    “不准生病!不要生病!”诺拉尖叫着,眼圈又开始红了。

    “啊啊啊——别哭——停!别哭!我和你做个约定!”

    这句话果然直接有效的止住了即将出现的眼泪,“什么约定?”

    “我和你约好,我会尽一切能力去抵抗这类事情的发生,哪怕是类似疾病这样的东西。”卡兰停顿了一会,蓝色眼睛坚定而认真的盯着诺拉的眼睛:“——所以你也要做到同样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说刚才的日记还没给他带来除了悲伤以外的什么感受的话,诺拉的话倒是真的让他有点怕了——万一角色倒置,他几乎不敢想象那样的未来。

    诺拉愣了一会儿,绿眼睛里有些情绪在渐渐沉淀。

    半晌她点点头,红着眼眶露出一个微笑来,然后伸出了小指。

    “——拉钩。”

    卡兰看着那只伸出的小指,嘴角浮现一丝无奈的微笑弧度。

    随后轻轻的,把自己的小指覆了上去。

    “——拉钩。”

    <<<

    贝萨流士书店的风铃叮铃铃的被风吹得转了个圈。

    两个书架之间,Nora伸出了小指和Callan的轻轻交叠,上面绑着一根红线。

    “约好了要永远在一起,不准反悔。”

    “嗯,永远在一起。”

    <<<

    卡兰在许多许多年后突然想起了在书店里翻到的那本书,那个记在扉页上,被岁月模糊掉的长长的名字,他现在似乎知道那写的是什么了。

    Belongs to Callan and Nora。

    就好像解开了一个长久无解的谜语一样,男孩露出了微笑。

    如果有一天,我也走向了和日记里那个男孩一样的命运的话。

    那么这一回,我会许下*在未来与你一同微笑*的愿望。

    FIN

    用了好多的30题捏成了一篇(!)

    到后来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多谢提供青梅竹马30题的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哭

    *补一下用到的30题,再一次对提供梗的太太表示感谢

    6. 并排坐在一起看书

    8.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14. “长大以后我娶你”

    25. 严肃认真的约定

    26.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IH企劃】An Endless Dream

    三狐六犬
    2015/01/24
    +展开

    【註】這不是我自己寫的文,是CP阿九寫的,文中竹馬君也是CP的孩子

       強迫症覺得不把跟諾拉相關的作品好好整理放這裡不舒服

       不過CP又不玩elf和WB,所以自己跟她要了我放了(。

       另外文中諾拉的姓氏是「贝萨流士」因為這是原設()

       現在正確用的是「雷因斯」

       OK的話以下正文。

    <<<

    当她看清书架旁站着的那个身影时,诺拉在那一瞬间几乎要以为她还陷在昨夜的梦魇里从未醒来。

    那是个温柔的梦,却令她哭着醒来,碎金般的阳光洒在少女的眼睫上,却无力缓解她的悲伤。

    那是个温柔的梦。诺拉再次想道。

    梦里卡兰从未逝去,以一种鲜活的姿态站在她的眼前,而并非他生命最后的那一段时间一天比一天更加苍白的脸色和消瘦身形。

    他和她一起成长,他撑过了十一岁那场突如其来的病症,和她一起进了霍格沃兹。

    诺拉甚至还记得梦里,男孩戴着破旧的分院帽,对着她的不安神色展开了一个安慰的微笑——紧接着下一秒,分院帽就高声喊出了格兰芬多。

    梦里的她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卡兰其实是想进拉文克劳的(甚至他的个性也与这个学院更加接近),但这样他们就不用分开了。

    “你不是说过想进拉文克劳吗?”等到一起坐到金红旗帜下的长凳上时,诺拉一脸疑惑的扭头问他。

    “是啊,”黑发男孩不怎么在意的打量了一下周边的同学之后,伸手拿了一个面包递给她,“但是你在这里。”

    诺拉努力把脸埋进汤里,试图掩饰逐渐泛红的脸色,然后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那好吧。

    挂在门口的风铃声响起一串叮咚声,书店里来新客人了。

    诺拉咬紧嘴唇,视线并未从那个身影上离开——因为他真的太像了,像极了那个人渐渐长成之后会变成的模样。

    他们甚至拥有同样的瞳色,湖水一样澄澈的蓝色,即使在疑惑时也总是闪着柔和的光。

    然而讽刺的却是,正是这一点让诺拉清楚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并不是卡兰,而只是一个相似的*陌路人*罢了。

    在几分钟前那双闪着柔和光亮的蓝眼睛,曾朝她投来了一个疑惑的视线,正是那个视线让诺拉骤然清醒。

    即使如此她也没有转开视线,因为她*不想*承认。

    格兰芬多在奇怪的地方总是特别敏锐,诺拉无力的想道,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希望*她没有这么敏锐。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诺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她还没来得及回头的时候,一股力量将她推得向前踉跄了几步。

    等回过神来时,她一抬眼就对上了镜片下那双惊讶的蓝眼睛。

    诺拉几乎是下意识的猛退了三步,背部抵到另一面的书架,发出了吱嘎一声闷响,几本书应声而落。

    “抱歉抱歉,我滑了一下。”刚刚那个推了她一下的客人忙不迭的道歉,又满脸窘迫的鞠了个躬之后才离开了书店。

    诺拉已经无暇去顾及那些了,绿色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少年一眨不眨。

    “不好意思,”过了几秒,少年朝她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是我唐突了——只是刚才看你好像要摔倒了,就下意识扶了一下,很抱歉。”

    诺拉吸了几口气,喉咙发紧:“没、没关系,不,我是说,谢、谢谢。”

    “不客气。”少年又微笑了一下,开始捡地上掉落的几本书,罪魁祸首的诺拉红了一张脸,连忙蹲下身和他一起捡。

    只是轻轻一撞而已,掉落的也都只是一些本来就没摆好的轻质纸本,没几下就尽数归架。

    少年的手指在最后一本书的书脊上逗留了一会,“这家书店的库存很全。”

    诺拉含糊的嗯了一声,“你喜欢看书?”

    “Well,”少年耸了耸肩,“可以的话我恨不得一辈子都在书店里生活。”

    说完他站起身,并递给她一只手,诺拉迟疑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握了上去。

    “你就是贝萨流士先生经常挂在嘴边的诺拉小姐吗?”

    他看着诺拉别在衣服上的名牌说道,然后抬起脸时依旧是那个和煦的微笑,“*能在书店里生活一辈子的人*,不得不说我有点羡慕。”

    “你可以……”诺拉停顿了一会,尽量将自己在面对这张脸时为数不多的勇气全部聚集起来,“来打工。”

    少年微微讶异的看着她,似乎为自己在此之前从未想过这个可能性而感到懊恼,又过了几秒他叹了一口气。

    “我十分遗憾我必须拒绝这个诱人的邀请,非常抱歉。”

    诺拉非常想大喊一声我可以付你工钱,但她的勇气好像已经在刚才用尽了,所以她只能低着头声音闷闷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少年露出一个苦笑:“我想,我大概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诺拉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这时一个刺耳的嘀声打破了他们之间刚刚建立起来的良好对话氛围。

    少年充满歉意的朝她比出一个sorry的手势,然后摸出了手机。

    诺拉不知道那个信息是来自谁的或者是什么内容(又也许只是她拒绝去想),总之少年在看过信息之后,表情变得有些无奈。

    “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他朝着诺拉做出一个有点无力的表情,然后挥了挥手,“再见。”

    诺拉觉得这一刻她的所有声音都像棉絮一样卡在喉咙里,“……再见。”她轻声说,带着一种泫然欲泣的语调。

    他并不是卡兰,他终究*不会是的*。

    风铃又响起了一阵叮铃铃的响声,已经走到门畔的少年朝她回过脸,夕阳透过玻璃门给他整个人都打上了一层橘黄色的暖光。

    “差点忘记说了,”他依旧带着那个略显腼腆的微笑,“很高兴见到你——*贝萨流士小姐*。”

    书店门再一次关上了,诺拉仿佛看见记忆里的那扇木门也在缓缓朝她关闭。

    十一岁的那一年,卡兰的气息彻底断在了那一扇木门后,等到诺拉再一次见到那个男孩的笑脸,已经是在冰冷的墓碑上。

    那个能令她感到安心的微笑就那样定格在了瞬间,那甚至不是一张魔法相片,里面的人不会眨眼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微笑。

    最后一丝夕阳也缓缓从书店的角落里退去,玻璃门倒映着模糊不清的一个光影。

    这仿佛是压上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诺拉再也支撑不住,将脸埋在手心间抽泣了起来。

    那并不是卡兰,那终究不会是的。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

    <<<

    梦中的十七岁少年朝她伸出手来,手心里躺着一枚银色的指环,有一颗细小的祖母绿在阳光下折射出森林般的幽光。

    诺拉伏在卡兰的肩头上抽泣着,声音哽咽却又无比清晰的应道,[我愿意]。

    FIN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IH企劃】Others

    【IH企劃】Others

    三狐六犬
    2014/06/08
    +展开

    P1:with琼納斯和利奧 

    P2:棕紅三人組(with老大和加莫斯) 

    琼納斯和利奧是諾拉的親友:-3 

    老大和加莫斯是我玩企劃時最開始認識的兩個朋友w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1)
  • 【IH企劃】with竹馬合集

    【IH企劃】with竹馬合集

    三狐六犬
    2014/06/08
    +展开

    P1P2回憶殺 

    P3暑假掃墓 

    P4碰見和你相似的人  

    諾拉CP是竹馬君卡蘭,兩小無猜心意相通(心  

    竹馬君本來也是霍格沃茲的新生  

    不過在出發前一天已經病逝了:-D哈哈:-D  

    因為最喜歡卡蘭了,所以諾拉長大之後沒有再喜歡過其他人,一直單身:-3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IH企劃】魁地奇應援合集

    【IH企劃】魁地奇應援合集

    三狐六犬
    2014/06/08
    +展开

    依次給加莫斯,老大,Jay和Visa的應援! 

    因為我畫完老大之後對身高差很怨念(....) 

    就說不給比我高的畫(nitama) 

    所以四幅裡除了老大都是跟160的諾拉差不多的矮子(nitama) 

    有WB水印是因為我電腦的資料都沒了_(:3 

    圖全是我上自己小號找回來的(好心酸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1)
  • 【IH企劃】諾拉人設

    【IH企劃】諾拉人設

    三狐六犬
    2014/06/08
    +展开

    玩IH時用的人設紙  

    因為之前用的姓氏太(...)  

    總之全名改成諾拉.雷因斯了(.w.`)  

     

    相关角色

    评论(4) 收藏(0)
  • 初始人设

    初始人设

    一文钱
    2014/06/05
    +展开

    最初在P站时用的人设 

    相关角色

    IH企划
    评论(0) 收藏(0)
  • 企划用人设纸

    企划用人设纸

    一文钱
    2014/06/05
    +展开

    相关角色

    IH企划
    评论(0) 收藏(0)
  • 拉文克劳之歌:Wise Eagle

    白鸟
    2014/06/04
    +展开

    Wise Eagle

    by Gaven Ray

    Gathered around the blue eagle&amp;apos;s,

    Hankering for the knowledge,

    We set foot on the way to truth.

    Abandund seculars, full with great wisdom,

    And learn until we return to dust.

    Soar in to the height,

    Others cannot climb;

    Push the door,

    Show all the world worth knowing.

    We are Ravenclaws,

    Learned Ravenclaws,

    Wise Ravenclaws;

    Full of curiosity, brightest of all,

    The door of truth opens just for us. 

     

     

    智慧之鹰

    作词:加文·雷

    渴求知识的人们啊,

    我们聚集在蔚蓝的鹰旗下,

    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跋涉;

    摒弃世俗,让智慧盈溢头脑,

    我们永不止步,直至回归尘土。

    高飞吧,苍鹰,

    在那无人可及的巅峰;

    推开吧,那道门,

    世间的一切便在眼前显现。

    我们是拉文克劳,

    博学的拉文克劳,

    睿智的拉文克劳。

    我们好奇又聪慧,

    真理之门终将为我们开启。

     

    智鹰

    昔求知者,会于苍旗,跋涉以求道,恶俗盈慧,殁乃止。苍之奋兮,非常禽之可及;扣其扉兮,期识世之理也。夫拉文克劳者,性睿质慧,好奇而博学,真理之扉启矣。

     

    P.S 同人属性,非原作拉文克劳院歌。为Hogwarts学院企划所作。

    相关角色

    拉文克劳 Hogwarts学院企划
    评论(0) 收藏(1)
  • 四季

    小米www
    2014/06/03
    +展开

    ·非儿子主角注目!

    •cp卡八

    •腐向

    01

    奥古斯特踩着步子在心里默默地数了数,这应该是第九个车厢了。然后他叩了叩车厢门,在得到应声后推开门又露出那副挑不出毛病的标准礼仪笑,:“HI,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吗?”

    车厢里只有三个人,身边有空位的那个男生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奥古斯特也就这么坐下了。然后他稍微打量了一下对面两位……应该是女生。噢,原谅他,现在还没到要穿巫师袍的时候,大家都穿着常服。靠窗的那个捧着书一言不发的女生穿着怎么看都是男生的打扮,一看便知没有仔细打理的长发遮住了主人的面容让人看不真切。而另一个哼着歌对他点点头微笑示意,耳边闪烁着淡蓝色的小光圈,能看出是一个和善的姑娘。

    “大家都是新生吧?我是奥古斯特,以后请多指教哦。”

    旁边那位男生扯了扯自己的头发,眼神颇像小鹿斑比的回道,“请多指教,我是托比亚斯。”

    “我是布丽安娜,请多指教。”哼着歌的那位也停了下来,耳边的小光圈瞬间就消失了。

    “那个是什么?”奥古斯特在自己的耳边比划了一个小圈。

    “是一种魔咒,我的祖母交给我的,可以记录其他人的声音并且小范围的播放,就像麻瓜的录音机加耳机一样,不过方便多了。”

    埋头在书中的人把自己的乱发拢了拢,露出一张介于女性的柔和与男性的清俊之间——好吧简单一点说就是雌雄莫辩——的脸,全然不在状况内的说道,“奥菲莉亚•赫卡忒。”

    这个名字,应该是女孩子没跑了吧?奥古斯特这么想着,又插科打诨了几句,想着找个什么理由离开。

    而就在这时门被直接推开了,推门而入的少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不好意思,貌似没位置了可以在这里做一下吗……唔,貌似这边也没位置了呢。”

    “没事没事!”奥古斯特站起身来,“正好我要走了,你坐这里就行。”

    “谢谢。”男孩道过谢,坐在座位上直接睡了起来。

    这是两个人相遇的第一个夏天,那个时候他们还是陌生人,在车厢擦肩而过,奥古斯特忘了问他的名字。

    02

    “你才智商低,你全家都智商低!”

    “我再低也不至于一觉醒来魔杖就来了个大变身。”

    “我那时玩脱!!玩脱懂不懂!!!才不是什么智商低,这不一样!你以为那个每次考试成绩优异的是哪位?”

    “不是你的兄弟之类的吗,父母恶趣味取了一个同名什么的。”

    “你……托比,你说到底是我还是辛普森的对!”奥古斯特颇为不服气的把问题抛给他可怜的室友托比亚斯。

    辛普森也把目光投向他。

    被问到的少年不知所措的甩了甩手,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支支吾吾了一下突然又冷静下来,“怎样都好啦那种东西= =”

    “精分……又来了……”辛普森无奈。

    “好吵……”卡门趴在门边抱怨了一句,目光看向奥古斯特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卧槽……明显麻烦的是你会有谁靠在门边上就能打瞌睡啊?不许嫌我吵收了你的起床气!”然后奥古斯特炸毛了,“放开二月!它最近掉毛越来越厉害了!哼哼,一定是你们总是乘我不在欺负他!”

    “不……”辛普森深沉的看着被某个主人抱在怀里快要窒息的猫头鹰表示,主人还若无所觉的摸着它的羽毛,“它会掉毛我认为大部分责任都在你。”

    这年头……当个猫头鹰都要每天面临生死考验……真是一把辛酸泪……

    卡门看了看怀表,离8点还有两个小时。

    “你们要是能保持两个小时的安静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完成这次天文课的作业。”他决定利诱。

    辛普森耸肩,本来就是奥古斯特先吵起来的现在能赚到一次不写作业的机会他没意见。

    托比亚斯怨念的望了一眼卡门,它的天文课作业在昨天正好完成。

    只有八月动摇,有别人帮忙完成天文课作业当然再好不过,但是不让他说话……两个小时!它会憋死的!

    “你可以去图书馆,两个小时很快的。”

    动摇动摇……

    “附加我可以去问奥菲莉亚那些甜点过来。”

    动摇动摇动摇……

    “现在这个时候图书馆大部分应该是一年级的学弟学妹们。”

    “我去图书馆借记本书。”奥古斯特果断的冲出了寝室。

    而卡门满意的接着卡着他的门,闭上了眼睛。

    这是两个人相识的第二个秋天,那个时候他们是同寝室的室友,卡门睿智的换得了一个安静午后。

    03

    今年的冬天比起前几年要格外的寒冷些,麻瓜的天气预报上说今年的冬天又破了XX年来的第一,这样的鬼日子实在是叫人提不起劲来,连周末去霍格莫德的人都少了不少。

    但是毕竟这样白茫茫的世界一年不见带给人们一种新鲜感,大家对今年圣诞舞会的期待值理所当然的达到了顶峰。每天的大厅都能看到丘比特——噢,当然大部分人叫他们烦人鬼——扑腾着那对小翅膀来到某个女生,偶尔也是会是个男生面前,用一一首热情洋溢的诗邀请她(他)作为舞伴参加圣诞舞会。

    除了……拉文克劳的四年级们……

    “你找到舞伴了吗?”阿诺德戳戳萨克。

    “没……”被问到的那个连翻白眼都欠奉。

    “开什么玩笑啊!难道我们今年又要一起跳?”奥菲莉亚指向男五寝,“四年了诶!”

    “你以为我愿意啊!你一年男装一年女装搞得别人以为我性向每年都变一次!”奥古斯特毫不客气的回指。

    “那也是其他人没脑子看不出是一个人的问题又不是我的错!更何况至少你该庆幸我无论男装女装扮相都不错!”

    “你的廉耻呢!”

    “呵。”

    “我真怀念你一年级的时候……”奥古斯特掩面,“虽说阴沉了点,但和现在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使……”

    回应他的是奥菲莉亚的冷哼。

    “算了算了……”布丽安娜挥挥手,“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卡门,我今年还是和你一起?”

    一如既往靠在门边一副睡不醒模样的卡门点了点头。

    “为什么啊!我才不要和奥菲一起跳!”

    “那我就成全你。”奥菲莉亚从善如流的笑笑,“今年你和卡门跳,我和安娜,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散了散了!”

    陆斯恩抬头望天,拍了拍托比亚斯的肩,“你说他们是不是忘了我们?”

    “你觉得呢。”托比和陆斯恩一起45°角明媚忧伤仰望星空,虽然现在大白天星星根本看不到。

    “我习惯了……”

    “我也是……”

    害羞二人组捂起了脸。

    “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跳?”回寝室的路上卡门扯了扯奥古斯特的衣袖。

    “有什么不行?”他回头,大有你不答应我就白天骚扰你让你睡不了觉的趋势。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们谁穿女装?”

    奥古斯特败退。

    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自暴自弃的垂下肩嚷嚷,“我知道了啦!!我来行了吧!!我来!!!”

    卡门用审视的眼光打量了好一阵,说了一句话。

    “记得别穿高跟鞋,我不希望跳舞的时候还总是被高跟鞋踩脚。”说完转身就走。

    “喂!!!你什么意思!!!”奥古斯特不服气的皱眉跟上。

    这是两个人相知的第四个冬天,那个时候他们是玩闹的朋友,奥古斯特第一次穿女装跳了一支舞,结果是卡门由于脚痛在寝室休息了整整一天。

    04

    “说起来,就要毕业了呢……”布丽安娜挥舞魔杖作着变形课的提前预习,看着眼前的手链变成了一只小精灵,有生命般的飞舞了一阵子,再一挥又变手链从空中跌落下来,正好被莱瑞娜接住。

    “你差点打到Myra了。”她摇摇头把手链递给安娜。

    “过得很快啊。”奥古斯特插话道,“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N•E•W•Ts……说真的其实我毕业了要去哪里都还没有想好。”

    “同。”卡门揉了揉奥古斯特的头发,“八月,我们先回寝室吧。”

    “哦。”

    …………

    “目害。”奥菲莉亚捂住了眼睛。

    “同……”布丽安娜附议。

    “快去结婚吧死基佬_(:з」∠)_”萨克由衷的祝福了一句。

    “我和托比被闪了近七年……习惯就好……”辛普森取下了自己还算坚强没出现裂痕的眼镜。

    “说到底这两个人开窍了都几年了为什么就是不在一起……”奥菲莉亚痛苦的抱怨着,“八月和卡门单身了七年,见鬼,他们都很受欢迎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坚持住啊奥菲……忍也就半个月了。”罗格感同身受的安慰道。

    而至于全然不知同伴已经躺尸一片走在走廊的两人:

    “八月,”卡门拉着奥古斯特的手往前走着,“毕业那天,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什么什么,不能现在就说嘛?”

    “不行。”

    “哦……唔……那好吧……”被牵着的那个神色茫然,头发下的耳廓却早就通红一片。

    这是两个人相处的第七个春天,山花烂漫,春意盎然,那个时候他们是??

    相关角色

    IH企划
    评论(0) 收藏(1)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