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0133

在期末掙扎沒時間上線抱歉

01 信,南瓜汁,她

阅览数:
233
评分数:
3
总分:
30
举报

上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176659/】  

10044字  

雨後明亮的天窗上飄來細密的光點,在深秋的空氣中緩慢地游動,秋季隨著九月潮濕的風和幾封被雨水打濕的信落到布萊茲的餐盤邊。送信來的信使在桌子上甩了甩它帶著泥水的翅膀,隨後頭也不回地飛走了。布萊茲目送著那隻疲憊的貓頭鷹離開,接著用餐巾擦拭好自己的盤子,撕開了第一個信封,他看到信封上青色的印泥,知道那是他母親寫的。   

“我覺得剛才那隻鳥把水抖到我的南瓜汁裡了。”坐在他左邊的同年赫奇帕奇好友列夫低声说着,试图用手指抹静粘在玻璃杯上的泥水,“我到底該不該喝這杯南瓜汁。”   

“投個硬幣,正面就喝,反面就不。”布萊茲答。   

“可是萬一真落在杯子裡了,我又投了正面,不就喝了鳥身上的水。”列夫忧心忡忡道。布萊茲沒再理列夫,他展開信紙,纸上落了短短几行字。   

   

亲爱的布莱兹   

我陪她在周围转了转,她显得挺开心,就是气色不太好。伦敦的乡下虽然不能说是个景点,但偶尔在周边看看也不错,下次也带你去看。   

我很好,最近正在筹划做一套女式裙,可惜没有合适的模特。如果你有女朋友了,我会很希望你明年暑假带她回家来做我的模特。   

等你有空给我讲讲新学期吧。   

爱你的 MuM   

另:在你离家期间,有些信寄过来了,我让米涅也一同送给你   

   

“我还是喝了吧,那么一大杯呢。那可是南瓜做出来的啊。要是不好好地把食物吃下去是會遭報應的。”   

“別太勉強,泥水喝了會鬧肚子。”布萊茲打開第二封信,拆到一半,他發現信紙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大一些,導致他撕掉了信紙的一部分。這封信較他母親寫的那封來得樸素,但信封上的落款字體漂亮,上頭印著古靈閣的印章。   

“說的也是……貓頭鷹還是吃老鼠的,還是不喝了吧。”列夫趴在餐桌上,搖晃著南瓜汁杯,企圖看出一點其他液體混合在一起的跡象。   

“是啊,说不定有绦虫。”   

“我丢个硬币。”   

   

親啟   

尊敬的布萊茲·路易斯先生   

我们已经近查过您的信用记录并为您开设了新的金库,虽然现在里面还没有多少资产。关于您的贷款申请,由于您还是学生,也未取得NEWTS巫师成绩,本人认为您还需再做斟酌。   

同时,本行认为,您应该考虑一下你所申请的事情的可行性和需求人数。   

万分感谢您的理解。   

此致 敬礼   

古灵阁 联络人 阿尔瓦·杰克逊   

   

“我投了。”列夫盯着那枚看来饱经风霜的银西可,寸目不離,就如同对待人生大事那般严肃。他闭着眼弹起硬幣,让那枚可怜的西可跳得老高,好像这样就能让事情更好得到解决。最后,那枚西可落在列夫的盘子上。   

是反面。   

“不喝了吗?”布莱兹问。他看向最后一封信,这封信的信封摸起来很厚,看来分量不少,他给自己拿了点奄列炒蛋作为早餐的结束,想边吃边看完那封长信。列夫恋恋不舍看了眼那杯南瓜汁,含糊地点了点头。   

“你可真喜欢吃奄列。”列夫评价。   

“有吗?”   

“每次都留到最后吃。”   

布莱兹耸耸肩,不作否认,他撕开最后一个信封。他很快发现,这信封里面装了不止一个信——是很多封信放在同一个信封,内容也不甚连贯,只有落款人相同而已。他看了一会儿,决定将那些信收好,至少不要在有人在身边时看。   

他站起身来,为自己舀了一点南瓜汁,好看一眼拉文克劳的长桌。   

就在那个固定的角落里,那个长发及腰的黑色身影已经在桌前矗立一会儿,他知道她也在看他。他看不见她的眼睛,但他知道他们在对视。他的眼神追過去,她迴避,好像動物受驚一樣逃開。   

等等。他無聲說道,身上的傷口隱隱作痛,他想跟著對方一起逃開,那思緒卻被一聲哄笑打斷。他幾乎是有點惱火地低下頭。   

列夫拿起那杯可能被泥水玷污了的南瓜汁,一饮而尽,他最后做了个皱巴巴的鬼脸,惹得身旁一年级的学生憋出一陣短促的笑声。不过很快,无论是列夫还是一年级的新生们,都被老师的通知聲从早餐的惬意里赶了出去。   

第一節課就這麼開始了。   

布萊茲隨著那巨大、各懷目的的魚群穿過走廊,管理員小姐站在樓道最左側,悉心等待著迷路的低年級生詢問自己問題,交錯的通道和樓梯各自發出屬於自己的呻吟,在昏暗的城堡中奏響詼諧的小曲。最後,布萊茲被身後的其他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勞的學生推搡著進了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在這片黃黑色和銀藍色形成的海洋里,他看到了她。   

恬靜。遺世獨立。   

她找到最角落的座位,不給別人坐在自己身邊的機會。而他被推搡著坐了下來,正好在教室前排。   

在那片混亂的小小的人潮裡,新來的年輕教授清了清他的嗓子。   

“諸位日安,我是阿諾德·列夫,不知是否還有人記得,我想,你們中應該有些人曾經見過面……”   

布萊茲強迫自己將注意力投到那位金髮教授說的話上,可沒多少用,他總是在快要理解那些複雜教案背後的意圖時再度分心,接著又在追趕教授進度的路上竭盡全力。他把那張古靈閣的信封揉得皺爛,接著去努力理解教案上所謂不可饒恕咒究竟不可饒恕在哪裡。他最後搖搖頭,看著那位與他好友名字相似的教授揮舞魔杖,對一隻蜘蛛進行不可饒恕咒咒語的示範。   

“新教授可真酷。”布萊茲聽到他身旁的列夫小聲地感歎道。   

那隻可憐蜘蛛在玻璃板上抽搐、旋轉,最後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不,布萊茲心想,那不過是個咒語而已。要毀掉一個人,不用咒語的方法多得是。只是那些手段看起來要更溫柔些罷了。   

這些想法並沒有持續太久就被打斷了。他們被教授要求分成兩人一組,列夫像往常一樣好人緣,很快便被一個紅頭髮的女生邀走。布萊茲拿著自己的魔杖,向那個熟悉的角落走去。   

“盧瑟福,你願意和我一組嗎?”   

“當然。”她沒拒絕,但也顯然沒有多少熱情,她將那隻從講台上領來的蜘蛛放出玻璃罐,并為其施了一個漂亮的放大咒,然後是一個動作放緩,“請吧。”她推推那個空蕩蕩的玻璃瓶,因為那頭蓬亂頭髮的緣故,布萊茲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失禮了。”他抽出魔杖,想象著痛苦,施與痛苦,他身上的傷疤隱隱作痛,他低聲念出那個不可饒恕的咒語。   

那隻蜘蛛在桌子上變形、顫慄。它的幾條腿折在一起,好像被無形的力量捏握在一處。痛苦、痛苦、施與痛苦,他在內心裡默唸著,回憶著那種感覺——仇恨的感覺——隨後他意識到自己做過頭了,這絕對已經脫離了課堂實驗的範圍,他強迫自己停下——那蜘蛛也不再被外力所掌控,恢復了身體的控制權,奄奄一息地動了動折斷的四肢。   

他想做點什麼去彌補,他用魔杖敲了敲那蜘蛛的腿,回憶著自己暑假時學習的治療咒語,但沒什麼用——比起肉體上的折磨,那折磨更像是心理上的。布萊茲縫縫補補,敲敲打打,想讓那蜘蛛再度爬起來,但是什麼都沒有用了。   

太糟糕了,他居然向一隻蜘蛛發洩情感。布萊茲在那種悔罪感裡重複著無用的治療,直到他被身後站著的斯蒂芬妮輕輕推開。   

“人們說蜘蛛是有恨意的。”布萊茲聽到她在他耳邊留下細若游絲的氣息,她纖細的手指拉過他的袍子,讓他退得遠點,“阿拉克涅被雅典娜變成蜘蛛,從此每日每夜詛咒著雅典娜……當然,還有毀壞了他們一生織錦的人。”   

“我沒想到——這東西居然成功了。”布萊茲回答。   

“應該成功,不用產生悔罪感。一切都是學習和實驗,你要慶幸這是隻蜘蛛。”她眨了眨眼,她離得那麼近,讓布萊茲聞到了她身上那股陳舊的檀香味,那味道令人懷念,就像一間讓人安心的老圖書室裡面會有的味道。她讓他站得離那個尸體遠點,隨後輕輕揮舞魔杖。   

那蜘蛛就像一個滑稽的大玩具,被一隻無形的手翻了過去。   

——死了。   

斯蒂芬妮把那隻蜘蛛的尸體縮小,然後拿紙巾匆匆掃進了玻璃罐裡,就像對待任何一件臟東西一樣。他們在一陣沉默裡對視。   

“對不起。”布萊茲說,“我剛才失控了……”   

“沒事,正常。”斯蒂芬妮將那罐東西收好,“去把這罐東西放到講台上吧。”   

她的神色那麼平靜,令布萊茲感到有點難過,他想抓住她的手,但是不行。布萊茲拿著那隻放了蜘蛛尸體的小玻璃罐,放回阿諾德教授的收納盒裡,這個尸體迎來後者詫異的目光。   

“你成功用了阿瓦達索命咒?”   

“不,不是我。是和我同組的盧瑟福。”布萊茲對阿諾德將功勞按錯人而有些不安,他將那個小小的尸體放下來,不動聲色地逃跑了。他有那麼一點希望阿諾德會以為斯蒂芬妮是直接把蜘蛛拍死的,那說不定會更好點。   

好在下課鈴很快寬恕了布萊茲。學生們在鈴聲中魚貫而出。接下來的幾節課都很順利,新學期看來會很不錯。布萊茲能感覺到今年的魔咒學會有點難,魔法史教授則一如往常,他們赫奇帕奇的院長、辛哈教授今年的課題也很有意思,布萊茲都有點等不及下節課了。午飯之後,事情就變得更容易了些,同樣倦怠的教授們似乎也都無意為難學生,多數只是講述了今年的會出現的課題。如此這般,第一天很快地結束了。   

在那之後,他陪著列夫回了宿舍,赫奇帕奇溫暖的火爐和種植在室內的植物慢悠悠地把空氣中的濕潤蒸乾。列夫和他兩人在各自的房間門口道別,隨後他走了進去。布萊茲看到他的室友們都已經在宿舍里了,他們向他問好,他也抬起手來回應。布萊茲看到一個新加入的一年級生被高年級生圍繞著,這孩子臉蛋圓乎乎的,有雙大眼睛和一頭金髮,看起來是個老實又紋圖案的孩子。空氣中瀰漫著奶油蛋糕和巧克力餅乾熱乎乎的香氣,讓人心生食慾。   

“你回來了,我們在聊這學期的第一堂課。”他的室友之一盧西恩抬了抬眼鏡。   

“還不錯,你今天的第一節課是什麼?”布萊茲將書包裡的信件倒在床上,拿起那封還沒看完的信,“我們的第一節課是黑魔法防禦術。”   

“聽說是個新教授?”   

“是的,他很酷。”布萊茲回憶著列夫的評價,向對方介紹到,“嗯……我覺得阿諾德教授是個非常大膽的老師。他教我們不可饒恕咒——這還是第一節課來著。而且,他似乎打定了主意要以實踐性決鬥為主,決鬥的分數比例被提得很高。”   

“原來如此,我們的第一節課是天文。感覺很不錯。”盧西恩把手裡的課本放了下來,有時候,布萊茲會覺得他的這位同級室友被分錯了學院,很顯然,盧西恩更像一個拉文克勞,“雖然實地觀測還需要晚些時候才有。”   

“原來如此。”布萊茲早知道盧西恩對天文學的興趣一向很高,他嘀咕著小心翼翼地打開那個信封,隨後又問他的室友,“盧西恩,你今年都選了什麼選修來著?你是打算畢業之後從事和天文有關的工作對吧?”   

“神奇生物保護和如尼文。”布萊茲想起他確實和盧西恩一節課,於是點了點頭。這些對話引起那個新入學的孩子的興趣,他似乎有些問題想問,卻又不敢插入兩個高年級學生的對話里去。倒是一旁捧著書的艾治一語不發,就像要把自己的存在最弱化似的縮在一旁,幾乎完全將書蓋到了臉上。   

“艾治?”布萊茲問。   

“怎、怎麼了……?”   

“書拿反了。”   

這句話引得了意料外的反應,艾治像洩了氣似的軟趴趴的氣球地塌了下去,他把那本書放在臉上,似乎是在等待著兩個學長說點什麼,否則他會在沉默中變得更為尷尬。不過,艾治手上被那個一年級的新生塞了點小餅乾。後者乖巧地眨了眨眼,作為安慰又塞進去了一塊小蛋糕。   

“甜食能令人的心情愉快一些。”   

“謝謝你,西納蒙。”艾治閉著眼,滿面愁苦地咀嚼起那塊餅乾,“確實非常好吃。”他吃了幾口,在還散發著烘焙香氣的氤氳裡,那因課業而緊鎖的眉頭也平緩了許多,“小餅乾確實令人幸福。”艾治做出這個結論。   

“我能拿一個嗎?”布萊茲問。   

“當然。”   

“謝謝。”布萊茲拿起一片還散發著點熱氣的巧克力餅乾,吃了一兩口,他謝過那個一年級新生,并由衷讚許起對方的手藝,“味道真的很棒。謝謝你,感覺吃了之後確實心情好起來了。”   

西納蒙的臉上升起一團淡淡的紅暈,小餅乾能發揮出這樣的力量顯然不在他的預料內,但仍然是件值得驕傲的事。布萊茲很肯定這個一年級新生沒有施展什麼魔法,但有時候,餅乾就是比其他東西都要來得更讓人愉快。   

這個聚會隨著時間的度過而打破,在準備完明天的課業之後,布萊茲如約為艾治補習。他們坐在赫奇帕奇散發著泥土香氣的公共休息室裡,熱騰騰、加了香辛料的紅茶在明亮的爐火前飄出皚皚白霧。艾治朝羽毛筆哈了口氣,在羊皮紙卷中挑選出最合適的一張。   

“你想從哪節課開始複習起來?”布萊茲問,他拿出自己的筆記本,問起同寢室的學弟,得來後者躲閃的目光。。   

“大概是魔藥吧……上次期末考試的成績不太理想,而且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失誤。”艾治有點忐忑地回答道。   

“原來如此,但是艾治很擅長做菜吧?”布萊茲問他道,給自己的紅茶裡加了一點安神的薄荷,“或許你應該從魔藥原材料的功用著手,魔藥之所以是魔藥,是因為所有的材料都在發揮各自功用——最後加上一點魔法。因此,如果你的問題是記不清浮於表面的名詞,可以從理論性的東西開始下手。”   

“不……那個也……”艾治撓了撓頭,似乎是想找一個委婉些的說法,過了半晌,他歎了口氣,“對我來說有些太難。”   

“那我問一個問題,你覺得自己學習是通過什麼方法?”   

“嗯……?”艾治似乎沒明白過來這個說法,“……我不太明白布萊茲的意思。”   

“這是麻瓜們的理論,他們覺得每個人學習的方法不同,同樣的學習方法,可能對有些人很有效果,而有些人不行。你很努力,但事倍功半——”布萊茲停頓了一下,他用還沒沾上墨水的羽毛筆戳了戳自己的筆記本,并希望自己說的話不會太傷人,“所以我們可以來找找看更合適你的方法。能讓我看看你的筆記本嗎?”   

艾治聞言將那本羊皮紙本遞了過來,布萊茲翻閱起來。艾治的字寫得很工整,筆記看來也很認真,絕對不是放棄了發展的學生有的樣子,叫人想象不出來這是那個拜託別人教他通過OWLS的男生。   

“艾治,你覺得比起閱讀,看圖畫、聽人說話、或者實際做一次,哪個更容易些?”   

“我也不太清楚……”艾治撓了撓頭,他看著那本筆記,“我的筆記有哪裡做錯了嗎?”   

“不,你的筆記非常好。但是問題是它沒發揮出來該有的效用。”布萊茲合上那本羊皮紙,將其歸還原主,“你可以用一周時間看看自己更適合哪種方法學習,之後就一直用那種方式來學習。”   

他話好像說重了,讓艾治面露沮喪之色,後者拿一本厚重的課本蓋住了臉。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希望這個方法能有效吧。”   

“你也可以……試試放棄。雖然我不該站在幫助者的角度上這麼說。”布萊茲又說道,他給自己灌下一口紅茶,希望能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更沉穩點,“如果你能想象自己十年後做什麼職業,有些課放棄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比如說……以我自己舉例,我以治療師為目標,所以就在魔藥和草藥上花了更多功夫,除了那些必須要取得優秀的科目外,還有我自己比較感興趣的神奇生物課,如果一些課對你來說沒那麼有必要,讓他們維持在及格線上就好了。”   

這句話讓艾治·喬斯達窩進沙發里,他似乎在尋思這段話的意思。紅茶的熱氣早已沒了,布萊茲啜飲一口泛涼的茶水,等待著艾治的回復。   

過了一會兒,艾治長出一口氣。   

“我不知道,”他說,“我想變得閃閃發亮。”   

這句話讓布萊茲也停頓了會兒,他注視著噼里啪啦的爐火,最後點了點頭:“是的,想要變得耀眼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大多數人的人不知道自己想用什麼樣的方式去閃閃發亮。”   

“比如說?”   

“發亮有很多種啊,艾治,太陽耀眼是因為他龐大又炙熱,月亮明亮是因為她反射了太陽的光,流星閃灼是因為他們在燃燒自己。”   

“那麼你呢?布萊茲?你想怎樣閃爍?”   

他看向自己的室友,那少年海藍色的眼睛在爐火的照射下濕潤發亮,就像明滅的星。布萊茲感到自己的心在某一刻被看穿了,他知道艾治在期待問題的答案,但沒有,什麼都沒有。這問題反而讓布萊茲感到抱歉,好像他不該提起來這件事。在那視線的注視下,布萊茲低下了頭。   

——我不想閃爍。   

他們草草結束了這段對話,最後以布萊茲給了艾治去年用的魔藥筆記複製本作為事情的尾聲。這事做完時,已經是傍晚了。布萊茲拿起那幾封信,像往常那樣去了那道走廊,來回三次,他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那迫切已經浸泡到他的骨髓里,向他的心臟索求更多。   

“我要見野兔,我要見野兔,我要見野兔。”   

密室的大門為他敞開,他走了進去,他知道她已等候多時。果不其然,那個藍色的影子在她平時小憩的那根柱子旁坐著,千百年來堆積的雜物鋪滿了地面,但又多了幾個金屬製的新客人——他知道那是她的手筆。   

“你來了。”她說。   

你怎麼樣,你健康嗎,我好想見你,家裡怎麼樣,你會用無聲咒了——他想說的事有很多,最後卻都哽在喉嚨裡,成了一聲:“我來了。”   

“坐下來吧,坐在我背面。”她頭也不抬,鑽研於那些細小的零件和發亮的金屬片,他在那堆雜物間找了個地方坐下。   

“我想見你。”   

“我也是。”   

“我還沒看你的信——”他看到她從那些小物件裡抬起頭來,丟給他一個不悅的神色,“今天沒機會看,我馬上就看。”   

“你看吧,想說的話都在上面。”她那麼說著,那雙飽滿的嘴唇微微向下一撇,他被她的情緒給鎮住了,一時不知道該接些什麼,那些信紙被他保存得很好,和另一封來自古靈閣的信完全不同,“一整個暑假,我都沒法聯繫你。”   

“這不怪你。”布萊茲說。   

“是啊,因為我的梅爾叔父一點不讓我寫信給別人,我也沒有貓頭鷹。”斯蒂芬妮悶悶不樂道,“你和別人玩了嗎,一整個暑假呢,還有世界杯,你應該去看了吧。你很適合打魁地奇。”她說著,到了最後一句話,她好像情緒又好了起來。   

“不,我在一家麻瓜病院做義工。”布萊茲回答,他聽出來斯蒂芬妮有點嫉妒,但那不怪她。   

任誰處在她的位置都會嫉妒那些自由的人的。   

他們兩人沉默了一陣子,暫態,布萊茲又說道:“明年暑假。”   

“嗯……明年暑假?”   

“明年暑假你到我家來住吧。”他鼓起勇氣,向對方邀請道。斯蒂芬妮對這個提議愣了愣,最後給了他一個笑臉。他看不清她眼睛的神情,卻意識到她的雙肩在發顫。   

“我可能去不了,梅爾叔父不會同意的,再說,我還要照顧我父親。”她臉上帶著笑意,可聲音裡卻在哭泣,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不知道對方經歷了什麼,也不了解那有多痛苦,他只想抱抱她。   

“我能抱你嗎?”他問。   

“不要,我討厭被別人抱著。”斯蒂芬妮將臉蓋住,他看不見她的表情了。   

他湊過去。   

“那要我摸摸你的手嗎。”   

“嗯……嗯……”她嗚咽著,伸出來那隻被機械磨出老繭的纖細白皙的手,他看到她的手臂上零零碎碎佈滿淡粉色的傷疤,多數快要好了,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見,更多隱藏在校袍寬大的袖子裡。他輕輕地握住那隻手,好像在摸什麼剛出生的小動物似的一般輕柔,然後是手臂——他幾乎是有點發抖地掏出來魔杖,回憶那些治療傷口的咒語。   

直到他看到斯蒂芬妮的傷口在他的咒語下緩慢地淡去了顏色,他才放下心來。被治療的人似乎反而有點沮喪,她躲在柱子後,背對著他,不讓他看她的臉。   

“現在快去看信。”她小聲催促著,布萊茲點點頭,攤開了第一張信紙。   

   

親愛的布萊茲   

這不過是暑假的第三天而已,我已經想回霍格沃茨了。我也想見你,但最近,梅爾叔父對我的管控更嚴苛了些,他甚至不願意讓我出門,更別提寫信了。   

我在暑假的第一天就回家了,梅爾叔父在昨天到了我家。至於我父親,他還是那副老樣子,他平時由一個叫做馬森太太的啞炮夫人幫忙照顧,不知道是不是得益于馬森太太照顧人的本事,他看起來很有精神,雖然腦子還是不清醒。   

至於梅爾叔父——我希望他快點去死。死得越快越好。我恨他。   

   

希波克拉底·盧瑟福   

也是你的斯蒂芬妮   

   

他什麼都沒說,也沒鬆開她的手。第二封信被展開了。   

   

親愛的布萊茲,我的同盟者   

上一封信有點過激了,但我覺得扔掉信不太好,所以就留了下來。   

我發現逃避梅爾叔父和我父親最佳的辦法就是待在自己房間裡,哪兒也不去,這樣不會有人來煩我。利用這段時間,我做了些一直以來計劃要做的小東西。雖然我還沒成年,沒法用魔杖令我鬱悶,但魔藥總歸是好東西,不是嗎。   

我做了你的藥,還有一些迷情劑、複方湯劑,因為感覺會用到。我打算把那些迷情劑賣給需要的人,應該會有人想用吧。那些嘰嘰喳喳的小姑娘,心裡都各自有著心上人,說不定會喜歡。   

愛情真是好賺錢的買賣。   

   

(看到這裡時布萊茲笑了出來,但他感覺到斯蒂芬妮的手抖了一下,所以馬上止住了。)   

   

我每天就靠看些書度日,巴希達·巴沙特成了我精神上的友人,尼克·勒梅是我煉金術的導師。這麼說可真彆扭,但當我完全沉浸於一次又一次地閱讀他們的著作時,我感到自己好像不再在那個破爛的屋子裡了,而是去了更遠的地方。   

希望你不要覺得我這段話肉麻。   

無限愛意。   

希波克拉底·盧瑟福   

也是你的斯蒂芬妮   

   

他們的孤獨感將彼此緊緊捆在一起。布萊茲看不到她的臉,卻知道她在笑。   

   

親愛的布萊茲,我的同盟者   

我終於成功收到了你的信!恐怕還有更多被叔父扔掉了。   

你那個開設地下治療師診所的主意是多麼絕妙!巫師裡肯定有人需要,畢竟,不是所有人的病痛都能在圣芒戈安安心心地被治療。   

不過要開設診所一定需要很多錢,我覺得你得好好想想,老實說,我對錢沒什麼概念,只知道一個月一枚西可可以讓人不至於餓死,還能買到一些金屬器具。   

還有,這算不算無照行醫?會不會被魔法部管控?   

不管怎麼說都是令人興奮的主意。   

無限愛意。   

希波克拉底·盧瑟福   

也是你的斯蒂芬妮   

   

“你有好好吃飯嗎?”布萊茲問,他翻到下一張信紙。   

“我每天都有吃飯。”斯蒂芬妮含糊地回答道,不過布萊茲知道對方所謂的有吃飯不代表三餐都吃,也不代表每頓都吃得營養,“就是有一次餓到一不小心吃了螞蟻。”   

“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吃起來有點酸。”   

“嗯……關於那件事,我去和古靈閣貸款申請私人診所,理所當然地被拒絕了。”他又說道,他原本就對這事有點失望,對方信里的期待更讓他加重了這種失望感。   

“你總是那麼衝動,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她說,“不過這是好事。”   

這倒是布萊茲第一次從他人那裡得來衝動的評價。   

“還有三封。”她提醒道,布萊茲感覺到她的手好像有點不自在,馬上就要掙開他了,作為回應,他握得更緊了點。   

   

親愛的布萊茲,我的同盟者   

我在思考重新改進我們的信箱。   

或許有點突兀,但我不得不提起來一些最近才知道的事。你知道嗎,在這幾年內麻瓜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多人家裡都開始有一種叫做電腦的小玻璃窗,而我在暑假開始前有幸接觸到一個使用電腦的機會,並且用了一些名字叫電郵的東西,那簡直太神奇了,我都有點能理解那些沉迷麻瓜小玩意的人了。   

我還學了點麻瓜的編程,就是讓電腦運作起來的東西。但我沒機會實地用起來那些精妙的小玩意,這讓我有點難過。或許以後會有機會吧。   

重點是——這些東西和我正在構想的新版本的‘郵箱’很像,雖然他們的原理完全不同——因為我是用魔法做到的——但基礎的理論和方針卻很像。這讓我覺得很興奮。   

我真希望能快點回學校,郵箱就像我的孩子,我只想讓他變得更好。   

希波克拉底·盧瑟福   

也是你的斯蒂芬妮   

   

“不許笑。”他看到斯蒂芬妮那側過來一點的蒼白面頰微微漲起緋紅,還有她的耳朵——他知道她害羞的時候總是從那兒先紅起來。   

“沒有笑。”他故作嚴肅。   

   

親愛的布萊茲,我的同盟者   

我該怎麼起頭呢。   

不得不說,複方湯劑真的是個好東西。   

我用這藥變成我父親的樣子,再讓我父親變成我,然後我把他鎖在自己的房間裡,我出去了,我自由了,真不敢相信。除了我父親後來在我的房間裡把早餐全部嘔吐出來之外,其他都很完美。   

我利用這段時間去了趟麻瓜的商店街,然後又去了一些自己一直想去的地方。自由!自由!自由的一切在向我高歌!太棒啦!太棒啦!我在街上胡鬧了一陣子,隨後在藥劑快失效的時候回去了。   

當然,也買到了想要的原件和書。   

萬幸我並沒有被發現,叔父只覺得是我父親的病發作,在亂往外跑而已。雖然叫一兩個鄰居看見了,但是應該不要緊。   

叔父他那張蠢臉實在是太好笑了。   

希波克拉底·盧瑟福   

也是你的斯蒂芬妮   

   

他有點想猜猜她現在的表情,他曾經去過斯蒂芬妮家裡——對方的父親和她本人長得完全不像,他簡直不能想象斯蒂芬妮是怎樣瞞天過海的。但他忍住了。斯蒂芬妮不是那麼喜歡被別人注視臉,這也是他們常常坐在柱子兩端的原因。   

   

親愛的布萊茲,我的同盟者   

謝天謝地,暑假總算結束了。   

我在對角巷的貓頭鷹租賃寄出這封信,希望你不要在意。我忍了一個暑假,這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我都懷疑自己說英語能不能說的流暢。   

我想見你,我親愛的同盟者。   

希波克拉底·盧瑟福   

也是你的斯蒂芬妮   

另:我吃了一個冰淇淋,我真想向你炫耀它的美味。但我懶得。你就當做這是人生極簡主義者的最後一點倔強吧。   

   

“我看完了。”他把信紙收了起來,像對待什麼絕世的寶貝一樣拿好。他快步繞過那根寬大的柱子,斯蒂芬妮卻並沒有等他。她亂蓬蓬的長髮掠過他的指尖,他想抓住,可她逃走了。他們繞著柱子踱步,她躲避,他追上,然後他停下來,等待著她厭倦這場無聊的遊戲。   

接著他們抬起頭,他看到她那不小心從劉海後溜出來的眼睛,那雙眼睛如同藍寶石。他知道她也在看他,他知道他看得不是斯蒂芬妮,還有她的靈魂,當然,還有布萊茲他自己。他們的靈魂幾度交融,混合,隨後一同沉入更深的地方去,在這個龐大的倉庫裡,囤積了數百年的雜物,濁的下沉,輕的上揚,形形色色全部匯入遺忘的大海。   

“伊邪納岐和伊邪那美繞著柱子行走,然後忘記了一切。當他們看到彼此的時候,伊邪納岐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伊邪那美看到了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斯蒂芬妮的聲音幾近耳語,穿透了他的胸腔。   

“那兩個名字可真難唸。”布萊茲評價道,斯蒂芬妮將手放在他的心口,他知道她在感受他的心跳。   

“來自日本神話。”布萊茲看到她飽滿的、顏色有點淡的嘴唇抿出好看的形狀。   

“我們也要忘記一切嗎?”他問她。   

“我們忘不掉。”她的手伸進他的襯衫,冰冷的肌膚觸到他赤裸發熱的胸膛,又猛然將他從那種融合感種抽離,隨後再度融為一體,“也不能忘掉。”   

“你說得對。”   

他那麼說著,然後吻了她,直到他們彼此的輪廓模糊在一起,再難以分開。   

這決然不是愛情。   

   

  

 

相关角色

  • 永續瘋狂雪卡林 :

    翻到這裡的話應該都看完了吧總之非常感謝閱讀【鞠躬】

    嗯、總之布萊茲和斯蒂芬妮的關係很奇妙,絕對不是正常的情侶關係,也肯定不是談戀愛,但他們倆心裡都不可能再喜歡別人了(……)大致上是怎樣的關係,閱讀過的您應當也會有自己的見解吧。

    寫得差是寫得差,不過盡努力用象征和象征做了一個意識流的世界。也希望您能喜歡。

    布萊茲並不是什麼好人,也不是什麼厲害傢伙,只是彷徨著、有點神經質,不停地無聲尖叫著的普通少年而已。

    希望能讓人有這種感覺吧。

    2018/03/21 11:33:10 回复
  • 堕天使路西法 :

    哇哦……这一对真是好互相着想的一对,看着真是甜的不行……很棒……

    写信……真是浪漫的事情!

    2018/03/21 14:17:58 回复
  • _Reen :

    我无法用言语形容看完的感觉……雪卡林的粮总是那么丰盛美味,是真的没感觉到竟然有一万字就看完了!!!

    总觉得全篇文是笼罩着一种似乎是柔和,但又不能说是温柔,emmm更像是月光(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的感觉,让我去触碰布莱兹的每一点心情和想法,太细腻了!

    谢谢你写了艾治!!他在你笔下也很可爱!!!同时看到布莱兹说不想闪烁的这句真的心里就窒息了一下。

    怎么说这篇感觉跟布莱兹的距离更加缩短了!!他原来是这样的人啊——的感觉。布莱兹跟野兔之间的感情我觉得更像是互相取暖(?)舔舐伤口(?)只有我知道你的伤痛(??)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啦呜啊啊啊)大概理解你想表达什么,比起恋爱,更像是soul mate的感觉吧!最后一段来回看了好多次跟诗歌一样了!!

    虽然你说布莱兹并不是好人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他好棒呜呜呜

    2018/03/21 14:54:18 回复
  • 永續瘋狂雪卡林 : 回复 堕天使路西法:

    謝謝……!

    雖然現在是甜糊糊的但大概未來會很……嗯?

    2018/03/22 01:44:18 回复
  • 永續瘋狂雪卡林 :

    你寫的那麼長看到評論的瞬間我飛到了天花板上!!!請給這個星也老師加一百分!!!【吶喊】【醒一醒】

    有給你那樣的感覺真是太好了,因為這篇文就是衝著那種感覺去的!文章後面完全是CP(?)向我還有點擔心只寫了一點艾治會不會不太好……

    確實大部分的感情是你想的那樣!!最後一段有打到效果真是太好了【閉眼】

    總之感謝喜歡……!!

    2018/03/22 01:49:34 回复
  • 海岭菌 :

    彼此鼓励对方坚持下去,更像是被困在雪里互相依偎的两个人吧。

    这样的感觉很涩又有回味啊……

    布莱茲的生活可算有一些明丽的色彩了!赞美艾治!

    感觉很柔软很凉爽,就像是星也老师说的,像是月光。

    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感到一种大厦将倾前万物微妙地处于平衡中——那种感觉。

    好想让时间停在这里,只这样就好。保持这个状态就很好。

    _(:зゝ∠)_您写得太好了!!

    2018/03/22 06:20:48 回复
  • 永續瘋狂雪卡林 :

    感謝長評><

    您……會讀心嗎【顫抖】“被困住”這個說的……太棒啦【捂臉】

    總之非常感謝……!!!【hughug】能被覺得好我很榮幸!

    2018/03/22 06:35:09 回复
  • 早睡早起身体好 :

    开头纠结喝不喝南瓜汁的问题也太真实了!!!!跟着一起纠结起来!!!!(你

    寝室里的交流好可爱!!!!会给大家喂小甜饼的小学弟太可爱了呜呜呜怎么这么好呀!!!!!想闪闪发光的艾治也好可爱www可以通过可爱到闪光的方式来发光呢!!!!!(喂

    布莱兹说不想闪烁让人看得难过……是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发光,还是觉得自己发光反而让人困扰呢?因为狼人就像一个狭小的暗室围绕着他的感觉…………

    原来斯蒂芬妮过得这么不好!!!难怪会想逃离世界…………耳朵会红好可爱哦!!!!

    感觉他们两个都在自己的暗室里,但是有一个互通了两个暗室的小房间,就是有求必应屋……

    诊所算不算无证经营太现实了!!!!不过话说回来魔法界真的有发证的部门吗!!!(十分担心起来

    2018/03/23 15:45:29 回复
  • 永續瘋狂雪卡林 : 回复 早睡早起身体好:

    感謝長評……!!(づ。◕‿‿◕。)づ

    是的呀,開頭那個場景我也很糾結,不過大部分人在投硬幣前/征求意見前就心裡就有了答案,所以雖然硬幣結果不是但是列夫他還是咕咚咚喝下去了

    舍友都是好人!!感覺有這些孩子在能不停加san了!!

    你的描述太準確了……是的,有求必應屋對他們兩人來說就是那樣的地方,看原作的時候覺得有求必應屋是一個非常有孤獨感的空間,但是在那裡秘密和不能正當化的東西得以擺上來(雖然原作的哈利他們用有求必應屋的方式超正派的)

    我也有點擔心但總之先這麼著急吧!!!

    2018/03/24 02:04:5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