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瑞比克企划
库瑞比克企划

库瑞比克企划

企划资料组。           

为了暑假开企而事先投喂背景:3         

本企划资料部分仿照了DND各版三宝书。

=======================

重要!:请先阅读序言,而后根据兴趣与需要选择性阅读!参与企划本身并不要求看完全部设定。

  • 112 投稿数
  • 5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80 关注人数
  • 优泽

    X君

    X君

    2015/07/11

      

      

    优泽  

    ——大地之母,龙母,世界之源  

    强力神  

    圣徽:一片荒野  

    神职:大地,收获,自然  

      

    阵营:绝对中立  

    领域:土、保护、动物、植物  

    偏好武器:弯刀  

    信徒:德鲁伊,巡林客,猎人  

    眷民:龙  

    眷器:鳞歌  

      

    作为库瑞比克最初的十二位神祇致意,优泽无论在什么状况下都显得有些特殊:她不仅仅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之一,也不仅仅是诸神中最为年长的一个,她更是这整个世界在诸神中的具体形态。  

    在吟游诗人的故事中,我们或许更能够看到优泽身份的特殊性,传闻当未写之神创造这个世界时,世界中有一部分是多余的,他把这多余的一部分世界从库瑞比克中取出放进了一具躯体里,这个躯体就成为了最初的神祇,优泽——因而优泽无疑是诸神中最年长的,因为她就是这个世界本身,她看着其他诸神被创造,这个世界逐渐成型,她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切,如同一位母亲凝视着她的儿孙。  

    而优泽的性格也就是如此,她看起来永远波澜不兴,棕色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温柔的目光,那些优泽信仰盛行的地区人们总是会说优泽正在注视着你,这句话意味着你的所做所为仍旧在某人眼中,但优泽通常并不会直接出手干预些什么,她的注视带着一种包容性,她会如同大地一样包容着这世界上的所有事物,无论对错。  

    作为地母与巨龙主宰者,曾有不少人诟病优泽对待事物的这种态度,然而优泽同样不会因他人的议论而改变些什么,她遵循着自己的规则待人处世,她就是人们所生存着的世界具现:无论人们做了些什么,世界总有它自身的规律,而违反世界规律的人必将被世界驱逐。  

    而这也是优泽与库瑞比克世界关系的另外一重体现,她与这个世界同根同源,如果库瑞比克世界正遭受灾难,那么优泽的身体也会抱恙,在两次大冰期中她曾经陷入漫长的沉睡,然而即便是冰期的制造者也不敢对她任意妄为,因为他们确信,一旦优泽死去,这个世界也在劫难逃。  

    从这个意义上优泽的身体状况可以视为对于库瑞比克世界现状的某种反馈,如果有人正在危害着库瑞比克世界的稳定,那么优泽也会感到不适,但这种不适不能作为对未知状况的预知,它只能体现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也只能够提醒诸神危机已经到来。  

    另外,除了是大地之神,优泽也代表着大地的生命力,人们认为植物之所以能够生长也有这位女神的功劳,她提供了世界生命力源初的形态,植物的种子从她那里汲取力量,瑞图宁将这些力量引发、让植物生长,而后兀烈卡卡引导这些力量让植物繁茂;动物再食用这些植物,让生命力开始在这个世界中流通,但归根结底,世界上所有生命都来源于大地之母。  

    因而优泽也被作为丰收之神进行祭祀,人们会在刚入秋时祭祀这位神祇,以确保这个秋天能有好的收成,而有些人则会在将要完成某些事时向优泽祈祷,以期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履历及其它相关神话:  

    在库瑞比克创世之初作为第一位神祇来到世界上,据说在所有神祇中,她是唯一知晓未写之神真正面目与名字的神祇。  

    第一次大冰期时因为整个世界都被冰雪覆盖,所以优泽陷入了漫长的沉睡,她的沉睡之地据说是在瑞姆欧林,但无人能考证这个传说。  

    而后的丰饶之年中,随着生命力的旺盛,几乎所有与生命之力相关神祇的力量都得到了提升,优泽也不例外,在这段时期中人们时常能够看到优泽降临于世,她看起来更加容光焕发,这足以说明整个世界都在蓬勃发展。  

    第二次大冰期中,优泽随诸神一起被驱逐至黛因,而在黛因中她再度陷入了漫长的沉睡,直到这次冰期结束。  

    失落之年代,优泽看顾大地之上的生灵和他们的征战,战争似乎让优泽的身体再度陷入了一轮不适中,优泽的神力在这一时期减弱,但优泽的牧师显然不是因为追求神力而追随这位神祇,但也有许多优泽牧师加入了平定战乱的阵营。  

      

    教义:  

    “平等、包容”。  

    优泽的教义教导她的信徒面对一切都平等看待,所有的一切都源自大地之母,诸生平等。  

    但这种平等与瑞图宁教义中的平等有所不同,瑞图宁倡导生命的循环,是一如她春之女神的身份般倡导蓬勃发展的生命,她认为生命之流仍有其规律,所有的一切都会按照规律循环;而优泽的平等与包容则是一种全然的远望,如同一片荒野般仍各种生命不断生长,因而几乎所有的优泽信徒都是自然主义者,他们认为生命都应当自由地生长,大部分虔诚的优泽信徒都会过着朴实且与世无争的生活,他们认为一切善恶、生命都是自然的的一部分,有时侯他们的态度就像是超然的旁观者,让人觉得他们甚至不把自己当成自己种族社会中的一部分。  

    不过优泽的教义本身并不提倡信徒脱离他们种族的社会,尽管她的神殿与牧师都位于深林之中,但她往往会教导自己的信徒库瑞比克的各种生物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他们的文化与社会也是如此,地母会以同样的包容态度注视着他们发展,任何生命都无法在他存活的现下去评断一个种族与世界的得失,她因而倡导自己的信徒以入世的眼光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以自己的力量来为大地作出贡献,而一旦人们(无论那是不是她的信徒)这样做了,优泽也会给予他们丰收的回报。  

    而优泽的信徒们也相信,如果一片土地不丰收,一定是他们没有以正确的方式供养自己的土地,只有善待土地与自然的人才会得到真正的回报。  

      

    神职人员与神殿:  

    优泽的神殿通常都位于深山老林中,即便是在那些没有森林的世界,她的神殿也绝对是在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些地方通常都一片荒芜——保留了当地自然最原本的模样,优泽的牧师通常都以此为自豪,并且他们会看护这一地区不被他人所破坏、让所有的生物自然地生长,优泽的神殿也会尽可能地融入这片环境中,来参拜的人往往难以从无数自然风貌中分辨出人工的痕迹。  

    而优泽的教会也如同荒野一样自然、分散,她的牧师没有固定的组织,似乎所有的牧师都各自为阵,甚至出现过不同神殿对于优泽教义的理解不尽相同的状况,同时优泽的牧师也很少祷告,他们会以实际的看护自然的行为来作为对女神信仰的表现,大多数优泽的牧师会驻守一片荒野,与当地的德鲁伊及巡林客结成盟友,也有一些牧师会从自己所在的神殿出发到四处传教,并将受到女神信仰感召的人带回神殿——大部分优泽的牧师都是这样加入优泽的教会的,但也有一部分人自称天生就受到了女神的召唤,他们从一出生起就向往自然,这样的人往往会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家并居住进优泽的神殿中。  

    优泽的神殿通常会是开放的、任由各式各样的生命进驻,居住在神殿中的优泽牧师会定时饲喂神殿周边的野生动物,他们也欢迎任何有困惑、有苦恼的人在他们的神殿中小居——代价是这些人要参与神殿的劳动,或者为神殿提供一些帮助(在一些地方也会以收取少量金钱的方式进行,优泽教会从不排斥金钱,但大多数信徒仍然愿意以劳务方式进行这一行为),他们甚至欢迎取材或采风的吟游诗人留在神殿之中、甚至参与他们的祭仪。  

    而对优泽的祭祀通常也极尽朴素与自然,没有更多繁复的礼节,只有简单的祷词、并将当季的蔬果及花卉献给女神而已,有时侯也会有猎人带来他们狩猎的野兽,这也不会被拒绝,事实上只要是从大地中得到生命力的生物都能成为祭奠的祭品,但不成文的规定是在这种仪式上不会出现智慧生物,女神不喜欢这样的杀戮行为,她会拒绝这样的祭品。  

      

    其它神圣能力:  

    荒野之风:优泽女神的力量能够让她的牧师借助大地的力量获得生命力,又或者一天一次变成为一只野兽。【企划效果:一章一次,将一篇作品的得分X2(该作品所得总分上限为80)。】  

    【跑团效果:自二级起得到自然变身的能力,该能力同德鲁伊的同名能力,以牧师等级-2计算对应的德鲁伊等级。】  

      

    化身:  

    优泽的化身通常都是一位女性(无论什么种族,但通常会有些迹象现实她是龙的后裔),有着黑色的及地长发与棕色的眼睛,眼底总是闪烁着温柔与包容的光芒,她降临人间时倾听的时间总是比开口的时间要多上很多,她会微笑着聆听各式各样人的话语,遇到她的人都说她给人以一种母亲般的质感——无论她的外貌如何——让人会愿意将自己所遇之事说给她听,而她自己却如非必要绝不开口,有时甚至会让人觉得她是个哑巴、不会开口。  

    事实并非如此,优泽总会在最后给予那些向她倾诉的人一些建言,她的声音听起来向是穿梭过幽谷的风,空旷得让人产生了一股伟大的质感,很多人都是在这时才发觉与自己交谈的并非凡人,不同的人对这件事的反应不一,但优泽更偏爱那些仍旧与之前相似的态度对待她的人,她会给予这样的人以祝福,在许多故事中,英雄在踏上冒险旅程中都曾受到优泽的祝福。  

    此外,据说优泽偶尔也会化身为林间的野兽,但并没有多少传说提及这点。  

      

    与其他神祇的关系:  

    瑞图宁:由于优泽与瑞图宁的教义有重叠的部分,因而这两位神祇一直保持着一种合作态度——这种“合作”并不是有意识的,而是一种下意识间的默契,就如同两位神祇在人间的教会一样,有时侯瑞图宁的教会会与优泽的教会相连,二者共同守护一片水源地的安宁,而优泽赋予生物的生命之力也是瑞图宁力量的源头,所以两位女神的信徒也在一定程度上相互重叠。  

    珂旭:作为整个库瑞比克世界秩序的照看者,珂旭向来看护着优泽的健康状态,他时常会将优泽成为“诸神的长姊”,并经常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因为他认为,优泽的身体就代表着这整个世界,一旦她感到不适,珂旭就会一遍又一遍地在库瑞比克的天空中巡视,并且惩罚那些他认为是造成世界动荡的因子,人们总认为这两位神祇间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关系,有些人认为那或许是爱恋,但大部分的人都认为那比爱情更加平淡与持久,很多人觉得那或许真的是像珂旭所说的那样是一种亲人般的关系。  

    珂宁:比起自己的兄长,珂宁表达情感的方式总是更加简单而直接,人们有时也会在诸神王庭中会听到珂宁为优泽歌唱,这位创造了精灵的神祇总是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对这位曾在幼年时期照顾其他诸神长大的神祇的情感,而珂宁更是曾经直白地告诉过所有精灵要与优泽的信徒友好相处,并且不得对侍奉优泽的牧师不敬。  

      

    眷民与眷器:  

    虽然被尊称为“龙母”,但优泽与她的的眷民——巨龙们的关系并不亲近,按照优泽一贯的教义,她对这些由她自己创造的种族放任自流,她几乎不看顾他们,甚至连巨龙们通常也意识不到这位创造者的存在,但在一些上古巨龙口中,每条龙的内心都是“优泽”的,他们更喜欢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独自蜷缩在财宝堆上,而不是去理睬那些“无毛的猩猩”又做了些什么。  

    事实上若非牵扯到自身巨龙们甚至都很少与自己的同族见面,他们也并不祭祀优泽,只是在龙语中流传着许多以优泽(艾瑞克语)为词根的词汇。  

    但优泽仍是赠送给了巨龙们她的眷顾之物,“鳞歌”,这柄弯刀闪烁着七彩龙鳞的色彩,它看起来就像是由无数鳞片构成的,而这柄弯刀也有着龙鳞般的坚韧以及无坚不摧的锋刃,并且它的刀柄有着特殊构造,在由巨龙使用时它可以成为它们利爪的一部分,为巨龙提供更多的伤害。  

    而它之所以名为“鳞歌”或许是由于这样的理由:当鳞歌挥舞时,高速流动的空气会穿过鳞片的间隙,发出一连串的声音,当这种声音连在一起就宛如一首歌谣。  

    这柄弯刀据说现在仍在某位金龙长老的手中,因为巨龙一向不让任何人接近他们的宝藏(更不要说那是优泽赠与的),所以自丰饶之年后人们就无从得知鳞歌的近况,随着眷族的失落,人们猜测鳞歌也已经失去了神圣的力量,但也有冒险者坚称他们曾经看到过有金龙仍在使用那柄利刃,但不管怎么说,从来没有人认为鳞歌会随着一位巨龙死去或者化身为守护者,人们普遍相信就算鳞歌失去了力量,巨龙们也不会将它像一般宝藏那样对待。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观

诸神志

种族志

职业志

地理志

英雄传

边栏&其它

地方志

生物志

年代记

技能池

世界图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