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瑞比克企划
库瑞比克企划

库瑞比克企划

企划资料组。           

为了暑假开企而事先投喂背景:3         

本企划资料部分仿照了DND各版三宝书。

=======================

重要!:请先阅读序言,而后根据兴趣与需要选择性阅读!参与企划本身并不要求看完全部设定。

  • 112 投稿数
  • 5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80 关注人数
  • X君

    X君

    2015/07/11

    梵   

    ——战神,军主,战争之主,恐惧之王,异瞳之神   

    强力神   

    圣徽:沾血的长矛 或 一双异色的眼睛   

    神职:战争,征服,纷争,不和,严刑峻法   

       

    阵营:守序邪恶   

    领域:战争、力量、邪恶、秩序   

    偏好武器:长矛   

    信徒:兽人,独裁者,邪恶战士,黑暗卫士   

    眷民:兽人   

    眷器:不和之矛   

       

    传说在世界诞生之处,一切是一片和平,创造世界的诸神也彼此和睦,在这里没有任何争吵。   

    然而这样的时间持续不长,在面对怎样塑造库瑞比克世界这个问题上诸神产生了分歧,兀烈卡卡愿意让世界充满活力,柯旭主张应该彻底地、完整地制订这个世界的规则,而他的弟弟柯宁则想要让这个世界的生命们自由地选择他们的道路。   

    因为这样的分歧诸神之间发生了争吵,而就在这争吵中,梵诞生了他一出生就扰乱了诸神的会议,而后他一下子就落进库瑞比克的世界中,从此将不和与战争的种子埋进了这世界的土壤之中。   

    作为最初的十二主神中最小的一位,梵司掌着最不受人喜欢的纷争与不和,他是战争之神,是世界上一切不和的最初源头,他代表了政府、暴虐、掠夺、恐惧、入侵与邪恶之火,也代表着秋日的冷漠与肃杀,他因此而受到那些善良的神祇们的厌恶,有些吟游诗人相信正是因此他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乖张并且暴戾的性格,然而在调查之后,这些吟游诗人往往本身就是梵的信徒;而人们往往畏惧这位神祇,比起其他邪神他也受到更多的崇拜,因为人们往往会向他祈祷不要让战争与灾祸进入人世。   

    而虔诚的军主信徒则会把自己的一生投入战争中去,他们为梵筹建军队,为他规划将整个库瑞比克世界纳入邪神的怀抱,但与此同时他的信徒也时常加入冒险队伍,以冒险中勇武的战斗来取悦他们的神祇,梵会欣赏这样的行为,他也不反对自己的信徒与那些善良的冒险者们一同旅行,对他而言这些善良的人们迟早也会是他统治下的一部分,那些独裁者们往往会因此欣赏梵的信仰,他统治而不会彻底扑杀,不和但并非杀戮,梵从不进行无意义的杀戮与屠杀,他所寻求的是对整个库瑞比克的一种邪恶、专一并且完全的统治。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欲求,梵既是冷酷无情却又是狂妄傲慢的,在吟游诗人的故事中他往往身在用鲜血与骷髅的王座上睥睨着世人,梵从来不会畏惧任何神祇的宣战,也不会惧怕任何惩罚或者针对,他将逃避视为耻辱,将散步恐惧视为理所当然,他认为战场上的逃兵是最令人不屑一顾的,信仰梵的战士通常都会勇往直前地战斗,他们将伤痕视为一种勇气的表现,而他们也相信那些真正奋勇战斗的勇士们会在他们死后被招待至梵的大殿,并最终成为他军队的一员,梵也从不同情弱者,对他而言弱者就应当被统治与奴役。   

    作为秋神中的一位梵位在秋天转冷、即将进入冬天的那个月份,他象征着这时秋天万物肃杀的景象:丰收已经过去,现在一切该为严寒统治了——他们往往会在这个月份祭司他,而那些信仰梵的类人种族、或者梵自己的眷民兽人则总会在这个月份进行流血祭司,或是发动战争。   

       

    履历及其它相关神话:   

    在库瑞比克诞生之初,诞生于诸神间的第一次纷争,在诸神惊觉他带来了不和时逃进了初生的库瑞比克中,在那里他游历了各个世界并埋下种子,这些种子在日后生根发芽,就成为了一切战争的开端,因而现在人们提到战争,有时侯也会用梵的种子来作为比喻或者代替。   

    在第一次大冰期中,梵曾经寻求与沃玛兹的合作,但身为一位善神,沃玛兹拒绝了他并将他丢进了而今的“鲜血世界”瑞姆克尔的冰原中,在那里梵发誓要构建自己的力量。   

    因而在整个丰饶之年中他并没有回到诸神王庭,而是在库瑞比克的世界里暗中旅行并且寻找,他联合了库瑞比克世界中诸多邪恶势力,并将他们一一纳入麾下,在后来形成了梵自己的力量——鲜血骑士团。   

    这支军队在第二次大冰期中就初现威力,当“悲荒之神”萨玛斐想要将整个世界纳入自己的版图中时,他第一个找到了梵并且寻求与他的合作,梵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件事,在几位邪神的联手下世界再度陷入了大冰期,鲜血骑士兵团成为了在冰期占领世界的力量之一,而随着时间逐渐推移,萨玛斐的力量渐渐衰落,而梵也看到了冰期即将结束的预兆,他在恰当的时机与萨玛斐反目成仇,鲜血骑士团迅速汇聚并占领了瑞姆克尔,时至今日那里仍处在战神帝国的统治之下。   

    鲜血骑士团:仿佛与柯旭的骑士团相对的战神骑士团,是梵教会的直属力量,虽然名为“骑士团”但其实一点也没有骑士作风而是梵统治世界的爪牙,他们遵从梵的教诲,以政府和统治世界作为己任,骑士团内部严谨、彼此之间有森严的等级制度,即便是在不同世界的骑士团也依然会遵从相应的等级高低,而位于骑士团上端的,就是梵的教会。与柯旭骑士团不同,鲜血骑士团与梵教会间的关系并非并肩战斗的战友,而是相互统治、支配的关系,骑士团和教会间的权力一直在不断拉锯,只有在梵显身并给予他们明确目标时这种拉锯才会(暂时的)终止,梵欣赏他们这样的相互斗争,因而大多数时间里,他都对这样的现状不闻不问。   

    异瞳:因为这位神祇拥有两种颜色相异的瞳孔,因而一些较为落后的世界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所有异瞳的孩子都是邪恶之物,他们不是梵的爪牙就是他寄托的孩子,但随着时间推移人们渐渐意识到了这根本是无稽之谈,一个人有着怎样的性格与他的瞳色完全无关。   

       

    教义:   

    “让种子安静萌发,让兵刃去解决一切”。   

    在一般人看来,梵的教义宛如一句瑞图宁的教导,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梵的教义与他在传说中所进行的事是直接相关的,在传说中他在世界各处埋下了不和的种子,而后他安静地等待了许久时光,就是为了等待这些种子萌发、生长,最后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而当战争开始发生时,惟有强大的力量可以解决一切,这“力量”并不单单指武器或者物理上的能力,也包括了智谋、阴谋以及诡术,梵热爱战争,而阴谋也是战争的一部分,他鼓动自己的信徒去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无论那要采取怎样的手段、伤害到多少人,作为一位战争与力量之神梵甚至欣赏那些为了获得力量而进行杀戮的行为,他欣赏流血,对梵的信徒而言流血是最好的祭祀手段。   

    因而梵的信徒大多不进行口头上的祷告,当他们需要向自己的神祇祈祷时他们通常会使用手边能够得到的活物进行祭拜,他们会为那些祭品放血,而后将流血而死的祭品用长矛钉在什么地方以完成祭祀,他们相信这样一来梵就会注意到他们,并用他的力量帮助他取得更大的成就,这个仪式看起来似乎与宵银的仪式十分相似,但它们并不相同,梵所注重的并非鲜血本身,而是“流血”这一行为,换句话说他在乎的是仪式中所包含的伤害与死亡,若祭品能在无限的惊恐中死去那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事实上就算不进行放血而直接将祭品杀死也会得到梵的赏识,信仰梵的战士通常都会在战场上进行类似的行为,他们相信如果在战争开始前就决定把这场战斗中杀死的敌人都献祭给梵,那么梵会保佑他们,让他们得以杀死更多的敌人。   

    梵的信徒中总是有很多以刀刃为生的人,这显然与他战争之神的身份相符,不少人借助相信借助梵的力量可以更好地引发战争,让世界笼罩在战火之中——而后由梵接手,但实际上独裁统治同样也是梵所喜欢的,独裁者往往能带来诸多痛苦与死亡,因此尽管独裁者通常不引发战争,但梵同样会声援他们,让他们把恐怖散布到他们王国的每个角落。   

    那些邪恶的战士和野蛮人通常会是梵的信徒,黑暗卫士通常会效忠这位神祇并为之而战,此外战争贩子和独裁者也往往会崇拜这位神祇。   

       

    神殿与神职人员:   

    梵的神殿可以说是整个库瑞比克世界中最有特色的神殿之一,人们总是传闻就算你只是听说过梵的神殿,你也绝对不会把它认错。   

    而他的神殿大多建立于荒野、蛮荒之地,这并不是为了躲避那些善良势力的侵害,而是因为梵相信只有拥有力力量的人不会畏惧这种程度的困难[而当你历经千辛万苦抵达的地方与你方才经过的荒野或许并没有什么两样,这里看起来荒无人烟,只有一些残垣断壁静静地等待着你的来访,而在这些废墟中——梵的神殿就那样竖立着。   

    他的神殿在一片荒野中往往格外显眼,它们有着尖尖的塔楼以及高耸的墙壁,精美的但却邪恶的装饰被雕刻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站在神殿之前仰望的人会觉得巨大的神殿似乎要直入天际,高耸的墙壁既冷酷又威严,压迫感扑面而来——至今仍没有人可以说清楚这种压迫感究竟是来自建筑本身,还是它之上被施展了什么奇怪的法术。而无论是在哪个世界,梵的神殿总是一片漆黑,信徒们为他建造的神殿就像人们对他的印象:这是一位漆黑的神祇,他令人产生恐惧,却又多少带着一丝欣赏。   

    梵的牧师与他们的神祇一样都热爱战争——不过鉴于这就是他们的教义,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不仅会在背地里操纵战争还会亲上战场,有梵牧师参与的战争总是会变得格外复杂,他们既能让战士们为了某个目标誓死而战,也能让战争陷入漫长的僵局,通常的说法是梵的牧师喜欢那些有意在战争之后发动更多战争的人,他们喜欢聚集在那些政府者身边,无论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开始他的征途,“目的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战争”也是他们常说的一句话。   

    不过独裁者往往也相当受这位邪神牧师的欢迎,这些独裁者往往用血腥的手段登上宝座,他们用强权统治着自己的国度,而梵的牧师会深知恐怖与不和将是这个王国未来的走向,因而他们很乐意留在这个国家里帮助那些独裁者们散播邪恶与恐惧。   

    梵的牧师往往有着显著的特征,他们的左右手袖口有着不同的颜色,一侧是鲜红色的,代表战争之中所流下的血与死亡;另外一侧则是漆黑的,代表着宁静时潜藏的暗流与肆散的恐惧;而这两种颜色同样也是梵双眼的颜色,有些梵牧师在活动时会把袖口隐藏起来不让外人发觉,但大多数牧师会选择大方地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其它神圣能力:   

    战歌:梵教导牧师们他的邪恶赞歌,这首战歌会赋予歌唱者四周的人力量。   

    【企划效果:一章一次,一篇作品的得分+队伍人数/千字(P),该作品所得总分上限为100。】   

    【跑团效果:每天一次,牧师获得“狂暴”,该能力同野蛮人同名职业能力。】   

       

    化身:   

    无论梵走到哪里,他的化身都会有一种鲜明的特征:拥有异色的双瞳。   

    异瞳可以说是这位神祇的象征,人们有时会认为只要一个生物中出现有着异色眼睛的个体那么就一定会是梵的化身,事实上并非绝对如此,但梵或许是有意让人这样理解的,他将这件事当作一种散播不和的方式。   

    而他最常见的化身与其他诸神不同,它并不是来源于他的眷族,而通常会是一个年纪尚轻的人类——自然,拥有一红一黑的双眼,他会选择这样的形象或许源于他对柯旭的挑衅,而少年般的外表则是由于他在最初的十二诸神中最为年轻,人们往往会在战争即将发生的地方看到这位少年,他看起来带着一种邪恶的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他,但一旦他们过于接近又会被一股无形之力震慑。   

    梵的化身通常会携带着一柄长矛,战士打扮,在胸口有倒置的塔尖吊坠,除了人类之外他还以精灵或者矮人的形象出现,但从来不曾以兽人的模样显现,面对自己的眷族,他通常会以一只野兽——通常是拥有异瞳的老虎或者狮子——的形象出现并带来神谕。   

       

    与其他神祇的关系:   

    宵银:虽然并没有什么直接证据,但根据两人的相似性,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两位神祇的关系不错,他们会一同带来阴谋、战胜光明与善良,战场上的死者会被两位邪恶的神祇刮分,秽土与军主的力量会主宰世界——尤其是吟游诗人会格外偏好这一题材,然而在十二主神中,由于有其他善良与中立的神祇注视,这两位神祇不太可能正大光明地走在一起,因为那必定是一场阴谋的序幕。   

    菲诺:与宵银不同,菲诺与梵的关系可以说人尽皆知——他们是情人,并且罪之女王显然对梵的教义本身没有没有什么兴趣,相反若是大规模战争爆发,犯罪者们通常也无力再行恶事,因为有个可以光明正大地杀人的地方正在等待着他们,因此两人可以说处在微妙的敌对立场上,可这并不妨碍他们在肉体上有所往来,而除了梵之外,菲诺据传也是宵银的地下情人。   

    兀烈卡卡:作为两轴中的对极,梵与兀烈卡卡间的关系向来以恶劣著称,梵推崇恐怖与专治,而兀烈卡卡却是革命的引发者,虽然表面上两位神祇只在见面时会相互嘲讽与讥笑,然而在暗地里梵的教会与兀烈卡卡教会却一直在相互较劲,他们一方扶持统治者,而另外一方则想方设法将之击倒,纵观库瑞比克的历史,这样的情况曾发生过无数次,两位神祇间有胜有负,这样的状况大约还有继续持续下去。   

    柯旭:人们时常将这两位神祇放在一起对比,他们或许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推崇某种制度——前者的是有规律、秩序的制度,而后者则是恐怖的制度——也都拥有骑士团,更不要说梵总是在有意无意中挑衅柯旭了,无论是他人类的化身还是鲜血骑士团的建立(它参考了柯旭骑士团,当然),但这样的对比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与意义,梵与柯徐虽然有所类似却绝不相似,而除了不死生物外,鲜血骑士团是柯旭骑士团另一个主要目标,时至今日他们仍在想着要夺回被梵统治的瑞姆克尔。   

       

    眷民与眷器:   

    虽然拥有眷民,但梵对于自己的眷民从未有眷顾之意,这些生长着獠牙、有着绿色皮肤的兽人是他第一次降落至库瑞比克世界时创造的,他并没有给予他们爱或者眷顾,他创造兽人仅仅是为了让他们扰乱世间,这些兽人们残暴、多疑、冲动,有着无穷无尽的掠夺欲和贪婪,不仅是引发战争最好的导火索,也会是最好的士兵——但也就仅仅是士兵而已,梵很少会提拔一个兽人担任他军队的领袖,不过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这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理智之举,因为兽人们的性格都过于冲动,不适合担任这样的职务。   

    虽然梵不曾给予他的眷民“眷顾”,但兽人们却依然格外尊敬他,这或许是因为梵所带来的战争可以满足他们的欲望的缘故,而梵也懂得在适当的时候引导自己的“眷民”,他会给予他们神示,也会提示他们即将发动战争,并且他还像其他神祇一样送给了身在瑞姆克尔的兽人们一柄眷器:不和长矛。   

    不和长矛是一柄以尖锐岩石为矛尖的长矛,虽然它的尖端是岩石而非金属,但这柄长矛比世界上的大多数武器都要锐利,兽人们认为它能够穿过任何盔甲与盾牌;而从长矛的外表上看你很难想象这一点,因为它看起来平凡无奇——甚至犹如一柄祭器而不是实用兵器,甚至当你握起它时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感觉,最多只会意识到它能够被使用,只有当它真正被用在战斗中时,人们才会意识到它的尖锐。   

    而这柄长矛的历史也就如同它的名字“不和”般,为了抢夺这件绝佳的利器与宝物,兽人们进行了许多次部落间的战斗,甚至在部落内为了谁能够持有这柄长矛而发生过争斗,无数次战争过去,在外人眼中这柄长矛俨然已经成为了不吉之物,而现在的不和之矛已经被瑞姆克尔的兽人之王库克斯•卡菲所拥有,但没有人相信争斗会就此停下。   

    尽管随着失落之年的到来,不和之矛“理论上”会失去它的力量,但有迹象表明,梵并未收回自己的神力,反而在那之上又增加了一些力量,他这样做或许仅仅是出于能引发不和的考虑,又或者仅仅是为了在将来可能发生的战斗或者战争中储备力量。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观

诸神志

种族志

职业志

地理志

英雄传

边栏&其它

地方志

生物志

年代记

技能池

世界图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