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瑞比克企划
库瑞比克企划

库瑞比克企划

企划资料组。           

为了暑假开企而事先投喂背景:3         

本企划资料部分仿照了DND各版三宝书。

=======================

重要!:请先阅读序言,而后根据兴趣与需要选择性阅读!参与企划本身并不要求看完全部设定。

  • 112 投稿数
  • 5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80 关注人数
  • 拉玛

    X君

    X君

    2015/07/11

    拉玛  

    ——神言,预言者,末年之神,隐秘者  

    强力神  

    圣徽:流着血泪的眼睛  

    神职:预言,秘密,魔法  

      

    阵营:守序中立  

    领域:  

    偏好武器:弓与弩  

    信徒:法师,历史学者,收藏家  

      

    在库瑞比克可查的历史中,在丰饶之年代前从未有过名为“拉玛”的神祇,这位神祇究竟如何诞生又来自何处一直不为人所知,关于拉玛最早的记载出现在丰饶之年代末年,有数份文献提及他突然出现在世界•札兰亚的“静都”宁水城,在那里他向居民们展示了自己的神迹,并做出了在其北方、有着“不落壁垒”之称的鹰巢堡垒必将陷落的预言,当预言应证之际,拉玛已经拥有了一批最坚定的信徒,而在这之后他又接连预言了札兰亚中将发生的许多事,这些事意义应验,关于拉玛的信仰也就迅速在札兰亚中流传开来。  

    但与传说相违的是拉玛其实并不是一个时常做出预言的神祇,他的大部分预言也并不清晰,更多的只是些模糊的意象与晦涩的词句,如何解释这些预言也成为了拉玛牧师的一项重任,而这大约也是拉玛的信徒人数稀少的缘故——尽管大部分人仍将拉玛作为十二主神、冬季的季节神之一进行(泛性的)祭祀与崇拜,但真正关于拉玛的信仰却并不广泛,甚至可以说稀少,只有那些对于晦涩未来与世界的命运有兴趣的人(没错,例如法师)才会是他的信徒,而拉玛的牧师也相当稀少,甚至他的牧师宁愿专注于拉玛的预言而非传播拉玛的信仰。  

    拉玛本人同样对于宣扬自己的神迹漠不关心,他很少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惟有预言之时除外——在这种情况下神言会挑选自己信徒中的一人作为附身,让他在附神的情况下作出预言,这样的人通常被称为拉玛的神选者,会在神祇离去后受到他人的尊敬。  

    而与拉玛及其教会的作风相反的事,拉玛相当受诗人创作的欢迎,不少诗人把他当作诗歌的引题或是一段故事中的引导者,预言与命运向来是这类作品中的常见主题,而拉玛教会则对这样的事讳莫如深。  

    此外,拉玛还是那些隐密之事的象征,他也是魔法及魔法师的守护神,法师大多都是他的信徒。  

    在一些传说中,拉玛原本就是一位人类法师,他为了探询库瑞比克的过往而想方设法地打开了通往未写之神所在地的道路,他在那位无名之神的书房里找到了关于库瑞比克国王与未来的书籍——这些书时至今日仍在被书写着——可当他翻开那些书的刹那,蕴涵在记载着过去与未来的文字中的神力刺瞎了他的双眼,从此以后拉玛就彻底被改变了,他不再探求世界的奥秘,转而变得沉默寡言、仅仅在必要之时开口,而他所有关于未来的话语都成为了预言。  

    人们也传言他那双被刺瞎了的双眼并非真正的盲目,只是被困在了未来,至今他仍在注视着未写之神那无穷无尽书写着的未来。  

      

    履历及其它相关神话:  

    于丰饶之年代出现,当时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神,但随着预言的实现而拥有了越来越多的信徒。  

    在第二次大冰期到来前准确地预言了它的来临——在当时根本没有人认为还会再出现一次冰期,这一准确的语言使得关于拉玛的信仰在第二次大冰期中得到了极大的增长,甚至在一些传说中,诸神也是靠他的预言才得以度过了大冰期;而在这次冰期结束后,他取代先前在大冰期中丧命的冬神成为了库瑞比克的十二位主神之一。  

    拉玛的爱情:尽管拉玛是一位出现时间短暂又格外孤僻的神祇,但吟游诗人们却似乎对描写与他相关的爱情故事有种微妙的爱好,在已知的吟游诗人作品中至少曾出现过三位爱上拉玛的女性,她们有的是人类,有的是弱神,她们无一例外都被拉玛那种独特的飘忽性格所吸引,奋不顾身地追求这位隐秘之神的真实面目。而在这之中有时可考的只有其中一位,那就是拉玛的女祭维达•加里,她曾在年幼时目睹过拉玛的神迹,据她自己说她曾经在接触拉玛的浓雾时目击到了拉玛的真容,这让她的双眼几乎失去了光明,但在这之后她就坚定了自己追随拉玛脚步的决心,在此后的人生中她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拉玛教会,这既是她坚定不移的信仰也是她至死不渝的爱恋,而根据吟游诗人的诗篇,她在死后被拉玛接走,两人从此生活在了诸神的王庭,但没有人知道这个结局是否是真实的,至少人们从未见过以神灵身份出现的维达•加里。  

      

    教义:  

    “未来处于雾中”。  

    对于非拉玛的信徒而言,拉玛的教义显得非常不“拉玛”,作为一位预言之神,拉玛的教义中却教导他的信徒未来是无法看清的,这让人觉得这位神祇格外矛盾,但同时也会让人觉得他格外神秘——不过拉玛的教义与他本人其实非常相似,想想他所做出的预言就可以明白这点,那种犹如雾里看花般的预言正是拉玛教义中所提及的事物:那是未来的景象,但却并不是一个确定的事物,而是一个雾中的景象。  

    而拉玛的信徒通常会认为他们就是为了破解这些遮盖住未来的迷雾才降生的,而破解这些迷雾的方法并不是什么高深的魔法,就是他们现在身周的一切,因而拉玛的信徒除了是未来的注视者外也是过去的发现者,他们通常都对隐秘之事、神秘的力量、失落的古书格外感兴趣,虽然这些事物可能来自于遥远的过去,但谁又能确保它们不会指引通往未来的道路呢?因而虽然真正的拉玛信徒相当少见,但他们通常都会在某一领域颇负盛名,他们或者是收藏家又或者是研究者,对常人认为不可能存在之事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这正是拉玛教义中积极的一面,他能让人们通过现在去看清未来。  

    然而拉玛的教义也有极端消极的一面——所有他的信徒都是某种意义上的旁观者,他们以与神言类似的态度处世,旁观、将所有的一切都注视于眼中,从不直接参与世事,他们认为他们是未来的注视者而不是现世的参与者,他们仅仅观察,如果不被问及,也不开口。  

    除此之外拉玛的教义还有另外一重解释,既未来只存在于雾中,这也意味着人们可以在注定的命运到来前努力去改变还不曾见到真实面容的未来,只有现在是永恒清晰的——但这一说法通常不流传在信徒之中,而是在吟游诗人之中。  

      

    神职人员和神殿:  

    由于拉玛是一位性格孤僻的神,所以他的神殿可以说是库瑞比克十二主神中最少的,它们通常都建立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峡谷深处、森林顶端又或者暴风雨之上,由于众多法师也都是拉玛的信徒,因而拉玛神殿的建设中经常都会有法师协助,他们会帮助隐藏神殿的所在,拉玛的牧师们声称只有真正有对拉玛的信仰之心的人才会拨开这层迷雾来到拉玛的神殿,这阻止了很多想要来拉玛神殿寻求预言的人望而却步,不过隐藏神殿的做法是一种双刃剑,这也使得拉玛的信仰不为人所知,一如他的教义般身处于迷雾之中。  

    也正是因为拉玛教会的这种做法,拉玛的神殿也被人们称为隐秘之殿,当冒险者们通过层层陷阻来到这座神殿时,他们通常会看到一座并没有什么特色的建筑物——根据所在地情况的不同可能用各种材料制成,就算挪在当地的城市中也不会有什么显眼——然而,在神殿的正门上,一定会画着拉玛的圣徽,流血的眼睛仿佛正在注视着前来这里的人。  

    拉玛的教徒将这眼睛称为真理之眼,因为它能看透重重的迷雾,也能够看出冒险者的来意,从而决定是否要给予他们预言,但这只眼睛就是这座神殿唯一的标志与装饰,拉玛的牧师不会过多地理睬神殿的装潢,甚至这些神殿有时也会沦为牧师们收藏品的堆放地:毕竟这些牧师自然也是拉玛的信徒,他们也像通常的拉玛信徒一样喜欢收藏世界上的隐藏之物,“过去关联着未来”,这句话是拉玛牧师们时常说的,这些有收集癖的牧师会将藏品收藏在神殿之中,因而拉玛的神殿对于那些贪婪的冒险者来说可以算是一个巨大的宝藏,但牧师们却从不这样认为,仍旧不断地收集着那些他们认为隐藏着秘密的物品。  

    因而,那种喜好探究隐秘之事和不为人知之物的人最容易被拉玛的教义所吸引,但要成为拉玛的牧师,仅仅是好奇心是绝对不够的,拉玛的牧师比起一位神祇的侍奉者更像是一个秘密结社,他们会以自己的方式来考验加入者,唯有那些真正理解拉玛教义——不仅仅关于隐藏之事,更要关注它与未来之间的连携——才能加入教会,而这些真正成为教会一员的牧师往往也热衷于研究与探索,并不会格外对传教拥有兴趣,这让拉玛教会变得更加神秘而怪诞,他们更像是一些有着共同兴趣的人的集会而非牧师,然而拉玛的牧师的确对拉玛抱有信仰之心,他们会研究拉玛所留下的预言,也会定期对拉玛举行祭祀,在祭祀中他们被刺瞎双眼的祭品献给他们的神祇,以此象征拉玛闯入未写之神书房的行为。  

    但拉玛本人对于这种献祭的态度一直是个谜,作为一位神祇他并不经常出现于世,信徒们也因此缺乏他的引导——这也是拉玛信仰如此稀少并且凌乱的原因之一,一个冒险者通常不会在冒险途中发现拉玛的祭坛,即便是在主祭他的极月中,人们也仅仅是泛式的祭拜这位一年中最后的神祇,而拉玛对此从未表示不满,大多数的人们都认为他就像他的称号“神言”一样,是一位如同说出口的话语般飘忽的神祇。  

      

    其它神圣能力:  

    神识之言:拉玛赋予他的祭司们的力量,能够预知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会发生的事——以拉玛自己的方式。【企划效果:以预言诗的方式告知接下来的大致剧情。】  

    【跑团效果:每天获得一个额外的预言系法术位。】  

    附身:拉玛可以选择他的信徒进行附身。  

      

    化身:  

    在各种艺术作品中,拉玛往往拥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形象,或老或少,或男或女,连种族也不尽相同,这是因为拉玛并没有自己固定的化身,当他需要出现在世人面前时他通常会选择自己信徒中的一位进行附身,这些被附身的人会在短时间内失去神智,再度醒来时他的身周会冒出一团浓雾将他笼罩,这团雾具有神性,任何试图将被附身者从中拉出的人都会受到神性影响而无法动弹,与此同时被附身者的双眼也会失去焦距与光芒,就好像他天生盲目一样——接着,这些被选择的附身者就会开始做出拉玛的预言。  

    预言结束后这些信徒将会恢复原样,他们不会记得自己方才说过什么,也不会感觉到自己被神祇附身,这些被附身的人被拉玛的牧师称为“神选者”,因为他们是被拉玛选中作为预言的传递者——他们在此之后将会受到拉玛教会的崇敬,拉玛教会认为他们的遭遇是拉玛的神迹,在此之后拉玛的神殿与教会都会为他们开放。  

    然而那些怀疑论者通常会认为这种附身只不过是一种故弄玄虚,事实上拉玛根本没有作出预言。  

    另外虽然并非“从一而终”,但拉玛的确会反复附身于同一个人,这也使得拉玛教会会密切关注那些曾被拉玛附神的人的行踪;此外,根据传说,在无法找到合适的附身人选的年代拉玛也会使用曾经附身过的人的形象出现于世。  

      

    与其他神祇的关系:  

    拉玛是一位格外孤僻的神,在通常的记载中他从未与任何神祇保持密切关系,人们往往认为他与其他诸神间的关联并不是实质上的,而是一种更加玄渺的关联,诸神会听从他的预言,而他也注视着诸神的未来。  

      

    《迷雾书》:  

    所谓的《迷雾书》指的是拉玛教会对于拉玛预言整理和收集之后形成的书籍,这本书囊括了所有他们已知的预言及对预言的诠释,即便是那些已经实现了的预言也会在书上标注,拉玛的牧师通常会随身携带这本书的手抄本,有些牧师在外旅行(这种时候他们通常都在寻找他们的收藏品)时不幸身故,那么拉玛教会会尽可能地收回他携带的《迷雾书》,因为这不仅是《迷雾书》的珍贵手抄本,其中更可能有牧师个人对于《迷雾书》中预言的见解。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观

诸神志

种族志

职业志

地理志

英雄传

边栏&其它

地方志

生物志

年代记

技能池

世界图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