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31.小意外] 厨余生命

阅览数:
102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作者:粉毛枭  

【可以随意评论…!滑铲了一下一只饼oc的出生(?)会有后续有空写(搓手)】   

 

幻影饼干:加入了昂贵的红酒和黑巧克力,本该味道十分香甜醇厚的饼干……却被冒失的猫咪厨师使魔在烤制时掉入了《歌剧魅影》的书页又不小心烧焦了半边脸。由于即使用糖霜全力补救也难掩刺鼻的焦味,幻影饼干被魔女当做垃圾丢出了窗外,却也从而逃过一劫。 

因为有《歌剧魅影》书页的成分,幻影饼干对书中Erik的各种技能都天生地很擅长,甚至能够听懂动物说话,看见真正的幽灵。然而幻影饼干却是一个老实质朴的饼干,胆子还有点小……似乎还有一种经常因为气质被误认成坏饼的奇怪Buff,但幻影饼干相信真诚能够打动一切! 

   

    雨后的泥土很湿润,带着植物抽枝展叶时带来的清香。求生欲催促着幻影饼干撑着受潮的身体艰难地从地面爬起,拼尽全力地躲到了砖墙窗边垂落的葡萄藤的一片硕大的叶子下。   

最后还算清醒的记忆定格在在烤箱中被过于旺盛的热气烤到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幻影饼干也不知道迄今具体已经过去了多长时间。将被壁炉的火焰照得亮堂堂,暖融融的厨房取而代之的是空旷而阴冷的陌生后院,更不巧的是还刚好碰上了对饼干而言体感相当不适的雨天。先前艳阳高照的天空变得灰蒙蒙,云层的间隙中只透出几分朦胧的月色,暗得吓饼。叽叽喳喳的蝙蝠们向高耸入云的女巫城堡顶端拍着翅膀,一眨眼就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不见踪影。放眼望去,杂草丛生的院落里仿佛就只有他孤单一饼,香甜气息都被冷风尽数吹散的幻影饼干小心翼翼地蹲在被雨水冲刷得摇摇欲坠的葡萄叶下,就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   

......   

只不过他似乎确实是被抛弃的。   

幻影饼干坐着身下毛绒绒的青苔,在被浓厚黑暗覆盖的模糊回忆中寻找着自己诞生后的蛛丝马迹。   

“把书页掉进去也就算了,怎么这只贴盘边的饼干烤糊了这么大一块?像你这样干活,女巫大人回来之后准会收拾我们!”   

炙热的烤盘被什么正焦急地大呼小叫着的生物小心翼翼地搬起,闻起来是沾着炉灰的猫毛的味道。是艾莎?幻影饼干的脑中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一个陌生的名字。不,应该并不是叫做这个,只是完全陌生的动物,按气味房间里还有另外一只,大概都是它们口中“女巫”的使魔。幻影饼干的直觉告诉他,它们的话题中心应当就是自己没错。   

两只猫就这样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厨房里忙碌地上蹿下跳打着转,随着意识的消散,它们交谈的内容已经很难再传进幻影饼干的耳中了。终于,在某个时间使魔们终于达成了共识,幻影饼干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淋在了自己被烤得焦黑生疼的右脸上,闻起来甜甜的,是被加热融化后的蛋白霜,它们把他的伤处温柔地遮盖住,火辣辣的疼痛感也渐渐地淡去。他的身体被轻轻地转移到洁净的银盘里,紧接而来的是刀叉落在桌子上的脆响和年头已久的橡木门被推开的吱嘎声。   

有人靠近,落座,拿起他的身体嗅了嗅,在数秒的沉默后转为勃然大怒。   

“你们这些家伙是怎么搞的?!只剩下一块?浪费了我一大杯的上等红酒,以为把烤糊的地方盖住就可以不被我发现了吗?这样的厨余垃圾不配进入我的餐盘!为了掩饰这块失败品居然还放走了其他饼干!都滚出去!不把逃跑的饼干找到就都别回来!”   

这吼声简直是如雷贯耳响彻云霄,差点被吓醒的幻影饼干甚至听见了两只可怜的猫咪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牙齿打架的声音......那位暴躁的女巫恶狠狠地握紧了他,她枯槁却极为有力的手简直就要把他捏碎,也许是面团被烤得实在太硬才让幻影饼干逃过这一劫。然而就在下一秒他就感到脚下一空,风在呼啸,身边的温度骤降,然后就是突如其来的失重感,现在回头分析,也许就是那时候被一整个当成垃圾丢出了窗外,再然后嘛......再睁开眼睛,就已经是几分钟前的事了。   

仔细想想,自己的出生——简直就是一场不美丽的意外。不过这场意外倒是让不受欢迎的糊味救了他一命,幻影饼干想,毕竟按现状来看姜饼人生来就是点心,他同一盘出炉的饼干们也差一点就要变成女巫的晚餐了,还好最终是有惊无险......自己最好是越逃越远,再也不回到这种鬼地方。然而这雨就像无休无止似的,没有一丁点要停的意思,哪怕是处在排水功能尚好的墙边,脚下的积水洼也已经变得像个天然小泳池了。就这个模样跑出去,恐怕不出多久就要被浇成一滩动弹不得的面粉浆。所以唯一的办法是——即使很不愿意,在雨停之前,就顺着葡萄藤回到厨房再躲一会吧。   

幻影饼干咬咬牙,揪住了身边垂落的藤蔓。这些植物虽然纤细得一副经不起风吹雨淋的样子,承受一块小饼干的重量还算是绰绰有余的。攀爬的过程意外地顺利,就像他很久以前就很熟练似的。魔女的窗户栅栏容得下猫咪通过的距离,自然也挤得下身体扁扁的饼干。很快温暖的炉风就扑面而来,一点点带走蓄积在面团里多余的水分。幻影饼干小心翼翼地缩在厨具柜上摆放的瓶瓶罐罐后面,悄悄观望着女巫的动作。   

那女巫似乎是饿极了,大口地吃着未经烹饪,只是洗净加了盐巴的蔬菜沙拉和仅仅放在火炉里烤到不再那样冷硬就端出切片的火腿,看起来甚至还有点让饼心疼——如果她没有把活生生的饼干当作晚餐的话。也许是那些东西实在是单调难吃透了,也许是女巫并不满意没有生命力和灵魂的食物,在勉强填饱了肚子之后就把餐盘往水槽里随手一丢,抓起一块未烤制的饼干面团和一瓶亮闪闪的生命粉末,转头不知道研究什么去了。   

是要再烤一盘饼干吗?幻影饼干远远地看着魔女手里的食谱,浑身都起了一层面粉疙瘩,更要命的是有一群深棕色,只有上半身,半透明的,即使不到他的身体一半大却面色无比狰狞的饼干怨灵朝他围了过来,把饼干罐后面的角落围了个水泄不通。幻影饼干是真的怕——这一天之内意外已经够多了,如果现在尖叫出来,估计他就真的是不一定先被愤怒的女巫砸成碎片还是先被这群让饼毛骨悚然的怨灵大卸八块了。   

在糖浆泪从眼睛里流出来的前一秒,带头的怨灵终于在距离他几厘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嘿!你们看,他真的能看见我们!”怨灵头头转头招呼着周围的同伴:“太棒了!我们的计划——”   

“......”对面的另一只饼干怨灵对此表示不屑一顾,甚至没眼瞧幻影饼干一眼:“你确定这个看到我们就吓得一脸蠢样眼泪汪汪的家伙能救饼干?”它没好气地指着吓得像只见了大狗的小猫崽一样的幻影饼干,甚至还瞪了自己的领头一眼。   

“有饼干能看见就比没有强......”怨灵头头在幻影饼干面前晃了晃短短的手:“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看,我们都是饼干,姜饼人不骗姜饼人......”   

察觉到自己毫发无损的幻影饼干这才从长久的怔愣中回过神,朝着它呆呆地点了点头。   

“我们都是曾经被女巫吃掉的饼干......”一只说话细声细气的饼干怨灵从队伍后方飘起,展示着手臂上狰狞的咬痕:“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女巫只是想要我们做她的朋友,但是......”   

“我们知道一条从窗户逃走的路线,但是饼干看不到我们。”怨灵头头真诚地望着他,又转过身,用尾巴指了指窗外:“你可以救救下一盘出炉的饼干吗?就等等,能救一个也好,拜托了。”   

“......唔。”   

理智告诉幻影饼干他不该冒这个险。烤得生硬的面团也许能抵挡住女巫的一次抓握,但是要在战斗的场合面对那种庞然大物,小小的饼干又能有多少胜算呢?可是......眼睁睁看着同伴们怀着表达友善的心情,却一个个在女巫的口中变成碎块,也许上一秒还在欢笑的糖霜脸在一瞬间就会裂作几片,五颜六色的夹心会流满银盘,每种不同的颜色都代表着不同的饼干转瞬即逝的生命——这样的场景只会让他更加心痛。   

“好,我答应你们。”   

幻影饼干认真地点了点头,小心地压低身子,静静等待着时机。饼干怨灵们逐一散去,窗口附近的稀薄空气里只余雨点拍打窗框的声音。在连绵不绝的雨声中火炉里的木材噼啪,噼啪地烧着。炉火的影子随风轻轻摇曳,被围着光源滑翔的白色飞蛾的翅风撞歪了又很快跳回原位,丝毫没有动摇这亦真亦假的温馨。   

    

    

    

  

 

发布时间:2024/06/30 20:39:21

2024/06/30 Literary Prison 【231】小意外/清醒梦/水底/裂痕
0
  • 巫念桃 :

    为幻影饼干捏一把冷汗!不知道它要如何拯救自己的同伴呢?

    2024/06/30 20:43:22 回复
  • 粉毛枭 :

    有空会把后续补上的!(目移)那个蛾子也是重要角色(?)

    2024/06/30 20:43:32 回复
  • 粉毛枭 : 回复 巫念桃:

    OH感谢老大看了两篇饼……!我有空就进行一个后续的写(捂脸)

    2024/06/30 20:45: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