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布丁?

阅览数:
85
评分数:
4
总分:
40
举报

 

*吃布丁(x)喝假酒(√) 

 

 

 

  

 

   “这个东西……放进去有三天了吧?” 

 

  吉黛特踮脚扒着冰箱的门,视线完全被一份巨大的不明物体占据。她平时不会随便打开博尔德的公共冰箱,虽然顺手摸点东西带回去很不错,但自从误拿过狗粮猫罐头血浆植物营养液未知生物肉块等多种诡异食物后,吉黛特再也没有打过它的注意。 

 

  除了这次。三天前路过时她就被冰箱里传来的气味吸引,像是多种水果香气的混合,还带有淡淡的露水和泥土气息——是吉黛特最喜欢的味道,仿佛置身于熟悉的森林中。或许是谁将新鲜采摘的野莓放了进去,“但这个季节是不是太早了点?不管怎样,我会先尝一口水果是否酸涩,然后将最真实的建议送给这位朋友。” 

 

  于是怀着这样单纯的想法,吉黛特打开冰箱。但迎接她的既不是野莓也不是任何水果,过于耀眼的绿闪烁得她不自觉眯起眼。这种熟悉的、美妙的色泽和光芒,吉黛特脑内立刻匹配上最合适的事物。 

 

  “一份超级大的——绿宝石——” 

 

  吉黛特在震惊中伸手戳了戳。但更让她震惊的是,那份宝石质地柔软,还颇有胶质感地晃了晃。 

 

  “一份超级大的——绿宝石——布丁?!” 

 

  哦不。宝石和宝石布丁未免差别太大,吉黛特费劲踮起脚把它端出来,这是一份除了气味和颜色对不上号外,各种角度都完美无缺的布丁,货真价实。“它甚至快和我的脸一样大,想必制作它的是个大家伙……”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问题很明确:能吃吗?以她短短七十年的见识来说,布丁不该长这样子,但它散发的香气实在是太……不如说在这清澈如绿宝石般的布丁体内,吉黛特分明看见了四个大字:请吃我吧。这充满诱惑的布丁简直是为自己而存在的,吉黛特纠结地想着却不敢下嘴,要不先拿给奶油闻一下能不能吃? 

 

  最后本着不能迫害狗的良心,吉黛特忍痛憋住口水将布丁放了回去。再等一等吧,希望能看到这份布丁的主人,最好是再打开冰箱门时发现它已经被动了一口,说明这份布丁是纯洁无害的。 

 

  于是她一口气等了三天,这三天她不定时会看一眼冰箱里的东西,其他食物倒是有规律地增减,只有这份过于显目的布丁仍岿然不动,甚至色泽和香气更加诱人,仿佛在告诉吉黛特除了她谁也不能吃。 

 

  “很遗憾,你的主人或许早已将你遗忘了。” 

 

  吉黛特小心翼翼地端出布丁,放入背包内早就准备好的餐盒中。“但我会非常珍惜你。我还从来没试过把宝石吃进肚子里,你为我提供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我想你的主人应该不会责怪我带你回家的!” 

 

  对胃容量本就不算大的侏儒来说,这份布丁充当晚餐也绰绰有余。吉黛特兴奋地将布丁摆在家中餐桌上,它散发的香气几乎是主动钻进她的鼻子中。“我要很珍惜地吃——好吧,先试试有没有毒。但我相信你不会的,对吗?” 

 

  吉黛特切下四分之一的布丁,感觉像是用餐刀切割开一块宝石般神奇。“你的气味像是我素未谋面的故乡。好像比喻得有点夸张了?希望实际的味道也和闻起来一样。” 

 

  她满怀期待地吃下第一口,脑内立刻浮现许多画面:夕阳下溅起金色水花的溪流、用带着露水的树枝筑巢的小鸟、落在地面上的橡果……她立刻觉得“故乡”这个比喻简直天才,尽管她没见过故乡,这些画面也和味道毫无联系。继续吃下去,她仿佛置身于脑海的画面中,甚至出现了某些更为奇幻画面,像是一段尘封许久的历史。 

 

  “哦,我好像有点晕。我看到了太多东西,那些画面好像催着我去编织成诗歌告诉世人……”吉黛特吃下最后一口布丁,揉了揉眼睛。“我想我还是先睡一觉吧,希望我能在梦中看到更多。” 

 

  吉黛特神志不清地带着幻想扑进自己的床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失去意识,或许不过一两分钟,她便完全陷进布丁带来的世界中。眼前的森林逐渐变为开阔的村庄,诗人在弹琴诉说着两个种族的战争,地下珠光闪闪的宝石,地精逐渐扩大的领地…… 

 

  “如果不是我这几天漫画看多的话,”第二天一早,吉黛特恍惚地抓着自己的枕头回忆梦境,“那一定是过去的回忆——埋藏在我体内的血缘,一段被所有人都忘记的探险!” 

 

  可惜昨天只吃掉四分之一,如果全部吃掉的话一定能还原更多历史。吉黛特这么坚信着,将剩下的布丁视作使命般当作早餐全部吃了下去。博尔德有这么多异种族,如果将她看到的画面讲述给别人,一定有人能够理解她的。只是吃下去产生的幻觉似乎影响有点太大,吉黛特摇摇晃晃地出门,差一点就忘了用幻术伪装成人类再上街——她可没有传送的强大本领。 

 

  那一天博尔德到底有多少人见过吉黛特,她已经记不清了,不如说是她到底找了多少人。“小姐,您身上有我很喜欢的香气,您去过我的故乡吗?那里本是一片天堂般的地方,直到可恶的地精侵占了我们的家园……” 

 

  “抱歉,我没去过,但我非常同情您的遭遇。”艾栖林惊讶地看着侏儒醉酒般抱住自己的腿,但仍礼貌地倾听着。 

 

  “那是一场苦战。森林,地下积攒了几百年的宝藏,全部被强盗们据为己有!我被迫离开故土,却发现外面的人们正面临着更大的灾难!” 

 

  “哦,哦!真的吗!” 

 

  “一个坎德人告诉我,他要去阻止世界末日。我才知道克莱恩已经沦陷了,邪恶的法师离开了大法师之塔……可怜的牧师小姐,是我从时空之门里把她救出来,又夺回了马济斯法杖,防止宇宙化为虚无……” 

 

  “天啊,我不知道——” 

 

  “咳,小姐,”凯恩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转而扒拉住他的吉黛特,他本是路过为无辜的花妖解围,完全没想被卷进麻烦中,“后面的剧情似乎有点熟悉,我想您把小说与现实弄混了——尽管前面的部分听起来也不像现实。” 

 

  “我说的是真的,”侏儒倔强地抬起头,看起来完全不剩理智,“那个直面黑暗之后的法师,还有他的兄弟,我都认识!他们叫……叫什么来着……” 

 

  “如果您想回忆起的话,”凯恩无奈地摇头,“或许可以另寻更合适的人选。” 

 

  “我……我找谁?” 

 

  “比如阅历丰富——或者说能够妥善处理您的需求的人。” 

 

  吉黛特的记忆到这里便彻底断片。等再次清醒时,她只知道自己身处博尔德的办公室中,自己则躺在某人怀里。意识到这点后她便吓得立刻翻身坐起,同时对上伊丝塔和善的目光。 

 

  “呃,请问,我这是……” 

 

  “您睡醒了,吉黛特·格林小姐。”秘书平静地答道,“如果您希望继续讲故事的话,我很乐意成为您的听众,只要您不介意我在聆听的同时处理其他事物。” 

 

  “谢谢你……不过比起这个,为什么我的手里拿着笛子,发生了什么?”吉黛特几乎是惊恐地看着乱糟糟的背包和不知何时攥在手里的木笛。她只记得自己吃下布丁后产生很多混乱的想法,并且突然很想找人聊天,说出的话却记不清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大概…… 

 

  “一位博尔德的成员向我求助,说您会拉住每个路过的人聊天,并且难以通过沟通了解您的意思。于是我将您带至此地,听您讲述了大约一个小时。十一点零五分左右,您突然掏出笛子,说要作为吟游诗人将这段伟大的历史转达给世人,但在跨出办公室的门前就昏倒在地上睡过去,直到现在。” 

 

  “……” 

 

  吉黛特痛苦地捂住了脸。“谢天谢地,我最后没有走出去。” 

 

  “请容我直言,您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需要我的帮助吗?” 

 

  “那你能对今天博尔德所有见过我的成员施加失忆魔法吗?” 

 

  “抱歉,我不能,并且我不建议您这么做。” 

 

  “放心,我不会这个。” 

 

  脑内如中世纪魔法世界史书般的幻觉已经消散尽,吉黛特只记得那个诱人的布丁,散发着好闻的香气和耀眼光泽的布丁,巨大如绿宝石般的布丁,此刻让她恨不得变成比侏儒还小的生物好找条地缝钻进去。 

 

  “对了,”她突然抬起头看着伊丝塔,“你见过公共冰箱里的布丁吗?” 

 

  “布丁?”伊丝塔歪了歪头,“我没有见过,但我可以为您调查。” 

 

  “算了,不用管它了。”吉黛特沮丧地坐在办公室内的接客椅上,与平日用以捉弄人的语气大不相同,她无助地叹了口气:“那你能用传送魔法把我传出博尔德吗?我现在不是很想推开门……” 

 

   

 

   

 

  次日,博尔德的公共冰箱门上不知被谁贴上一张纸条:炼金实验产品尚不稳定,请勿食用。没人质疑为什么有人把如此危险的东西塞进冰箱里,或许是这个冰箱承载的奇怪东西已经太多了。吉黛特更没有质疑,因为自那天之后,她真的再也没靠近过冰箱。 

2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