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给大家记录自己平时做梦梦到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图文不限,请随意的来* 

  • 29 投稿数
  • 46 参与人数
  • 1 角色数
  • 55 关注人数
  • 梦记录

    黑月的咏者

    黑月的咏者

    作为快要灭绝的守序中立,让我们团结起来高呼口号,生命不息,填坑不止,不关心人设,只关心结局((
    2015/07/27

    【这是一个迪斯尼式的梦】     

          

    实习的神灯     

          

    梦的主角是一个青年,大约做着私企的销售或者程序员一类很苦逼的工作,虽然工作十分努力,但一直得不到升职加薪,某日因为因缘巧合,他得到了和阿拉丁神灯很像的一盏旧油灯,好奇心起就擦了擦,结果出来一个个头很小的精灵,精灵说自己正在实习期,还不是正式的神灵,法力不大,无法直接满足人们的愿望,不过可以带来一些好事。     

    青年觉得这很可笑,就把油灯丢到一边。结果一个女同事觉得好玩就拿走了,女同事的愿望是“变得漂亮”,拿到神灯以后突然变得很注意形象,节食锻炼并经常对着镜子练习微笑,间接地达成了愿望。青年发现以后要回了神灯,他的愿望是“变得有钱”,于是突然开始对工作充满热情,想出很多好点子提高了工作效率,又让公司出名,得到老板的赏识,也慢慢达成了愿望。     

    老板听说了这些事情,偷偷地拿走了神灯,他的愿望是“得到敬重和爱”,不久,老板决定把工作交给副手提前退休,带家人环游世界。     

          

    【我也想要这种神灯,或者请把它给我老板也好】     

          

    【这是一个惊悚片式的梦】     

          

    恐怖游乐园     

          

    我(本体)梦见自己进入了很传统的恐怖游乐园,到处都是锈迹斑斑的娱乐设施,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害怕,还兴致勃勃地排队去玩(大概认为游乐园就是用来吓人的)。     

    先是乘过山车的时候轨道突然中断了,一车人飞了出去,幸好落在水里幸免于难。接着乘坐激流勇进,车子入水以后突然在水下的轨道开起来,一直不上浮,差点淹死的时候,我终于打破安全锁从水底游上来。     

    然后我来到装饰得像欧洲古镇一样,卖旅游纪念品的小镇,这里有很多动物,包括长颈鹿和野猪,但大多数是狗和狼,它们的眼睛都不见了,被镶上有金属底托、特别大的蛋白石。我觉得它们看不到我,但一经过它们面前,这些动物就狂叫起来。我逃进房间,看见一个卖纪念品的老太太,老太太戴着帽子低着头,看我走进来就把帽子摘掉,我看见她的眼睛也是那样的。这个老太太一边狂笑一边说换上这样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感觉会变敏锐,你要不要也试试,然后挥着切肉刀向我冲来。     

    我拼命跑,这时候在梦里就意识到是梦,跑出很远以后终于摆脱了老太太,我以为自己已经醒了,想赶紧起来洗漱上班去,走到镜子前面一抹脸,发现手上全是血。【     

          

         【难得这个梦这么完整,它深刻地反映了我冬天不想起来上班的心情】     

          

    【这是一个好莱坞电影式的梦】    

        

       

    僵尸村庄     

            

    我(性别女)是一部僵尸电影里的配角,主角是一对兄妹,男孩14岁女孩12岁,我们来到一个小村落,这里的人其实都是僵尸,无法离开这个村子,他们的目的就是把每个来村子的人变成和他们一样的僵尸。我们好像找到了什么方法,让他们以为我们是同类,然后各种和僵尸斗智斗勇,最危险的一次是我混入教堂和一帮僵尸老头老太听僵尸神父布道,然后站在一帮僵尸老太中间唱圣歌,旁边的老太张嘴时我看到蛆从她脸颊上的洞爬进爬出,身份还差点被发现了。     

    僵尸们虽然还保留着做礼拜的模式,但因为是僵尸,那些都是走形式的歪门邪道(?),他们的圣歌也浑浊不清,我好像就是因为吐字太清晰差点被识破的。于是真正的圣水对他们还是管用。     

    最终我们是活人的事实还是暴露了,我引开僵尸让男女主角逃走,不幸被大批僵尸包围,我向他们发射某种特殊的子弹,抛洒圣水,投掷圣水瓶,消灭了堆积如山的敌人之后,把最后一个瓶子里的水淋在头上,掏出枪往嘴里开了一枪【     

    拍完我的镜头以后,不知为什么剧组一直没告诉我后续剧情,直到电影上映的时候,我才看到结局,男孩失去了一条腿但活了下来,一边笑一边向奔向自己的妹妹招手。     

    当我以为这是一个喜大普奔的HE的时候,男孩突然在妹妹看不见的角度冲着镜头咧了咧嘴,脸的一部分变成了僵尸状,原来他也变成了僵尸,而且可以离开村子了。  

         

    【淦,为什么我是配角,要当保姆,没有CP,还是BE呢,导演一定感到太对不住我才没有告诉我结局。不过战斗场面十分英勇,我还是很满意的。】     

          

    【这是一个RPG游戏式的梦】     

        

       

    种人头的田地    

          

    某个偏僻的小村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遭遇灾害,传说杀死一名村民给女性的神灵献祭,就可以平息灾害,结果村人搞错了神谕,把具有保护村子力量的人献祭了。神灵虽然暂时得到了满足,但被献祭的人却对村子施加了诅咒,同时打破了结界。     

    由于这个诅咒,原本中立的神灵变得残暴嗜血,一次袭击就从村子带走了一半十六岁以下的儿童,以及一部分大人。村里派去征讨神灵的人都被洗脑变成神灵的使役,成了敌人。     

    我们一行八个冒险者从遥远的地方到了这个村子,准备去征讨这位凶神。我们进入凶神管辖的地域,这里到处弥漫着红色的雾,周围是一垄一垄的田地,田间的作物是人的头颅。之前失踪的村人就在田里缓慢地一边走一边犁地。     

    队里的法师给我们施了隐身术,告诉我们只要小心行动,不发出声音就可以顺利通过。     

    到这里这个梦还是正剧向,但当我们走过一个正扬起锄头,背对着我们的中年村民时,一位猪队友突然抽风,朝那个人头上扔小石子。     

    所有被洗脑的村民一起向我们冲来,为首的手里拿着把菜刀,他朝我(男性,似乎是T一样的角色)当胸就是一刀。     

    于是我一边大喊“混蛋,谁让你开怪了”一边从梦中惊醒。     

      

     

    【被当胸砍一刀的感觉如此真实,以至于醒来很久以后,仍然难以平息愤怒的情绪……】     

         

        

       

      

     

    都没有什么有趣的梦 这几个算比较完整
    评论(14) 收藏(0)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