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42715

一只身上既没有星星贴纸也没有黑点贴纸的木偶。

一本旧书保持沉默

阅览数:
75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菜谱迷思。 

养老人精神状态达到了另一种可观……显然,玻璃镇之旅回来后就是一章的部分了(思索)真是说谎张口就来的女人,著名的“我有一个朋友”。jpg

 

 

3月17日,去格拉拉丝镇的日程终于定下来了。

汇报了春日节上发现的异常,尼提娅刚走到图书馆大门就听见了德尔·范·费南迪斯的声音。那条红色蠢狗到底是从春日节反应过来后决心用守卫巡逻的空闲时间过来索要一个清楚的答案,但半精灵魔法师小姐头也没回,她跨出门,向着之后的目的地走去。

可以定制皮制品的店建在靠近沼泽的米拉克镇边缘,上次去的时候手作店的店长阿列克谢并不在,听看店的人说那也是位在大图书馆任职半精灵魔法师——尼提娅默默掐灭了去店里帮工的念头,除了翘班,最大的理由其实和工钱工期没多少关系……总之她祈祷着这一路并不会有更多偏差。

从明天开始,她或将有个不错的假期。

“休假的话,”汇报的时候,图书馆的代理馆长“幽灵”从一捆散乱的小册子里抬起头,青年模样的死亡书记像是认真思考了可行性,手指点了点,“那里的本地人海德脾气不错,也算是好相处。你可以多带一点食物,那些游动商人还没完全搬走,当然,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梳理出了不少能吃的清单,你大可放手尝试。”话音刚落,漂浮魔法便使小册子中的某几页飞出,稳稳地落入尼提娅手中。

“我挑选了几页,猜想它们的味道一定很不错。”

“这当然很好。”尼提娅站起身,自留在米拉克镇并成为隶属禁书库的魔法师后,她每隔几个工作日就会来拜访馆长一次。说老实话,她对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但代理馆长依旧是位有趣的人物——她很乐意多听从馆长的话,因为这总会是对的:“听说去那里需要一周的步行路程,再乘坐蒸汽火车……是得多准备点干粮。”

“说起来,我以为你会是被那里的歌谣和那份馆藏记录吸引的。”又挑出一页,“幽灵”问,“你曾说你是医生。”

尼提娅意思性回顾了一下自己刚刚拜访本镇时说了什么车轱辘话:“过去式了。”她没说是什么时候的过去,只是很快换了个话题,指着挑出来的单子询问上面的条目。

“幽灵”笑了笑,对她的反应不予置否。

“香草柠檬派、火鸟肉干、马郁兰薄荷水和绣线菊蜜糖。这些都是已经讨论好的配比,它们的配料获取目前而言也不算困难,至少难不倒你……”唯一困难的就是盲人进厨房的问题,青年回想起上次这位半精灵魔法师顶着黑脸走过来的模样,大图书馆没有食堂,不知究竟是去祸害了哪里的锅炉。尼提娅声称瞎子也能正常生活,估计也没想过她“看到”的锅子与火并非与实际一样吧。

半精灵魔法师点点头,接过剩下的册子就准备退出去。在一片追寻真理的魔法师中,她算少有的热爱生活,其余的并不需要过多担心和顾虑。不过,“幽灵”在最后重申了一次忠告。

“关于在白树林观测到的事情……短时间内你不能再靠近那里了。尼提娅,你的魔法太过特殊,很容易被中伤。”

下意识地,尼提娅抚摸上自己的眼角,她想起一条饱含愠怒的手帕:“我会的,也请先生保重身体。等休假结束回来,我会带试吃品给您——”

“女士?您定制的东西好了。”

打断思绪的是手作工坊的店员,今日店长阿列克谢依旧不在,尼提娅松口气地同时取出那些散乱的册子,好请对方帮忙重新装订一下。

“应该是有页码顺序的,”她解释说,“先前的书壳破损得太厉害,有劳您。”

“不,这没……”店员看着手中都已经开始掉渣的书封,抽着嘴角把将剩下的话全都咽了回去。手脚麻利才是务工本钱。尼提娅从大图书馆到这里花了约莫快两小时的时间,装订却只让她等了十分钟。

这样也好。

馆长的忠告让尼提娅下意识在视线要触及工坊附近的白树林时低头,尽管有些矫枉过正,但她已经不想再回到那个被未知恐怖追逐的魔怔里去了。春日后白花满树的盛景下潜伏着未醒的暗谋,现在可没有什么烂好心的红狗会来拉住她。

说起大狗,尼提娅又陷入另一种沉思。

只做一个瞎子也可以?大概是被真正的“窥视之眼”影响,她认为这绝不可能是费南迪斯会说的话。

不,哪怕进行的魔法感知毫无错处,尼提娅也不明白那天年轻守卫究竟是何用意。她不理解对方突如其来的关怀,也不明白这样的价值,何况对方的本质是充斥厌恶的。比起照顾,她更喜欢对方在共事的时候骂她疯子——那时候,人的情感是强烈的、可观测的,也是最好应付的——何况她曾应对过无数次,再没有什么如此得心应手的事情了。

店员将有着崭新封皮的书册恭敬地递到客人手上。

材质是虵皮,鳞片微凉而质地柔软。魔法师从绵长烦闷的脑内理论里断开,她低下头,“看”这鲜活的死物。

“抱歉,如果可以,想再请您将接下来我提到的东西所在的页码记在纸条上。”得到肯定的回应,之前由馆长先生提及的系列美食名称便复述下来。尼提娅听着店员勤劳的翻页声,始终将一丝劳烦的歉意挂在嘴角。

晴空仍高照。

工坊虽然偏远,附近却依旧能看到往来的镇民。

赶紧去享受该死的美好假日吧。没有工作,没有每次都得看看脑袋才会老实交代来意的馊主意魔法师和因为好奇而“误闯”禁书库的中立者。尼提娅不免想自己是否还在对当日的窥探和心悸发怵,可担忧是没用的,不出意外就总是会被意外找上大门。

“出于好奇多问一句,”忙活的店员已经将装订好的册子用麻绳捆好,露出客人根本看不见的古怪神情,“女士,这该是一本魔药笔记?”

事实上,笔记是委婉的说辞。

在店员翻阅并寻找对应书页的时候,那些糙纸上涂满了看得懂或看不懂的符号与图画。一些痕迹有了年头,多是黑色的、和草药相关的记录,比如有几个就是店员认得的常用药物;另一些就是红痕,反复地将黑色条目们圈起来或划去,写得都是客人报菜名时的东西。剩下的就是些无意义的划痕,还有些可疑液体与深红色的滴溅污渍,和破开的裂口与皱痕。册子上没有署名,店员在其中红黑两色间迸发的惨烈战役里勉强猜到了载体最初的原型。

猜猜乐的奖励是魔法师满嘴的新车轱辘话。

“但它现在是菜谱了。”她说着,且习惯性没对猜想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回答,“我有个医生朋友,她又想忘记一些东西,又想记得它们,最后她把册子送给了我。很矛盾对吧?”

“是……您的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一个谎言自然由更多的谎言来弥补。

尼提娅自顾自想,她可能有些太感性了。她“看”出对方提起这个话题只是为了打发一个短暂的好奇心,但当她本人述说起册子主人的死亡——她本人的死亡——一个无稽之谈时,茫然再次攥紧了她的心脏。看着店员开始为冒犯提及伤心事道歉,尼提娅摇摇头,重新开放了自己的结局。

“或许呢?我也不知道。”

这一次她终于抱起全都妥当的书册从工坊往回走,该筹备的只剩下将菜谱上的食物转为真实。一些对格拉拉丝感兴趣的魔法师早已奔赴那里,而试图质问的守卫还蹲在岗位上等待问话的时机。这些尼提娅并不知道。她恍惚地、沉默地走向米拉克镇的主干道,踩着那些游动商人留下的新奇纸屑,她“看”周围的人们,“看”建筑与植物,最后她重新“看”回怀中的书册……还有自己。

她什么都没看到。

“头痛。我真的该去散心了。”

发布时间:2024/07/10 02:00:31

2024/07/10 Magick魔法师 禁书库 长期支线-玻璃镇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