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魔都

以上海为蓝本的架空城市——魔都。   

在这个舞台上所展开的都市幻想剧。   

     

【本小组为亲友私人企划,暂不接受外人】   

【欢迎围观,若是对本小组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私信本po】   

     

头像by扳手&阿伊   

  

 

  • 70 投稿数
  • 13 参与人数
  • 11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第二天-黑夜】BOSS战-茜

    Rooya ver.player

    Rooya ver.player

    头像 by VVZ 感谢薇薇!
    2016/06/02

    “社会是由人类所建立的;

    “社会是为人类而存在的。

    “能被社会接纳的,除了人类之外别无他物。

    “在失去人类这个身份的同时,也就丧失了被社会接纳的资格。”

    /

      

      

    对手是半人半蛛的怪物。

    除了依旧披挂在身上的破烂衣物之外,它属于人类的特征已经所剩无几,属于节肢动物的属性已经侵蚀了全身。

    但就算看上去再怎么超乎常理,它依旧是生物这点并没有改变。

    以体表屏障保护的内部平衡来维持生命的物体,只要用外力打破那个平衡就能使其停止机能。

    茜拥有能够打破平衡的能力。

    然而,却缺少突破屏障的手段。

    光靠针头是无法刺穿怪物体表覆盖的甲壳和蛛网的双重保护。 

    “保护自己的本能吗……”

    一般的蜘蛛并没有用蛛网覆盖身体作为防护的习性,这可以视为是那个怪物进行自我思考之后采取的策略。

    即便已经丧失了神智,但依旧有着这种程度的思维,这大概也只能归结于本能的作用了吧。

    茜四下寻找着能够突破那个防御的东西。

    “……那个。”

    怪物身上残留的人类肢体,只剩一条手臂。

    那手臂抓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裹。

    如果想的没错的话,那里面装着的大概就是……

      

    “嘶——”

      

    察觉到茜的怪物,举起布满黑色刚毛的附肢。

    附肢化作长鞭,一道又一道地朝着她劈下。

    “真是……麻烦!”

    在思考完成之前,身体已经冲了上去。

    要说本能的话,茜也有,即便已经丧失了记忆,但她依旧有着被打上战斗烙印的神经。

    茜以最低限度的动作躲闪着攻击,她身后的桌椅成了代替她受伤的替身,被落下的黑色附肢砸成了碎片。

    茜轻易地接近怪物,从它身边掠过时顺走了人手上的长条形包裹。

    她在怪物身后停下脚步,打开包裹,取出里面的东西——如她所预料的那般,是一柄竹刀。

    即便这里不是日本,魔都的高中生中也有一批剑道爱好者,看样子变成那头怪物的人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用这个的话,说不定就可以……”

    茜将竹刀拿在手中……

    “……?”

    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浮现在茜的心中。

    手握竹刀面对敌人的感觉,似乎触及到了她被封印的记忆。

    “我过去……也是喜欢剑道的人吗……?”

    茜突然想起,刚刚在看到包裹的时候,明明长那种形状而用途不同的包裹多的是,但自己却马上下意识地认定它里面是竹刀。

    “这到底是……为什么……?”

      

      

    /

    “身为非人者,若是想被社会接纳的话,就必须重获人类的身份。

    “而重获身份的方法,就是站在人类的立场进行判断。

    “站在人类的立场,判断眼前熟善熟恶;

    “站在人类的立场,判断对方该生该死。”

      

    “然而,站在人类的立场来看的话,非人者皆恶,非人者皆该死。”

    /

      

      

    再怎么回忆,也回忆不起更多东西。

    “嘶——”

    眼前的怪物,已经转过身来步步逼近。

    记忆什么的先放在一边,当前的问题是解决敌人。

    双手持刀,自然地摆出架势,身体似乎记得如何用刀剑作战。

    怪物发动攻击,这一次张开了口器,以扑食般的动作朝着茜袭来。

    “果然已经是野兽了……”

    茜在心中如此想道,

    “攻击的动作是如此地……简单莽撞,漏洞百出!”

    茜锁定对手其中一个破绽,轻轻地将手中的武器送出。

    怪物就这么在自己冲撞的力道之下撞上了竹刀的刀尖。

    “嘶啊啊啊啊啊——”

    怪物的动作因痛苦的扭曲,绿色的液体和红色的鲜血从被撕裂的伤口中喷出,蜘蛛般的嘶叫声中混杂了人类的哀嚎声。

    自己的防御被自己的力量击穿,还真是可笑的画面。

    但同样受到了那一击的竹刀也没能幸免,断成了两截,一截留在茜的手中,另一截插在怪物的身体上。

    “啊,这个是别人的东西来着……算了,主人明明已经看到了,也没说什么,暂时不去管它好了……”

    茜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断掉的竹刀丢到一边。

    在怪物身上制造出了伤口,这样就足够了。

    茜双臂一振,藏在衣袖内的针筒就像是装弹一般进入她的手中。

      

      

    /

    “所以,

    “为何要这么做?

    “为何要做像这样讨好人类的行为?

    “为何非要让自己融入人类的世界?

    “为何不以非人者的立场来判断善恶?

    “为何不以非人者的立场来定夺生死?

    “为何不以‘自己’的身份站在这世上?”

    /

      

      

    并没有必要杀死这个家伙。

    它只是因为意外而变成这般模样的受害者而已。

    它并未伤人,也没有凭借自己的意志决定去做任何要伤人的事。

    所以,茜只破坏了怪物的运动系统。

    怪物像是破麻袋一样倒在被撞得乱七八糟的桌椅堆上,只有它口中发出的微弱叫声和呼吸声提醒着外人它还是个活物。

    对于这种对手,只要做到这个程度就可以了。

    茜是这样想着的,当初少爷也是这样教导她的。

      

      

    /

    “所以,加入我吧。

    “我会带领你走向非人者和人类能够平起平坐的世界。”

    /

      

      

    然而,那个就不一样了。

    茜抬头,看向倒挂在天花板中央的那个蜘蛛女。

    它就在那里,看着地面上各处的战斗,露出满足的笑容。

    那个是这场混乱的根源,茜如此判断道。

    那个是必须铲除的“恶”,茜如此确信着。

      

      

    /

    “阻挡在我们眼前、被我们所认定的‘恶’,

    “无论是什么,无论是人类还是非人,

    “统统都必须被消灭。”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所谓“魔都”

角色谱

第零天-黑夜

第一天-白昼

第一天-黑夜

第二天-白昼

第二天-黑夜

第三天

第四天-白昼

第四天-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