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DAY 2 唯一的信念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09/26

    如同恶作剧一般的一天,渐渐拉下了帷幕。海上泛着金色的光辉,颜色越发暗淡起来。太阳缓缓堕入地平线以下,把神给这个岛屿上所有人的最后一点温暖和光辉也夺去之后,发出了晴朗的笑声。 

    “各位,又见面了~”手上的ic晶片响起一个突兀的声音。 

    爱乃不禁把手挪远,条件反射似的甩了甩,自打在直升机上听到橘的声音之后,她对这样的萝莉音就产生了恐惧感。危险而又甜蜜的嗓音,语气和在学校里对她进行欺凌的学姐一模一样。才不久,她见到日落西山才结束了一天的探索,靠在树上打算休息一会,就又得到了“传唤”。 

    “怎么样?有想我吗?” 

    爱乃用右手抓着左手手背,企图通过捂住芯片来制止这个声音,不知怎么音量却丝毫没有减小。“大概是因为骨传导吧,声音通过骨传导可以避开耳膜,让人直接听到,贝多芬后期就是这样弹钢琴的。”爱乃的头脑里忽然涌现出这样的话。她愣了愣,觉得有些奇怪的熟悉感。是了!牧野清夏拿着书的样子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再也......见不到牧野学长了.....” 

    她低吟着,松开手,无力的滑下去坐在了地上。失去一切支撑一般,把头埋在了膝盖里。 

    “第一天过得很快吧?”橘小妖的声音却依旧活泼。 

    “不过即使在一天之内走了这么多路也没觉得饿,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呢?”倘若不说还好,一提到饥饿,爱乃的肚子就觉得空了。持续了一整日的探索,不过也只是徒劳无功,既没有找到能吃的食物也没有发现能喝的水源,甚至连衣服脏了也没法处理——毕竟她身上只穿了这一件衣服,恐怕大多数人和她的情况也是一样吧。“今天不会饿,不代表明天不会哦?”道理,的确如此。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按照她说的做还能怎么样?即使没有遇到敌人,光是基本生活物资的匮乏就足以使人从精神至肉体开始崩溃。爱乃彻底明白了,不好好听话就会死。不是被别人杀死就是被自己—— 

    自己的懦弱杀死。 

    “所以马上就给大家发放补给物资了哦!不过空投好像不是那么准能砸到每个人头上呢......” 

    “光顾着和你们聊天,都忘记现在是晚餐时间呢。今天的晚饭是什么呢?罗伯特?松茸芝士鸡排配白葡萄酒吗?勉强算及格吧~” 

    白葡萄酒......?那不是姐姐最喜欢的? 

    爱乃浑身一颤,芝士的浓郁感突然在口中蔓延开来,连鸡排的酥脆口感也通过牙尖传到了牙龈。这分明是前不久她过生日时和姐姐一起去吃过的菜肴?!每句话都戳中肺点,仿佛橘知道她的一切一样。“为什麽......?”她几乎要哭出来,连过去都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不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有意思啊,你们的表情每个都是那么可爱呢。哦呀?有人注意到了呢。没错,我可是对你们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呢。不如说是,我们。没错!这里可是有着全国数千万的观众看着你们呢!” 

    “诶?”爱乃的思维至此彻底终止。 

    她左顾右盼四下寻找监视器的存在,皱紧了眉头,露出一副悲哀的神色摇了摇头。这附近是不可能有监视器的,这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进行了一天的探索获得的为数不多的成果就在于此。思维再度跳跃,她整个人都混乱了。分析着橘的措辞,她开始慌起来。“被监视着也就是说明......爸爸、妈妈、姬乃姐、郁乃姐还有——牧野前辈都在看着我?!”她不自觉的握紧御守,轻握的拳头还在微微颤抖。 

    “我也觉得很无聊呢。”橘不知道在回答谁的问题,语调也降了下来。 

    “还认为我在逗你们玩吗?” 

    橘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融进爱乃的泪水里。 

    “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手软?” 

    取代悲哀。 

    “嘛,怎样都好。在杀掉人类之前,先衡量下你们是否有资格杀掉别人吧。” 

    化为在痛苦中诞生的决心和意志。 

    “他们,是你们第一个对手。” 

    “橘小姐,我......我会赢给你看的!”爱乃对着手上的ic芯片喊道,脸上的泪水还没来得及擦干。似乎是橘听到了这热血的宣言,她嘲笑似的哼了一声,结束了对话。 

    如爱乃所讲,这份意志不是自说自话也不是自暴自弃,而是软弱的少女在得到了自己给予自己的心灵支持后做出的最大努力。 

    爱。 

    她的名字,也是她生存和反抗的,唯一动力。 

    【第二周 变数】 

    体力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必须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不仅是为了躲避橘说的“小可爱”,随时可能出现的人也很危险。 

    确定了第一任务的爱乃扭头看了看海面。经过一番艰难的躲避才避开了这附近的另外一个人,虽然距海岸有一段距离了,但还是离海不远。拜橘的一番发言所赐,天比之前更黑了,太阳也只剩下了十分之一圆。说不定再半小时天就黑了,不,说不定更短。 

    时间不允许她过多犹豫,她看着残存的太阳估量了下方向,勉强自己毫不犹豫的朝西边山地跑去。 

    大概经过了十分多钟,她终于见到了第一个山丘。不像她想象的那样一片生机盎然,这里除了石头和土什么都没有,简直是不毛之地。这种暴露的环境根本不可能作为休息场所。虽然能见度很高,免去了哪里隐藏着敌人的危险,然而也令爱乃自己陷入了曝光的境地......该怎么办?爱乃陷入了两难的问题中。继续前进的话自己的体力就会透支,第二天的日子更加难过,且不说是否能找到好的隐蔽地。而留在原地则容易遭遇敌人,毕竟她躲开的那个人就在不远处,还不知道是敌是友。 

    爱乃很少做出选择。 

    自小她就是软软弱弱的,做出决定时往往想要问问别人的看法别人的意见,几乎没有遵从过自己的内心。她性急的二姐为了节约时间就会替她做主,而她的大姐也会建议似的干涉她的选择。尽管没有恶意,可对她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她难以保持理智,难以遵循自己的想法,所有的决策都仿佛是为了别人,几乎没有考虑到自己。这种特质直到今天,终于直接的表现出来,甚至要决定她的生死。 

    风声里,天色更加暗了。不远处传来嘶吼的声音,像是史前霸主对猎物的宣言一样,令爱乃产生了恐惧感。锋利的竖瞳,暗夜里发光的双眼,恐龙般坚硬的皮肤,这就是橘口中说的“小可爱”,也是这片土地上的捕猎好手——科莫多龙。它们从爱乃的后方五米处突然出现,三只摆好阵势,打算对落单的羊羔进行围捕攻击。 

    爱乃闻声回头,她无法理清自己的思路,因为在这一望无际的空旷地带,根本没有科莫多龙的容身之处,这群饿狼般的野兽究竟从何而来也是个未解之谜。但是,就在那一回头,科莫多龙给予爱乃的信息不只有死亡将至的恐惧,它们每一只的背上,都捆着几瓶矿泉水。 

    正常情况来讲,人三天不进食可以安然无恙,但三天不喝水就会脱水死去。人体中水的成分占据近60%~65%,水母身体中的水分更是高达90%以上。但是,三对一的状况,就是勉强活下来也很困难,还说什么抢夺物资呢。 

    不,现在都不是考虑那些的时候。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跑! 

    爱乃转身朝着和科莫多龙相反的地方迅速跑了起来。虽然海老名爱乃这个人性格有些软弱和随遇而安,但是体育方面却和软弱这个词丝毫不沾边。班级的长跑还是短跑活动她从来都是被别人追着跑,立定跳远也能跳到近两米,至于游泳,被称为“陆生水母”的她就像在水里长大一样。就算穿着皮鞋拉低了她的速度,短时间内她依旧没有生命危险。但是科莫多龙的体力和速度却不是人能比的,况且还是一个饥饿干渴了一天的女孩,如果一直跑下去,总有某一时刻她会因体力不支倒下而被追上,然后...... 

    爱乃感到体力在迅速的流失! 

    在饥饿、疲惫和恐惧的夹击中,她脑子一刻也不停地运转着,但是这附近没有任何掩体,就算是取巧的办法也并不存在。怎么办!她感到心脏猛烈的跳动,快要蹦出胸口,这种追逐的情况下,就算使用自己的bim也无济于事,现在只能祈祷奇迹的出现了吗...... 

    她颇有些绝望的从怀里掏出了御守,她单手攥住御守放在胸前默默祈祷着,在最后关头把自己的命丢给了上苍。 

    科莫多龙依旧穷追不舍,饿了很久的样子。它们七扭八歪,呲牙咧嘴的追逐着唯一的猎物,说不定捕猎失败的话它们也饿死了吧?爱乃一边跑着,思维速度却开始变慢,考虑起无关紧要的事来。大概的确是别无他法了吧,双方都令对方进入了痛苦的生与死的地狱,爱乃的脸色也泛起青白,全身都是粘糊糊的汗水,被汗水打湿的每一绺头发都贴在皮肤上,挂在衣服上,沉重的难以飘扬;衬衫贴在身上,领口无法活动勒得爱乃几乎窒息;丝带也凌乱了,失去了以往的华丽,七零八落的,现在的作用只是为爱乃的形象再增添一丝狼狈罢了。 

    啊......已经,不行了。 

    爱乃如此绝望的想。 

    她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全身差不多要失去知觉,双腿已经不受控制的慢了下来,双臂也难以再摆动一寸。 

    ——要完了? 

    她表情怪异的笑了出来,眼角竟然没有一滴泪水。 

    ——还没有开始就已经不行了? 

    即使她的动作逐渐缓慢,精神也濒临崩溃,她的潜意识却诚实的告诉她,她还想活下去,她还想再见到家人,她还想再回到学校,尽管被学姐欺凌她也还是想回去好好和她们见个面,然后告诉她们自己在岛上有所成长,她还想......还想再见学长一面。她最后想对牧野的话还没说。她还想亲口告诉牧野清夏。 

    “我喜欢你。” 

    她的脸扭曲了,无论是哪种事都在给予她希望的同时给予她同等的绝望。她的心痛苦的皱缩,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声的喊了出来。 

    “我想活下去啊啊啊啊啊啊!” 

    仿佛神听到了少女的呼告,跑着跑着,不远处前方地面出现了一块深邃的黑影。 

    她睁大眼睛,看着这神施舍给的奇迹,咬紧牙关,泪腺崩坏。 

    没问题的。 

    她动用最后一点意志,飞身跳过只有她才能跳过的沟壑,完美着地。科莫多龙被拦在沟壑的另一边,团团乱转然而无济于事。这是她的胜利。海老名爱乃卸下了全部负担,感谢似的长出了一口气,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活下来了。只要这样就够了。 

    睡梦里的她,眼角上带着一滴泪珠,露出了微笑。 

    “前辈......” 

    她的手里始终紧握御守。 

    ———— 

    —— 

    — 

    次日,旭日东升,天朗气清。 

    因为昨天多次哭过的原因,她感觉眼睛要碎裂一般的疼痛。她抬头看天,没带手表,她只能估计个大概了。昨天的追逐战大概是在下午七八点钟,而现在的时间最晚也是早晨六点多了......她迅速寻找bim包,在这近十二小时内就算没人来杀死她也说不定有其他生物来抢走她的物品。在身后找到bim包后,她赶紧拉开了拉链。 

    八个bim,一个不少。 

    她不禁松了口气,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准备继续前行。橘所说的补给物资她还是很在意,她并不觉得物资只是科莫多龙身上的那些,橘想看到的应该是她们自相残杀,而只放物资在科莫多龙身上就势必会变成一场人龙大战,于她而言应该是失掉了趣味吧。那么...... 

    她不经意间抬头,目光触及到天空中飘下来的东西,瞳孔放大。 

    降落伞下拴着的,是补给物资箱。 

    物资随风而下,从一个直升机上一一散落,犹如蒲公英的种子散布全岛。她瞄准了目标,确认离自己最近的物资向西边的森林飘去。 

    活着的信念再次支撑她行动,她把捏的皱巴巴的御守放进怀里,深吸一口气,向着活着唯一的希望——西边,继续前进。 

    第二章主线 4251字
    评论(2) 收藏(0)
    • 枭羽:

      孩子话唠怎么办?多半是憋的,打一顿就好了。【以及为什麽是day2呢?因为day1我还坑着没写【滚

      2015/09/26 21:59:46 回复
    • 照烧玉子:

      11分/恋爱中的少女真是伟大呢~

      2015/09/26 23:08:11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