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就算是怪盗也是会做好事的!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01/22

    晚高峰时间。拥挤的地铁上。  

    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几乎塞满了人,就算是平常隔得远远的异性此时此刻也不得不拉近了距离。真是让人不得不屏息啊——  

    这样一来,视觉的死角就比平时多了数倍,触觉也无法拦住自己之外,那外界的第三只手了。  

    我的面前,正发生着一场犯罪活动。  

    或许这么说有点过,因为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是一名怪盗。方式有些许的不同,但和我右边这位小偷先生也算是同行了。  

    ——这样的话,不打个招呼怎么好意思走呢?  

    看小偷先生压低了帽檐,是为了掩饰一下异常的神色吧。喂喂你专业点啊,手都在抖,这也算小偷啊?得手了反应还这么明显,要倒大霉的喔。  

    ——算了,免费给你上一课。  

    “叮咚——xx站到了。下一站…”  

    我看着那位被偷的先生和偷窃的先生一同走出站台,不禁感到愉快。小偷先生和倒霉先生看到各自口袋里的纸条会有什么感想呢?  

    “你送过来吧。地址……”  

    到家之后,手机里多了这么一条信息。送过来?我看着这个陌生号码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啊!是那个!那个被偷的!  

    我回来的时候在地铁上目睹了一起盗窃事件,在亲切的对小偷进行新手教学之后,分别给被偷的人和盗窃者放了两张纸条,其中给被偷的那个人留了我的手机号码。本来我还写了地址让他第二天自己去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  

    到底是多懒啊?!  

    不过等等,这个地址,蛮眼熟的……  

    站在熟悉的公寓门口,我才想起来这是打工时常常来的一个地方。我知道这家的主人是个宅,所以没想到这样一个连三餐都求外送的人竟然也自己出去。  

    说不定是其他人。不对我没看见他家有别人啊?!  

    这么一想,突然紧张了起来。  

    我屏住呼吸,轻轻的敲了敲门。  

    “您好,我来送钱包。”  

    不在?等了半晌却无人应答,该不是让我自己进去?!正当我打算再敲一次门的时候,门却被打开了。  

    房主,也就是之吾先生,靠着绚丽的走位绕过门口的机关返回屋里和一个初中生继续吵架。  

    大致内容是“我不准你管别人的事。”  

    “你管不着我”  

    “你是我的人”  

    “谁是你的人”  

    “我买(gu)下了你”  

    “有钱了不起?”  

    “对”  

    这种迷之言情剧感是怎样?!  

    如你所见,现在之吾先生的门前有一个送钱包的小姑娘,她正看着房间里吵的热火朝天的一男一女,不是,一男一男,不知所措。  

    ——我要不把他的钱包放下自己走吧。  

    ——我要不把他的身份证放下拿着钱包走吧。  

    ——我要不拿着钱包走吧。  

    ——我走了啊。  

    ——我真走了啊。  

    “好了,进来吧。”正当我准备迈步时之吾先生喊住了我。  

    这么多机关,先生可不可以把你风骚的走位借给我?  

    “好...好吧。”凭着怪盗的直觉和刚才看过一次的记忆,总算是绕过了机关,“给你。”把钱包放在之吾先生的手里之后,看着他俩赌气的气势,我有心想打个招呼离开,却被同样有着三角形呆毛,就是刚才和之吾先生吵架的人叫住了:“来认识一下吧。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没料到他会打招呼,因为前一秒他还是一副赌气的样子,而且看起来并不像会主动的一方。我摘下右手的手套,和他握了手,“遥,天野遥。”  

    “喔,岛津秋太。”他停顿了一下,之后补充了一句,“高中生。”  

    咦?!这个人是高中生?娃娃脸再加上偏矮,不,是巨——矮的身高完全看不出他是个高中生,说是小学生倒是夸张了,不过看上去的确像是初中一二年级的样子。  

    “哦....哦...”我猜我现在一定露出了夸张的表情吧。他倒是无所谓的样子,怕是习惯了吧,他这个反应让我实在忍不住道歉,“对不起啊。我...我还以为你是初中生。”  

    “这种事没关系的。”他棒读的语气让我觉得他像是在念稿,该不会真是生气了吧?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感觉看上去像个大人,实际上更显得幼稚了,这个人还是蛮孩子气的嘛。  

    “抱歉啦!不要生气...”我双手合十,虽然感觉这样并没有什么效果,但还是能表现出诚意的。  

    “谁说我生气了。”【棒读  

    我不擅长哄小孩啊?!真生气假生气倒是另一回事,关键是我就是觉得他在生气,虽然丝毫不想管这件事了,但是现在就走似乎不太合适。  

    “哈啊——”一声哈欠给我提供了绝佳的台阶。  

    “嘛啊...既然之吾先生困了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之吾先生,岛津君,下次见啦。”  

    同喧闹的二人告别之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错过了晚高峰的列车显得有些空寂,我带上耳机在柔美的歌声里靠着栏杆昏昏睡去。但是,谁知道送钱包这件事正是孽缘的开始呢?  

     

    从此再无安宁之日
    评论(4) 收藏(3)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