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chapter 5 自力更生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03/22

    2058字  

    ----------------------------  

    克劳德和那个人聊完了,他悻悻的走开,看起来不是什么愉快的对话。等克劳德的身躯完全离开,露出那个黑色风衣,面色苍白的人时,雪奈才认出那个一脸高傲的家伙正是名流格劳尼卡的现任当家维德兰。要认出他并不难,苍白如纸的面色和高人一等的态度是其特徽,敢问圈子里还有谁像他这般放荡不羁目中无人?   

    无论是出于父亲和格劳尼卡家的交情还是出于雪奈自身的教养,打个招呼都是必要的。雪奈起身走到维德兰面前,不缓不急的开了口。   

    “没认错的话,您是维德兰·格劳尼卡吧?”   

    “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您,风间小姐。”,维德兰也认出了她,向她点了点头,却依旧是一副冷漠的样子。   

    “真荣幸啊,您还记得我。”雪奈没有在意维德兰的态度,言语不自觉的带上了几丝讽刺的味道,她看了看维德兰左边的青发男子,关照道,“这位先生是?”     

     维德兰看了眼青年,闭口不言。雷尔低着头避开了雪奈的视线,朝着维德兰的方向靠了靠,蜷缩在他后面。    

    害羞和高傲的组合。雪奈咂了咂嘴。真有意思啊。   

    “风间雪奈,请多指教。”,雪奈温和的笑了。     

    三个人彼此交换着视线,已经没有更多的话题可聊,一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维德兰隐晦的打量着雪奈的神情,谨慎的开口:“没想到风间小姐也陷入了这里。”    

    “该说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呢……嘛,不过有认识的人也好有个照应。”,雪奈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有点无奈。   

    “确实如此。”,维德兰称得上惜字如金,过分礼貌的言辞将他与外人相隔,不知是他的礼貌造就了他的性格,还是他的性格导致了他的礼貌。   

    他顿了顿,结束了这次短暂的对话:“那么,恕我失陪。”,黑发男人向她微微躬身,离开了。     

    “祝您好运。”,风间雪奈礼貌地回答。   

    这场算不上愉快的对话仅仅出于个人礼貌与情面,雪奈并不认为这个高傲的少爷能比自己多掌握几分情报,也并不认为他的能力比自己强多少。与其花费十倍力气拉拢一个无力的队友,倒不如多同那些经验丰富的人谈谈。   

    现在也是时候到其他地方看看了。她朝一车厢走去,突然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她回头瞥了一眼,愣住了。棕色的卷发,青色的眼睛。回过神来,她已经拽住了穿咖啡色风衣的青年。   

    黑崎森,雪奈的青梅竹马,也是棕色卷发,青色眼睛的。   

    雪奈赶紧松开了手,这时她再仔细看了看风衣先生才感觉两人并不是特别相像。   

    “抱歉,我认错人了。”她有点沮丧。   

     风衣先生一脸讶异的样子:“小姐你......?”跟在青年身后的小女孩也被迫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雪奈。  

    “啊...我有个朋友和你的发型很像。”雪奈有点窘迫,她还没有经历过认错人的状况(都是别人找她)。  

    “请问小姐你去过更前面的车厢吗?”他指的是第一车厢。  

    “还没有,我想我需要再了解一下情况。”  

    “好吧。我叫白钟,这个孩子是穗。小姐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白钟摸着他身边的孩子的头。  

    “你好。”穗抬起头来看着雪奈。  

    “风间雪奈,请讲。”  

    雪奈打量了一下白钟,的确,仔细看看,森和白钟的相似之处只是发色和瞳色。白钟的眼神看起来对什么都了如指掌,似乎那眼睛天生就是为搜集情报而来的。他的肤色也很苍白,身体不好吗?看着白钟和穗的组合,她突然想到了维德兰和rey。情不自禁的被自己的冷笑话冷的发抖。  

    “那么雪奈小姐上车时,车厢里是怎样的状态?又在你之前上车的人吗?”白钟直奔主题,果然是乐于掌握情报的人。  

    “我来的时候见到了另一个黑发的女孩。不过她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雪奈托着下巴沉默了一会,“如果要说有什么异常的话,就是这些像影子一样的人吧。”说着她指向一个坐在座位上的影子。  

    “一号车厢有人,或者传出过什么声音吗?”  

    “我还没去过。不介意的话一起?”她刚好需要一个人陪同。  

    “当然不,顺便一问,”白钟严肃的盯着雪奈的眼睛,“雪奈小姐认为自己还是人类吗?”  

    人类?是与这些影子区分开的说法吗?难不成...还有人类面貌的影子存在吗?  

    “什么意思?”雪奈疑惑的眨眨眼。  

    “不,大概是我的一些幻觉而已。”白钟摇摇头,似乎在脑中整理着数据。  

    看着他皱起眉头的样子,竟和森的样子有些几分仿佛。雪奈笑了起来,从刚才开始就无事不问,他是个记者吗?  

    “白先生是记者吗?”雪奈笑着看着白钟的侧脸。  

    “不好意思,只是脑子有点进影子了。”白钟嘲讽的撇撇嘴角,“要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请不要介意。”  

    “没什么。话说回来你从哪来?三号车厢吗?”  

    “是的。那边和这边差不多。结构上几乎一样,生物上......”白钟看了看在地上闹腾的黑色小人,“也差不多。”  

    “这种算是生物吗......?”  

    “毕竟会活动。似乎也会对我们的行为产生抗议。”白钟似乎了解的很多。  

    雪奈从地上捏起一只小影灵:“只有嘴的小家伙啊...抗议?咬吗?”  

    “是会丢垃圾。”白钟快速的退后两步。  

    然而并没有他们两个想象的那种垃圾雨,影灵把一只空的凉茶罐放在了雪奈手心。  

    “凉茶啊。”雪奈垂下眼帘,只是苦笑。她总是给森买这个牌子的凉茶,没想到居然一模一样。这是这个世界的好心还是恶意呢。  

    “那么,如果没有什么要问的事情,我们就走吧,我打算去驾驶室碰碰运气。”  

    “走吧。”雪奈把凉茶罐丢进垃圾桶,只是叹息的话,怎么能找回公主殿下的骑士呢?  

     

    时间线已经混乱了【 还是没有乘务员大大
    评论(2) 收藏(0)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