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chapter 3 坐立难安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03/14

    2108字  

    ---------------------------------------  

    雪奈大步前行着。  

    方才在那个人面前表现出的良好的态度一转身就烟消云散。  

    这对平时柔声细语,轻声慢步的她来说可不算常见。一般这个时候,她要么就是看到了想买的东西,要么就是在生气。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前者显然是不可能了吧。  

    这并不是那个先生的错。雪奈天生讨厌欺骗,或者说哄骗更确切。明明是不想回答的问题,却偏不拒绝,非要把问者当成好骗的小孩子随意搪塞了事。往好听了说,是不想让问话的人失望,可是敷衍的态度难道就不会让人失望吗?啧,真是可怕的温柔。  

    啊......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垂下眼帘,原地站住了。她离刚才那个先生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她忽然笑起来,颇有几分自厌的意味。  

    ——我到底在苛求些什么。  

    她按着自己的额角。  

    ——这里并没有我的家人啊。  

    真是的。她摇头,颈部又开始隐隐作痛。  

    一边说着要让其他人平等对待自己,不想听到奉承的声音,一边又在对敷衍自己的陌生人发脾气,这是干什么啊。才不过是一个人待了一小会,本性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吗?哈——她吸了一口气,敲敲脑袋。  

    不能任性啊。  

    要是想被认真对待的话,只有先让人刮目相看吧。  

    那么,先给那个先生道个歉吧。  

    她低下头思考着措辞,陷入了沉思。  

    一丝凉风唤起了她的注意。  

    月台没有报站的声音,背后的风越发猛烈,开玩笑似的弄乱了寻爱的发型,她诧异地回头,一辆地铁迎面开来。她还没从诧异中回过神来,列车的速度越来越慢,在她的注目礼下停在了她面前。像是作为回礼,这辆车的第二节车厢的门正对着她开启了。她眨眨眼睛,看着和月台一样的车厢里有着或站立或坐下的人形黑影,感到了为难。她不能上一辆来路不明去向也不明的车,但让她继续待在这里毫无进展也不可取。  

    正在她犹豫之时,列车里走过一个一身黑的人,不是影子,而是确确实实活生生的人。  

    走吧。她对自己说。  

    ——至于刚刚看见的那位先生,他也能看见这辆车的,如果他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的话,我们有缘再见吧。  

    “你好。”雪奈跨进车厢,黑发金眼的女孩转过头来,神色略微有些吃惊,看起来她也是刚刚见到其他人。  

    “哟,你好啊。”意料之中的爽朗声线。  

    这个人应该是个爽朗元气的人。雪奈想。她回忆起和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愉快的初见,咬了咬牙。  

    “我是风间雪奈。”她对着那个女孩露出一个(自认为但是并没有)爽朗的笑脸,伸出了手,“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是西哩!请多指教!”西哩回握住雪奈的手,也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真有力啊。雪奈的手有点发疼。  

    健康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这么一想,她突然觉得有些累了。明明不过是才走快了一点点吧。  

    “抱歉,我能先坐一会吗?”她扶着列车中央的扶手杆,转了个身坐在了一个空着的座位上。  

    “这么一看的话......你难道是白化病吗?”西哩这才注意到雪奈不同寻常的发色和肤色,“快坐下好好休息啦。”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在月台上不知为何失去了意识,之后周围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也是诶!我本来是要乘地铁上学去的,结果周围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啊...会迟到的!”西哩一脸苦恼的说着。  

    突然车厢的另一边传来一阵吵闹声,两人同时转头看过去,看到那身熟悉的黑衣服,雪奈一愣。那个人分明是在月台遇见的那位先生。  

    得知对方和自己做了同样的决定,她忽然有点高兴。  

    “快放手!那是敌人——”西哩大喊着冲过去帮忙,身体刚好挡住了坐在座位上的雪奈。  

    这种时候,自己该过去帮忙吗......?  

    雪奈垂下眼帘,如果现在才是他们的初见的话,她恐怕会像见到西哩一样热情的上去打招呼吧。但是现在不知为何她一点也不想过去。算不上是逃避什么,但是她也说不出奇妙的别扭感是为什么,或许只是疲惫所致吧。在雪奈沉思的期间,西哩和那个人不知说了些什么,他俩一起走了过来。  

    "风间雪奈,算是冒险者。原本是在旅行途中,来到那个月台之后发生了奇怪的事,不得已上了这辆列车。"她站起来向那个人正式自我介绍,眼神稍微有些疲惫。    

    "……你是……"对方一愣,转移开了目光,大概是感到了尴尬。  

    “...你呢?”雪奈歪头,意味不明的笑了。  

    “我是......我妻真一。状况和你差不多吧。”真一看起来手足无措的样子,表现根本算不上游刃有余。  

    两人沉默了一会之后就各自坐到了车厢的两端,车厢内的尴尬气氛仍旧没有丝毫消退。看得一旁的西哩一头雾水。她好几次想出口问问,但看那两人的表情,“我有心事”四个大字已经写在了脸上,她没有丝毫的机会问出口。  

    “麻烦...”她鼓着脸坐在了雪奈的对面,好奇心又让她按耐不住,没坐一会儿就跳起来跑去看其他的车厢了。  

    或许现在沉默才是最好的,但是第二节车厢内凝固的尴尬气氛让两个人都感到了不适。他们的初见可算是最糟糕的初见了,在这种错乱不清的环境里,非但没有搞清任何的状况,反而还牵扯上了什么不要紧的事。之后的一系列经历恐怕都会蒙上一层奇妙的东西吧。所以说果然还是现在解决最好吗?  

    雪奈用伞抵住地板,坐立难安。  

    "我妻先生,我……"    

    "风间小姐,我……"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想要打破这种状况的心情也同步了。  

    "你先说吧!"她们又同时做出了谦让。  

    两人同时笑起来,车厢内的空气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事件并没有那么复杂不是吗?  

    真一抬起帽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就是之前那件事,果然还是该说句……"   

    一声非常响的拉门声。  

    最关键的内容雪奈一个字也没听见。  

     

    吾日三厌吾身 真想快点缘五
    评论(3) 收藏(0)
    • 枭羽:

      【拉门声也响应简直不要脸

      2015/03/14 23:28:42 回复
    • 修治:

      ↑↑不要脸(不是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2015/03/15 08:48:27 回复
    • X君:

      作品分8分,质量分11分GET

      2015/03/15 15:12:01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