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Day4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10/18

    “呼——”爱乃收到雷达传来的信号,长出了一口气。  

      昨天得到橘关于物资箱的指示之后,她马不停蹄的赶到离自己最近的物资箱那里去。她本以为在珍稀的食物资源前会有一场恶战,早在距离物资箱十几米的地方躲起来探测,但雷达告诉她那里竟是出乎意料的安全,她也因此得到了休息的时间。毕竟被蜥蜴追着跑了那么久,任谁在一夜之间都恢复不过来吧。  

      物资降落的地方在一条小溪边。爱乃已经反复用雷达确认了“周围的确没有敌人”的事实,她走到物资箱旁边。她站在箱子前,警觉的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任何人和蜥蜴之外才蹲下身安心的打开箱子——  

      一种充满希望和失落的感情涌上心头。说实话,物资箱内的东西,充其量也只能算得上是“食物”而已。除了水、一份白米便当和一些填不饱肚子的零食之外就再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唉……”爱乃拿出水来先喝了一口,品质不高又有什么办法,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能平安的拿到补给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像她这样的幸运儿能有几个呢?说不定其他的人已经为了生存以命相搏了。  

      “boom——!!”  

      “咳呜……”  

      远方的森林里传来一声惊天骇地的爆炸声,爱乃吃了一惊,差点把喝下去的水都吐出来。她扭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是与南国之景完全不符的景象,一片葱绿的森林里冒出了滚滚浓烟,夹杂着赤色的火光,升入蔚蓝的天空,消散殆尽。  

      她睁大了眼睛,还有半口没咽下去的水从嘴角慢慢溢出。先前见到箱子,觉得可以休息一下的爱乃,现在只想逃离。  

      恐惧。惊讶。痛苦。悲伤。  

      人类之所以为高级动物而与芸芸众生不同,便在于人与人情感间的传递。各位想必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一个欢乐的聚会上,尽管聚会中的人和自己可能并不是那么亲近,但在那种气氛下也会情不自禁的笑起来;在沉痛的葬礼中,尽管死者和自己的关系不太大,但在哭声和叹息声中心情也会变得压抑。同理,痛苦和恐惧亦可以传递,尽管相隔数千米。  

      海老名爱乃仿佛听见战场上的哀鸣。败者也好胜者也好,对弈的两人中最终都会有一人死去。BTOOOM的规则没有平局也没有和局,就算是组成同盟的小队到了最后关头也会面临自相残杀的局面。那是何等绝望。  

      自己也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么?  

      爱乃看着远方的景色,愣住了。不会的。还是会呢?这样的问题谁也说不好。  

      “没意义的吧……这么愚蠢的问题。”  

    她苦笑,她擦去嘴角的水,把还剩一半的矿泉水瓶放回物资箱。她打开自己的bim包,审视着里面扁平的遥控式炸药和写有数字的遥控手环。  

      这样就够了。她想。生存所需的力量已经在自己手里了,别人怎样都与她无关了。人毕竟是自私的动物嘛——自己被欺负的时候,别人还不是躲得远远的。她冷笑了一声,不知是在嘲笑什么。这样人人自危的境地,她也无暇担心最初遇到,经历千辛万苦避开的人了。  

      不如说,现在她好好考虑下怎么清洗自己的身体比较好。爱乃嫌弃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尤其是衬衫。被汗水浸透又被太阳烘干,只留下汗味挂在上面,布料也失去了原本的柔韧,睡过一觉后压出的痕迹到现在也没有消除,后背和袖子附近的衣料皱皱巴巴的,穿起来浑身难受。  

      既然没人的话……洗澡没关系吧?  

      爱乃犹豫着,还是颇有些担心的使用了雷达。小溪边除她之外依旧一个人没有。  

      那就没关系了吧……?  

      她带着箱子躲进树林里,拉开裙子侧边的拉链,褪下了裙子。即使知道附近没有任何人,在开放地带脱光衣服依旧充满了羞耻感。爱乃的手颤抖着,从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开始,一颗一颗的解开。每一颗扣子都随着她的指尖晃动剧烈颤抖,好久才能离开扣眼。……大约经过了20分钟,海老名终于完成了这一工作。  

      一边嘀咕“真的没人吧”,爱乃一边抱着换下来的衣服蹑手蹑脚的溜到小溪边,当然,没有忘记随身带着bim包。考虑到她的物资里没有能把湿漉漉的衣服烘干的物品,她决定只清洗衬衫。  

      小溪的流速并不算快,刚好适合清洗衣物。说来也巧,出门之前她新换了一身衣服,衣服除了浸了汗之外没有污渍,只要清水冲洗即可洗净,免去了很多麻烦。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换了新衣服打算出去玩,却被带到一个连具体经纬度都不知多少的地方,还被要求进行生死战斗……这未免太倒霉了吧!如果早知要进行大量的运动,她就不会特地换小裙子和小皮鞋了。拜它所赐,爱乃得到了一般人得不到的穿裙子用降落伞和穿皮鞋逃命的经历,有了这种可怕的体验,上天入地都变的没那么难了吧!  

      想到鞋子,爱乃把洗好的衬衫拧干,放在还没洗的裙子上。她解开有点高跟的皮鞋粘扣,脱下袜子检查脚趾的情况。所幸有加厚高腿袜的保护,脚趾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只是和鞋子摩擦,现在有些发红而已。她试着把脚伸进清澈见底的溪水里,发红的部位立即得到了治愈,微动的水流像按摩的手一样,轻轻的揉捏着爱乃的伤处,微光粼粼的溪水带着几丝寒意,缓解了肌肉的酸痛感。  

      趁现在赶紧吃一点东西吧。刚拿到物资箱的时候,爱乃只喝了一点水,现在身心都放松下来,肚子也开始饿了。现在仔细看了看她才发现,除了白米饭之外的食物是一串粉白绿三色的月见团子和一个小菠萝派。有了这两样东西,米饭没有配菜也不怕了。她打开便当盒,就着菠萝派愣是把米饭吃掉了一半多,果然是饿坏了,她缓了一口气,接着朝剩下的米饭和月见团子进攻。  

      “唔……咦?”爱乃含了满口的米饭咬了一口月见团子才感到不对劲。以往吃过的月见团子,馅料通常都是豆沙或者枣泥的,补给箱的团子虽然外表和普通的团子无二,但里面的馅料参杂了核桃仁、花生仁、瓜子仁、杏仁……仔细尝尝还有芝麻仁?!从来没吃过的神奇组合,带来了非同寻常的味觉感受,这干果类食品的碎渣包裹在黏糊糊的糯米外衣中,从口感上带来了第二重冲击。不过首先这么多东西是怎么塞进小小的团子里的?!  

      ……爱乃皱着眉头吃完了所有东西。包括白米便当里面的话梅和五仁馅的月见团子。  

      为了缓解五仁的奇怪味道,她打开水瓶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那么空瓶子和空箱子该丢在哪里?爱乃沉思了一会,先把剩下的垃圾放进了箱子里。  

      箱子的话……还是不要乱丢了,如果被其他人误认为是新的箱子会失望的。  

      等等。  

      一个念头闪电般出现在她脑海里。既然是物资箱,不管是新的旧的都一定会有人过来看的,那么在里面放入bim效果如何呢?  

      爱乃的bim是遥控式的,她完全可以躲在远处的角落里设下陷阱坐收渔翁之利,如果箱子里的炸弹威力不够,她还可以在箱子周围再埋上bim,这样无论怎样敌人都逃不掉了。  

      她眨眨眼睛,花了三秒来把这种做法在心里变成合理行为,然后在箱子里放了一号炸弹,退开两步,向箱子双手合十小声叨念道:“如果有人因此死掉了,对不起。”  

      那一定不是我的责任。她没说出来的后半句话,在心底回荡。  

      不管怎样,还是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作为今天的根据地,顺带继续探索周围有没有食物。她穿好衣服,提起里面空无一物——除了炸弹的箱子,沿小溪向森林深处走去了。   

    次日上午。  

    海老名下意识的觉得物资箱的投递还是会在上午,因此她一醒来就开始搜寻,整个早晨都耗在了抬头仰望天空上。直到脖子酸痛,她第七次揉捏颈部肌肉的时候,她期待的东西才出现在天空中。  

    不错,物资朝着西北方向悠悠飘去。她再次确认目标,提上旧物资箱,向森林里走去。  

    不知为什麽,爱乃觉得这次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或许是她的疑心作祟,或许是玄学之类,但就现实来讲,连续两次平安无事的确是小概率事件。不过不管是自身原因还是外界原因,她都因此变得更警惕了,途中她无数次被风吹草动吓到,险些丢出炸弹。  

    怎么办……  

    随着和物资距离的缩短,她变得越发焦虑。  

    怎么办……  

    她敲头,似乎是想到了一个能令自己安心的办法,她从物资箱里拿出自己在河边捡到的尖锐的石块,刨开一块土地,把自己的一个bim埋了进去。遥控型bim的特性就是可以自行操作,如果遇到追兵只要把他们引到埋伏区即可,就算自己逃不掉也可以拉一个人同归于尽。  

    ……能起到用处吗?  

    她依旧不安。  

    就在这时,森林的西边传来了说话声。她赶紧躲在一棵树后,从树的缝隙间,隐约看见一个身着红衣的人和另一个人在树林里穿行。  

    他们也是朝着物资箱来的?!  

    爱乃的心砰砰的跳动着,她稳住神,估测了下双方和物资箱的距离,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他们现在的位置到物资箱的距离差不多,没看错的话对方还有两个人,如果正面对上自己是绝对的不利。  

    她咬紧下唇,看了一眼手里的旧箱子。  

    只有这样做了。  

      

    ---------------  

    此时,森林的另一边红凛和九十九,不,应该说红凛正看着九十九摸索嵌入式手部雷达的正确用法。  

    “这不科学啊。”九十九向前伸出手臂作发力状,胳膊上的青筋都快要爆起来,“为什麽我发动不了雷达?为什麽基础功能不能设定的简单点?为什麽一个雷达靠想一想就能发动?”此时,就算九十九脑子里庞大的豆知识库也没办法解释这么伪科学的东西了。  

    “这是设定,老实接受吧。”红凛一脸没办法的看着努力中的九十九,叹了口气,“所以说你拥有的那些理论知识到最后不还是派不上什么用场。”草叶被红凛踩得沙沙作响,她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没用,知识充足可以少走弯路。”九十九反驳道。  

    “直路你不也过不去。”  

    “啧。”九十九索性不理她,专心研究雷达了。  

      

    ---------------  

    他们正在靠近陷阱。  

    海老名紧张而兴奋的躲在不远处的树后,神情仿佛雪地捕鸟的孩子,充满了期待,还有一丝畏惧。她畏惧的并非“杀戮”而是“死亡”。对于“自己将要杀人了”这件事,她奇迹般的竟没有任何感觉。因为是岛上的【生存法则】吗?似乎是,又似乎不是。  

    人早晚都会死。她这么安慰着自己,盯着红凛和九十九的目光越发贪婪了。——如果赢了的话,这可是两片芯片啊。  

    “成功了!”  

    远处传来男子兴奋的喊声,随即爱乃便感受到了雷达波的(精神)冲击。她心里暗叫不好,已经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她已经做好打算了,一旦被提前发现就跳出来挑衅,然后把敌人带到埋伏区去。  

    可惜的是,九十九并没有太过在意爱乃的踪迹,他看见了爱乃安置的陷阱,和红凛毫无防备的走过去了。尽管感受到些许违和感,他却没放在心上。物资箱是这个岛上最让人感觉亲近的东西,无论是谁见到它都难以提起戒心,就算心存疑虑,至少也要近前看看。  

    爱乃的陷阱其实不是天衣无缝的。  

    但是片刻的安逸却让他们大意了。  

    靠近了。  

    爱乃的内心呐喊着。  

    靠近了!靠近了!靠近了!  

    心脏的搏动和这呐喊一致,每一声心跳都是一声激动的呐喊,每一下搏动都令心弦更加紧绷。终于,和九十九的步伐达成一致,发出尖锐的鸣响——  

    “BOOM!!!!!!!!”  

    原本应该承载希望的箱子,炸裂了。  

    ---------------  

    “可恶!被暗算了!”九十九气愤的把弹到自己身上的石头摔在地上,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被算计的愤怒,因为衣服被弄脏、发型被弄乱变得加剧了。  

    “冷静下来,九十九君。”红凛试着安抚焦躁的九十九,她自己也因为爆炸变得狼狈不堪,“先休息一下吧,那个人可能只是在防范我们,好好沟通的话,说不定能拉她入队……”  

    “哈?”九十九冷笑一声,“被人袭击了你还要保持这种天真的心态吗?拜她所赐我的头发可是都被弄乱了,眼镜也被刮花了!如果你还要坚持你的想法的话,那不如我拿着那家伙的芯片给你当那顿饭的谢礼,然后我们散伙。”  

    红凛这次没有说话,只是难过的低下了头。 

    “……我先去那边看看情况。”九十九没有回答,红凛就当他默认了,先行向躲在树后的少女走去。 

    她见到的的确是令她失望的景象,得意忘形的海老名正在忘我的高声欢呼,喊着她心心念念的学长。看来有必要让她清醒一下。红凛从地上顺手掂起一块石头,用力一丢,正好砸在海老名的笑脸上,破了她美好的幻想。 

    “呜……呜……”海老名倒在地上痛苦的哀鸣,精神上更是因为现实和理想巨大的落差变的不稳定。 

    “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爱乃愤恨的看着红凛,几乎要哭出声。 

    红凛察觉到了海老名的不对劲,她飞身扑上去,凭借力量优势按住了海老名。 

    海老名的挣扎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剧烈,她现在已经完全把红凛当成了敌人,不肯再听她说一句话。 

    只能在九十九君赶过来之前打晕她了吗…… 

    红凛咬牙,朝海老名的头部举起另一块石头,她没有发现,海老名的手飘忽在自己胸前。 

    “?!”她被海老名抓住领结,两人的头部随之砰地一声撞在一起。 

    她皱眉,花了一点时间才从头晕目眩中缓过来。真是够了!红凛也开始焦躁起来,对方就像个不肯听人讲话到处恶作剧的小孩子一样,几乎没有道理可讲。 

    “拜托安分一点!”红凛再次扑上去抱住没爬多远的爱乃,按住她的头打算先压制这个快疯了的家伙的行动。 

    “我说啊——”红凛身下的人换了一副慵懒的声线开口了,“我的bim可是遥控型哦?这片土地上哪里有炸弹知道的人可就只有我一个了啊。对,说不定你脚下就有哦?” 

    红凛吃了一惊,手上的力道也放松了。 

    “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对,越远越好。”爱乃看着红凛的行动,露出欣慰的笑容。现在的自己,已经今非昔比了。对着学长已经做出了承诺不是吗?能在这种距离内压制对方,这就是爱乃现在的实力啊。爱乃已经不再是软弱的小孩了哦?已经不再—— 

    “能把自己的资源灵活运用,真是好才能啊。”红凛抬头望着来者,发出了一声叹息,九十九是不可能放过这个人的。 

    “诶?”爱乃完全愣住了。二对一的场面,正面对峙,这是她远远没想到的。 

    “堀之内啊,你知道我的强项是理论知识吧。”九十九时一面无表情的陈述着,冷淡的脸之下却藏着出离的愤怒,“我熟知自己持有的爆缩式自多久后会开启,会有什么效果。像吸尘器似的,对,吸尘器。” 

    “我很想实践看看。如你所见,和平沟通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这时就只能遵循【生存法则】。” 

    “堀之内,”红凛应声抬头,“做我的共犯,利用这里的【生存法则】,” 

    “将其击破吧!” 

    Pi—— 

    瓦斯式与爆缩式同时启动,爱乃愣在原地,瞳孔放大。 

    她的背后吹来一阵冷风,她不可置信看着转身离去的那两人,流下了最后的眼泪。 

    “骗人的……吧?” 

    绝望,炸裂开来。 

     

     

      

     

    评论(6) 收藏(0)
    • 枭羽:

      我竟然记错死线我跪下谢罪!!!!!【吐血】我对不起九十九君和红凛的肝!我觉得我的罪一辈子也没法赎了【躺尸

      2015/10/19 00:15:53 回复
    • 枭羽:

      以及我发现这是三个A型血的战斗【

      2015/10/19 00:16:14 回复
    • 辣油想吃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个A型血的战斗!!再见了爱乃我们会连同你的份好好活下去的(握手

      2015/10/19 01:33:20 回复
    • 枭羽:回复 辣油想吃饭

      一定要活下去【拍肩

      2015/10/19 06:37:57 回复
    • 照烧玉子:

      真是可惜呢~不过我好好的看完了

      2015/10/24 23:55:09 回复
    • 枭羽:回复 照烧玉子

      真爱【抱住

      2015/10/25 08:31:31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