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真主角主線片段二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6/09/07

    【我只是喜歡寫uris的文】    

         

    你好,厄裡西斯。    

    被點名的人緩緩地睜開眼睛——卻只有半邊的臉部聽了他的命令,眼前能看見的只有一片明晃的白光,他動不了,只能抵著背後凹凸不平的石牆,全身浸透了,也不知道是羅爾帝這可惡的雨還是剛剛被打留下來的血。    

    可能是兩者。他想,他憎恨這個地方,從有意識起就有這個念頭了。    

    不過,他又對自己說,今天可能就是最後一天。    

    厄里斯聽見笑聲,不來自那個纏人的黑影,而是巷子裡的人,愉快的殘忍,啊——他們的臉彷彿就在呼吸仍能保持溫暖的距離,他多希望自己能用手指將其碾碎。    

    可是他不行,此刻就是連手指都不知道在哪裡了。厄里斯沒有後悔自己跑到這不該來的地方,後悔對他來說始終是陌生的一個詞語,他只是被抓到了——他不該被抓到的。    

    這該死的石牆。    

    “聽見了嗎?”右邊的人這樣說,“小偷的下場。”    

    怎麼會有人喜歡穿木底的鞋子呢?停下來啊,很痛的。隨著每一次的重擊他腦中閃過向後彎曲的犄角——厄里斯想他是瘋了。    

    而它就在那裡,證明自己的瘋狂,火焰和灰燼的怪物,伏在角落裡如同微風在河面上撩起的波動,巨大無比,長著長爪和尾巴,深紅的雙眼,裂口般的嘴靜靜地動著,無聲地說著:    

    多麼狼狽。    

    尾巴的掃到了他的指尖——原來在那裡嗎——炙熱如鐵烙,它傾身向前,籠罩在他身上。會死的,它這麼說。    

    閉嘴。厄里斯現在最不想就是跟著東西說話。    

    確定嗎?會死的。它又說了一遍,側了側身,厄里斯看見了那些人手裡的鏟子,也聽見笑聲。    

    怎麼這麼煩呢?厄里斯閉上眼睛,連看都不想看了,他不想死,為了活下去他離開那破家,獨自在街頭求生,他是什麼都能做出來的——就算是闖進別人的地盤偷東西。    

    “再見啦。”巷子裡的那群人喊道,“我們要把你掛在街口,看你們那邊的人還敢不敢進來!”    

    “動手!反正他已經半死了,沒差的!”    

    需要幫忙嗎?它問。我知道你想活下去。    

    厄里斯發出一聲無奈的呻吟,讓手執鏟子的人愣住了,看向身後的同伴,後者繼續煽動他動手。    

    黑影攤開手,仰起頭,放聲大笑。    

         

    “好!你滿意了吧!好!好!”    

         

    “厄里斯,他們要打起來了。”維洛妮卡敲了敲門,“快點好嗎?”    

    “馬上就好了。”厄里斯回答,加快手裡扣釦子的速度,然後轉身開門,維洛妮卡向後退了一步,指著走廊那邊的客廳。    

    “伊利修跟人吵起來了,他總是這樣,你管管他啊。”    

    “又不是我的問題。”厄里斯聳聳肩,聲音在他耳邊笑着。    

    “他們吵要把外人引來的,你上次不是很生氣嗎?”    

    厄里斯走向客廳,從那個方向傳來的爭吵聲讓他頭痛,他直接停在地上扭打的兩個人前面,一個人正把另一個按倒,伊利修看起來很生氣,而另一個人他不記得叫什麼名字了。“這是在幹嘛?”    

    “我只是問這次能不能預支一點,伊利修他就……”下面的男孩回答,看著厄里斯的眼神有些心虛,“我家裡出事了,你知道的……你們都知道的……”    

    啊——騙子。聲音說。    

    “胡說!這傢伙。”伊利修往手中的人臉上揮了一拳,“我看到你跟十數街的那個可疑的旅行商人買藥,當我是瞎子嗎?就算拿了錢也不會用在家裡。”    

    厄里斯沒有聽清楚伊利修的話,更不用說旁邊人的議論,那些嘈雜的話語模糊成一團嗡嗡聲,它在他耳邊低語,變成唯一清晰的指示。除掉他,厄裡西斯,他是多麼讓人厭煩。    

    他揮揮手讓伊利修起來,對方乖乖起身,下面的人似乎也想趁機移動,卻被厄里斯踩住脖子。    

    “我看起來像我在乎嗎?”厄里斯問,“你買藥我不管,但我們說好每一次都平分的。”    

    “我有什麼辦法!東城那些人——他們威脅要燒了我家!”腳下的人死命掙扎,拳頭敲擊地面。再這樣下去上面的人會聽見的,厄里斯皺了皺眉頭。    

    “別跟我提那些爛貨!”隔著鞋底他感覺骨頭和氣管錯動,被剝奪了呼吸的權力的人連反駁的力量都沒有,其他人靜靜地看,連伊利修都不敢動。他們看見那雙翠綠的眼睛——染了血後怎麼還會是綠色的呢?毫無同情心,彷彿面對的只是一塊石板。    

    厄里斯提起腳時那人已經沒有動靜了,他踢了踢他的肩膀,將其翻過來又翻過去。伊利修蹲下摸了摸那人的脖子,“喂你沒必要把他弄死吧。”    

    “心情不太好,下手重了一點……對不起,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伊利修愣了一下,“奈德。”    

    “回去,”他一邊轉身,準備回房間去,“下次要是再弄這些事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接著他停步,揮揮手,“要預支的話就預支吧,下次別拿就是了。”    

    厄里斯離開那個嘈雜的客廳,覺得頭痛平緩了一點,他聽見遺留在背後的議論——你看到了嗎?看到了嗎?簡直是惡魔一樣的眼神。他真的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好可怕。我們先走吧。    

    他揚起頭,放聲大笑。    

         

    “要我說多少遍呢?明明就只是半個啊——”    

         

    厄里斯坐起身。雨。他聞到冰冷的氣味,陌生的白色,永遠都是陌生的白色。他覺得昏昏沉沉,思緒和視線都如同灌了水一樣模糊,他知道自己在哪裡,卻找不著上下左右。    

    他揉了揉額角,感覺同一個空間裡還有別人,那存在感無比巨大,可是轉過頭看見的卻只是一個少年的身影,坐在床沿向下看。    

    啊——怪物的子嗣。它低語著。厄里斯從不理解這什麼意思。    

    王子拍了一下他的頭,讓他清醒點,然後微笑。“你好,厄裡西斯。”    

    【3888年】    

       

      

     

    真主角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