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劇場
偽劇場

偽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66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7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30/48片段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6/09/12

    【翻到以前寫的初見,我從前的少女心已不復存在】   

    【別相信騎士先生現在挺收斂的,兩年後是毫不遲疑地開撩(劃掉)宣誓效忠】   

        

    【3891年】   

    騎士推開禮堂的大門,將雨水帶進那看似被遺忘許久的空間。每一步踩在地上發出的碎裂聲迴盪在挑高的空間裡面,讓他都不是很想再繼續前進,擾亂本來的安寧。那些從地板縫隙長出來的雜草輕撫他的皮靴,已經長得跟小腿一般高。   

    多久了?他問。他這樣來來去去已經多久了?   

    二十四年。   

    他走到禮堂前端的平台中央,那個用木片搭起的簡陋的墓碑,被枯萎的花和燒盡的蠟燭所環繞。騎士在前面站了許久,低著頭彷彿在默哀。他記得當時他聽見吵鬧——可怕的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去,他也記得他曾經的團長從這裡走出去,那樣沒落的眼神,還有最後離開的決心。   

    那不是一件回憶起來很令人愉快的事情。   

    騎士彎下腰,將手裡的花放下。   

        

    “這些全部是你帶來的?”   

    騎士轉過身,他其實並沒有很驚訝有別的人在這裡,雖然知道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的人都會避而遠之,但是有些人會像他一樣來看看,悼念死者。他只是好奇那個聲音屬於誰——一個過分優雅,猶如絲綢編制的聲音——貴族?他想。貴族怎麼會在這裡?他看到說話的人坐在破碎的窗邊,一隻腳收在椅子上,背倚着長椅的手把,就著唯一的光源讀書。“二十三號騎士團的團長。”那個人一邊說一邊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也使得他足以看清那人的樣貌。   

    騎士愣了一下。   

    在反射著光的灰塵和花粉環繞下,他瞬間以為自己看到的只是幻覺——那雙眼睛,玉色的淺綠的雙眼,只來自最高貴的王室血統——騎士鞠躬,“王子殿下為何會在這種地方?”   

    “在這種場合不必多禮,騎士。”王子說,“而且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是的。”騎士回答。“那麼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呢?”   

    “不明顯嗎?”   

    騎士聽著外面的雨聲,已經下了許久,他又看看王子身上穿著屬於平民的衣物——原來如此。他微笑,想著是否喜好瞞著侍從和護衛到處亂跑的性格也是王室血統的一部分。   

    “會讓其他人擔心的。”   

    “並不會。”王子以一種毫不在意的冷漠語氣回答,然後將視線移回手中的書本,纖細的手指挑起一張紙,翻面,接著將書頁撫平,“我的地位還沒有重要到會令其他人擔心。”他是對的,騎士想想也發覺了,王子在城堡裡的地位簡直微不足道,更何況,這位只是國王陛下弟弟的兒子。   

    “好吧,”騎士說,聳聳肩,“那麼王子殿下介意我繼續在這裡打擾你嗎?”   

    王子再一次抬頭瞄了騎士一眼,他將書闔上,放在一邊,又將書本稍微調整了一下使得書的邊緣與長椅的邊緣平行,這個動作令騎士感覺有點不自在——在那群軍人之中待了太久,已經習慣了髒亂和粗俗。王子轉頭看向窗外,外面仍下著雨。在光線的照射下,那一點點淺綠色幾乎變得全白,接著他的目光回到騎士身上,輕輕一揮手,“請坐,騎士,我很樂意有人陪伴。”   

        

    騎士邁開腳步,走路時濺起另一片碎裂的聲響,分不清楚是來自腐壞的木頭或者是枯骨的碎片。他坐在王子身邊,有那麼一點驚訝,知道他走近了才發現原來剛才跟他說話的只不過是一個少年,看起來二十歲不到,比他剛才猜測的小得多。他見過兩位王子,都跟國王和國王的兄弟都長得一樣,但他似乎錯了,接著他想起那些細碎的謠言。   

    王子注意到盯著自己的眼神,“你也想問一樣的問題嗎?”   

    “啊,對不……”騎士有些窘迫的發現剛才自己幾乎是無禮的在打量對方,於是下意識的將臉別開一會,“那些謠言,你不會在意嗎?”   

    “不,既然是無實的言語,那麼我便沒有理由要在乎。”王子回答,“我的黑髮來自母親,如果你想知道的話。”   

    連一點傷心都沒有,騎士嘆了一口氣,讓他記得那些王的眼神,裡面包含的感情都似乎不會改變,可以用幾個詞語就涵蓋,並不是單純——王從來就不能單純——只是很嚴實地將所有情緒藏在最深的地方。那淺綠的眼睛,如光般明亮,背後卻是無盡的深淵。王子以一種疑問的眼神看著他。   

    這個孩子,還有其他有著一樣眸子的孩子們,都是將來王的儲備。最終卻只有一個能夠被加冕,那麼其他的怎麼辦呢?   

    “真是不可愛啊。”騎士失望地搖搖頭,“那些話是真的很過分。”   

    “再過分,只要沒有根據,就沒有力量傷人。我……”   

    “雜種!”騎士突然打斷王子的話,這一個字嚴厲而且凶狠,是他用來責罵過分不守規矩的屬下的語氣。王子閉上眼,微微頷首,沒有繼續把話說完。那一抹綠色再出現在睫毛下時,卻已經看向別處,在陰影之下變得有些暗沉,像是在雨中看到的平原那樣的顏色。騎士收起嚴厲的表情,繼而擺出大大的微笑,“你看,果然還是有影響的吧。”   

    “不。”王子回答,很自然的將頭偏向一邊,一瞬間恢復原本高傲而堅定的姿態,彷彿剛才發生的事情只是騎士自己的想像,“我只是不習慣有人打斷我說話,而且是用如此大的音量,雖然顧及你或許在軍中習慣這樣與下屬相處,但是下次麻煩你不要這麼做。”   

    “你高興怎麼說就怎麼說吧。”騎士聳聳肩,但他仍舊相信剛才是被那兩個字包含的屈辱嚇到,沒有人聽到不會受傷的,他想,然後感覺心裡有點愧疚,他也曾經對這些謠言做出評論,只是當時覺得不過是貴族的八卦,已經習以為常,而且平日是不錯的娛樂——或許從沒有人想過這些八卦指向的人會有什麼感覺——不,他其實是懂的,在聽見別人議論自己曾經的長官,說二十三號騎士團出過一個帝國的背叛者的時候,他其實是懂的。“嘛,不過剛才真是抱歉。”他說,“貴族的規矩真是麻煩,還請殿下不要生氣?”   

    王子點點頭,“我會原諒你剛才的魯莽。”   

    騎士在心裡皺起眉頭。真的,一點都不可愛。   

    【我就特別喜歡這對咋地】   

      

     

    帝國角色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來線

祭品們

賦格

重啟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