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賦格(十五)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10/02

    ——第十五章——     

    澤儂在工作室裡,他以為格倫會像往常一樣回來,可是基於這幾天格倫都會來得很晚,無論他有什麼事情要做,澤儂他不准備過問,是一直到了天黑格倫都沒有出現,他才開始有些擔心。     

    十四城並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尤其是冬天,天黑地很早。澤儂沒有收工作室他想格倫隨時會回來。     

    可是格倫沒有,澤儂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半夜,他無法出去找,宵禁鐘馬上會響起。     

    澤儂只能靜靜地等,他他往爐子裡添了一些柴。     

    他覺得格倫最近怪怪的,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總覺得格倫有些躲著自己的意味。澤儂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事實是,這是他第一次有真正意義上的朋友,當然也是他第一次遇到人際關係上的危機。     

    如果這是跟別人一起生活的代價,他也沒有後悔付出這麼多,可是他確實為此感到苦惱。     

         

    門上傳來砰的一聲,澤儂看到格倫蹲在門邊,似乎是剛剛跑了很長的一段路才到達這裡。澤儂並沒有表現出著急或者生氣,可是他心裡是兩者皆是,他從椅子上起身。“還好嗎?”他問,“我差點以為你出事了。”     

    格倫點點頭。     

    “不要再這麼晚回來了。”澤儂又說。“很危險的。”     

    格倫點點頭。     

    “回來就好,早點休息吧。”他伸手將格倫從地上拉起來,給了他一個微笑,隨後便要去清理爐子——在這之前怕格倫回來太冷,他一直都在燒火,所以工作室裡面格外溫暖。澤儂轉身,放下了心後就開始感受到晚睡的疲憊,而且比以前更甚。     

    身後的人拉著他的手卻沒有放開。     

    他回頭,有些窘迫。     

    此時此刻澤儂想起來那一天在醫院自己也是被格倫遮掩拉住,格倫那個時候看著自己的眼神跟現在差不多,彷彿很急切地想要說什麼。澤儂這幾天一直在想格倫那個時候可能是想要叫自己奧托,卻叫不出來,經過思考後澤儂大概摸索出了些頭緒,比如說格倫以前一直提到的那個被忘記的黑影,估計就是他死去的好友,因為格倫從來沒有提過他的朋友死去,只可能是忘記了。     

    一切似乎都逐漸變得合乎情理。     

    他卻希望事情永遠都不要明了。     

    “怎麼了嗎?”他小聲地問,有些害怕的意味。     

    格倫這一次確實地說話了。“你最近變得很奇怪。”格倫說。     

    澤儂當時就懵了。     

    “他們說我應該跟你談談。”格倫又說,一副事態很嚴重的樣子,澤儂就是被這個樣子嚇壞的,他的腦中跑過這幾天他做過的事和說過的話,至少是他記得的那一些,他不覺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所以他想格倫是不是知道自己遇見了旅者,畢竟這是個充滿謠言八卦的地方。     

    他僵硬地微笑,“談……什麼?”     

    對方的眼神忽然軟下來,不太確定地移向腳邊。“我不知道。”他問,“你最近是不是不太高興?”     

    沒有。澤儂在心裡這麼回答,卻沒有出聲,因為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思考為什麼格倫會覺得自己不高興上面。事實是,澤儂除了有點安靜以外並不覺得自己跟平時有什麼區別。而他不知道的是,就算他自己覺得自己和平常無異,可是周圍的人一眼就能察覺,格倫是其中之一,還是特別緊張的那個。澤儂知道格倫是什麼樣子,發生什麼在心裡想很多,然後就越想越多。     

    他感覺手被握得更緊了一點。“我做了什麼嗎?”格倫小聲地說,“我有種直覺是因為我。”接著格倫抿了抿嘴,這個動作讓澤儂感覺格倫像個小孩子——這是他一直都有的想法,就算格倫只比自己小兩歲——澤儂從來沒有記得自己跟小孩子相處過,他於是很擔心。     

    其實是害怕的。     

    格倫慢慢地放開澤儂的手,焦慮地摸著自己的耳朵,“花店的大叔說你以前都是一個人住。”他的手再移向頭巾的結,“是不是我在這裡賴太久了……因為自從我出海以後你就怪怪的。”     

         

    “你知道……如果你想的話我也可以搬出去。”格倫說。     

         

    格倫也真的只是這麼想的。     

    這是他的想法:他現在有個工作了,也在城裡跟各種人混熟,要自已生活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他喜歡跟澤儂住在一起,但是如果真的造成了麻煩,他會選擇保持朋友的關係,就算要搬走到別的地方去。     

    澤儂看著他,沒有出一點聲,這讓格倫尤其難過。     

    “說話啊……”他喃喃地唸道。     

    澤儂彷彿忽然回過神來一般,格倫就知道他剛剛在腦子裡回答了他的問題但沒有記得要說出來,那本來有點僵硬的微笑放下了,他覺得澤儂的眼睛裡閃過一絲悲傷,這個眼神格倫記得,他在提到去尋找記憶中那個人的時候澤儂也是如此。“你總是想太多。”澤儂說,語氣卻是很輕鬆平常,“我沒有不高興,當然如果你想要搬走我也沒有資格阻止。我的確自己生活了很久,但是……”他頓了頓,“說實話我不想再回到那種一個人的生活……”澤儂接著沉默,又揚起嘴角溫和地微笑,“沒事,早點睡吧,明天你不是還要早起嗎?”     

    他轉身繼續剛才的動作要去清理爐子。     

    明明就答應過不高興就不笑的。格倫在心裡說道,他站在他本來站的位置,有些懊惱為什麼自己要懷疑澤儂,他承認他會想太多,只要想法被種下就只會越長越大而且揮之不去,現在好了,他斥責自己的愚笨——他現在倒是讓澤儂傷心了,到頭來還是因為自己。     

    格倫慢慢地走去幫澤儂清理爐子,澤儂在火災以後清理爐子格外仔細,格倫很理解,他想到那次災難仍舊會怕——只是不是因為自己差點死掉,他比這個更加接近死亡過,而是因為差點失去澤儂。     

    他也不想回到一個人的生活。     

    格倫將頭靠在澤儂的肩膀上,就是那片有點顏色不一樣的皮膚,後者看向他,“怎麼了?”澤儂問。     

    “對不起。”格倫說,聲音小得幾乎是在自言自語。     

    “為什麼要道歉?”     

    “為了所有的事情。”格倫回答。“我以後會早點回家,也不會再說奇怪的話,也不會想要搬走,也不會想太多。”     

    “知道就好。”澤儂說,“現在幫我拉一下袋子。”     

    格倫乖乖地將麻袋撐開,讓澤儂能把灰燼趕進去,然後他在袋口打了一個繩結,他總是嫌棄澤儂的繩結打得很差,畢竟格倫自己在船上工作。     

    “我明天不用出海。”格倫上樓之前突然想起來,天氣太冷了船隊決定要減少出海的次數,反正存貨的魚在這樣的溫度下也能保存更久。“我在工作室裡幫忙吧。”     

    澤儂點點頭。     

         

    走了三步,又踩著腳印回到原點。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