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幕間-1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8/10/03

    【十祭9-十祭10】

    【觀眾席一樓】  

    獨角山羊的戲還有一場才會結束,但所有人都清楚這不會是他最後一次登台,就算作為背景、配角,他一直都是這戲台上的常客——斐契從來就不是很喜歡這個人,親切是真的親切,和阿爾不同不被殿堂或者帝國束縛,要不是活了三千年他可能還會想辦法拉攏,但事實就是,這怪物骨子裡就跟這裡其他所有人一樣瘋狂,劇裡劇外一個樣。  

    他抬頭,望向三樓的包廂,深紅色的絲絨背後有一些動靜,陰影中他看不到他的小國王。斐契有些失望地嘆氣,身為一樓觀眾的他,要見到想見的人就是那麼困難的事情。文側側臉,是聽到了斐契的不滿。  

    空間兩側的燭火燃起,為席座添加了些光亮。  

    “在座的先生、女士們,現在已經是午夜,請各位有序離場,不要忘記隨身物品,劇場明早十點準時開放。”  

    觀眾緩緩起身,在微弱的火光包裹下都只是浮動的剪影,三三兩兩,伸著懶腰,只有樓上的貴族們還興奮地討論接下來是否要去舞會廳喝酒。斐契還沒打算走,一邊閉上眼——就算走也不知道去哪裡。  

    “可以請厄里西斯傳話,在二樓的話……”  

    “不用了,不打擾他。”他回答,“突然被叫下來也會很困擾。”他想起上一次幹這種事情,被整個王族起哄圍觀的場景,壓力實在是太大。文也沒有再說什麼,但斐契知道他仍在自己旁邊坐著,那雙眼睛正望著幕布,或者它背後的東西。  

    他大概很羨慕山羊和那紅衣吧……  

    早上十點開演,午夜離場,日復一日,日復一日,就算偶爾會來新人,偶爾在劇目上會做一些變動,可是那些變動細微地難以察覺,換了演員和場景,演的都是同樣的情節——斐契自己也是其中之一,手裡的劇本寫得都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發生的事,自己都覺得既可笑又可悲……無奈之餘,卻還是得不斷走上那台階,因為這是他的劇情。  

    “不走嗎?”巴德說。  

    斐契再睜開眼,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包廂的簾子都已經拉上,剩下的只有他們和清理的人員。起身,碰了碰文的肩膀。“走吧。”  

    明明才散場不久,走廊裡也已經沒剩多少人了,無盡的環形走道鋪了深藍色的地毯,一眼望去全是相同的房間門和相同的弧度,只有門牌上的數字不斷地在改變。好像從有記憶起就在這鬼地方了。他想。就和這景色一樣沒有起點也沒有盡頭,彷彿是一場永遠不會結束的夢。  

    斐契突然止步,落在三人後方。文回頭,卻被巴德推著繼續向前,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彎道的後面也沒有機會出聲。下次再道歉吧,他這麼安慰自己道,並承諾自己一定會遵守這決定。  

    接著他轉身,去尋找向二樓的樓梯。  

    【這是一個實驗】  

    【地圖生成中。。。】  

     

    一個實驗 幕間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