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賦格(四)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09/01

    ——第四章——     

    奧托教給格倫很多事情,其中第一項是這個:不要一個人出海。     

    他的解釋是,當你出了意外,沒人能幫你。     

    然而奧托自己沒有遵守自己的教導。     

    格倫住的地方跟十四城差不多寒冷,雖然太陽看似很大,但是連陽光都是涼的。那年格倫二十二歲,三天前他淋了雨,於是就感冒了,發了兩個晚上燒,現在還渾渾噩噩。而奧托等不到格倫病好,因為一批鯨魚正經過這個海域。     

    所以奧托一個人出海了。     

    他跟格倫的父母不同,他不是死於天氣突變,而是死於另一種意外。     

         

    那天對於漁夫來說是非常完美的,刮著微風,也沒有下雨的跡象。奧托將船駛到海中央,他看到一隻比平時見到更大的獵物。如果是平時他自己能夠補到那種大小的魚,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那隻鯨魚這天過得很不開心,在奧托第一叉刺歪的時候,鯨魚突然暴怒,就直接撞上奧托的船側。     

    奧托被甩了下去。     

    平常的話,如果只是被甩下船還沒什麼問題,他經驗足夠,可以自己爬回船上,然後逃離此處,可是這一次在落船的時候奧托撞到了頭。     

    就是這樣,沒有人能拉他回到安全的地方,甚至都沒有人知道他發生這樣的意外。     

    一直到正午,其他的漁夫也出了海,他們發現水上飄蕩着的無人船,有些人認出來這是奧托的,他們在周邊尋找,最後將他打撈上來的時候已經死了很久了。     

    所以說不要一個人出海。     

    這個時候格倫還什麼都不知道,他窩在棉被裡,覺得身上很熱但是卻一直在發抖。他想到還要跟奧托出海,可是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一定是沒辦法了。     

    他在腦中模擬奧托會怎麼開自己的玩笑。     

         

    晚上——格倫覺得是晚上,敲門聲響起,他很不想去開門,或許是奧托回來了,可是奧托應該有鑰匙,敲門聲很急,於是格倫勉強地從床上爬下來,拖著腳步去開門。     

    他轉開門把,外面站著的是附近的漁夫,那個人只說了一句話:“奧托死了。”     

    格倫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格倫原本一直都是一個很堅強的人,他很小就失去父母,他很快就走出了悲傷,但是此次此刻,或許是因為生病的關係,他的腦子瞬間轉不過來,他也不管門外還站著人,就直接將門甩上。簡單來說,有幾件事情使他受不了,第一件事就是再一次失去家人,第二件事是現在他徹底的剩下自己了。     

    第二件事是比第一件事更可怕的東西,於是格倫坐在地上哭。     

    他想像等一會奧托就會開門,告訴他這一切都只是玩笑。     

    往後的天都差不多是這個樣子,格倫沒有去參加葬禮,他甚至都沒有出門,許多人來找他,可是格倫將門窗都鎖了起來,一整周,他都像個行屍走肉那樣過生活。他會從噩夢裡被驚醒,然後一夜不睡,他會聽見奧托的聲音,可是人已經不在了。     

         

    奧托死後第二週開始了雨季,格倫沒有去把船拖進倉庫裡面,他現在沒有這個心情,事實上他現在心裡什麼都感覺不到,只是麻麻的。風開始越刮越大,吹得房子的窗架搖晃得幾乎像是要破碎,這讓格倫想起他父母去世那天的暴雨,他心裡更加難過。格倫坐在窗戶旁邊,如果奧托還在,這窗子在暴雨前會被木板釘上,奧托總是很小心。     

    有時候人的想法來的很突然,手腳便會直接跟著那個想法動作,如果不去執行還會感到非常難受,這個想法在格倫的腦海裡形成地異常迅速,格倫幾乎從原本的座位上跳起來。他忽然站起,跑上樓去拿那條紫色的頭巾,接著打開門,衝了出去。木門在他身後隨風一開一闔,發出刺耳的聲響。     

    格倫跑向停船的地方,他用顫抖的雙手解開繩索,這個時候船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他們平時會用的那隻鋼叉和兩支船槳,格倫也什麼都沒帶,只有那條奧託給他的頭巾。他將船推離岸邊,然後自己跳了進去。     

    他從來沒有這麼用力地划船,他的手臂很酸,但是他不是很在意。     

    一般的漁夫會很慎重地觀察天氣,試圖要避開暴風雨,格倫卻直直地往烏雲下劃去,浪在推著他的船身,他回過頭,看不到海岸,便將雙手一鬆,船槳立刻飄入海中。     

    格倫躺下,他希望他能就這麼死掉。     

         

    格倫並沒有在這裡死,要不然之後也不會遇見澤儂,他躺在船上,任憑船顛簸漂流,浪越發的大,使他還沒有辦法好好躺在一個點上,他的眼角撇到船頭捆著的魚叉,接著又閉上眼睛。     

    “讓自己保持忙碌就不會難過了。”奧托當時是這樣安慰格倫的。     

    “不要一個人出海。”他還想起這句話。     

    現在整個海域裡只有格倫一個人。     

    雨瞬間下得鋪天蓋地,每一顆雨水都像石子一樣打在格倫身上,他覺得痛,可是並不在乎,他身上濕了,他背下面的船底也濕了,船底下面的海面捲起白色的波浪,每一個都彷彿在努力地要吞噬格倫的船。     

    格倫卻在船上睡得安穩——他已經好幾天沒有睡了。     

         

    聽著,商人領隊說的那個故事是真的,在禁海裡住著人魚一樣的生物,它們不會去侵擾周圍的人,也不喜歡自己被外來的人侵擾,很少人見過那些東西,所以逐漸的禁海的生物成為傳說,但是禁海還是沒有人敢去闖。有些傳聞說那裡沉了無數條船,以至於船的桅杆在海中林立。     

    格倫睡醒的時候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片陌生的海域,天是灰色的——但隨後又讓格倫覺得那不是天。他看見遠處豎起的一根根桅杆和上頭破碎的帆布。格倫沒有感覺害怕,只是很失望。     

    他以為自己會在暴風雨裡翻船。     

    他頹唐地趴在船的邊上,思索起接下來該怎麼辦,他也想著如果奧托在的話他會怎麼辦,不知不覺格倫又難過地哭了。     

    “你是誰?”一個模糊的聲音在格倫面前響起,格倫不情願地睜開眼,嚇了一跳。他看到一個人從水中浮出,魚鰭一樣的頭髮在海水里飄散,發出異色的光,那生物沒有眼白,它的眼睛像是兩個深坑。     

    “你進入了不該進入的地方。”那個生物說。     

    格倫的船忽然劇烈地搖晃,他覺得是有一千隻利爪在刮擦他的船底,他什麼都說不出來,但一部分的他又很高興自己遇到這類事情,或許這些生物會殺死他,將他變成自己的食糧。     

    那個跟格倫說話的生物躍起,落在船上的時候卻沒有重量,這時格倫看清楚了,那東西身上覆蓋了鱗片,和薄紗一樣的東西,它伸出細長的爪子,將尖甲頂在格倫的額頭上面。“這是你的懲罰。”它說。     

    格倫當時沒有理解那是什麼意思。     

    接著一切都在格倫眼前消失——那些桅杆,船底的利爪,奇異的生物,灰色的天空——彷彿它們從未存在過,都只是格倫自己的幻想的產物,格倫回過神來,巨浪已經襲來。     

    船被打翻,木頭被撕扯開來,格倫在海浪裡翻滾,失去了方向。     

    這樣就好,他如果還能思考的話會這樣對自己說。     

    格倫還看到捕鯨的鋼叉,那個可怕的武器也在海浪裡翻滾。     

         

    此時此刻格倫才感覺到恐懼。     

    但已經來不及了。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