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19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一段對話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6/02/22

    【3898年】   

    厄裡西斯帶朗轉進小巷,那間小店已經點了燈——有跟沒有差不多,像是一支蠟燭能照亮的程度——他打開門,搖響了鈴,沒有招呼,櫃檯的人對他搖搖頭,但是厄里西斯沒有在意,小空間裡充斥著樹根和草的味道。朗皺皺鼻子,遲疑了很久才關上身後的門。厄里西斯很驚訝地發現有別的客人,深色的連帽披風。哦?聲音發出驚嘆的單音節,而厄里西斯則拿出小刀,指著那個人的後頸。   

    “為什麼在這裡?弒君者。”他說,“你不怕被抓嗎?”   

    那個人嘆一口氣,緩緩舉起雙手,語氣卻溫和而平靜,他小心的翻下帽子,“拜託你不要,我還有家人。”   

    “喂!厄里西斯,”朗幾乎是驚叫着,反而是這裡最緊張的人,他拉住厄里西斯的袖子,“為什麼突然……”他沒有繼續說話,透過微弱的光他瞇起眼睛觀察那個人的背影,紅色的頭髮甚是顯眼,長劍的刺青延脊椎從領口露出——該死的!誰不認識這個人——朗往後退了幾步,接著直接轉向門——他記得剛入伍看到第一張必須格殺勿論的臉——斐契,叛國者首領之一。那個人也迅速轉身,接過厄里西斯的小刀,刀劃破空氣掠過朗的耳朵插在門框上。   

    “出去啊,”他依舊悠閒,“沒關係,反正我親切好客的弓箭手就在外面,聽說過他嗎?”朗沒有回應。“他啊……”斐契轉回去面向吧台,厄里西斯將袋子放上桌面,在旁邊坐下。“他會在你發現之前就把你獵殺,不過也許你很幸運,告訴你他很怕黑,或許你可以找一個陰暗的地方躲起來。”朗的手放開門把。“你想見見他嗎?”他微笑,顯示出自己其實早已喝醉,“我可以叫他進來,不過這個鬼地方一點光都沒有。”   

    “不……不用了。”   

    “很好,那就坐下吧,”斐契開心的招招手,“來啊,我不會咬你。”朗擔心的坐下,將椅子朝旁邊挪了挪。   

    “你進城了嗎?”厄里西斯問。   

    “沒有,國王認為我死了,那我還是保持死掉比較好,麻煩比較少,我覺得我再過一段時間再出現。”他打一個哈欠,“我來的目的只是為了看看我們家的小孩過得好不好,那傢伙在工業區第三街做工匠,順便來看看又有什麼值得知道的事情,最好的情報販子一直都在這個城——我比較好奇,這位是誰?”他的目光指向朗,令他感覺不自在。   

    “新來的。”   

    “噢,”斐契挑起眉毛,仰頭朝朗喊話,“你知道你的搭檔本來差點就是我們的一分子了嗎?就差一點點,竟然被帝國搶先了。”他開始笑,好像自己說了一個笑話,“看你的表情!幹嘛這麼緊繃啊!我都懷疑你真的是一個紅衣?殺過人了嗎?感覺如何?很失敗呀——還要再更用功一點呢。”   

    朗低下頭,使對方失去嘲弄的興致,看了一眼牆上的鐘,把注意力回到厄里西斯身上。他又開口,這次就沒有那麼輕鬆,“我們……雖然很牽強,但也算是老友了吧?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厄里西斯聳聳肩。   

    “很好,不要告訴國王我還在,千萬不要,他會……很難過的。”   

    “你也太高估自己的重量了。”   

    聲音背後輕輕地笑。   

    “是嗎?或許吧,你呢,多久以前進的城?”斐契的手指敲打在木桌上,“我看你也不常去找陛下做客啊,有臉說我……談正事,南方的薩溫?”   

    “啊。”   

    “誰?”   

    厄裡西斯轉頭看他了一眼,聳了聳肩。   

    斐契愣了一下,稍稍有些失望,“怎麼做到的?”   

    “我喝醉了。“厄裡西斯回答。   

    倒是說了真話,聲音說。   

    斐契突然站起來,戴好帽子,離開這家小店,舉起一隻手表示道別,“這樣,我知道了,那麼再見,我的朋友。”   

    門卡嚓的關上,櫃檯的人鬆一口氣,“謝天謝地你們沒有打起來。”   

    “他……他是叛國者的首領!”朗還在顫抖,“你認識他?為什麼?為什麼不直接把他抓起來!”   

    “很多人都認識他。”厄里西斯厭煩的揉著額頭,“他是國王的朋友,抓起來沒有任何意義。”他接過櫃檯的人遞還的袋子,確認數量後放下錢在桌上,就要轉身離開,順手拔起自己的小刀收回口袋。朗在陰暗處待了許久,直到厄里西斯向著左上方的屋頂揮揮手卻沒有任何異樣後才跟上。   

    “可是他是敵人。”他趕上後說,“陛下他難道……不知道嗎?”   

    “怎麼可能不知道。”厄里西斯頓了頓,但沒有放慢腳步等朗,也沒有看他一眼,“這個城裡的壞人比你想的多很多,如果你很閒的話也可以慢慢找出來。”他把頭歪向一邊,“就從諾亞開始查起好了,他看起來比另外兩個貼身護衛更可疑,誰知道又是從哪裡撿來的。”   

      

     

    帝國角色 深紅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