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賦格(十二)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09/13

    ——第十二章——     

    澤儂凌晨被驚醒,他被濃煙嗆了一下,第一個反應便是失火了。澤儂很快地下床,順手抓起床邊的面罩,他摸到浴室,提了水桶,現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讓格倫先出去,格倫比自己更容易在火場裡出事。於是澤儂將格倫從床上拉下,水桶提起來直接將冷水倒下,動作略顯粗暴但是足以叫醒格倫。     

    格倫剛醒的時候還迷迷糊糊地掙扎,澤儂盡量將他按在地上不讓他吸到煙,“別動。”他小聲安撫道,格倫聽到自己的聲音就停下掙扎,澤儂才有空手能將面罩套在格倫臉上,後者有些抗拒,但是還算沒有讓澤儂遇到困難。“蹲低,我先帶你出去。”     

    他就這樣帶著格倫往樓梯走,煙霧和熱度讓澤儂的眼睛幾乎睜不開,可是他覺得現在如果自己沒法動,那兩個人都會完蛋,他極盡所能地用浸濕的袖子遮住嘴和鼻子。     

    火是從工作室開始的,樓上燒的比樓下嚴重,木頭發出斷裂的響聲,澤儂正想可能會塌掉木頭就在他們身後掉落了。     

    他們穿過工作室還算順利,眼看門就在前方,澤儂本想鬆一口氣。     

    可是他沒有。     

    事情是這樣的,澤儂本來可以跟格倫一起從火海裡全身而退,但站在工作室門口的一瞬間澤儂想起來很多東西應該要在剛才就帶上一起上樓,這讓澤儂很後悔。     

    這些是澤儂後悔沒有順手拿出來的東西:     

    格倫的頭巾。     

    放在櫥櫃裡的錢。     

    工作室裡的烏鴉。     

    澤儂很快地回頭,雖然方才聽見木頭塌落,他們來的路卻看起來還能再撐一會,他很快地評估了一下情勢,決定要自己回去。澤儂推開門,超格倫背後用力一推,將他推出危險的區域,而自己卻再次跑下樓。     

    澤儂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動得這麼快而精準,他快步下樓,一眼就確定自己要拿的東西的位置,然後就是抓起那些東西——他覺得自己可能來不及去找烏鴉——塞在一起。     

    逃跑。     

    此時火已經將工作室的結構變得無比脆弱,澤儂在穿越工作室的途中屋頂忽然崩塌,他反射性地閃躲,但是燒燙的木頭打中他的左邊肩膀,一刻澤儂感覺不到痛,大概是因為全身都在難以忍受的熱度當中。     

    他也聽見士兵的呼聲,直到自己得救了。     

        

    第一批到達現場的士兵,他們救出澤儂,什麼都不讓他說直接帶去醫院,澤儂在人群中並沒有看到格倫,他希望格倫沒事。一直到到達醫院,醫生將冷毛巾敷在他肩上的時候他才知道痛。     

    “還好不是很嚴重,只是表面燙傷。”醫生皺著眉頭說,“痛幾天就會好了。”     

    澤儂點點頭,比起痛他現在更在意的是格倫和工作室,他問了醫生幾次自己能不能先走,但是都被攔住了。醫生很不高興地拍了澤儂的頭,“幹嘛這麼急!”他斥責道,“連藥都沒擦繃帶都沒上是要趕著去做什麼?!”     

    於是澤儂只能乖乖在醫院待著。     

    天亮後就有人來問他話和告訴他現在的情況,報告的人跟他說了一些像是工作室毀損的程度和沒有蔓延到旁邊的房子諸如此類,澤儂靜靜地聽,他從頭到尾都很冷靜,一邊聽著一邊在考慮以後該怎麼辦。     

    “格倫呢?”最後他問道。     

    對方想了一下,“你是指跟你住一起那個吧,他現在應該在房子旁邊幫忙收拾,看起來沒有受傷什麼的,我想是沒事。”     

    澤儂在心裡鬆一口氣。     

    “我先走了。”報告的人說,“還得跟上面回報。”     

    “等一下。”澤儂叫住本來要離開的人,對方回頭,澤儂很快地從包裡拿出那條紫色的頭巾,“幫我給格倫好嗎?”     

    他接下頭巾,澤儂感謝了他。     

         

    格倫這個時候還在工作室收拾,大部分燒焦的木頭已經運走了,他在周邊徘徊,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比較好,他試圖讓自己保持忙碌。     

    “你是格倫嗎?”一個人從後面叫住他,格倫花了點時間才反應過來有人在叫他。     

    “是。”格倫回答。     

    “這個給你。”那個人說,“澤儂在醫院,如果你想去看看的話。”     

    格倫看到的是他的紫色頭巾。     

    他將它小心地將頭巾拽在手裡,“謝謝。”他回答,對方就走了。     

    頭巾看起來沒有損壞,只是聞起來也有火的味道,他蹲下,試圖平息自己的情緒,不想再像昨晚那樣喘不過氣來。接著格倫慢慢地往醫院的方向走。     

    格倫覺得很累。     

         

    澤儂按照醫生的囑咐在醫院待了一天,他在診療室裡坐著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左肩開始痛,所以護士給了他一些止痛劑。     

    格倫站在門口的時候澤儂笑了,因為格倫手上都是灰,看起來像是三天沒有睡覺。     

    “你笑什麼?”格倫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聲音抖地厲害,他走向澤儂,後者在想著要怎麼回答,“你為什麼還笑得出來?”      

    “抱歉。”澤儂努力地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比較嚴肅一點,“我……”     

    “你為什麼要跑回去,就為了拿東西嗎?”格倫問。     

    “我……”澤儂有點想要說他的確真的就是為了拿東西,可是又想說格倫聽到一定會非常生氣所以打住。     

    格倫抬起手,因為被木屑刺傷而流著血。澤儂第一個反應是自己會被打,格倫生氣的時候會示意性地敲自己幾下。     

    可是發生的卻和他預想的相反,他感覺格倫的手繞過自己的脖子,澤儂僵住,事實是,他這輩子還沒有被人主動抱過,瞬間手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擺。“不要嚇我啊……”格倫小聲地說,臉靠在澤儂胸口,手抓得很緊,使得內疚在澤儂心裡滋長,又一次,雖然他沒有任何理由要感覺內疚,但是他的確覺得自己應該要早點想辦法告訴格倫自己還活著,當初也不該冒然跑回火場,格倫是對的,如果他就差這麼幾秒幾分可能就不會坐在這裡,或者受到無法挽回的傷。本來一直很鎮定的澤儂這才有些後怕,他沒有表現出來,他輕聲安撫格倫。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他這樣說。     

    不久後醫生進來抱怨格倫把診療室弄髒從而將他趕出去。     

         

    格倫對澤儂很生氣,那種因為擔心和害怕而造成的憤怒,事情是,格倫經歷過一次因為衝動造成的災難,雖然不記得為什麼但是他記得那是衝動,他不想要任何人遭遇一樣的事情,他清楚這種事情不是每一次都能像自己那樣幸運。     

    在他的印象裡他失去過很多人。     

    他不知道的是他會失去更多,但那是以後的事情了。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