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2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3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初冬十祭(一)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7/08/26

    【也不知道寫不寫得完OHO】    

    【幾個年紀大的人的黑歷史,補設定補high了啊】    

    【還是私貨組咋了】    

    ————————————————    

    “什麼時候開始,以信仰之名,我縱自己成了十惡不赦的存在,恐怕,就連祭壇下的烈火也無法將身上的污跡燃淨了。”    

          

    一.【3876年 秋入冬 塔國南端】    

    他們遠離了城鎮,走在荒野的石子路上,周圍被野草鋪滿,就藏在白霧之下。太陽已經要落山了,向身後眺望,只能看到山巒的剪影和偶爾出現的小樹林。貝弗特覺得他們一直在往上走,卻不知道終點在哪裡,伊凡思只是叫他再等一會,但聽得出就連他都感覺很疲憊。他抬頭看眼前的人,那名前些時候才拯救過他的祭司,現在依然是自己的好友,就像平常一樣穿著異樣黑色披風——黑得幾乎沒有一點反光,不自然地飄動著,連白霧都不敢靠近——灰藍的紋路藏在脖子後面的領口處。他行走的速度也比剛才慢上許多。    

    這種時候倒顯得特別普通。貝弗特稍稍加快幾步,和祭司並肩。    

    “馬上就到了。”祭司說,一邊指了指遠處,“看。”    

    貝弗特順著祭司的手指指的方向看去,暮色和霧氣背後隱約可見一個巨大的輪廓,如同一面大牆攔住他們的道路,雖然不高但是連綿百米,暖色的火光散佈在建築之中,在霧的另一端忽明忽暗。    

    “教廷。”貝弗特輕聲讚歎道。    

    幾天前他和同伴來塔國執行紅衣的任務,伊凡思聽說後就提議和他們一同旅行,他的目的是塔國最南端的教廷,正好順路。他們沒有理由拒絕,跟隨伊凡思能讓他們省去了非常多繁複的手續。    

    “先跟你說,這不是個很有趣的地方。”伊凡思說,“裡面的人也不是很有趣,你確定要跟我來嗎?”    

    “當然。”他點點頭,這可是一般人想求也求不到的機會,祭司和祭壇雖然在各地都有,可是教廷中央卻無比神秘,所有高等的祭司都在此訓練任職,執行特殊的儀式,甚至有傳言這裡能找到通往殿堂的入口——腹中的什麼在燃燒,驅走寒意。他本以為伊凡思會很為難,沒想到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倒是你,就這樣隨便帶我來沒問題嗎?”    

    “沒事的,他們不會攔我。”    

    “是,是,全帝國就沒人會攔你。”    

    祭司微笑,貝弗特才突然想起來這是今天他第一次看到對方笑。“不會想到要回家就不高興了吧?我還以為你這樣的人會和教廷關係很好。”    

    “我的家不在這裡,況且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伊凡思繼續走著坡路,“有些……不怎麼愉快的過去。”    

    “是嗎……”    

    建築物逐漸從霧靄中浮現,那是個石製建築,被風雨磨損了表面,石縫中覆蓋了青苔和藤蔓,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的裝飾,完全是以實用為目的而建造。貝弗特抬頭,建築表面整齊排列着方形的窗,僅有第一層是長型的開口,都被鐵欄保護著。像個監獄似的。    

         

    “三千多年前他們從海的另一邊移居這裡。”伊凡思又說,“在這裡建立教廷然後離開,去了殿堂,我想我們對他們來說太易逝了一點,然後一切都變了。”他停頓,臉上閃過悲傷,轉瞬即逝。“其實這是後門,這棟建築是朝著殿堂的方向建造的。”    

    貝弗特挑起一邊眉毛,“你是在暗示殿堂就在南邊嗎?”    

    “不——嗯,技術上來說是的。”他回答,“這也不是秘密,很多高位的祭司都去過。它的確在那裡,可是用一般的方法到不了。”    

    “殿堂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伊凡思沒有回應,他們已經到達目的地。那是一扇很普通的門,就像一般家庭的前門一樣單調,鑲嵌在幾階淺淺的台階上放,前面站了個灰衣的祭司,手執長矛——這不是很少見的裝備,教廷可以擁有私兵,不需要受帝國管束。灰衣的祭司看了他們一眼。“你好,伊凡。”他伸出手,“就算是你也要按規矩來。”    

    伊凡思將一個金屬牌遞給他,後者迅速瞥過上頭的字,就將其歸還,隨後注意力便轉向貝弗特。“這是誰?別跟我說他是你的輔祭。”    

    “這是我來自帝都的朋友。”他說,“薩姆謝,這是貝弗特。貝弗特,這是薩姆謝,守門人。”    

    守門人點點頭。“真是難為你,得天天跟這個瘋癲的傢伙碰在一起。”    

    “習慣了。”貝弗特回答。    

    “借他說個話。”守門人將伊凡思拉到一邊,稍微壓低聲音。“該死,伊凡——偏偏選在今天帶外人來?記不記裡每一個主祭對你都很有意見,每一個!現在祭司長去世了,這裡沒有人能再護著你了知道嗎?”    

    “我知道。”伊凡思只是微笑。    

    “你到你怎麼做到的,能這麼輕鬆……”薩姆謝嘆了口氣,“你最好跟對的主祭搞好關係,你在這已經升不了職,弄不好說不定連帝都的位置都會丟掉……”    

    “你太緊張了,我在這世上的職位取決於主上的安排。”他拍拍守門人的肩膀,對方一副見到自己完全無法理解之物的表情。    

    “實在是沒法和你好好說話。”最後薩姆謝放棄似的低下頭,退開一步,“你們進去吧,但你得自己跟裡面的人解釋參觀的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又拉住伊凡思的袖子,“你小心一點,講真,有攔不住的東西混進來了,也不知道屬於哪方……還有拜託你在任何人看見之前把這黑袍換掉。”    

    “我會的,謝謝你的忠告。”伊凡思走進門,揮手讓貝弗特跟上。    

    門背後通往一個寬大的長廊,向左右延伸,灰色的內牆彷彿沒有盡頭,貝弗特這才發現這建築是個弧形,環抱所謂朝向殿堂的方向。雙開的大門和一般的小門以相同的間距交錯排列,立在長廊兩邊,之間掛著古老的畫作和文本,裱在金框裡,伴有吊燈。只有他們正面的那個門和其他不同,有兩層樓那麼高,穿過二樓地板的半圓形鏤空,他猜想後面應該是個禮堂之類的空間。    

    一個藍衣的女孩向他們走來,並向伊凡思鞠躬。“歡迎祭司的到來。”她說,“住房已經準備好,請跟我來。”她轉身,疑惑的目光停留在貝弗特身上,但是沒有多問。他們跟隨女孩,向左邊走去。    

    “沒想到你在教廷裡的敵人比在其他地方都多。”貝弗特笑道,“你做了什麼?偷了他們的袍子然後扔到池子裡嗎?”    

    “他們不喜歡我的理由和你剛開始害怕我的理由一樣。”伊凡思說,“我在這裡被當成異類,受詛咒之人。”    

    “對不起。”暴雨籠罩的夜晚,那深紫色的雙眼,在手指上流動的灰藍紋路——是太習慣了,都忘記第一次見到時自己是多麼驚恐。    

    “不用道歉。歷來主祭和祭司長都有接受和不接受我的,我並不介意,或許他們對我來說也有些太易逝了。”他見伊凡思那一如往常愉快從容的表情,覺得有些內疚,就望向別的方向。每幾個門為一組,被小走廊分隔,那些通道的盡頭能看到自然的日光,逐漸暗淡,被石柱切成一段一段。    

    “那邊是什麼?”    

    “祭壇,廣場,三十三個石碑。”    

    女孩帶他們走上樓梯,來到四樓,這裡的房間都比較窄小,像是會在傭人宿舍會看到的格局。他們被帶到其中一間,女孩在門前停下。“明天一早進行選前儀式,請祭司必要準時參加。”    

    “知道了,謝謝。”他遞給她兩個硬幣,然後目送她離開。伊凡思推開門,讓貝弗特進去。房間不大,僅有上下的床和兩個桌子,地毯退了色,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換新。他把包扔在床上,走到窗邊向外眺望,能看到半個廣場,另外一半被霧遮蓋,石碑離建築有一小段距離,順著建築的弧線排列,正中間是祭壇,長長的階梯通往頂端的坑洞,如同一個井,深淵開口的霧氣被什麼驅散。    

    “澡堂在地下室。”伊凡思緩緩坐下,他的確是累了。“住在這裡的好處就是祭壇的火不會熄滅,所以總是有熱水可以用,是過去留下來的,那火……很燙呢。”    

    “你們要選什麼?”貝弗特離開窗戶,“我以為你是來開每五年的會議的。”    

    “這是行程之一。”他回答,脫下黑袍,披在椅背上,“你也聽到了,祭司長在初春時去世,我們要在冬日之前從幾個主祭裡選出一個新的,還要再任命一個新的主祭代替他的位置。”    

    帝國的王位由王族血統傳承,教廷卻要用投票決定祭司長。貝弗特想著都覺得有些可笑,他是知道七個主祭的,在城堡工作過的人不會不清楚,那些人的地位和帝國宰相相當,要說特別正直虔誠也可以,但是畢竟仍都是身居高位的人。“你會選誰?”    

    “不問誰最可能贏嗎?”    

    “總覺得你的意見比多數人的意見有權威。”貝弗特聳聳肩,“你不是能……看見靈魂什麼的。”    

    伊凡思起身,在自己的包裡摸索一陣,最後拿出一個很小的物品,扔在地上,那東西跳了幾下,最後落在二上。他拾起骰子,收回包裡,“西提爾主祭。”    

    貝弗特愣了好一會終於反應過來。“開玩笑的吧——就這樣?!”    

    眼前的祭司無辜地點點頭。這時外面傳來低沉的吟誦,緩慢嚴肅,是日落後的儀式。    

    “你不去嗎?”    

    “反正再怎麼跪主上也看不到。”祭司從包裡撿出幾件衣服,“快點,現在火燒得最旺,而且一定一個人都沒有。”    

    “可惡,我以為教廷會比皇宮更嚴肅一點。”    

    “讓你失望了。”    

    “突然好想回去——”    

    伊凡思輕笑著讓貝弗特再等幾天,他可能會見到某些奇特的人,但伊凡思沒有多說什麼。貝弗特知道他再也無法從伊凡思口裡得到更多信息——這麼幾年來無數問題被這個人揀選過小心地回答,他不願意說的就會是個永遠的秘密,他願意說的便決不會參假,最多也是模棱兩可讓人更加困惑而已。    

    這就是……自稱全帝國最虔誠的祭司。貝弗特揉揉額頭。他突然感覺自己應該開始考慮搬到鄰國。    

        

    好安靜。    

    太安靜了。    

    熾焰的熱度讓他的眼睛感到乾澀,可是周圍的陽光又太過刺眼。他身上穿了紅袍,手裡拿著刀——什麼?工作嗎?可是為什麼他會在這種地方——他用戴了手套的手在臉上形成陰影,環顧四周,遠處的石製建築像是一面牆,腳下的霧海中伏着許多人,都望向他,令他想起站在處刑台上的景象。    

    他聞到灰的味道,一點溫熱的液體滴到他鼻尖上,順著皮膚流下,來自他的手和那柄利刃。    

    結束了嗎?他轉身想要去和搭檔對話,視線中卻只有一個金髮的少年,那人的臉令他感到有點熟悉,可是一時間卻無法回想起任何對應的名字。少年被綁在鐵架上,好像是失去了意識,一隻眼睛周邊纏有布條,似乎是受過傷。不太對勁,他在心裡這麼說。    

    你……他開口,一邊伸手想將對方搖醒,但一刻他看到手裡握著的東西,他咒罵了聲就將它們扔出去——兩根細長的骨頭,彎成相同的弧度,仍帶著體溫,附著了斑駁的深紅色,落在地上的瞬間化為灰。    

    少年忽然抬頭,蒼白的嘴唇顫抖。他在說什麼?那本來已經佈滿鞭痕的胸上裂開兩道傷口,鮮血湧出,直漫到他的腳邊,從他們所在的高台外緣流下。    

    是誰?    

    少年朝他微笑。    

          

    天花板這麼近還真是令貝弗特感到不習慣,動了動手,是乾的,方才那個夢太過真實以至於他現在還不知道究竟自己醒了沒。他翻身,伊凡思正坐在桌邊,眼神有些飄渺,沒有了焦距,只知道是朝著窗外的某處,或許是祭壇,或許是更遠的地方。    

    睡意逐漸包覆他的全身,迷茫之間那少年的面容的殘像又浮現眼前,和前幾天他處死的對象重合,被火焰扯碎,再次沉入睡眠之前他僅能依稀記得一些帶著無盡悲傷的斷句。“不小心……失控了呢……”    

    伴隨日出入耳的並不是早晨的鳥鳴,而是樓下來自期待的人群的嘈雜喧鬧。伊凡思不在,下舖還保持著未被使用過般的整齊,可能一晚都沒有睡。是什麼能讓那個人如此煩心,貝弗特怎麼也無法想像,那可是個就算面對死亡也——    

    第一次,他臂中逐漸失去溫度的身體屬於他熟悉並喜愛的人……    

    冷水打在臉上,貝弗特甩了甩頭,他才發現自己連稍微回想都會感到害怕,三年前那次刺殺,如同現實向他揮來的重拳,提醒自己伊凡思不管裡腦袋裡裝了什麼,身體終究是人,流出的血是紅色的,在記憶中無比清晰,溫度比一般人的高,幾乎燙傷他的手。他實在開不起那種玩笑,就算對方不止一次讓他放心。    

    放心什麼?他是這樣吼回去的。你剛剛在帝都的城牆裡被陌生人割喉了啊!    

    貝弗特強迫思緒轉移,希望心跳能平緩下來,於是任憑好奇心驅使他去尋找喧囂的源頭。    

    祭司們聚集在後門,彷彿在等什麼到來。伊凡思就站在走廊遠端,一點也沒有要靠近的意思。“他們在看什麼?”貝弗特在他身後問。    

    “聽說主祭找到了個特別的東西。”伊凡思微笑,緩緩睜開眼睛。“只不過是舊時代的遺物罷了。”    

    “不去湊熱鬧?你們祭司不是特別喜歡舊時代的東西?”    

    “想去就去吧。”身邊的人回答,轉過頭決定離開,一遍喃喃自語,“我——晚點再去和主祭打招呼。”    

    “還真少見……”貝弗特對自己說。遠處的人群朝他的方向移動,跟隨着最前那名身著絳紫色長袍的人——主祭手裡捧著一個玻璃制的盒子,黑色絲絨的內襯上放置了顆很小的琥珀色碎塊,她看了貝弗特一眼,後者向她行了禮。    

    她停下腳步。 “這是誰?我沒見過他。”    

    “伊凡思帶來的。”隊伍中的人回答。    

    主祭挑起眉毛,一臉驚訝,“他到了?我以為他不會參與這種事情。”    

    “昨天就到了,大人。”    

    “別讓我碰到他。”她嫌惡地說,然後又打量了一番貝弗特,“你看起來倒是個守分的人,教廷的活動一直都沒有規定不能公開,你不要鬧事就可以繼續待著。”    

    “感謝大人的寬容。”貝弗特再次敬禮。    

    “願你早日得上主引領。”主祭揮揮手,便繼續沿走廊向前。    

    腳步聲逐漸消失在遠方,長廊又回歸平時的寂靜。貝弗特還在原地,仍然靠在牆邊,身體的一側被陽光曬得暖和,霧漫不進來,只在他鞋跟邊打轉。“他們真的——很討厭你。”他最後說。伊凡思從小走廊探出頭,還是那麼愉快的樣子,和昨晚的悲傷好似屬於不同的人。“那是個什麼東西,寶石嗎?”    

    “從前——”伊凡思靠在他那一側的牆角,“帝國之前,祭祀的過程比現在仁慈許多——還是更加殘忍,這得你來決定了。他們會在祭壇上將祭品身上的一部分在他們還有意識的時候取下,丟入火中。有時候在祭祀結束以後灰燼會被蒐集起來,封入樹脂。那盒子裡的東西就是曾經的祭品,傳統派認為這些東西可以帶來某種力量。”    

    “可以嗎?”    

    “或許吧,但是我不覺得那是很珍惜的東西就是了。”    

    “聽起來是比現在的祭祀好。”貝弗特聳聳肩,那兩根肋骨落地的瞬間迴盪在耳邊,那麼真,那麼遠。“反正我們——帝國也在對非死刑犯幹差不多的事情。”    

    “這是很複雜的問題。”轉角裡的人小聲地說,慢條斯理,就像在談論麵包或者日光。“我的朋友,給你機會你會怎麼選?二指寬的舌頭,還是八顆牙齒?”    

       

      

     

    帝國角色 上古組 十祭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