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賦格(三)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08/31

    ——第三章——       

    澤儂來到十四城最靠海岸的那一個城市,那個城裡正在發生一些事情,那對澤儂來說並不是很重要,但是對帝國來說很重要。比如說,幾個月前軍隊鎮壓了一次暴動,這是幾年來叛黨最大的一次動作,軍隊搜刮出來的物資被懷疑是盜竊了原本要送到巢的物資,所以十四城現在戒備森嚴,甚至有巢的士兵在領導巡邏。       

    要認出巢的士兵很簡單,他們看起來異常粗獷野蠻,根本不像是士兵,當然也有例外,不久後澤儂就會認識一個。       

    商隊進城的時候被攔下檢查,澤儂因為不是商隊的一員所以被留下問話,商隊領隊還有事務要辦理,就跟澤儂告別,臨走時留下一張筆記,告訴他哪裡可以找到那個蠟燭師傅。       

    澤儂很感激,他把筆記好好地折好收在口袋深處,確保絕對不會丟失。       

    前面說過,澤儂一直都是一個很小心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心翼翼,但是基於他記不起幾個月前發生的任何事情,他也並不打算追究。       

    事實是,澤儂有這麼樣一個特性:只要他不走心,就一定會發生壞事。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他在一個人進入學院不久前發覺的,所以才會事事都很謹慎。       

    那個詢問他問題的士兵叫作以瑟,他就是那個看起來不像北境士兵的北境士兵,這個時候以瑟還能說話,他剛剛被派來支援,是夜巡的人員之一,他在城裡很受女孩子歡迎,可是他自己不是很在意。這樣說吧,以瑟跟澤儂幾乎是同一種人,他們在人群中是特別安靜的那一個,總是人很好,待人很圓潤,如果不出意外說不定他們還能當朋友,以瑟給澤儂的印象很深,他是一個舉止帶著點文雅的士兵。       

    可是他們並沒有來得及成為朋友。       

           

    以瑟問了澤儂幾個問題,比如:       

    你是誰?       

    你從哪裡來?       

    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你為什麼要來十四城?       

    諸如此類。       

    他最後檢查了澤儂的行李和商人領隊給他的紙條,就放人離開。這不是澤儂最後一次見到以瑟,但是以瑟所不知道的是:澤儂會成為他的救命恩人——或許不是恩人,因為以瑟不會感謝自己活了下來。       

    但這又是另一個悲劇,同時也是以後的事情了。       

    以瑟最後看了澤儂一眼,這是個讓他印象很深的一個人。       

    事情是這樣的:       

    一年後,元帥會全盤接受十四城,於是以瑟就會成為十四城的正式駐軍,這對一般的人來說是件好事,因為比起巢十四城簡直是天堂,到此以瑟都還是一個幸運的人。       

    然後再過一年,以瑟向往常一樣在城裡夜巡,那天他回到營隊之前捕獲了一個可疑的人,是個年紀上校的少年,也很湊巧的是叛國者首領之一的兒子。       

    以瑟將捕獲的人帶回營隊交差,這件事就沒有下文了,以瑟還是如往常一樣照時間巡邏。但是對叛黨首領來說這可不是一件很隨便的事情,在打聽了一段時間以後,找到目擊者說以瑟當時抓到了那個孩子。       

    於是以瑟就此遭殃了,他在城外落單的時候被綁走,然後被施以可怕的刑罰。       

    以瑟真的不知道叛黨首領的兒子在哪裡。       

    最後,那又是快要一年的時間了,那個可憐的孩子被找到了,叛黨首領決定將以瑟脫手,走之前挖去了他的聲帶和舌頭,便放著讓他自己死掉。       

    這個時候,帝國的士兵已經快要到達他們所在地的門口了。       

    事情是這樣的:       

    澤儂後面會養起一只烏鴉。他有一次到城外的森林裡散步,烏鴉就在他的肩膀上,那天天氣正值回溫的時期,樹也開始長葉子,所以本來荒涼的森林看起來更濃密了許多。       

    他走著走著烏鴉開始不安分起來,接著就看到一個男子背著斧頭向他走來,看起來像個樵夫,但是又有點不像。澤儂跟那人打招呼,但是那人顯然沒有這個心情,他對澤儂說這裡是私人領土,他不能繼續走下去。       

    於是澤儂就回城了,在城裡遇到了平時熟識的士兵。       

    澤儂是一個守法的好公民,他跟士兵提起了森林裡面的遭遇。士兵覺得有些蹊蹺,因為森林裡並沒有私人領地,除非是有人違法佔地,所以他們問清方位就去調查。       

    猜他們找到什麼?       

    以瑟。       

    他們很久以前就已經放棄尋找以瑟了。       

           

    現在澤儂走後就在街上遊蕩。十四城是很老的城市,之間沒有經過非常嚴謹的規劃,所以街道房屋參差不齊,也是各種人都走在街上,他既看到貴族的馬車從身邊駛過,也看到年幼的孩子偷了東西溜到巷子的陰暗處。天氣也比南邊冷了很多——可以說是寒冷了,畢竟雅國是個連夏天都會涼的地方,澤儂在上岸的時候便穿上了自己唯一的大衣。       

    他按照手裡的筆記找到蠟燭師傅的工作室,就位於城鎮邊緣,港口附近的地方——這個港口就是當初商隊領隊目睹大浪的港口,現在已經恢復原本的熱鬧。那個工作室是一個兩層樓的獨棟建築,看起來比澤儂還要老上個三四倍,一樓整個向外敞開,可以清楚地看到各種模具和煮鍋。澤儂在外圍就能感覺到溫暖的爐火,他很希望能夠好好地將身上暖暖。       

    這時候老師傅正在外面煮蠟,澤儂用袖子罩住鼻子,擋住那股奇怪的味道。       

    聞起來像動物。       

    他站在還能感受熱度的圈裡看老師傅忙進忙出,那似乎是一個很有趣的工作,事實上澤儂覺得大部分的工藝都很有趣。       

    “你要什麼?”老師傅停下來問,以為澤儂是一個客人,他的面罩使他的聲音聽起來像被蒙在布裡。       

    澤儂有點遲疑地走到老人面前,煮鍋在他左手邊燃燒,他很快就會被那個鍋子燙到,不止一次。澤儂將紙條遞給老人,“聽說你需要學徒。”       

    老人接過紙張,又看了看澤儂,又看了看紙張,這樣重複了很多遍。       

    最後他哼了哼,轉身面向工作室,手指在空中比劃了一下,澤儂覺得是要他過去。       

    “都幾歲了還當學徒。”老師傅抱怨道。       

           

    沒過幾天這位蠟燭師傅就不會抱怨了,儘管他還是希望自己能收個十二三歲的徒弟,就如其他所有的徒弟一樣,可是澤儂學習的速度飛快,跟其他十二三歲就開始當學徒的小孩差不了多少。       

    並且澤儂已經是成人,他不會偷懶或者胡鬧,還能幫著做一些搬運的工作。       

    澤儂的故事在此暫停,接下來發生的都沒有那麼重要。       

    比如:       

    老師傅很中意這個學生,但是他永遠都不會說出來。       

    澤儂的師傅是這樣的一個人,他一輩子都在十四城,打死他他都不會願意離開,他見證過三代元帥的管理,見證過三代王的統治,當然都不是他選的。他的父親是做蠟燭的師傅,他的爺爺也是,以此類推。他曾經有過兩任妻子,四個孩子都不願意做蠟燭,兩個參了軍,被派到帝國的另一端,還有兩個死於疾病。他一直抱怨他的孩子都不把自己放在心裡,現在把澤儂當成了第五個兒子,還是一個特別乖特別順從的兒子,他便不抱怨了。       

    還有澤儂在市場上買了一隻烏鴉,那隻烏鴉不會飛,只會拍翅膀。       

    還有澤儂發現自己很擅長游泳。       

    諸如此類。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