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6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片段十二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11/25

    【3558年】    

    約拿從來沒有這麼期待著起床,他今天準備把這個地下室好好清理一下,昨天他已經丟出去了很多東西,比如說地上的碎指骨,從木板上刮下來的血塊,灰塵,諸如此類,海德還阻止過他,直到他跟他說爛掉的東西已經不可能再用了。    

    海德為此可不高興,但無論如何約拿都拒絕生活在腐肉堆裡——就算他喜歡看見死去的生物。    

    “早啊。”約拿走下地下室的時候很開心地打了招呼,海德從椅子上回頭,有些困惑地瞇了瞇眼。    

    “你是誰?”海德輕聲問道,然後思考了一會,“約拿?”    

    “對。”他不太喜歡海德的反應,他是這個房子裡唯一的人,況且昨天他們都還聊得很融洽。    

    “抱歉我不太擅長認人……”    

    “我發現了。”    

    海德動了動,但因為身上捆綁他的麻繩而無法移動太多,海德還在流血,約拿完全不知道這血從何而來——昨天他發現海德並沒有心臟,並且已經在這裡待了四年——四年!想到這裡他幾乎無法呼吸,四年!本來早該死去並且腐爛的人,還活著,還在流血,還能說話。    

    簡直是奇蹟。    

    簡直是個禮物。    

        

    約拿拿起抹布,在地下室轉了幾圈,這是個很大的地下室,大多都用作儲藏空間,有許多布料和珠飾,角落裡藏著人台,海德說他的師傅是做帽子的,約拿並不懂帽子,可是很多東西顯然超過四年沒有清理過。“我說你……”海德說,這次帶著一點哀求的意思,就跟他昨天說的第二句話一樣,“你既然還在就把我放走吧。”    

    “不要。”約拿回答得果斷,他同情這個人,可是又有一部分的他——邪惡的那一部分——不想將海德放走,只要海德在這裡被綁著,他就能天天看到他。    

    就讓命運決定吧,約拿這樣想,他知道總有一天麻繩會斷裂,或者,他自己會先死去。    

    海德沒有回嘴,只是失望地靠在椅背上,仰著頭,嘆了口氣,卻只是很短的失落。“你在做什麼?”他問。    

    “打掃啊。”約拿一邊回答一邊逐個打開抽屜,揚起灰塵和各種昆蟲,他皺皺鼻子,髒亂一直都不是他所喜愛——他伸手抓了一把看起來就是垃圾的東西,扔在身後的地上,接著打開下一個抽屜。“這個地方至少十年沒有整理過了。”    

    “就算不打掃也沒關係的……”    

    “海德。”    

    “幹嘛?”海德應聲抬頭,約拿已經站在他面前,手裡握著些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他打開一個小袋子,聞了聞,“像薄荷。”    

    “啊,是黑市的貨品。”海德說,“丟掉吧,離那個東西遠一點。”    

    “好的。”約拿乖乖將袋子綁起來放在腳邊,然後又拿起另一樣東西,“那這個呢?”    

    “也是違禁的藥品。”海德看了一眼,“全部丟掉好了,反正也沒用。”    

    約拿繼續在地下室裡亂轉,而海德的眼神一直跟隨,他是不介意約拿這個私闖民宅又擅自決定住下來的入侵者,他已經很久沒有看過人,昨天約拿問他問題他幾乎忘記要怎麼說話——雖然他更希望能夠被從這個椅子上解放,但總是向前邁了一步。他望著約拿開始刷地板,昨天約拿已經做過一遍了,甚至還拿水往他身上倒。    

    海德對此很感謝,真的非常感謝,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在這裡待多久,事實證明他並不會死去,很明顯,他也沒辦法失去理智——如果可以的話,或許他的生活會好上很多。另一方面又覺得約拿不該在這個地下室裡,就算是個被追殺的逃犯,約拿年紀仍舊很小,昨天他說他只有十七歲的時候海德幾乎不相信。    

    也很不忍。    

    “海德。”    

    “幹嘛?”    

    “我突然有一個想法。”約拿停下手中的工作,看起來比第一次走進地下室還要更加興奮,臉上泛著紅,昨日那被受傷帶來的蒼白和遭緝捕帶來的恐懼已經完全看不見,他甩掉手上的水,小跑到海德面前,用力地將雙手拍在海德肩上,將後者嚇了一跳。“你如果有一天自由了,”他說,“會不會需要新的身體啊?”    

    “其實如果沒有也不會有影響……”    

    “但是會很麻煩不是嗎?手指之類的。”    

    “嗯……”    

    海德本來想說隨便找個代替應該就可以了,可是卻被約拿打斷。“等你自由了,能不能把我殺了,然後用我的身體?”    

    “哈?”海德瞇起眼,不確定自己是否聽得正確,但約拿眼裡的認真告訴海德這並不全是個玩笑。“為什麼?”他改口問道。    

    “這樣我就能死去但又同時活著了啊。”約拿回答,“就跟你現在一樣。”    

        

    海德大笑出聲,他可從來沒聽過一個人會求別人將自己殺死,還是求一個才剛認識一天的人,更沒有聽過這樣求死的理由。這個人真的有病,他在心裡說,稍早他還說這不是病。約拿見海德的反應有些不解,是以為海德能夠理解他的願望——但顯然不能,於是興奮便被難過代替了。    

    “你才幾歲,就說這樣的話好嗎?”海德說,“倒是把我先鬆綁比較合適吧……”    

    “但是……”    

    “以後再說,我或許會考慮的。”    

        

       

      

     

    其他類角色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