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這裡盡量只放些有劇情的東西/和世界觀有關係的東西】  

 

  • 114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3 关注人数
  • 賦格(十三)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09/18

    ——第十三章——     

    格倫會到診療室的時候已經換了一身衣服,頭髮很濕,讓格倫感覺有些冷,但是總體來說比剛剛鎮靜多了,“你的脖子這裡。”格倫歪歪頭,坐到澤儂旁邊,“怎麼了?很嚴重嗎?”     

    “被掉下來的木頭打到了,”澤儂回答,“不是很嚴重,一段時間就好了。”他不知道被燙傷的部分將來會留下一片顏色不太一樣的皮膚顏色。     

    “痛嗎?”     

    澤儂說不痛,但他篤定格倫不會相信。格倫也的確不相信,他現在好不容易理好思緒能夠正常地思考,就感覺剛剛自己的舉動實在很不該,可是澤儂看起來沒有太介意所以他決定不提。“謝謝。”他又說。     

    澤儂只是微笑。     

         

    “如果,你找到答案,會選擇回來嗎?”     

    “我不知道。”     

         

    接下來的事情是這個樣子,格倫和澤儂沒法再住回工作室所以現在暫住在附近旅店的地下室,旅店老闆用很低的價錢將房間租給他們,他們去檢查了火災剩下的東西,還有些能夠使用於是留下來。格倫去找了漁船的隊伍,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再留在澤儂身邊只會是個麻煩,他回到了海上,至少他強迫自己回到了海上。     

    而澤儂的話,要從更北邊的情況說起。     

    北邊的巢,也就是邊境的位置沿著山脈更往東北邊的方向去,那裡仍舊是常年冰雪覆蓋之地,而且已經遠離了十四城,所以可以說是人煙罕至,偶爾會有一些村莊和礦場之類,但那都不是很重要,在那裡能看到一片湖泊倚在岩壁旁邊,而在那山壁上若仔細看,可能能夠看到一些小小的孔洞,晚上哪些孔洞會發出微弱的光,跟夜晚的星空融合在一起很難被發現。     

    那是北邊的獸穴,整個帝國最大的貴族集散地。     

    澤儂接到的那些客制化的單都是從那裡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有這樣的地方存在。     

    聽著,澤儂是一個在貴族間很有商譽的人,在生意來往之間認識了許多大人物,而在獸穴裡常住的大多都是帝國舊貴族大家的家長,也就是帝國里國王和親王之下最有權勢的一些人,包括澤儂的老主顧,同樣也是一個大家的家長,他從澤儂的師傅開始就在定他們的貨,這次這一批沒有按時到達就差了人來詢問,火災的事情就傳進了獸穴。     

    澤儂的老主顧為此深表同情,並且承諾借給澤儂一筆錢來重建工作室,因為他不想再去找一個合作愉快的工匠。     

    所以就是這樣,工作室現在在施工當中,澤儂偶爾會去監督,大部分的時間在旅店幫忙,他覺得又回到了那次跟商隊旅行的生活。     

    “你真的不像一個工匠啊。”旅店老闆翻著整理好的帳本,這本來都是老闆娘在做的工作但是半年前她旅行到南邊去了。“這字寫得。”他說,“像一個學生。”     

    澤儂想起來他那時候醒來的時候是學院的宿舍,他想他以前可能是學生,可是至於學什麼,為什麼是學生,或者家裡如何一概都記不起來。     

    “那個。”旅店老闆又說,“下午沒事了,你想出去就出去吧,。”     

    “謝謝。”澤儂點點頭,他準備要去港口,漁船總是清晨出海,因為要趕在魚市開始經營之前,現在應該已經回來了,至少他是這樣想的。     

         

    格倫的確已經回到了港口,漁獲也都裝上車往魚市場運送。這是他來到十四城後第五次出海,已經逐漸習慣了,他很慶幸自己還記得要如何捕魚,他也很慶幸自己能支持得住捕魚的工作,海浪仍舊讓他害怕,但是還不至於令他無法做事。     

    他跟這裡的漁夫聊天,他們知道格倫以前捕鯨。     

    “你一個人捕鯨?”漁夫問。     

    “啊……應該是吧。”格倫回答。     

    可是他總覺得有些奇怪。     

    “真的假的,一個人怎麼捕鯨?”漁夫又問。     

    格倫沉默,他自己說自己都不信,一個人怎麼捕鯨?     

    “抱歉。”格倫垂下眼,“我其實不太確定,我自從經過禁海就忘記了很多事情。”     

    漁夫們都是一副“哦,原來如此”的表情。“可以理解。”那個漁夫聳聳肩,“聽說禁海的海妖會把人的記憶吃掉,那些東西都很煩人。”     

    另一個人笑著拍了下腿,“如果進過禁海的人都不記得發生什麼,那故事是誰說的?”     

    “旅者說的。”漁夫回答,接著所有人都沉默,格倫不知道為什麼。     

    “你知道西港貨船上的水手,那個年輕的,他說他見過旅者。”另一個人小聲地說,打破尷尬的沉默。     

    其他人擺出不信的神情。     

    “那個小鬼太年輕了。”最老的漁夫哼了哼,“說什麼給他聽他都會信。”     

    “你知道旅者是誰麼?”格倫身旁的漁夫看格倫一臉茫然就低聲問他,格倫搖搖頭。“旅者是一個傳說,他並不是人,可以在各處穿梭。你知道嗎?如果你看到旅者說不定能求他找回你的記憶。”那人皺皺鼻子,表示這話帶著玩笑的意涵。     

    格倫找不到旅者,他想過,可是沒有成功,他到最後也不會恢復記憶。     

    格倫不討厭這些人,可以說他挺喜歡跟本地人相處,大部分都很不錯,除了一些會對外國人表現出排斥的態度以外,都很願意跟格倫說話,只是就算在十四城住了一年,格倫在許多話題上還是很不了解,澤儂有時候會很耐心地解答,有時候會告訴他再住久一點自然會明白。     

    格倫希望如此,但他不知道他只剩下一年的時間。     

    但這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澤儂在港口出現的時候格倫有些驚訝。澤儂跟漁夫們打了招呼。     

    “嘿,這不是西港附近的蠟燭工匠嗎?”有一個人揮手說道,“怎麼跑這邊來了?來,一起坐。”他順手推了個凳子給澤儂。     

    “只是來看看。”澤儂一邊坐下一邊向格倫點點頭。     

    “放心吧,你家的小朋友在我們這裡很安全。”然後他們一起笑。     

    所有人又繼續聊着一些不怎麼重要的話題,比如說:魚的市場價格,新親王,那場火災,諸如此類。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外來者造訪

【3870~】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