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2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3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賦格(十一)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09/11

    ——第十一章——     

    澤儂的工作室周圍現在已經有很多士兵,謝天謝地這裡現在有很多士兵。     

    事情是這樣的:     

    澤儂覺得自己有些不在狀態之內,他的思緒飄乎,不知道往哪裡去。他在想一些事情,比如說自己很自私,還有如果格倫真的走了他的生活會變得怎麼樣子。當然,他又會成為孤身一人的狀態,他從前很喜歡這種生活,但是現在他無法確定。     

    他跟格倫想到了一樣的事情——如果格倫發現他所忘記的是一個更重要的人,那怎麼辦?     

    這天他們兩個走在街上沒有什麼對話,心事讓他們的腳步沉重。回到工作室還是像往常一樣的工作,澤儂做的很慢,進度有些落後,他決定晚上整理好思緒明天趕上進度。     

    聽著,澤儂平時是一個很小心的人,他在睡前會將所有的東西,從鍋子到材料到爐子一一檢查一遍,特別是爐子,如果藏著沒有熄滅乾淨的火,有可能會導致整個工作室燒起來,他的師傅警告過他幾次,因為師傅自己在年輕的時候就曾經犯過這個錯誤。澤儂也很明白,他只要一不走心意外一定會發生,並且這不是一個機率的問題,如果別的人忘記鎖門,他有機率被小偷洗劫,但是在澤儂身上沒有這個機率,小偷必定會光顧。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點,但是今天晚上他的心不在這裡。     

         

    於是意外就發生了。     

         

    格倫晚上睡得並不好,他夢到了海和魚叉還有暴風雨。     

    突然他被一股力量拖到地上,肩膀撞到木板,他感覺水從上方直接淋下,那人將他按住,於是本能性地開始掙扎。“別動。”那人小聲地說,格倫認得出是澤儂的聲音,他正想要問澤儂發生什麼事情,澤儂卻有點強迫地將面罩套在格倫臉上。“蹲低,我先帶你出去。”澤儂說,語氣有一點著急。     

    房間裡很熱,這種熱度在全雅國都不可能發現,格倫試圖睜開眼睛,在難過得再閉上之前他瞥到的是一股濃煙,他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澤儂帶著他走上樓梯,樓上更加的熱,格倫聽見火燒的劈啪聲,走了一會,他算過大概跨過了工作室,期間背後傳來木頭掉落的動靜。     

    最後格倫被從身後用力一推,他踉蹌了幾步,跌在地上。     

    格倫惶恐地回頭,工作室已經幾乎被火焰吞沒,他的腦子一片空白,只發覺周圍有許多人在奔跑,其中大部分是士兵。     

    失火了。格倫對自己說。他在人群裡尋找澤儂,他剛剛明明還在自己身後,現在卻怎麼也找不到。格倫沒有想,他已經在跑回工作室的路上。     

    “你在幹什麼啊!”一隻手將格倫拉住,那是之前格倫在港口認識的水手博瑞斯,他剛剛從街上準備走回貨船,卻看到火光就一邊喊士兵一邊跑了過來,博瑞斯將格倫反手壓在地上,不讓他掙脫,“你還要跑回去嗎?會死的!”     

    “放開我!”格倫掙扎,直到他突然無法呼吸,他能夠吸氣但是空氣彷彿無法達到肺裡,他覺得頭暈,有些想吐。博瑞斯看著格倫蜷縮在地上,急促地喘氣,才慢慢地將他放開。     

    博瑞斯蹲在他旁邊,“嘿,你還好嗎?是不是受傷了?”     

    格倫勉強搖搖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覺得自己的世界跟工作室一樣崩塌了,他覺得這種感覺很熟悉,卻說不出來是什麼時候,總覺得這是一種無名的絕望,如果是對失去澤儂的恐懼他可能還能理解,但是究竟是什麼讓他直接跳過恐懼進入絕望,他總覺得這種事情怎麼一直發生在自己身上。     

    不斷不斷地重複。     

         

    從起火到士兵到達之中沒有過很久,來幫忙的人手很多,火勢很快地被控制,周邊沒有許多建築,所以也沒有蔓延,周圍的人都被驚醒了,他們一直到天亮才逐漸散開回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其實這場火並不是非常嚴重,工作室坍塌了大半,但是火還沒有完全吞噬樓下的臥房。士兵事後報告火是從爐子開始的,可能是火沒有熄乾淨,這種火災並不少見。     

    格倫坐在一邊的長凳上,他盯著剩餘的工作室,好不容易將情緒和呼吸穩定下來——先前醫生就有警告過他不應該太激動——手裡握著澤儂的面罩,上面還有煙熏過的味道。格倫沒有受傷,就是被博瑞斯制伏的時候受了點擦傷,他的肩膀上有些瘀青,可是都是些不重要的小碰撞。他什麼都不敢想,整個人都處於麻木的狀態,士兵問他話他也只是點頭搖頭。     

    博瑞斯已經走了,就跟所有其他的居民一樣。     

    “你們倆事情還真多啊。”一個士兵走過來,正是格倫一年前出院的時候給他指示的士兵。“不過人沒事就好了。”     

    格倫抬頭看著那個士兵。     

    “你們也算幸運了,現在有很多閒置人手。”士兵又說,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等一下還是去醫院看看吧,你的身體狀況似乎也不是那麼好,有些內傷現在感覺不到,到時後症狀出來就麻煩了。”     

    之後會有很多人來跟格倫說一樣的話,但格倫不會聽進去,他還沒有恢復處理大部分進入耳朵的信息的能力,還好他也沒有內傷,否則他在這幾天就會死去。格倫最後會死在海上,他現在很安全。     

    格倫動了動嘴,最後好不容易擠出幾個字:     

    “澤儂在哪裡?”     

    可是他卻不想聽到答案。     

    “我不知道。”士兵回答,“現在太混亂了,說不定去問問別人他們可能會知道,我該走了,但你認識我,有遇到問題可以來找我,我的長官還是很好說話的。”     

    格倫木然地點頭,那個士兵就離開了。此時此刻他有點不確定該對士兵的回答抱持高興還是難過,但是他告訴自己他們只是還沒有找到澤儂,等他們找到了,澤儂就會回來,告訴自己他沒事。     

    一定是這樣的。     

    一定是這樣的。     

    他站起來,走去幫忙整理火災後的殘房。     

         

    格倫幫著將燒焦的木塊之類搬上拖車,問了好幾個士兵都沒有澤儂的消息,於是格倫也沒有堅持問下去,他翻著木頭,底下能找到鍋子和各種容器,他看到澤儂的烏鴉,羽毛燒光已經沒了生氣,他將烏鴉的殘骸放在旁邊。     

    接著又找到澤儂的大衣和另一個面罩——剩下的部分。     

    澤儂沒有拿到另一個面罩。格倫佔滿灰的手顫了一下,轉過頭走去別的地方,彷彿什麼都沒有看到。     

    “你是這個房子裡住的人吧。”另一個士兵拍了格倫的肩膀,這個士兵穿了海軍的制服,“你不去檢查下嗎?”     

    格倫回答他沒事,他現在只想找找有什麼還能用,畢竟家當都在下面。     

    諸如此類。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