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19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片段一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11/13

    【3893年 新王登基】   

    斐契站在王座前的大廳,就在離那三個台階最近的柱子背後,被陰影籠罩。挑高的大廳懸著吊燈和掛毯,都隨著空氣微微擺動,但就是那光也止於廳堂兩側的邊緣地帶。斐契還是很慶幸自己可以站在黑暗之中,他寬大的黑色斗篷的帽沿掩蓋了他的臉,周圍的人只是覺得他有那麼一點點陌生,不像個貴族,也不像個軍人或者文書官,但是那些人都聳聳肩,不予理會,這一天首都的戒備太森嚴,全帝國上下最有權有勢最重要的人都出席典禮,重要到斐契隨便挑一個殺死都能改變帝國的結構。他們不覺得任何不該出現的人會出現——本來斐契也不可能進來的,但是王應允了。   

    更正,新的王應允了。   

    聽見整個廳堂瞬間安靜了下來,斐契回身從柱子背後偷看,站在地毯兩側的人們也看向同一個地方。   

       

    那長長的深紅色地毯鋪在純白的石板上如同一道傷疤,血流成的河,散發着令人恐怖的氣息但是同時如此莊嚴肅穆以至於沒有人敢動彈。一隻白色的鞋尖踏上深紅色指向的遙遠的另一端,緊接著跟隨的是白色的長袍,和長袍裡面那個人。   

    一切彷彿都退了色一樣,連王座後面那片玻璃上淡淡的顏色都能染在他身上,在厚重的長袍下他顯得幾乎會被淹沒。周圍的人臉上的表情很是複雜,都跟斐契抱著相同的質疑——這樣的人如何扛起一個帝國。   

    帝國新的王,基里爾。斐契將這句話又在心裡重複一遍,每一次重複都很不真實,但是卻越來越能讓他感到痛苦。沒有人能預料到這個結果——甚至他自己,以為自己是最了解事情的人,他都沒想過基里爾會想要成為統治者——但顯然對方渴望統治以至於能夠殺死自己的父親。   

    他望著新王緩緩走近,就快要到達自己躲藏的柱子。基里爾也在環顧四周,斐契發現,雖然並不明顯,或許是不想讓在場的人看到自己的情緒,可那雙眼睛仍然尋找著,不時在某些地方停下,順著那些方向斐契能夠看到人群之中再熟悉不過的臉。   

    最後目光到達斐契身上,卻失了目標——斐契瞬間躲回了柱子背後,又為自己的舉動後悔不已。   

       

    鞋跟踩在地毯上的聲響示意正在走上階梯,一共三階,腳步聲停下,他靜靜地聽新王宣讀誓言和教條,接著一陣布料的窸窣聲,估計是轉身準備坐上王位了。   

    斐契不想看——他還曾考慮過要帶著基里爾逃離帝國的掌控——他在心裡想像背後祭司長正在將王冠置在基里爾頭上,而手執權柄的基里爾即將頒布他的第一條命令。   

    他還曾經覺得怎麼樣都沒關係只要能保護基里爾。   

    斐契低下頭。   

    他們現在卻要永遠互相為敵了。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