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劇場
偽劇場

偽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66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7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04/95一直很想來這場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9/04/03

    【一直很想來這齣】   

    ——————————————————————   

    【3752年 雷納西中部 樞城】   

    國王站在城堡的看台上,披著潔白的長袍,反射著陽光彷彿是一層銀鍍在表面。看台下便是樞城,帝國現在的首都,斑斕的色彩交織成城市遠景,被空中飄散的花瓣點綴。他回頭,王族特有的牙色捲髮在這種明亮的地方顯得有些半透明——一半來自影子,一半來自光,為統治且只為統治而存在的血脈,但此刻無論是他肩上的袍子還是頭頂的皇宮,都尤其違和。捷芬微笑,一點也不像是剛剛殺死父王的人。   

    並不是。梅菲斯歪歪頭。或許老師突然選擇這個人並不只是一時興起——雖然他很清楚真正的原因。   

    他該感謝上面的人使一切變簡單了呢,還是應該煩惱自己的任務比從前複雜呢……   

    還是感謝吧,梅菲斯在心中默默決定。   

    “陛下,我還要準備下午會議的事項,就先告辭了。”他說。“自己一個人沒問題嗎?”   

    “沒關係,還有侍衛。”捷芬趴在欄杆上,眼裡是他的城市——他的國。“梅菲斯……這樣真的就可以了嗎?”   

    梅菲斯微笑。“不用擔心,有我在。”說完他轉身,走進通往樓梯的走廊。   

    接下來,他該——   

    該……   

    突然襲遍全身的焦慮令他慌了手腳,那是一個徒步的旅人忽然意識到前路有多長時會感覺到的無助。任務簡單的部分做完,剩下的看起來竟是如此困難,彷彿這帝國不是被放在捷芬肩上,而是自己肩上,此刻這最沉重的責任才給了他實感。梅菲斯的腳步停頓。   

    你不能停下來,梅菲斯,記得過去的訓練,你知道如何讓一個帝國運作,也知道該如何毀滅一個帝國——你是為了挑起這擔子而存在的,就算這是個被徹底抹去也不值得可惜的國家。接下來他該做什麼呢?   

    他發現自己坐在階梯中間,目光在無人的空間裡打轉,原來在人前擺出笑臉是那麼累的一件事情……帶著老師和組織的期許,繼續向前走。走啊。   

    “你怎麼了?”   

    梅菲斯回頭,這個時間不該有人會經過這裡……老師?他愣了一下,定睛細看才發現只是錯認,樓梯頂上站著的人他不熟悉,也是,今天為了新王的加冕紅堡來了許多訪客。但是還真像……無論是凌亂的暗金色短髮和眼裡的一抹灰藍,還是溫和卻令人不敢違抗的氣質——對了,是教廷派來為捷芬加冕的祭司,脫下祭司的長袍差點就認不出來。他本來打算起身,轉念又放棄。他微笑,“請問大人有什麼需要?”   

    “不用稱我大人,我只是個普通的祭司。”對方瞇起雙眼,彷彿背對著強光的是梅菲斯而不是他自己。“好像迷路了……我不常來紅堡呢。”   

    開玩笑,教廷會派普通祭司來為王加冕,從來這都該是大祭司長的責任,不過遷都樞城後大祭司長來不了,雖然說這對組織來說不用面對殿堂是好事,可從教廷來的也不會僅僅是普通祭司。   

    他們在教廷裡的內應提醒過,教廷中掌權的是三個非人的存在,大祭司長幾乎無法離開殿堂,旅者不涉政事,而渡者……大概正因為迷路站在他面前。手指摸到藏在腰間的匕首,記錄中渡者被重傷過,過程簡單地不可思議,顯示他和另外兩個不同,是可以被殺死的,要是他現在——   

    “或許我能給大人指路。”   

    “我本來是在找陛下的。”祭司回答,“你是一直在陛下身邊戴面具的年親人,名字叫……”   

    “梅菲斯。”他回答。   

    “是嗎?”不是。   

    他點點頭,而對方有些困惑卻還是接受這個答案。“陛下晚點才會開始見客,大人可以到樓下的會客室等待。”   

    “沒關係,我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去。你呢?為什麼坐在這裡,孩子?”   

    “只是稍微休息一下而已。”   

    “真的?”不是。   

    “大人為什麼這麼問?”   

    “緊張嗎?即將接手一個帝國?”   

    “怎麼會呢,這是我生來的職責,要是連我都怕了,那陛下該怎麼辦?”   

    渡者沒有說話,再一次睜開眼睛,這次是真在認真打量梅菲斯,或許形容為審視更為確切一點,每一眨眼,都在生與死的決定之間反复,如翻閱書頁,輕鬆隨性,卻還仔細地思考字句的價值。後者仍保持親切的笑臉沒有改變。太明顯了,他想,那翻騰在背後濃重異常的陰影裡的,不就是絲毫不打算掩飾的敵意嗎。   

    老師追求的東西——它的殘片——和殿堂的渡者,真不是什麼令人高興的組合。   

    他的手指從匕首把柄上移開。   

    “你很聰明,孩子。”祭司開口,用他所唾棄的慈悲作掩飾,伸出了手,顯露出那不屬於人類的灰藍色紋路。“讓我幫你。”   

    知道了,好快……是那雙眼睛啊,老師必定會想要得到吧。梅菲斯想到自己小時候聽過老師說起接受它的意識而重生的人,組織費盡心思在尋找那個人選,他也曾經希望是自己——來自神的力量,論誰也無法抗拒,就算那代表自己再也不會是自己,將身體獻出成為附屬……這麼看來還真是划算到極點的犧牲——所以老師會想要成為新神的助力,主祭會和古物交易,小王子會向他許願,追求不該追求的事物,所有人都是一樣的。   

    梅菲斯仍舊微笑。“抱歉,我不太明白大人的意思。”     

    渡者閉上眼,稍稍低下頭,沉默了許久。梅菲斯等待著,感覺到背後變得冰冷,腦中迅速轉過幾個可能性。如果給予他的裁定是否……   

    “對不起。”台階頂端的祭司最後說道,小聲地幾乎聽不見,接著轉身,消失在轉角處,身邊的陰影也隨之回歸正常,如薄紗般覆蓋在光所不及之處。   

        

        

    【mf如果手腳快一點應該是能得手的吧,evan還很自責】   

    【可是得手了他們也危險了就是】   

    【如果大祭司長來就不會有任何廢話,一巴掌就過拍去了,也不是因為他們追隨聲音,amy私下不怎麼在乎這些,只是因為mf身上有些ylg的味道,本能地就是很厭惡,而大祭司長不會把厭惡藏在心裡】

    帝國角色 上古組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來線

祭品們

賦格

重啟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