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偽 | 劇場

布幕一次次升起落下,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無比歪曲荒謬,極盡絢爛輝煌,演員觀眾舉杯喝彩,放聲大笑,竭力高歌,彷若半醒者的狂歡     

       

【私人世界觀整合(終於)】

  • 12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52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賦格(十九)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2015/10/19

    ——第十九章——     

    尾聲將近。     

    或者應該說即將回到故事的最開始。     

         

    這一年澤儂二十六歲,格倫二十四歲,這年相較來說算是非常平穩,只聽說國王出了城,陣仗頗大,他的目標在雅國的東端,於是並沒有影響到元帥的轄區,這年似乎比往年還要冷,雪一直下到了春季。     

    但這些都不重要。     

    澤儂在十四城內仍舊做著蠟燭工匠的工作,他的債務清算得很快,畢竟送去北邊的都是些昂貴的貨品。格倫仍在漁船隊裡捕魚,就算那次暴風雨的場景還不時地會在他心裡重演,但也漸漸習慣了。格倫周圍的人也對他漸漸習慣了,沒有人會再對他外來者的身份表示排斥。他也偶爾會在工作室裡幫忙,如果他覺得無聊的話,澤儂也樂意,於是事情就是這樣。     

    格倫也還會夢見那個人,一樣的場景,一樣的對話,並無再多。     

    他醒來的時候總會看到澤儂,他有時候想像那個人與澤儂很像,這也是一開始他會下意識拉住澤儂的原因,可也覺得除了長相以外那個人跟澤儂完全不同,他就只能推測到此,並無再多。     

    格倫在死前腦海裡閃過的並不是澤儂,但那是以後的事情了。     

    到目前為止,生活一切都很令人滿意。     

    他們經常一起窩在爐邊,覺得溫暖。     

    到目前為止。     

         

    澤儂想起來過去的時候是初冬,就在祭典當天,根據教條的規定,在初冬的時候各地要獻上祭品,大部分時候是一個人,這對這個帝國來說並不是難事,只要每一塊區域從死刑犯裡選出一個便是。他們並不想要違反教條,就算不知道後果如何。格倫在前一年的冬天參加過這個活動,他喜歡因為祭典總是伴隨著劇團進城,今年也不例外,祭祀會舉辦在他們所在的這個城市的中心,兩週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     

    這顯然是一個很重大的活動,格倫想。他原本的國家並沒有很嚴格的信仰,自然也沒有這種習俗。他只記得自己有時候會求天不要下雨。     

    事實是,格倫從來沒有求天不要下雨,他從來不信這些,奧托會,奧托一直都很小心。     

    “我今天回來的時候。”格倫說,一邊往爐子裡添柴火,他戴著面罩,說話的聲音有些模糊,這是祭典前的一天,“看到一個商人在街角賣鳥,我在想你還想不想養一隻,畢竟……”他抬起頭。     

    “其實不養也沒關係。”澤儂回答,“本來只是因為一個人無聊所以養的。”     

    “你知道嗎?有時候我還會聞到火的氣味。”他小聲地說,“是不是很好笑,先是水上遇難,然後又是火災。”     

    澤儂微笑,“希望是最後一次了。”他隨手拍了拍蹲在腳邊的格倫的頭,“再救一次人他們就真的做一個獎章給我。”     

    格倫也笑了。     

    “如果你想養鳥的話也可以。”澤儂又說,“我都沒意見。或者別的東西。”     

    “嗯……”格倫哼了哼,他沒有很想要養寵物,“我一直想問,為什麼是烏鴉?”     

    “也沒有為什麼,”澤儂這樣回答,“大概是因為那隻鳥不會飛。”     

    “你這個人就是太好了。”格倫說,可是忽然想起來澤儂偶爾會對自己心狠手辣一把,就決定改口,“或許沒有那麼好。”     

         

    澤儂其實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多好的人,他只是想一只不會飛的鳥就不用怕有一天突然飛出去,消失在野外,他經常責備自己,也因為別人總是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人而感到內疚。     

    有時候他會覺得這種感覺似曾相似,那種因為無法完滿別人對他的印象和期待而感到內疚的感覺,這是他不喜歡和人深交的原因之一,不過格倫算是一個例外,他知道自己大概是什麼樣子。     

    可是澤儂忽然想起來他有許多事情仍舊不敢對格倫說,比如說旅者,和旅者提到的那個名字。     

    “如果……”澤儂開口的時候語氣中帶了一點點的悲傷,太少了不會讓格倫感到不安,“如果我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好呢?”     

    格倫有些困惑地看向他。     

    “如果我其實是一個很自私的人,是一個不敢說真話的人呢?”     

    格倫沉默了一下,“我想所有人應該都有一點這樣吧,是人總會有一些秘密。”     

    澤儂並沒有很自私,他說謊的度也在一般人的範疇,而且都是無傷大雅的社交上的小謊,但他是——將會是——格倫遇過最冷漠無情的人,那個澤儂可以斷然拋下一切,走得義無反顧,不顧挽留,也不給予機會。他們現在都不知道,可是這樣的澤儂仍舊存在,明天早上接近中午的時候他就會出聲說話,擲出手裡的第一把匕首。     

    “謝謝。“澤儂說。     

    “謝什麼?”     

    “為了所有的事情。”     

         

    這一晚格倫再一次夢到了那個人,仍是一樣的景象,那被他緊握著的手卻消失了,他慌張地爬起來,天還沒亮,他不想把澤儂吵起來,就回去繼續睡覺。第二天就是祭典,他對自己說,開心一點,一切都會很好的。他說所有人都會有些秘密,就算澤儂有他也不會感到不開心,因為他自己心底也藏了許多東西,比如說這個夢,和他所做的推測。     

    他喜歡和澤儂一起生活,正是因為就算什麼都不說,就算心裡堆積的秘密讓自己難過,他仍舊可以跟澤儂一起窩在爐子前面取暖,可以互相打趣。     

    他覺得這種感覺似曾相似,彷彿曾經也有過一個人,他能夠自在的與之生活在一起,就算難過的事情和煩擾的事情在心裡沉澱——他想或許就是那個黑影,他夢到的那個人。     

    格倫不知道的是,明天早上他會看到澤儂擲出的言語飛刀,而那刀在他心裡的感覺比兩年前那支差點取走他性命的魚叉更為難受。     

    他們現在都不知道。     

         

    事情是這樣的:     

    這一晚格倫並沒有好好地睡,他難得的比澤儂起得更早——事實上澤儂難得的起得非常晚,晚到格倫有些擔心是不是生病了。他在樓上樓下之間徘徊,一部分也是因為自己想要快點出去參加城裡的節日。     

    他聽到熱鬧的喧囂。     

    然後在喧囂背後是澤儂下床的聲音,他跑到臥室門口,滿心興奮,澤儂慢慢地爬起來穿衣服,臉上有些茫然,格倫想他可能是因為還沒睡醒。     

    “喂,你怎麼還沒起來啊。”格倫笑著說。澤儂歪了歪頭,眼裡除了困惑還是困惑。     

    格倫走向他,一邊嘆氣,一邊無奈地拉著他的袖管,“快點啦,都快要中午了。”     

    澤儂沒有走。格倫突然感覺事情不太對勁,不安從腳底蔓延到全身,甚至他的手指和髮絲裡面,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如此害怕,可是心裡藏著的小小的預感跟他說,壞事發生了。     

    他希望澤儂只是跟自己開了一個玩笑,昨晚他才說自己並不是一個很好的人,諸如此類,他想等一會澤儂就會笑著跟自己說他只是在逗他。     

    但是澤儂並沒有。     

         

    澤儂只輕輕地開口,語氣雖然很輕但卻足以蓋過外頭的喧鬧,雖然柔軟溫和在耳裡卻如同利刃:     

    “請問……我們認識嗎?”     

    格倫愣了一下,驚恐地看向背後的人。     

         

    【完】     

        

       

      

     

    其他類角色 賦格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世界觀

幕間

【?~0】舊神居

【0~365】教廷時期

【365~3529】十二王

【3529~3764】白王朝

【3764~3870】白王朝--外來者造訪

【3870~】白王朝--近期

近期--片段

未發生

祭品們

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