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清司的笔记①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4/07/30

    我似乎来到了各种意义上都不得了的地方。

    尽管来到这里的记忆一片空白,我还是姑且持一个释然的态度——毕竟身体原因引起的失忆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记起了。但是我也不怨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像我这样扔到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普通人,有这样一个特点简直是求之不得的。

    最后一次笔记是在周五十二时,再等到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过了10天。那时的我只记得自己记忆一片空白,头痛得几乎要裂开。本能地翻完笔记,想想才明白自己或许又被人打了。

    就像经常被骂的打到你妈都不认得……之类的。不光是父母,没有笔记的话我绝对连自己都不认得了。在这种有鬼冒出来都不奇怪的黑熏熏的地方,就更别妄想会有玄儿那样负责任的人跑来帮助再附加取个中也这样沾诗人光的名字了。

    另外这个头痛程度,恐怕自己被打了不下五次。头上还被缠了好几圈绷带,周围没有镜子,确认不了是否有出血。之后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交谈,我打消了称赞对方还算温柔体贴的念头。

    什么啊,我不会遇到十角馆那样的事情了吧。

    虽然有些恐惧,但占据我大脑更多的是激动和兴奋。我回忆着绫辻推理小说的情节,尝试将关键点连接起来。

    与世隔绝,学生,小说……难不成这里还会死人?但我可不是自愿来这里的啊……

    与其这样胡思乱想下去还不如出去看看。我把周围翻得乱七八糟的几本笔记拢到怀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唔啊啊啊啊——?!”

    回过神来,我已经瘫坐在地上,沾了泥的笔记稀稀落落地被胡乱扔着。

    ——发生什么了……?

    ——我为什么会在这?

    我抬头,惊恐地望着四周,尖叫声再次无法控制地从我口中发出。

    “啊啊啊啊啊啊——?!!!!”

    可以称作是月下朦胧的夜色中,前方早已干枯的树下正躺着一具白骨。

    “什、什么啊啊啊——”

    顾不得捡笔记,更顾不得回忆事件的前瞻,极度恐惧鬼怪的我踉踉跄跄地往外跑着。不料自己根本不认得路,见门就钻的后果只是被更多可怕的疑似妖魔鬼怪的东西吓得魂不附体。

    非常应景的凉风在我身旁呼呼地刮着,衣襟的每一次浮动都仿佛有一只手在触碰我,拖拽我。我跑得更快,恐惧占据整个大脑,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要去哪里,我只知道我要逃走,我必须要从这个可怕的地方逃走才行。

    莫名其妙地,我想到高更的名作——《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虽然我并不认为那幅蓝色调散发着幽然气氛的画能给我答案就是了。

    我不顾一切地跑着,跑到双腿失去知觉。在我几乎要跪倒的最后一刻,一个人扶住了我。

    我缓了缓神,刚想说声谢谢,看到对方的样貌后我本能地尖叫。

    ——长发,被遮住的半张脸看不到任何表情,月光下的他在我脑海中一瞬间变成狰狞的姿态。

    “别别别诅咒我求你了我什么都愿做——!!”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唰地从他扶住我的手臂上滑下来,颤巍巍地说着求饶的话。

    “……”他波澜不惊地看着我,“……我不是鬼。”

    “啊啊啊——你……你是人?!”听到对方小声的耳边低语,我下意识地叫了几声后总算恢复理智。

    “……嗯。浅濑翼。”浅濑君静静地拉起狼狈的我,拍拍我的后背让我冷静下来。

    “你是……?”浅濑君问道,“没有见过你。”

    “我、我叫……”

    ——等等,我叫什么……

    ——我……我为什么会在这……有鬼……然后我……

    我焦急地回想着,可是我除一些基本常识和我被鬼怪惊吓的回忆外什么都回忆不出来。

    “笔……笔记(note)……”我抓着浅濑君的肩膀,茅塞顿开一般地说着突然闪现的词语。

    “诺特……?”浅濑君微微惊讶,似乎被我疯狂的一惊一乍吓到,“你的名字?”

    “不、不,在里面!请、请陪我进去找找!”

    “……”浅濑君有些疑惑,但还是接受了我的请求。他拽着一直瑟瑟发抖的我,回到那颗骸人的枯树附近。

    “你说的是笔记吗?”浅濑君拾起地上杂乱摊着的几本笔记,看了看封面后,递给我。“赤羽……清司。”

    “没、没错!我好像是叫这个名字!”那四个字带起我熟悉的感觉,我接过笔记,快速浏览着。

    很快我便记起了一切——除了我到这个奇怪地方的过程和被抓的原因。另外笔记里夹着一张学生证,上面写着超高校级的小说家这样一看就不适合我这种普通人的东西——虽然我之前的确写过一本卖了不少的小说。

    “那么浅濑君,这是什么地方?”

    “……鬼屋。”

    “鬼、鬼——?!”听到鬼屋二字,我突然觉得自己双腿发软,无法动弹。颤颤巍巍地拽着浅濑君的胳膊,我又拜托对方带我出去。

    “怕鬼吗?”浅濑君似乎对我这幅没出息的样子毫无嘲笑之情,反而担心地问。

    “说实话,我怕一切有冲击的东西。”见自己离开鬼屋,我长长地抒一口气,“以前某件事留下的后遗症,精神或者物理冲击会让我不同程度地丧失记忆。”

    “所以你还缠着绷带?”

    “不……应该是被把我带到这的人打的。对竟然会给我包扎什么的,连责备都做不到了。”

    “……”浅濑君对话题不再感兴趣,便别过头去一个劲向马戏团快步走着。我却还是晕乎乎的,只得忍着疼痛一路小跑。

    很快我们便进入马戏团内部。我本以为那真的只是马戏团,但走到环形房间区域时,我愣住了。

    ——十角馆。

    这样的房间布局像极了那本推理小说所描绘的场景:环成一圈的房间,门牌,还有在大厅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放眼全部房间的设计……我担忧着,甚至恐惧着门牌会不会像小说中一样被换成「第x死者」这样的标识——毕竟我被抓来关在这种地方,有人被杀也并不奇怪吧,如果按照小说的惯性思维来讲。

    “你的房间在这里。”浅濑君指着门牌为「MP07」的门说道。

    “嗯,谢谢。”

    “还有什么事吗?”浅濑君摆出没事我就走了的动作,问我。

    “那个……”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问问,“这里被关了多少人?大家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都是同学,一共二十三个房间,大概有23个学生吧。”

    “会不会……有谁被杀这样的?”我终于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或许比起恐惧,更多的是好奇,那名叫「灵感」的东西正吸引我不顾一切地去追求。

    “……”浅濑君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悲伤,“两天前,超高校级的小丑,死掉了。”

    “真、真的……死掉了?!”本是半开玩笑问出的问题,突然得到肯定的答复,我慌了神。“那、那我们……?!”

    “把我们抓来的人,逼着我们杀人。”

    “怎、怎么会……”我茫然地看着浅濑君,对方也以无奈回复我。

    气氛缄默下来,我混乱地四处望着,浅濑君则默默注视着我。

    “好好休整下吧。再见。”

    浅濑君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带上门离开了。

    ——冷静,冷静下来。

    乐观点想,这或许是个得到新的小说题材的好机会。不过这样的前提是……我还活着。

    明天去见见大家吧,或许他们会有更多的线索以及——避免死亡逃出去的方法。

      

    以上,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以防遗忘,在此粗略地记录下来。

    愿主保佑我们。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