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Tarot】01:多事之秋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5/05/02

    7356字  

    ---------------  

    1  

       

    "嗯……第一张是正位的祭司,看来御手洗同学的沉着冷静还会继续下去啊~"课桌上整齐排放着我刚刚抽出的三枚塔罗牌,佐藤翻开最靠边的那张,安心地说道。尔后,她那长长的睫毛又垂了下去,喃喃自语,"虽说事实上就是无感情的常识理智判断……"  

    "有没有感情这对佐藤有什么影响吗?"我反向坐在椅子上,面朝后位的佐藤,双臂拄着椅背。  

    佐藤猛地抬起头,不知怎的变得面红耳赤,大声辩驳说:"你是笨蛋吗!反正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每次你都这个样子,不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一回事我怎么回去查电脑?"我耸耸肩,学着苏无奈时的样子,"你看上去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兴奋?"  

    "御手洗同学大笨蛋!"佐藤又大喊了一声,惹得班里同学纷纷回头往这边看。她气鼓鼓地拍了下第二张塔罗,好像跟它过意不去一般,粗暴地翻开。"啊……"她的声音一下子降下来,手上的动作停滞了半拍。  

    "正位塔。"见她迟迟不说话,我便拿过那张牌确认了内容。"印象中塔好像不是个好寓意。"  

    "嗯。全盘和突然的转变,意料之外的事件……"佐藤想了想,苦笑一下,"不过好事情也说不定啊!嗯,好事情!比如御手洗同学的感情大脑终于恢复正常了!"  

    "哪里有感情大脑这种东西。"我扫视佐藤几乎没摆过课本、满是涂鸦的书桌,似乎也有点理解了。"最后一张呢?"  

    佐藤把手伸向塔罗,她犹豫了一下,又双手合十作出祈祷状。"不会吧……"看到牌的花色,佐藤的脸又低沉下去。按照小说里的分析方法看她的表情,她是在担心我吗?  

    "哦,死神啊。"我两指夹着那张牌翻来覆去看了看,那张牌面是标志性的髑髅和镰刀,用之前苏教给我的词形容就是毛骨悚然吧。"我会死吗?"  

    "不、不可能的!"佐藤夺过塔罗,连忙反驳。"虽然有死亡这个寓意,但蜕变或熟悉的境遇结束更有可能……"  

    "你不会又要说我会变好吧?"  

    "没错!"佐藤脸上的阴霾立刻散去,冲我竖了拇指。"准备迎接新的御手洗同学吧,我的占卜可是很准的!"  

    我摸出口袋里的硬币,向上抛掉。硬币和桌板撞出一声闷响,微微上下振动之后,有数字的那一面映入视野。"是准的。"  

    "啊——御手洗同学我感受到了来自硬币的侮辱——"  

    "那么我先撤了。"放学的铃声穿透整个校园,我拿起书包和靠在桌边的剑袋,拍了拍佐藤松软的头发,"谢谢你,佐藤。"  

    如果要相信的话,我更在意佐藤所解读出的「意外事件」——毕竟我是最清楚的,自己的大脑恢复感情功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现在脸红到耳根的佐藤看上去已经不能跟我好好说话了,我便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默默走出教室。  

    之后在校门口,我遇见了苏。  

       

    2  

       

    以上是我能清晰回忆出的最后的记忆。  

       

    "……祝游戏愉快。"  

       

    睁开眼睛,映入视野的景色是一间再标准不过的单人卧室,也就是商务酒店中价格不低不高的经济客房。我的后背正靠着床沿,由于过长时间保持倚坐的姿势,肩颈下方被硌得生疼。我拄着剑袋——幸好它还在我身边,晃晃悠悠站起来。  

    这是我不熟悉的地方,也是我从未遭遇过的境遇。  

    而比起无用地四处发问,我更倾向于着手分析现在的情况。  

    首先这不可能是绑架。第一,我对苏没有任何伦理或感情上的关系,他不会因为我的失踪而支付巨额金钱将我找回;另外他也没有那么高的经济能力。第二,这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我能够自由行动,房间钥匙也好好地摆在桌子上,绑架假设完全不成立。  

    ——游戏愉快?  

    向另一个方向思考,醒来时隐隐约约听到的话浮现在脑海。这种情形再加上「游戏」,很容易便能猜测到自己是不是被卷入小说里经常描绘的「生存游戏」。  

    比如我最近刚刚看过的《大逃杀》。如果按照小说的发展脉络,最后活下来的必定是善良又正义的七原秋也——像表面的苏那样,而完全体会不了感情的我只是个早晚会死的炮灰,打个比方,像桐山和雄那样的家伙。  

    死不死对我来说无所谓,只要那是命运的安排。实际上在我读小说的时候,也只能理解桐山了,我和他很多方面都有着共通点,比如——  

    我摸出口袋里的硬币,四指弯曲,将食指根部作为支点,向下一按让硬币起跳。之后,它落回我手中,数字朝上。  

    ——如果这是个真的游戏,我也要积极参加了。  

    得到了和桐山相同的结果,我转向桌前的镜子,向上拉动嘴角不自然地笑了笑。不过看到自己啼笑皆非的样子,我立刻变回原来的面容——电影里人们的行为模仿起来竟如此困难。  

    我拿下一直背在身上的日本刀,脱去红色的剑袋。金属质感的冰凉传入手中,我轻轻拉动雕刻着云纹的刀鞘,流畅的摩擦声流入耳畔。  

    刀刃斑驳的血迹像是拭不去的伤痕,但它并没有因此逊色。这血迹在我第一次打开它时就存在了,而硬币告诉我不要洗掉污渍,将它原来的模样保持下去。  

    如果这把刀真的是我的东西,那么我丢失掉的过去究竟是什么呢——而我仅仅这样想过一次。比起根本记不起的东西,着眼于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我装上钥匙,推门走出房间。  

       

    3  

       

    外面是一间宽敞的大厅。脚下的地板犹如一面巨大的镜子,能够清晰映出人影,显得幽深而神秘。大厅的四周全部都是房门,大概有二十余间。如果里面都住着和我境遇相同的人,那么「游戏」假说成立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另外,说不定苏也在这里。我最后记得是和他在一起的……  

    我一边想着,一边漫无目的地踱步向前走。这些房门上只有编号,直接闯进去找人的可行度为0。如果谁携带着武器,我将会有生命危险。俗话说,人在惶恐的时候什么都能干的出来——尽管我并不能体会到惶恐这种感情,我还是能理解,现在大概有人正惶恐着。  

    我盯着那些门牌,继续走着。或许是注意力过于集中,我没有心思去看前面的路,结果和谁撞了个满怀。  

    这种时候应该先道歉吧?我正打算鞠躬说句对不起,对方却先我一步弯下腰——然后狠狠把我推了出去。  

    我踉跄着一路后退,最后惯性把我抵到墙上才善罢甘休,当然,附带冲击疼痛。我盯着刚才撞到的少年,对方正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抱着一堆零食笑着,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这家伙是在挑衅?我迅速摸出硬币投掷,最后得到回击的答案。我从背后拽过剑袋,姑且先拿它当棍子用。  

    我调整好状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少年正打算拆开一包新的零食,我挥刀毫不犹豫地把它打掉。  

    墨绿发的少年睁大眼睛,扑闪睫毛歪头茫然地看着我,顺带手上以最快的动作捡起那包零食。他小声喁喁说了些什么,或许是语速太快,又或许是言语异想天开毫无逻辑,我一时间无法理解。  

    我后撤一步,随后聚力将自己推了出去。在空中一百八十度转身之后,我将剑袋高举头顶,狠狠击向对方的手臂。咚地一声碰撞,少年结实的手臂拦下了这一攻击,他本人依然用另一只手紧紧抱着零食,不以为意。  

    我顺势以最快的速度追加攻击,而少年灵敏的身躯将他们一一化解。有时用左臂,或者高高跳起轻盈地躲闪,再者踩在我的剑上借机与我拉开距离——但他自始至终都紧紧攥着那些零食,生怕失去重要的东西一般。  

    无法理解。零食除了能够发胖和填饱肚子之外,还有什么值得持有的价值吗?  

    ——虽然很想这样问问他,但现在恐怕是没有机会了。就算再怎么不理解这世上稀奇的人和事,最基本的审时度势我还是能做到的。  

    ——比如现在需要打倒那家伙。  

    但是我无从下手,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困扰」吧。少年不仅躲过我一半以上的攻击,即便剑袋打到他身上,似乎也无法造成理想中的伤害效果。明明只是个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能力?  

    无法理解,但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我想知道。  

    "你是什么人?"  

    我侧身瞄准对方的空隙冲过去,不料再次被少年回避。  

    "帝宴。"  

    少年眨眨眼睛,像个没事人一样拆开一包薯条。他迫不及待地很快享用掉一大半,满足地笑了笑。  

    奇怪的人,真的是无法理解的人——最后我竟然萌生出想听听他的故事的想法。但是命运不能违抗,既然它告诉我要战斗,那么……  

    我再次后撤,登上墙壁借助冲力越向空中,攥紧剑袋,扭转身体横扫出去——  

    哗啦哗啦。  

    我身下突然响起金属清脆的落地声。旋转带来的离心力让我的制度外套飞扬起来,与其相对地,口袋内已经空空如也。  

    硬币……  

    我下意识地停下手上的动作,去捡那几枚硬币。触碰到它们的时候,我停滞了一秒钟——全部都是反面。  

    ——所以命运让我放弃吗?  

    我重新把剑袋背回去,转向少年。然而在我进行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他已经跑开一段距离了。  

    "帝宴,等等。"  

    记得书上说,如果想表示友好,应该赠送什么东西吧。于是我拿出中午佐藤塞给我的奇怪饮料,以同样的方式塞到一脸茫然的少年怀里。  

    既然看上去很珍重零食的话,麻婆豆腐这种饮料应该没问题吧。佐藤说这个东西很奇特而且意外的……什么来着……?话说奇特又是什么感觉,像帝宴一样?  

    少年接过饮料,讷讷地沉默片刻,随后拿出一张红色的东西放到我的手中,小跑着离开了。  

    我的注意力迅速转移到这个没见过的东西上。这个大小和设计,是钱币没错,全部都是汉字,中国的钱币?上面还写着100……  

    "你在看什么?"背后有谁凑了过来,传来缓缓的吐息声。  

    "不知道,没有见过。"我转身,把红色的纸递给对方。  

    戴着帽子的少年认真地端详了一遍,扬起面庞笑笑说:"是中国的货币啦,人民币。刚才的人给你的?"  

    "嗯。"少年不可思议地让人感觉没有谈话的距离感,况且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便继续说下去。"我送了他一瓶麻婆豆腐饮料,他为什么要给我钱?"  

    "呃……麻婆豆腐?"少年的笑容持续了几秒尴尬,很快又恢复成开始那温和的样子。"说不定也是谢礼吧。"  

    "钱是用来等价交换的。那么一百人民币有多少价值?"我想起佐藤是从自动贩卖机里搞到那饮料的,应该不超过三百日元吧。  

    "价值……这要怎么解释喔。"少年为难地抓了抓帽子,"你是哪里人?"  

    "日本。"我顺势做了自我介绍,"我叫御手洗,御手洗无。"  

    "日本啊,原来如此。"少年伸出手,握住我的手掌上下晃了晃。"我是昳辰。请多关照。"  

    "……嗯。"我机械般地点点头。又是一个奇怪的人,比普通人要热情,要好相处的多,还有那一直消失不掉的微笑……  

    "说起来,一百人民币差不多是日元一千六百左右?"  

    "……他为什么要给我能买十罐饮料的钱?"我无法理解这并不等价的交换,甚至难以接受。"一会儿还给他吧。"  

    "我觉得他不一定会接受喔。"昳辰笑着摊手摇摇头。  

    "为什么?"  

    "感觉啦。"昳辰盯着我看了一会,犹豫了一下,问道:"无你不开心吗?"  

    "没有。为什么会觉得我不开心?"  

    "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呢。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和我说话。"昳辰低头,后半句的声音渐渐变小。  

    "不,我对昳辰很感兴趣。"  

    "感兴趣?"  

    "是的。为什么可以无时无刻都笑得那么自然?"想起自己醒来之后对着镜子的笑——或者只是单纯的嘴角上扬,我甚至有点难以接受。  

    "嗯……想些开心的事就好了。"昳辰眯起眼睛,仿佛在做示范一般。  

    "开心的事……"苏以前对我说过,「开心」就是感到心情舒畅和快乐,但我还是不能好好理解这样的感情。"和昳辰聊天也算吧,但是笑不起来。"  

    "如果一定要笑的话……"我抬起手放到嘴角,一起向上扯着,让嘴角之间连成一道弧线,也就是笑的样子。  

    昳辰看到我的样子,轻轻笑了几声,走上前换下我的手。"不对不对,太奇怪了,标准的笑容应该是这样的——"说着,他开始调整手上的力道,将我的嘴角调整到他满意的位置。"好了,标准的温暖微笑!"  

    我默默记下了肌肉大概收缩的位置,恢复到原来的表情,重新试了一次。"这样?"  

    "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不过很可爱。"昳辰做了个竖拇指的动作。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夸了,但别人这样说的时候应该表达谢意——至少小说和电视里都是这样的。  

    于是我对一直挂着温和笑容的少年疑问式地说了句谢谢。  

       

    4  

       

    和昳辰继续寒暄一阵子后我们便分开了。  

    不知道该继续做些什么,身体又有些疲惫,我靠到身后的门上稍作歇息。正当我把全部重心都托付给它之后,很不凑巧地,它被拉开了。  

    我就这样被不断降低的重心活活仰面拽到了地板上。  

    "诶?御手洗?"  

    熟悉的声音在我头顶上盘旋着,大脑刚刚受过冲击,这声音略显嘲喳。我慢慢爬起来清醒之后,才认清对方的面孔。  

    "苏,你果然在这啊。"  

    "你这一切不出我所料的语气是什么?"苏嘟着嘴含含糊糊地抱怨道。  

    "我分析了一下,如果是「游戏」的话我们同时进来的可能性还是蛮高的。"头还是有些发晕,我踉跄走了几步,坐到床沿上。  

    "你也听到那句「游戏愉快」了吗!"原来不是自己幻听,苏大概为这事实感到安心。"什么游戏啊,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吧。"  

    "要搞这么个恶作剧,也只有神能做到了。"我随口一说,至少我不认为有人能做出这种事情——把不同国籍的人聚集到一个封闭空间,彼此还能无障碍交流——这是我刚刚在这空间走过一圈后得到的结论。  

    "御手洗,唯心也要有个限度。命运论就算了,连神都跑出来……"苏耸耸肩,叹了口气。  

    "那就来讨论点现实问题。"我打断对方的话,快速接到。"你也看了不少这种情节的故事吧,如果真的是「游戏」,你打算怎么办?"  

    "嗯……战斗咯?或许还能挖掘出自己的另一面,觉醒个力量什么的~"苏甩了甩长长的袖子,不知怎地语气突然显得有些期待。  

    "到底是谁在唯心?"我插着手,紧盯苏看。  

    "还能怎么办,我们什么状况都不了解,除了那句「游戏愉快」。"  

    的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报太少了。一般这种情况,首先要做的就是自我防御。我上下打量了一遍自得其乐的青年,摸出一枚硬币抛上去。  

    "你又要决定什么事情?"  

    "要不要跟你一起行动。"我抓回那枚硬币,"看来答案是要。"  

    "所以你要看情况用背着的东西了吗?"苏指了指我背后的剑袋,"话说这种不明所以情况下和本来就认识的人抱团是天经地义的吧!有必要让命运决定吗,有点受打击……"  

    我懒得理会苏的后半句——就算回答了他也要啰嗦半天。"这个?已经用过了。"  

    "你……不会……"苏后退了几步,像面对杀人犯一般复杂地看着我。  

    "只是当棍子用了而已。对方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我淡然解释着。有时候他的发散思维简直就是迫害妄想,而且那迫害妄想厉害了还会钻出一个和平常迥然不同的苏。我上网查了一下,专业的术语描述是「精神分裂」,真不知道危险的究竟是他还是我。  

    "这里都是些什么人啊……"苏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  

    "其实「游戏」里也不会聚集一帮毫无特点的普通人过来。"我轻描淡写地说着,「游戏」的存在已经在我心中变成既定事实了。  

    "说的也是。那接下来怎么办?"  

    "不知道。你可以扔个硬币试试。"我摊开手,把一直攥着的硬币递过去。  

    苏嫌弃地推了回来,来回踱步思考。  

    "还是出去看看吧。"  

       

    5  

       

    "……他叫御手洗。"  

    苏出来之后,没过多久就撞上了面前的麻花辫少女。原本他们两人在一旁攀谈着,少女突然矛头一转,把话题带到我身上。正当我打算扔硬币决定要不要回应少女的时候,苏抢先替我回答道。  

    抢完话头,他又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知蹿到哪里去了。  

    于是只剩下我和少女怵在这里。  

    "吶吶,你的头发好软好厉害,天野能叫你犬桑吗?"少女溜到我身后,拽起我的头发来。  

    很痛。我判定自己受到了攻击,迅速从身后抽出剑袋打向少女,强迫她离开自己,停止攻击性的行为。  

    "不是犬桑。御手洗无。"我不明白自己和犬类有什么共通之处,姑且当做对方没有记住我的名字,自己又重复了一遍。  

    天野用绑着橡皮糖的手挡住我并没有太用力挥出的剑袋,咬了咬牙,好像在忍受疼痛一般。"小易说,天野不能伤害自己,天野也不能让别人伤害自己。小无刚刚做了伤害天野的事吧?"  

    天野一边自顾自说着,一边跑上前冲着我毫无防备的腹部打了一拳。我顿时感到胃里一阵翻滚,酸性液体不断涌上喉咙。我一只手捂住嘴巴将它们逼回体内,另一只手也顾不上去安慰被疼痛冲击得麻痹掉的腹部,直接摸出硬币投掷出去。  

    一声轻响。胃部安定下来,硬币也在反面朝天处定格。  

    ——不能和她打吗……  

    我捡起硬币,顺从天意就此罢了,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小无要去哪里?小无也要离开天野了吗?"天野追上来,扯住我肩上的背带。  

    "我要去哪对你有什么影响吗?"这个家伙更奇怪,狠狠打了人一拳之后又说出青春肥皂剧里的台词,不可理喻。  

    "天野觉得小无是重要的人,小无离开的话,天野伤心。"  

    "……"我好像把握不到她说话的语言逻辑。「重要的人」一般都是认识很久、有过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的人吧,我没理由和素昧平生的她论重要与否。"我和你在三分钟之前刚刚见面。"我淡淡说道。  

    "天野觉得可以和小无愉快地交谈。小无也把天野当做重要的人吗?"天野抬头看着我,深不见底的蓝色眸子里好像闪着光。  

    我握着那枚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硬币,扔给对方,"你来让它决定吧。"我第一次把硬币,也就是自己事情的选择权扔给别人。不过谁来询问命运的答案都一样,无所谓吧。  

    "这是要让天野扔吗?"看我点头之后,天野双手举得很高,像在海边扔漂流瓶一样——只不过用力方向换做竖直——抛了出去。  

    硬币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天野伸手在头顶处接住它,紧紧攥着。她好像有点紧张,慢慢挪开手指,向手心的硬币窥视。  

    接着,天野笑了,仿佛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礼物。"那天野是小无重要的人了。"她把绑着橡皮糖的手伸到我面前,手心躺着数字朝上的硬币。  

    她是受伤了吧。半透明的橡皮糖下能隐隐约约看到暗红色的伤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处理方式?橡皮糖没有任何治疗伤口的作用,甚至连覆盖都做不到。长时间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感染。  

    "小无,想吃糖吗?"天野歪头看着我,把橡皮糖解下来。  

    "不想。"我回绝了她,"手伸出来。"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枚创可贴——之前我受伤的时候佐藤直接塞了一盒给我——我把它包在天野的伤口处,轻轻抚平。  

    "橡皮糖不能包扎伤口,你没有看过医疗知识的书吗?"  

    "这是帝宴给天野的,天野很珍重。小无也给了天野东西,天野很开心。"天野抚摸着那枚创可贴,冲我笑笑。  

    "帝宴啊。怪不得。"这样一想,那两个奇怪的人扎堆做一些奇怪的事也不足为奇了。  

    "小无又要走了吗?"  

    我向前走了几步,身后的天野接着问道。  

    "我去找苏。刚刚说要和他一起行动的。"我转身摆出一个标准的昳辰式微笑——希望能像昳辰本人希望有那种神奇的力量。"没关系,还会再碰到的。"  

    "啊,小无笑了。天野一直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小无总是没有表情,原来小无会笑啊。"天野摩挲着创可贴,欣慰地说道。  

    "嗯。"我轻轻答应了一声,接着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补了一句:"仅仅也只是会「笑」而已。"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我想起佐藤的占卜。我的心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这些无法理解的事情好像一根根丝线萦绕着,盘旋着。我感受不到所谓的「开心」,但这些境遇给了我日常无法给予的东西。  

    像命运的决定一样不可思议。  

       

    在那之后,我从大厅的另一个角落找到了苏。与此同时,粉白色的少女出现在场地中央,元气的宣告声打破四周的沉寂——  

    "你们的游戏助手,娅米参上☆"  

      

     

    序章1w2达成 评论第一条跪搓衣板
    评论(25) 收藏(1)
    • 修治:

      除了1之外剩下的部分要么是我发烧躺床上写的要么是在医院闷着打针的时候写的,估计会有错字,估计会有bug,估计会有意识不清导致的ooc和逻辑混乱,请多包涵(鞠躬

      我对不起大叔本来想继续写的可是后天就期中考试因为生病请了假压根没复习……时间不够了码不完了第一章考完试一定写(哭着

      2015/05/02 12:19:56 回复
    • 枭羽:

      我,吃下了这块肝【x

      2015/05/02 12:24:21 回复
    • 枭羽:

      辛苦了【x关于天野的形象问题我们考完试再聊,从苏那边起形象就歪曲了起来【x

      2015/05/02 12:25:57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我就是看着你们的互动才这么写的,谁让亲妈没发文(哼了

      2015/05/02 12:27:36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明总我错了,明总好好休息我给你捶腿【

      2015/05/02 12:29:46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明总我胃疼不治了,我去静静(微笑

      2015/05/02 12:34:51 回复
    • 绯鱼:

      为什么苏是一个分分钟被黑出翔的形象你告诉我  厕所君是自带了对苏的吐槽特技吗【×

      2015/05/02 13:20:27 回复
    • 灯丸:

      厕所自带无意识吐槽技能【。】好想把你的硬币正反都磨平啊。

      2015/05/02 13:59:40 回复
    • 季白诺:回复 灯丸

      哈哈哈哈磨平

      2015/05/02 15:56:44 回复
    • 季白诺:

      原来帝宴这么厉害?!我还以为他会躲得很吃力orz

      2015/05/02 15:58:03 回复
    • 枭羽:

      我看着佐藤妹子对没心没肺的无有点意思我替她捏了一把汗【x 

      2015/05/02 17:44:24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你想想为什么叫佐藤呢,因为是个路人(x 

      比起铃木田中还是佐藤比较有妹子感不是嘛

      2015/05/02 18:22:44 回复
    • 修治:回复 绯鱼

      我觉得挺可爱的呀!难道是我三观不正?

      你黑我的我就不说了,人家才没苏这么过分

      你仔细看看厕所君对所有人都是理智吐槽态度,讲真

      2015/05/02 18:24:16 回复
    • 修治:回复 灯丸

      磨平了还可以再刻(x

      吐槽,占字数好帮手

      2015/05/02 18:24:54 回复
    • 修治:回复 季白诺

      莫驴我,战斗种族不是很厉害吗

      2015/05/02 18:25:19 回复
    • 季白诺:回复 修治

      但是没武器,而且厕p的刀法好像也很厉害?

      2015/05/02 18:28:16 回复
    • 修治:回复 季白诺

      可是他当棍子用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战斗种族难道不是靠肉搏(醒醒

      2015/05/02 18:30:31 回复
    • 季白诺:回复 修治

      是肉搏,但是我觉得厕p那一棍子下去没伤到骨头就很厉害了【x】

      2015/05/02 18:40:25 回复
    • 季白诺:回复 修治

      是肉搏,但是我觉得厕p那一棍子下去没伤到骨头就很厉害了【x】

      2015/05/02 18:40:25 回复
    • 绯鱼:回复 修治

      来来来汪酱我们来顺毛~♪

      2015/05/02 18:41:47 回复
    • 修治:回复 季白诺

      是亲妈吗(惶恐地

      如果不是以干掉对方为目的不会多用力的,小打小闹就是隔靴搔痒的水准

      2015/05/02 18:48:35 回复
    • 季白诺:回复 修治

      哦哦,怪不得。我还以为厕p什么时候都很认真打

      2015/05/02 18:52:23 回复
    • 一粟LIN:

      【昳辰开心的抱住了無】辛苦了!考试加油!

      2015/05/02 23:43:33 回复
    • 修治:回复 一粟LIN

      谢谢ᶘ ᵒᴥᵒᶅ!!

      2015/05/03 09:47:06 回复
    • 灯丸:

      基础分30.5。质量分8分。总分38.5

      2015/05/09 17:03:45 回复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